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壮观

更新时间:2016-11-26 21:19:10 作者:大少 字数:3025

鹿子鸣他们正处于H市的最豪华,最高大的酒店,里面金碧辉煌,熠熠生辉。服务员穿着整洁的工服,一看就是训练有素。

  “哇,好高大上的酒店啊,里面真漂亮!”宋夏雨一来到酒店里面就情不自禁的赞叹起来。

  在他们来之前酒店就已经安排好了,服务员直接带着他们来到房间,自然宋夏雨和鹿子鸣在一个放假,而苏羽就在他们隔壁的房间。

  “今天我们就在这里住一晚,明天就回家。”“嗯,好的。”关上门,鹿子鸣就径直来到沙发旁坐下。

  房间里整洁干净,被打扫的一尘不染,宋夏雨也来到沙发旁坐下,看着鹿子鸣的俊脸,心里一阵喜悦,脸上泛起淡淡的红晕。

  “怎么了,我脸上有什么东西吗?”“呃,没什么,那我先去洗澡了。”“嗯!”

  鹿子鸣淡淡的回应到,然后找了一个舒服的姿势双手抱头靠在沙发上闭目沉思。

  “哗哗哗”浴室里传来水声,屋子里面漫延着浓浓的热气,包围在宋夏雨的身旁。雾气缭绕,隐隐约约的可以看见她雪白滑嫩的肌肤,犹如婴儿般。

  鹿子鸣站起身,来到窗边,俯视着眼下的一切夜景,这里的景色一览无余。

  突然鹿子鸣心生一计,俊美的脸上又再一次扬起邪魅的笑容。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要犯我我必清除。鹿子鸣在商场上站得住脚,那必有他过人的一面。

  鹿子鸣没和宋夏雨打过招呼就离开酒店,找到大非家的住址。

  宋夏雨沐浴完后,客厅里没有看到鹿子鸣的身影,本以为他回到房间休息了,于是也没有多管。

  晚上,大非回到家中,房间里漆黑一片,伸手不见五指。正要打开门时,背后传来一股凉意,汗毛竖起。转过头并没有发现有什么异常,于是也没有当回事。

  “啪”打开开关,屋子里顿时一片光明,灯光打在地板上,折射出一道道耀眼的光芒,屋子打扫得一尘不染,整洁。

  大非来到浴室准备洗漱睡觉,刚一打开水龙头,里面就冒出一股浓烈的血腥味,定睛一看水龙头里竟然流出血来,吓得他一哆嗦,连忙退后了几步。

  “这……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是我眼花了?”大非用手揉揉眼睛,再次看向水龙头。

  刚刚出现的血水已经不见了,转而是晶莹透明的水流。

  “呵,吓我一跳,我还以为遇到鬼了呢!”接着便退光衣服,站在喷头下沐浴起来。

  洗到一半的时候,诡异的一幕又再一次发生了,他看到自己的身上布满鲜血,血珠顺着轮廓留下来砸落在地板上。

  “啊~”这一下差点没把他吓死,心都快跳到嗓子眼了。

  站在一旁呈半透明状的鹿子鸣静静的看着这一切,嘴角一抹嘲讽的笑意。

  “差不多了,今天就陪你玩到这里,以后还会有更精彩的哦!”鹿子鸣说完这句话就消失在浴室里,转身回到酒店。

  “你到哪里去了,我刚刚去房间里没有看到你。”宋夏雨听到门外传来开门的声音,连忙跑过去就看到站在门口的鹿子鸣。

  “怎么了,就只不过是才一会儿没有看见我,就这么担心我啊!你是不是喜欢上我了?”鹿子鸣痞痞的把手放在下巴,邪邪的看着宋夏雨。

  “嘁,才不是嘞,你少自恋了。”宋夏雨害羞的娇嗲了一声,跑回房。

  “呵呵,小样被我看出来了吧!”鹿子鸣微微的一笑,眼里尽是柔情。

  大非从刚刚的惊恐中缓过神来,水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他胡乱的用水冲洗,随便的擦两下就披上睡袍来到客厅里。

  “今天发生的事情有点诡异,难道是有人在暗中故意捉弄?不对不对,我堂堂的大飞集团的总裁,怎么可能有人敢这样对我呢?”

  于是没有再继续想下去,打开电视画面滚动,大非无聊的拨弄着遥控器,正好跳到新闻节目,播放这个城市今天发生的一切。

  “下面为大家播放一条奇闻,就在今天下午三点左右,公安机关接到报警,有人在废旧的仓库里离奇死亡,死亡原因尚不明确……”

  新闻联播里正在播放的就是今天在废旧厂房的仓库里发生的事情。

  大非看了以后心有余悸,刚刚血腥的一幕又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不想了不想了,那是他们命不好,不能怪我,我只是做了我该做的。”大非没心没肺的想到。

  第二天他们和苏羽分开,临走前苏羽把自己的联系方式给了宋夏雨,以后有什么事情大家好联系。分开后,他们两个就回到鹿家别墅。

  老高见到少爷回来时,老脸一拉,哭丧着个脸,还以为少爷回不来呢。

  “少爷,你可算是回来了,你不知道这几天我有多担心你吗?”

  “行了老高,你这样我会感觉不适应的。”“呵呵,少爷少奶奶快进来吧,我马上吩咐厨房给你们做吃的。一路上风餐露宿的,肯定累坏了吧!”

  以前宋夏雨还想着要怎么逃离这栋宅子,现如今再一次回到这里竟有些亲切的感觉。

  自从那天晚上遇到诡异的事情之后,接下来的这几天里,诡异的事情就接连不断。

  夜,漆黑的夜里,大非开着车像往常一样回家。街道上行人稀少,路边的灯散发着微弱的光线。

  灯光打在车窗上,透过窗户照在他的脸上。道路两旁的景物飞快的后退,影子一道道的闪过。

  打开窗户,外面的气流串进车里,带着凉爽的气息。

  突然透过后视镜,看到车里竟然坐着一个人,还对他笑。大非心里一紧,赶紧靠边停车,又往后座看了一眼,发现哪有什么人影啊。

  虚惊一场,转过头发动引擎。

  “啊!”车窗上突然出现一个人头,血淋淋的人头。吓得他赶紧弃车逃跑,边跑边大声的呼叫。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已经连续好几天了,难道我真的是遇到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吗?”

  刚刚被惊吓过度,跑到几米开外后,双腿一软跌倒在马路上。

  “先生,你怎么了?”感觉到有人朝自己靠近,大非心里越加害怕起来,马上双手伏地向前面的人求饶。

  “求你不要杀我,求你了!”大非不断地朝他作揖。

  “这人是怎么了,精神不正常吗?”一道女声传入耳蜗,大非抬起头来看,是一男一女,就站在自己的面前大非有些错愕。

  “先生,你没事吧?”男子又再一次问了一遍。

  “哦,我没事,不好意思。”大非赶紧从地上爬起来,朝车的方向走去。

  鹿子鸣觉得不怎么过瘾,但是现在已经这么晚了,就先回住所休息,明天早上接着给他最后的“惊喜”。

  这几天鹿子鸣总是回来的很晚,而且时间也有些长,这不禁让宋夏雨有些好奇,想问他但是我怕触及到他的底线,又让自己再一次陷入危险之中。

  清晨阳光明媚,大非还在睡梦当中,刚刚还是美梦,但是下一秒让自己陷入万丈深渊,从梦中惊醒过来。

  醒来看到屋子里黑漆漆的,光着脚下地来到落地窗前拉开厚重的窗帘。

  “呼~”一阵凉风从脖子出掠过,紧接着房间里的东西开始剧烈的摇晃起来,昨天晚上看到的血淋淋的脑袋又冒出来了。

  大非承受不住压力,一把拉开窗帘,推开窗户从几十层楼高的地方纵身一跃,跳下去了。

  “嘭”的一身,瞬间化作一滩肉泥。

  这声巨响引起来周围人的注意,看到血腥的场面,好多人都马上捂住眼睛,有的人报警。

  大非一死,事情告了一段落,鹿子鸣也把他的魂魄吸食到自己的身体里了。

  一大清晨,宋夏雨就接到大学同学孙小池的电话,说今天将要举行一次同学会,大家都快要毕业了,临行前大家在一起聚聚,今后说不定有的人就会见不到了。

  宋夏雨心想同学聚会没什么的,而且小池说的对。经得鹿子鸣的同意,宋夏雨精心打扮一番。

  鹿子鸣痕开心,宋夏雨已经对他产生了巨大的依赖,而且最重要的是她不在像以前一样讨厌自己了。

  鹿子鸣想到这里,就不由得高兴起来。宋夏雨和他说了一声,就来到他们聚会的地方。

  “嗨咯,大家好久不见了!”一进去,宋夏雨就引得全场人的眼球一亮,今天她穿了一身湖水蓝的长裙,窈窕玲珑的身材,再加上她精致诱人的脸蛋,让人看了眼球都不敢往其他地方转移了。

  “哇,是夏雨来了,今天你好美啊!”孙小池毫不吝啬夸赞她。“呵呵,小池你也很漂亮啊!”

  “哎呀我说是谁来了呢,原来是宋夏雨来了,话说你还没有毕业就结婚了,怎么,难道你就这么急着把自己嫁出去啊!”

  一道尖锐的女声闯进众人的耳朵里,听这声音,不看就知道是谁了。李玲玉,他们所谓的班花。

  “哟,班花同学,好久不见了。”宋夏雨出于礼貌和她打了一声招呼。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