第十四章 陈天明死亡

更新时间:2016-11-27 19:21:10 作者:大少 字数:3054

早上太阳拨开重重的厚云,终于露出脸来。

  晶莹的露水在阳光的照耀下剔透好看,树荫下斑驳的树影把阳光剪的细碎,撒落了一地。

  阳光透过透明的纱窗照进来,铺在他们的床上,温暖舒服。在空中废物的尘粒慌乱的飞舞着,每一粒都清晰可见。

  房间里都是一片暧昧,鹿子鸣拥着宋夏雨甜甜的酣睡着,阳光打在他犹如白纸的脸庞上,折射出一道微弱的光晕。

  “呃”宋夏雨轻轻的哼了一声,稍稍扭动身子,睫毛扑闪扑闪的,在阳光下投射出一道好看的幅度。

  慢慢的适应太阳的光线睁开眼睛,感觉自己靠在一个软软的垫子上,转过头一看,鹿子鸣那张俊逸的脸放大在自己的面前。

  这是她这几个月一来,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看着鹿子鸣。话说他长得真心不错,挺直的鼻梁,单眼皮,光洁的额头,还有那张妖媚的薄唇。

  冷冽的线条将他的脸部轮廓雕刻的如此完美,就像一张被人精心雕刻过的模型一样,比例刚刚好,自然、统一。

  “醒了吗?”鹿子鸣睁开那双勾人的眼眸,里面一片汪洋,深邃。仔细的看感觉自己都要陷进去了。

  “嗯,醒了。”“昨天晚上”“嘘,我都知道的,我明白。”

  宋夏雨把玉手放在她的唇前,微微一笑看上去有些俏皮。

  “嗯,那就好。”

  鹿子鸣发觉这个女人已经融入他的生活里了,没有她自己都不知道会怎么样。他已经习惯了有她的日子,这种习惯就像吸食了罂粟一样,会中毒,上瘾。

  厨房已经备好早餐了,两个人一起来到餐桌前吃早饭,打开电视就听到里面播报的新闻,陈氏集团的公子无故死亡,这件事引起了全城巨大的轰动。

  “陈天明死了?”宋夏雨听到新闻后,惊愕的看向鹿子鸣。

  “嗯,死了。”仅仅只是风轻云淡的说了一句,好像死的就像小猫小狗一样,根本不足以提及。

  “哦”宋夏雨埋下头刨着碗里的饭。

  “董事长,少爷的死因太过离奇,而且监控录像也没有录到有用的信息。”“什么叫没有,我聘你来是干什么的!”

  陈志明气急暴躁的朝来的人大吼,自己的儿子死的这么凄惨,连死因都查不到,太冤了。

  “查,必须给我查出来,我倒要看看是什么人有这么大的胆子,我一定不会放过他的,我要他碎尸万段,给我的儿子陪葬!”

  “嘭”的一声,陈志明将桌子上的水晶装饰品猛的砸落在地上。

  “是,董事长我马上就去办。”朝他恭敬的鞠了一个躬,快速的离开办公室。

  陈家别墅里,陈母依然沉浸在无尽的悲痛中,才过了一个晚上,整个人看上去憔悴了不少。

  “夫人,您先吃点东西吧,从昨天您就没有吃了。”细心的保姆端着煮好的热粥来到陈母的面前。

  “我不吃,儿子没有要我怎么活呀!”带着哭腔,悲痛的样子让人看了不免有些心疼。

  陈天明是陈氏的独子,他死了这是要他陈家断子绝孙的节奏啊!

  陈天明平日里虽然嚣张跋扈,得罪的人也不少,但是敢这样对他的人是没有的,顶多那点钱抚平就行了。

  但是这一次直接被人残忍的杀害,这到底是有多大的仇恨啊!以后他们夫妻两该怎么办?

  看着陈母悲痛的样子,保姆也没在继续劝下去了,轻轻的离开房间关好房门。

  “少爷,这里有一份文件需要您签名。”老高双手呈上一份文件,放在鹿子鸣的面前。

  鹿子鸣放下手中的汤勺,眼珠飞快的转动,一目十行,要不了多久就看完了,无误后便落上自己的大名。

  行云流水一气呵成,他的笔迹带着潇洒豪迈,但是又不失沉稳,干净利落。

  “今天你不去公司上班吗?”“今天没什么事,在家休息。”“哦”“怎么了,有什么事吗?”

  宋夏雨摇摇头,继续喝着碗里的粥。

  吃过早饭,鹿子鸣今天想带宋夏雨四处走走,她来了这么久,还没找机会和她好好的相处呢!

  “这里是后花园,相信你来了这么久都没有来过这个地方吧!”鹿子鸣带着肯定的语气对她说到。

  “呵呵”宋夏雨干笑两声,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他,她总不能说这么久以来想着的就是想尽快离开这个鬼地方,那还有什么心情来逛这里啊。

  两个人沿着石子小路一直往前走去,石子小路一直延伸到树林里,那里漆黑阴暗。

  鹿子鸣没有带她进树林里,而是在拐角处走向另一条路,没过多久这里鲜花遍地,开得妖艳美丽,简直就是一片花海。

  “哇,好美啊!”宋夏雨眼睛看得都痴迷了,这么美丽的地方她还是第一次见过。

  “这些都是你栽的吗?”“嗯,闲来没事就养养花。”

  其实这些都是为了给他提供养分,吸收里面的精华才能让他得以继续“活”下去,当然最重要的就是吸食人的灵魂,这些都只是辅助而已。

  “没想到鹿大少爷也会有这么闲情逸致的时候。”宋夏雨默念了一句。

  晴朗的天气,阳光和讯温暖。微风轻轻徐过,吹过宋夏雨的鬓角,发丝随风飘舞,在空中飞舞,划出一道好看的幅度。

  “呃”鹿子鸣突然脸色一边,口吐鲜血,染红了一旁娇艳的花朵。

  “你怎么了?”宋夏雨看到他突然而来的变故,心里一惊连忙来到他身边扶住他。

  “呃,我没事。”鹿子鸣逞能的说到。

  怎么能没有是呢,他才刚回复没好久,又接连着吸食了三个灵魂,一时消化不良,才会引起的连锁反应。

  说完这句话,鹿子鸣的脸色又回到了那次一模一样的样子,脸色苍白没有一丝活力,而且身体也跟着变化起来。

  “你怎么了,你不要吓我啊!”宋夏雨着实被他吓到了,这一次和上次的情况一样,只是大师说如果在出现这样的情况,谁都救不了了。

  “我没事,休息一会就好了。”鹿子鸣冰凉的手搭在她的手背上,身体开始变透明起来。

  “救命啊,快来人救救他啊!”听到宋夏雨的呼救声,老高赶紧跑过去,看到少爷又出现了像上次一样的情况,心都提到嗓子眼了,难道少爷这一次逃不过了吗?

  “少爷,少爷我马上请人来,您千万撑住啊!”老高拿起手机拨打电话,可是电话不在服务区,无法联系。

  “手机,手机,对了我还要苏羽的联系方式。”宋夏雨赶忙从包里掏出手机,拨打苏羽的电话。

  “苏羽,快点救救他,他快不行了!”

  电话那头传来宋夏雨焦急的声音,还带着哭腔。难道鹿子鸣又出什么事了吗?

  “你先别着急,把你们的地址发给我,我马上赶过来。”好在他还没有离开H市啊,要不然鹿子鸣这次可就危险了。

  收到宋夏雨发来的地址,苏羽收拾好东西,开着他的摩托车飞奔而去。

  他的这辆摩托车是一辆二手车,只要他的车子经过的地方就“热闹非凡”,行人们听到声音都赶紧躲避。

  “丫的,这是谁开的车啊,吵死人了!”一个脾气暴躁的大叔推开窗户大吼到。

  “大爷的,这孙买给我的车竟然这么垃圾,等我完事了我找你丫的麻烦去。”

  苏羽一边开车一边不断地抱怨他这辆快报废的二手车。

  路过一个进口的时候,井盖没有盖好差点没把他连人带车的一起掉进去。

  最后不得已弃车选择新的交通工具。气急败坏的他不断地催促司机快点,司机也受不了他的吵嚷,硬是想把他踹下车。

  半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赶到别墅,丢下钱就直接开跑。

  “哎,小子你给的钱不够啊!”司机朝着远去的背影大喊一声。

  “先欠着,下次坐你车的时候一起结算。”苏羽的声音连同背影一起消失在别墅的大门里。

  来到花园,看到鹿子鸣躺在一片花海中。

  “靠,这小子玩浪漫也不带这样的吧,这不是存心刺激我吗?”苏羽看着花海中的两个人,心里又是一阵醋意。

  “我来了,我给他看看是怎么回事。”苏羽蹲下身,手附在他的脉搏上。

  “你不用担心了,我有办法救他。”“真的吗?可是他和上次情况一幕一样。”

  “看起来是一样的,但是我刚刚给他把了脉,不是太糟糕,你放心好了,我会救他的。”

  看着宋夏雨一副无助的样子,苏羽的心已经想不到其他的了,对于他来说鹿子鸣死了不是更好吗,这样他就可以和宋夏雨在一起了。

  苏羽口念咒语,给他喝下一股味道怪异的药水,拿出符纸点燃,随即变换出一道淡蓝色的微光。

  眉头紧皱,嘴里哼着不成曲的调调,摇晃铃铛然后再借助周围这些花卉的精华。鹿子鸣的耳边还伴随着宋夏雨的呼喊声,她希望这样做能够帮到苏羽能将他快点恢复过来。

  这里很黑,没有一丝光明,鹿子鸣在漆黑的地方游走着,他看不到前面的路,就只能凭着自己的感觉往前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