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章 宋夏雨被骚扰

更新时间:2016-11-26 21:22:14 作者:大少 字数:3126

“呵呵,这是我的男朋友,陈天明,是陈氏集团的公子。对了今天我们来到这里的会所也是他家看的,大家不要客气,尽情的玩耍吧!”

  班花夸张又带点作作的微笑对包房里的人说到。

  “你好,宋小姐我是陈天明,很高兴认识你。”陈天明绅士的样子,给了宋夏雨一丝的好感,但是他不知道此人只是表面上的绅士,实则上是衣冠禽兽。

  两只手交握的时候,陈天明的手指不断的摸索着宋夏雨白皙的玉手。

  “呃,那个陈先生,作为这里的主人让客人一直站着可不好吧!”宋夏雨口吻里略带着一丝不悦对陈天明说到。

  “哦,呵呵不好意思宋小姐,是陈某唐突了,这边请!”

  陈天明对她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来到饭桌上,大家一起围坐着聊天说笑,只是李玲玉这个人什么都想要显摆,大家都聊得很投入,而她时不时的插一句进来,搞得气氛多少有些尴尬。

  “夏雨啊,你怎么没带你老公来呢,作为这里面第一个成家的人,你是不是应该带出来给大家悄悄啊!”

  李玲玉怪声怪气的说着,还不忘对她挑挑细眉。

  “来来来,上菜了,大家快点吃吧!”他们的男班长试图转移话题,但是李玲玉貌似没有要放过宋夏雨的意思。

  “哎,难道说是长得太那啥了,怕带出来会误会吧!”李玲玉话里有话的,还带着刺,这分明想说你还不是为了偿还家里的债务嫁了一个老男人吧!

  “老高,你马上派一个人到少奶奶哪里去,我担心她会遇到一些不好的事情。”鹿子鸣的直觉一向很准的,这是他的女人,谁都不准动,就算是一根头发丝那也一样。

  “好的,少爷我这就马上下去办。”老高离开房间,马上拨通了一个电话,吩咐人暗中保护宋夏雨。

  “呵呵,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了,大家吃好喝好,今天我男朋友买单!”李玲玉故作豪迈的样子,让人看了有些恶心。

  “小雨,李玲玉这么说你你怎么不还口啊,我真的都听不下去了。”“没事的,我就当做疯狗在乱叫。”

  “噗”孙小池差点没把口中的菜喷出来,但是宋夏雨说的这句话好巧不巧的就被坐在旁边的陈天明听了进去。

  “这个女人还挺有意思,看上去还比李玲玉美艳几分,而且这小手滑嫩的啊!”陈天明龌龊的想着,表面上还是故作绅士的样子。

  “夏雨看你最近瘦了,多吃点补补身体,要不然会很快就下台了!”

  在一旁的男班长听不下去了,虽然脸上还是和颜悦色的样子,但是口气里带着警告的意思。

  “这位帅哥,说话还是要注意点分寸的,这位是我的女朋友,我都没舍得用这种口气对她说话,你这是在热火哦!”

  陈天明面露凶色的看着男班长,他这个人就是要面子,自己的女人就只能由自己任意掌玩,但是别人只要越入雷池,那就不要怪他不客气了。

  说罢,陈天明拍拍手,门外就进来两个壮汉,径直来到男班长坐的地方,拎其他摔在墙角就是一顿毒打。

  宋夏雨看到男班长为自己打抱不平,起身阻挠,但是无济于事,对着他们大喊到。

  “你们不要再打了,再打我就会对你们不客气的。”“呵,怎么个不客气法,难道叫你老公来帮忙求情?”

  “说话不要太过分了,他要是来了你们都会死的很惨,我丑话说在前面。”宋夏雨拿起桌上的酒瓶,敲碎对着两个壮汉。

  “哈哈哈,我倒是要看看你老公有什么本事。”李玲玉一脸不屑的看着宋夏雨,感觉她这是在上演一出小丑剧。

  陈天明示意保镖停止,带着玩味的笑意来到宋夏雨的面前。

  “那既然宋小姐发话了,我也就放过他一马吧。”

  陈天明越发的迷恋上了眼前的这位女子,想要把她据为己有。她老公算什么,我可是陈氏集团的公子,谁敢动我。

  陈天明趁其他人都在玩耍的时候,暗自吩咐手下下药给宋夏雨,端着两杯红酒来到她的面前宋夏雨心思还是太过于单纯,没有防备到陈天明对她图谋不轨。

  宋夏雨晕厥倒在陈天明的怀里,在其他人都没有发现的时候偷偷把宋夏雨抱到另一间包房。

  正好被暗地里保护她的保镖看到了,连忙上前阻止。

  “陈先生,这位小姐是你惹不得的人,还请你赶快打消这个念头。”

  “你是从哪里来的杂碎,竟然敢阻挠我,不想活了吗?”陈天明爆了一句粗口,根本就没有把他放在眼里。

  继续抱着宋夏雨往包间走去。

  保镖誓死也要保护好少奶奶,不得已和陈天明发生了冲突。

  “来人,快点把他给我拖下去,敢碍老子的好事,不想活了是吧!”

  “我看你才是不想活了吧,他是天鹿集团总裁的夫人,岂是你能动的人。”

  “天鹿集团,哈哈哈哈!你别开玩笑了吧,那我爸还是天皇老子呢!”说完朝他吐了一口唾沫。

  听到陈天明的喊声,一群人快速的跑过来一把拦下他,几个人开始群殴。虽然他是经过训练的,但是面临这么多的对手还是没有还手的余地。

  没过多久体力不支,被人最后一击,打倒在地上。保镖连忙掏出手机,用背挡住偷偷的给老高发短信,早自己晕厥的前一秒将短信发出去了。

  “呵,敢跟我们少爷抢女人,还真是不想活了。”“呵呵,小样看你还有多大的能耐!”

  几个人用脚踢了踢晕过去的保镖,然后嚣张的离开。

  鹿子鸣接到老高的传来的消息后,立刻放下手中的文件,还不忘让老高调查陈氏的背景,接着便马不停蹄的来到陈氏会所。

  “呵呵,小美人,今晚我们两个一起共度今宵你说好不好啊!”陈天明猥琐的样子,完全和刚刚的他判若两人。

  宋夏雨喝下去的药渐渐发挥了药效,身体开始燥热起来,全身开始发烫发红,她不住的拨弄自己的衣服

  陈天明看到这一幕,心里的浴火瞬间被点燃了,咸猪手不断的在她的身上游走。

  鹿子鸣用最快的速度赶到陈氏会所“嘭”的一门被人用力的撞开,紧接着带着命令的口吻对他说“把你的爪子给我拿开,禽兽不如的东西!”

  透过外面的光线可以看到一个冷冽的男人,全身散发着冰冷的气息,这有种面临死亡的感觉。

  “你是谁,敢来坏我好事,难道你还想像刚刚的那个男人一样被痛打一顿吗?”

  “呵,那也要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了。”鹿子鸣嗜血的眼神紧紧的盯着陈天明,仿佛又看到了自己的猎物一样。

  陈天明仿佛被他的眼神吓到了,赶紧喊来他的保镖们。

  “你叫叫看他们会来吗?”在他进来的时候早已把苗安安外面的保镖们干掉了,还等着他们来帮陈天明吗?

  宋夏雨在不断的呻吟着,她的身体就像被火烧一般,难受痛苦。鹿子鸣看到她这样子,瞬间想把眼前的这个人渣碎尸万段。

  “今天我要让你知道什么人是你不敢惹,又惹不得的。我会让你后悔来到这个世上,今天便是你的死期。”

  鹿子鸣快速的闪现到陈天明的眼前,露出他的獠牙,眼睛散发着红色的凶光,这是他发怒的前兆。

  “你是什么,你不是人!”陈天明惊恐的看着眼前的人,今天他算是撞到枪口上了,自己怎么死的都还没来得及知道,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啊~”惨叫一声,这是他最后发出的声音,也是这辈子最后的一句“话”。

  陈天明的惨叫声在包间里漫延开来,声音不绝于耳传到了隔壁包房里。

  “怎么了,发生了什么事?”“这声音怎么听着这么耳熟呢?”李玲玉低咛一声。

  早在他们出来之前,鹿子鸣抱着宋夏雨离开陈氏会所了。

  “啊!”前来的人看到惨死的陈天明,都被吓了一跳,这么会死的这么恐怖,身体就像被吸干了一样,只有一层皮包裹着骷髅。

  “呃,好难受,我好热。”宋夏雨在鹿子鸣的怀里挣脱着,想要离开他的怀里。

  “再坚持一下,再坚持一下就到家了。”鹿子鸣把车开得飞快,路上闯过了几个红灯。

  来到家,鹿子鸣吩咐老高找来解药,给宋夏雨服下解药,但是还是无济于事,解药根本就没有用。

  “陈天明这个畜生,用的是什么药?可是这不解又不行,她会被烧死的。”鹿子鸣看到宋夏雨这么难受样子,出于无奈,还有明天早上宋夏雨幽怨的眼神,他最终还是给她解开了。

  滚烫的身体交织在一起,房间里的气温骤然上升。干柴烈火,又怎么能不燃起来呢?

  今晚的夜空没有星星,天空的颜色深沉的可怕,就像一潭死水一般,毫无波澜。

  陈天明的死讯很快就传遍了整个城市,一夜之间陈志明痛失爱子,悲从中来,难以自拔。

  “小明啊,你怎么就死了呀,白发人送黑发人啊!”陈母哭的几度晕厥,醒来过后又继续失声痛哭。

  陈父只是悲伤了一会儿,重新整理情绪,马上派人查清楚这件离奇的死因。他不能接受好端端的一个人,一个晚上就成了这副模样,死的还这么恐怖。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