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一切顺利

更新时间:2016-11-24 20:29:15 作者:大少 字数:3313

宋夏雨哭着说:“大师,你一定要救救他,你需要什么一定会满足你的。”

  苏羽一直用心地尽自己的所能帮助宋夏雨。这次也不例外,他在一旁恳求大师能够帮他们救助鹿子鸣。

  大师沉默了一会儿,似乎是被他们的诚意感动了,最后他捻了捻胡子,说道:“现在我只能让鹿子鸣醒来,但他还不能像人一样生活,可是要比以前要好点,一半是鬼是人。”

  宋夏雨听完之后立刻拜了下去:“谢谢大师了,日后我一定会好好报答你!”

  一番感谢之后,大师让他们二人回避,他需要一个人安静的运功,苏羽把鹿子鸣的魂魄交给大师,然后就和宋夏雨一起离去了。

  大师从金带子里面放出魂魄,一个排山倒海,旋转聚集,两手有劲的挥舞着,显得特别带劲,有力,有功力,就这样来回几个过程,循环着,很快的,从头到脚,一个全新的鹿子鸣又这样出现了。

  宋夏雨和苏羽看到大师出来,如同一尊活佛,他对他们说:“我已经帮你们救活他了,你们进去看看吧。”

  他们心里无比高兴,飞一般地跑了进去。宋夏雨看见鹿子鸣还和以前一样,忍不住一把抱住了他,对他说:“你终于醒了。”随后她的眼泪情不自禁的掉了下来。

  鹿子鸣摸摸她的头,说道:“谢谢你,夏雨。”

  宋夏雨看到他的眼睛里落下了幸福的泪水。

  而苏羽看着这一幕,脸上的表情既开心又失落。

  鹿子鸣得救了,也该是他们离开的时候了。他们请大师和他们一起回去看看那边的世界,但是大师拒绝了,他要永远待在寺庙里,善始善终,帮助那些有需要前来帮助的人。

  最后他们并没有为难大师,跪在地上叩谢了他的恩情,离开了那座神奇的寺庙。

  ……

  他们走在H市的某个广场的自动取款机面前,突然有一群劫匪正在从银行抢钱出来,他们手里都带了枪,一个看一个都是那么的凶残,他们抢完钱就上了一辆车,急速的朝他们开了过来,当时心里也是特别的害怕,不想在遇上这种危害生命的事。

  其实在他们抢完钱之后出来银行内部就已经报警了,警察几分钟就会赶到,可是劫匪这时急那时快的,根本就没有考虑那么多,猛的把车朝我们这边开来了,身为一个女的,遇到这种事肯定是非常紧张和害怕的,所以当时就紧紧的抓着鹿子鸣的手,都不敢看。

  于是车撞上了我们,根本就没有回旋的余地,周围寒风咧咧,阴风阵阵,天气格外的阴凉,树叶不停的往下落,仿佛快要笼络整个城市的上空,突然不知怎么的,鹿子鸣用手撑住了几吨的小轿车,然后劫匪呼的一下被抛了出去,一个朝南,一个朝北,什么姿势都有......

  可是他们的生命很坚强,都没有受到什么大的伤害,他们爬起来急急忙忙的往我们这边跑,一个个神色匆匆,恨不得马上把我们全都都咔嚓掉。

  这时急那时快,不一会儿,几个凶恶的劫匪把我们都绑架了,好像看起来这几个劫匪还是有一点功力。

  其实鹿子鸣是可以把这几个劫匪制服逃脱,毕竟他自己是鬼,劫匪对他根本无可奈何,丝毫都受不了任何伤害,但是他想到宋夏雨,把我从生死边缘拉回的人,不能丢下她一个人,如果她被劫匪抓走了,然而自己却走了,这样岂不是太......

  就算自己把劫匪制服了,但是还有警察的追击,反而我们成为了劫匪,还不如将计就计,顺着劫匪,给他们当人质。

  劫匪鸡飞狗跳的把我们几个压到了车上,然后蒙上我们的眼睛,不知所措。

  劫匪中的老大带着严厉的语气说:"你们可不要跟我耍什么花样,不然你们会死得会很惨,知道不?"

  "嗯,嗯,嗯......"宋夏雨和苏羽害怕地回答。

  鹿子鸣的回答没有那么夸张,反而非常平静,好像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

  在车子上,宋夏雨,鹿子鸣,苏羽没有说过一句话,车子一路开着,一个时辰都过去了,也不知道往哪里开,劫匪会带他们去哪,心里满满的疑惑与恐慌。

  就在这会儿,车子突然停了,劫匪把他们从车上接下来,好像把他们带到了一个空大的房子里面,劫匪一直对他们大声的吼着,而且还对他们动手,说:"老实在这儿呆着。"然后把他们的面纱揭开,眼前的现象吓住了我......

  这里不止刚刚那几个劫匪,而是一群人,数不过来......

  他们手里都拿着枪,尖刀危险凶器,脸上露出凶煞的表情,这还不是什么,最主要的是这里的建筑非常严实,硬如钢铁,戒备森严。

  宋夏雨流下了恐惧的眼泪,

  眼泪像决堤了一般,源源不断地从她的眼眶里汹涌地翻滚出来。

  她抱着鹿子鸣,对他说:"我们现在怎么办呀!我好害怕......"

  鹿子鸣安慰她说:"没事,有我在,没有人能够伤害到你。"

  宋夏雨心里仿佛吃了一颗定心丸,想起以前的鹿子鸣总是欺负自己,他的霸道,他的强势……

  这一切,这一瞬间格外的清晰,每一幕都深深地浮现在自己的脑海中。

  今天他的行为已经深深打动着她,从此她对他产生了依赖与信任。

  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却还没有警察找到他们,情况对他们非常不利,他们甚至有生命危险。

  而那些劫匪却聊着天,喝着酒,数着钱,商量着今晚干嘛,干嘛。

  一边是紧张,一边是不在乎和享受。

  "啊啊啊啊......"宋夏雨心里默喊着,带着一颗崩溃的心。

  鹿子鸣见她这样,眉头紧蹙,他飞跑着过去问这帮劫匪,说道:“你们抓我们想怎么样?现在警察也没有来抓你们,是不是该把我们放了呀!”

  劫匪说道:“不行,我们的老大说还不能放你,滚去那边待着去。”他们的语气特别凶神恶煞。

  鹿子鸣被劫匪拖着又和他们绑在一起。

  宋夏雨问鹿子鸣:“你刚刚和他们说什么了,能不能放了我们呀!”

  鹿子鸣答道:“他们的老大还没来,你别看这些劫匪个个都看起来很厉害的样子,其实他们也就是什么都不值,说的什么都不算数。”

  宋夏雨和鹿子鸣都意识到了,这帮劫匪背后肯定有后台,他们老大说不定黑白都挂着边。

  现在他们想到的这些只是一少部分,还有不少未知因素他们想象不到,他们完全不知道会发生些什么。

  鹿子鸣悄悄地和苏羽说道:“现在我们可能遇到一点麻烦,这些劫匪可能不会放过我们,我掩护你们,带夏雨安全的离开这里,可以吗?”

  苏羽回答道:“其实从一开始被抓我就知道了,我们可能存在着很大的危险,但是你现在说这些话,这还算是朋友吗?我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来的。”

  鹿子鸣的脸色一瞬间暗了下来。

  鹿子鸣心里也知道苏羽也喜欢宋夏雨,是自己的情敌,但是一事归一事,虽然说这些劫匪我可以不用一点力气就可以把他们拿下,可以为了夏雨现在需要智取。

  随后,鹿子鸣变没有在要求苏羽这样做了,这个计划就这样失败了。

  现在他们在等待,等待,等待……

  夜色已黄昏,时间也渐渐的过去了,看着夏雨的神色是那么的苍白,没有精神,好像被吓住了,和她说话都不敢怎么说.

  这时候,劫匪在那里唱着小曲,哼着歌,准备着晚餐,酒,准备开始吃饭,看起来他别的放松,开心,自在。

  本已一天没吃东西的我看着他们吃东西,现在才对鹿子鸣说:“我现在也好饿了,想吃东西。”她捂着自己的肚子说道。

  鹿子鸣对我说:“等着我,我去帮你去劫匪那里弄点东西来给你。”

  一说完鹿子鸣就神出鬼没的出现在劫匪面前,他假装办成鬼,对他们说:“你们在这里吃吃喝喝,就不怕我杀了你们吗?敢在我的地盘上撒野,是不是不想活了?”语气特别诡异和凶狠。

  可是,若那些劫匪信鬼神估计也不会做尽亏心事了吧。

  于是一个小头头就大笑着说:“你是鬼,哈哈哈哈,你在吓我们吧?”然后他给了鹿子鸣一个嘲讽的姿势。

  这帮宵小,不给他们一点颜色看看,他们还不知道什么是厉害。

  鹿子鸣在空中用手挥舞着,劫匪看着,傻眼了,一刹那的时间他们就被吃了起来,浮在天空中。

  鹿子鸣对他们说道:“我只需要你们一点食物,只要你们愿意,我就放过你们,也不想为难你们。”

  劫匪们迫不及待的同声说道:“好的,好的,好的……”

  鹿子鸣用另一只手挥舞着,弄了一些食物上来,然后把这群劫匪扔了下去。

  然后鹿子鸣就回到房间里面,把食物给了宋夏雨,对她说道:“快吃吧。”

  宋夏雨对他说道:“您从哪里弄的呀!”

  这个你不要担心,这个食物保证安全,可以放心吃,没事的,鹿子鸣抱了抱她。

  但是在外面的劫匪,现在根本还起不来,一个个原来是那么的虚弱,一个个的神色什么样都有,有伤心的,难过的,失落的,还在地上滚打着。

  过了几分钟之后,他们一爬起来就跑去房间看看人质还在不在。

  但是这一幕给鹿子鸣发现了,他不由得愁上眉头。

  宋夏雨吃着东西,看见鹿子鸣愁眉苦脸的样子,就停下来问他。鹿子鸣安慰她没事,只是他怀疑是不是劫匪的老大与他有过节,特意派了人把他困在这里的。

  说完,鹿子鸣又用一种格外温暖的眼神看着宋夏雨,说:“看着你吃东西的样子,我好幸福。”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