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 鹿子鸣的霸气

更新时间:2016-11-25 13:29:12 作者:大少 字数:3154

挂断电话,安排好一切的大非,坐在大皮椅上,眼神有些发愣,望着落地窗外,灯红酒绿的H市,怔怔出神!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落地窗外面的灯光,渐渐的稀少,直至最后,空留下几盏路灯在那里,颇显的孤零零的!
  整座H市,此时在没有了热闹的声音,喧闹的场景,整座城市都陷入了寂静。
  时间一分一秒的划过,大非的神色也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渐渐的紧张不安起来,从他不断的看时间的行为来看,一定是有什么事发生了!
  大非的心,此时绝对是煎熬难耐的!
  就刚两个小时前,大非派人去郊外,通知那伙人,一定要单独关押姓鹿的,按说三十分钟的路程,哪怕就是堵车,现在也应该回来了!!
  但是,大非他不仅没有等到那人的身影,而且连个电话回复也没有!
  大非脸上不知何时,挂上了豆大的汗珠,但是其却浑然不知!
  不对劲!
  大非知道,绝对是出事了!
  要不然的话,派出去的那个人,人送外号“机灵鬼”,如果堵车什么的,绝对会来个电话什么的,但事实却是,没有电话,人影更是不见踪影!
  大非浑身冰冷,他害怕,他虽然不知道姓鹿的有什么手段,但是直觉告诉他,这件事绝对跟姓鹿的脱不了干系。
  而且……
  大非想到了自己的老大,他的手段,大非只要想一想,身体就会不自觉的发颤!
  大非颤抖的拿起手机,拨通了电话!
  嘟!!
  嘟!!
  嘟!!
  电话接通!
  “喂!”
  声音响起,大非听到这个声音,浑身一个哆嗦,手机都差点扔出去!
  “是我,大非……!”大非语气虚虚的说道!
  “事情办的怎么样了?”那头问道。
  “大哥……!”大非在电话这头声音断了,语结:“大哥,办……办砸了!!”
  “怎么回事?”电话那头一声大喝:“发生了什么?”
  “大哥,我也不知道……不知道发生了什么,我听从你的安排,派了个头脑机灵的人去传话,到现在没有回来,也没有电话打回来!!”大非声音带着一抹哭腔!
  电话那头没有声音,大非等待了许久,简直都要以为电话是不是出了毛病的时候,电话那头传来一道声音,随后电话便被无情挂断!!
  “快跑!离开H市,不要停下,永远不要回头看!!”
  大非怔怔的望着手中响着忙音的手机,眼神莫名所以!
  大非想象中的那所谓的严厉的惩罚没有出现,相反的,大哥却是让他——跑?
  大非回身望了望身后,“大飞集团”四个红木鎏金大字,就在这宽大无比的办公室的正中央雕刻中,单单只是这四个字,就花费了数千万,找的字体名家写出来,又找的雕刻大师亲自执刀雕刻,再加上国外的上等红木——酸梨木,再加上溶进的鎏金……
  单单只是这四个字就这么多的金钱投入,更何况这对于整个大飞集团来说,只是九牛一毛而已,与这些不动产比较起来的话,那些银行中的流动资金到真的不算什么了!
  现在,让大非放弃这一切,身份、地位、金钱、女人……,然后去为了一个莫须有的敌人去跑路,大非脑袋有点转不过弯来,其实,这也不怪他,他并不知道鹿子明是个什么样的存在,所谓的不知者无畏!
  如果是一件别的事,还可以用别的办法补偿一下,但是现在,却是劫匪人命游戏,这种事情怎么补偿?
  只能用人命来补偿!
  只是,这一切大非并没有意识到。
  鹿子鸣飞快的跑到那人的面前,看到他就像一个幽灵一般。鹿子鸣嘴角上扬,一抹嗜血的妖艳笑容在他的俊脸上荡漾开来,就像一朵罂粟花一样——致命、危险!
  “大、大、大侠,饶命啊!”男子被他吓得出不出话来,双腿就上被钉子死死的钉住一般,全身不住的颤抖着,这是来自内心深处的恐惧,眼球呈现出惊恐的样子。
  “呵呵!”鹿子鸣微微一笑,那种笑意散发着寒意,让人胆战心惊,只要一瞬的功夫自己就会被眼前的男人一招毙命。
  “求求你了,不要杀我!”男子的眼睛里充满了对生命的渴望,他还有大好的时光,不想为此就这样丧命。
  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人你想惹就能惹,想得罪就能得罪的,如果你没有这个资本,那就老老实实的做人就好,不必招惹杀身之祸。
  鹿子鸣从眼睛流露出来的眸光,直接能将他杀死千百回了,不用出招就能让敌人不寒而栗,这是他的强悍之处。
  “小子,做事情之前要考虑清楚,把自己的角色定位好,不要什么人都能敢轻易招惹,要不然惹来的就会是”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完,鹿子鸣就直接没有给他继续听下去的机会,发动自己的阴力,直接一招毙命。
  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这样离开了人世,男子渐渐的瘫软下来,顺着冰凉的墙壁滑落在地上,温热的液体从他的脖颈出流淌出来,妖艳的红色映入鹿子鸣的眼帘,瞬间他就兴奋起来了,看到血有一种亲切的感觉。
  他蹲下身,把食指贴在他的脖颈出,沾了一点血,轻轻的嗅了一下,嗜血的目光紧紧的盯着面前的猎物。
  鹿子鸣把他的魂魄洗了出来,张开他的嘴,露出里面的獠牙。恐怖,骇人的气息浓浓的包裹在长廊的周围。
  阴暗、潮湿的长廊出正上演着一出现场版的吸魂大发。
  尸体渐变冰凉,僵硬,而鹿子鸣也从中得到了满足,吃饱了的他现在看上去神采奕奕,,不再像刚刚那番病怏怏的样子。只是脸色还是一如既往地苍白,没有一丝血色。
  刚刚进去传话的人还没有出来,于是他的同伴又进去看看里面发生了什么,就在他来到拐角处的时候,血腥的一幕正好被自己撞见了,双腿发软,身体也跟着抽搐起来。
  “呃~”只是小小的一声,却让正在享用每餐的鹿子鸣听见了,这也不由得他了,只要被撞见了,那就难逃一死,这是他做事的原则。霸道、强势,全身都充满了戾气。
  鹿子鸣缓缓地飘到他的身侧,那人感觉背后一凉,好像有什么东西往自己靠近,转过头来差点没有把他吓死。
  “他是怎么过来的?为什么,他到底是什么东西?、”一连串的问句徘徊在他的脑中,眼睛里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啊偶,很不巧啊!竟然被你撞见了,但是呢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了,谁叫你的点子不好呢?”
  鹿子鸣压下身来,一张精致帅气,棱角分明的俊脸放大在他的面前。靠近才发现他的脸上一点血色都没有,就像一个死人一般,寒冷的气息扑面而来,重重的包裹住自己。
  “下一个就是你了!”鹿子鸣邪魅的一笑,露出凶狠的獠牙,这一次不再是一招毙命,而是慢慢的吸光他的魂魄,直至尸体变成干尸。
  “呵呵,原来你们的老大是大飞集团里的总裁啊!”
  鹿子鸣吸食了他们两个人的魂魄,得到了所有的记忆,照着这样就能找到他们的头目了。
  鹿子鸣收敛了嗜血的眸光,返回到关押宋夏雨和苏羽的房间,看到宋夏雨的时候,眼神又变得温柔多情来。
  “好了,我已经全部解决了,我们可以出去了。”“嗯!”
  鹿子鸣伸出手放在宋夏雨的面前示意她拉住他的手。宋夏雨也没感觉不好意思,也就自然而然的拉住他的手。
  而在一旁的鹿子鸣看到之后,心里颇不是滋味,转过视线看着门外。
  走过阴暗的长廊,里面微弱的灯光扑闪扑闪的有一种阴森的感觉。一股阴风吹过来,拂在宋夏雨的脸上顿时打了一个哆嗦。
  “不用害怕,有我在没有人能够伤害你。”鹿子鸣递给她一个宽心的微笑,这下让宋夏雨的内心平复了不少,在他身上感到了莫大的安全感。
  宋夏雨琢磨不定鹿子鸣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时而让她觉得心寒,时而又给她莫大的安全感,这种感觉让她产生了依赖,依赖着不想放开。
  “老大这下我们要怎么办?”大非颤抖着声线问电话那头的老大。
  “大非现在情况紧急,我想你还是想出去躲一躲吧,等事情风平浪静之后你再回来吧!”
  “可是老大”“行了,没什么好说的了,就这样决定了。”
  嘟!嘟!嘟!
  电话那头传来挂断电话的声音,老大叫他跑路,但是大非不想离开这个城市,这里有他的事业,金钱、女人、权利,这里有他的一切。
  大非放下电话,整理好情绪后,慢慢的离开办公室。
  鹿子鸣他们一行人离开了废旧的仓库,得到他们两个人的记忆后,要找到背后的主使人那就容易得多了。
  来到h市已经两天了,在这里他们人生地不熟的,但是好在鹿子鸣的势力范围够广泛,在这里有他的一家分公司。
  鹿子鸣打了一个电话,发出他们所在的位置,没过多久一辆黑色的奔驰停在他们面前,开车的人恭敬的跑下来为他们打开车门,一行人上车后就来到酒店休息,明天回到他们生活的城市。
  夜晚来临,也是最能显示一个城市的热闹与繁华。
  华灯初上,灯火通明。
  川流不息的车辆穿梭在繁华的街道上,灯光闪烁。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