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为什么救我们

更新时间:2016-11-23 14:16:10 作者:大少 字数:3215

“嗯。”他浅眯起眼睛望向她,在月光里,她才发现,他的眼眸散发着幽蓝的微光。

  “逃跑计划你早安排好了?”

  “嗯。”

  宋夏雨不禁打了个冷颤,这么说他根本没打算让她逃跑,根本就是在考验她,如果她当时真的抛下他,他是不是会把她吃了?

  “你刚才说让我走,是在试探我?”宋夏雨心里在颤抖。

  “少爷!快些上车吧。你伤得很重。”

  老高过来搀扶鹿子鸣,经过宋夏雨身边的时候,鹿子鸣轻轻俯身说:“那个时候是真的,我以为我要死了,虽然让你陪葬也不错,但是,你活着似乎也不错。”

  宋夏雨愣愣地站在原地,觉得耳朵麻嗖嗖的,这句话一下子陷进她内心最柔软的地方。

  苏羽在后面推她,“快呀!咱们也上车!那些猴子追上来咯!”

  她这才听到旁边山上乱糟糟的声音,轰隆声夹杂着吱吱的叫声,抬眼朝山上看起,借着车灯的余光,宋夏雨看到黑压压的一片东西朝山下涌来,像潮水一样。

  她头皮都发麻了,难道那些是鬼水猴子?

  快的已经跑下来几只,张牙舞爪地跳到车顶上。

  噼里啪啦被老高用枪打下来。

  老高不知道哪里弄到的机关枪,几梭子打过去,那些猴子被打飞了出去。

  时间刻不容缓,老张问了一句,“你们谁会开车?”

  苏羽纵身跳上了驾驶座,“我来咯!”

  老高钻进副驾驶座,一梭子打碎天窗,从天窗钻出去半个身子,朝后面开枪。

  宋夏雨护着鹿子鸣坐在后面,鹿子鸣呼吸非常微弱,看来对于鬼来说,这次是伤得不轻。她颤抖着手,触碰了一下他冰凉刺骨的那根骷髅手臂,眼泪突然涌了出来,她赶紧用手把泪水拂去,她居然会为了鹿子鸣心疼,她居然为一只鬼心疼。

  车像子弹一样猛地冲了出去,宋夏雨感觉自己的心脏跟着朝前面飞,快要飞出嘴巴。

  她心里七上八下的快要吐出来了,不知道苏羽是去哪里学的开车,怎么开得这样不稳。

  老高也埋怨起来,“小伙子,开稳了啊。”

  “Sorry呀,一碰这种百万豪车我心里便紧张,丑话先说了,撞坏了,我可是赔不起咯。”

  这话说得太丧气了,宋夏雨在心里祈祷,可千万别撞啊,撞了我们还能好么。

  “你跟我换!”老高不放心了,可话音还没落就出了事。

  苏羽估计把油门当了刹车踩,眼看他们冲着断崖冲了过去,车子漂亮地飞出山路,在天上惯性地飞了一段短暂的距离。

  “完了!”苏羽大叫。

  潇洒地飞了一段以后,车子极具下坠,猛地朝断崖下落下去,不管这山崖多高,摔下去一定会粉身碎骨,他们要是落地也一定会跟着摔成大肉饼。

  宋夏雨那时候快速地有一个想法,如果她摔死了不知道能不能变成鬼,要是成了鬼,就真的和鹿子鸣成为鬼夫妻了。

  想到这里,她转头正看到鹿子鸣的那双幽蓝深邃的眼睛,带着复杂的眼神,望着她。

  忽然他嘴角上扬,露出一丝她从来没有见过的邪笑,像是无奈,像是释然,“没想到会是这样。”

  宋夏雨脖子根发凉,他一定也想到她死了就能跟他配对的事情!

  突然间,刺骨的阴冷寒气从鹿子鸣身体里蔓延出来,整个车身似乎凝固了,下降的速度明显变缓,像是有什么力量在托着汽车一样。

  宋夏雨疑惑地望着鹿子鸣颜色逐渐变深的眼眸,像是两团蓝色的火焰,难道是他在阻止汽车坠毁?他想救他们?

  一刹那,鹿子鸣眼睛里的光消散了,车子又朝下自由落地,哐啷落在地上,还好刚才下落点离地面不远,并没有造成太大的伤害。

  可是宋夏雨还是觉得脑袋震得嗡嗡直响,汽车由于刚才的冲击冒出了股股白烟,他们纷纷打开门,爬了出去。

  “没想到我们居然还活着呀!这是天不亡我咯。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指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苏羽叽里咕噜地说了一通。

  老高脸色煞白,他猛地奔到后车身,打开车门,大叫:“少爷!少爷!”

  宋夏雨这才发现鹿子鸣没有打开车门跑出来,他被老高拉出来,眼睛死死的闭着,脸色比死人还白,嘴唇发紫。

  她揉了揉眼睛,怎么感觉鹿子鸣的身体在发亮,而且渐渐变得透明了。

  “没想到,今生今世,我苏羽居然会有被鬼救了的一天呀。”苏羽叹了口气,“这位鬼兄弟,我免费为你超度。”

  “你说什么?”宋夏雨心里发慌。

  “人有三魂七魄,鬼有三魂,虽然鬼的魄渐失,但三魂尚在,三魂为天魂、地魂、生魂。他毁其身体幻化为狗,不积阴德,魂位飘渺,又伤了身体,损坏了魂器,好在主魂尚正,还可救。但刚才为了救我们,他将主魂的阴气渡到车上,减缓了坠落,如今他三魂具伤,不稍多久,便会魂飞魄散。”

  咦?魂飞魄散?

  她不明白苏羽七七八八说了些什么,她根本听不懂,可是她似乎明白了,鹿子鸣是为了救他们牺牲了自己。他为了救他们,要消失了!

  为什么?怎么会这样?

  宋夏雨不敢相信,他刚才的笑不是因为她要跟他做鬼夫妻了?

  她听到老高抽泣的声音,心里突然大痛,也忍不住掉下眼泪,她怎么也想不明白,鹿子鸣到底是什么样一个人?

  看着眼前的人身体渐渐的变透明,此刻宋夏雨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声音在强烈的呼喊着,她希望鹿子鸣不要死。

  眼泪像决堤了的一般,源源不断的从眼眶里汹涌的翻滚出来。

  “鹿子鸣,你不能死!”宋夏雨蹲下身抱住鹿子鸣,眼泪大颗大颗的垂落在他惨白的脸颊上,一旁的老高此刻也不在像一个身高五尺的男儿了,看着自己少爷生命垂危,瞬间也痛苦出来。

  她想起以前的鹿子鸣总是欺负自己,他的霸道,他的强势……

  这一切,这一瞬间格外的清晰,每一幕都深深地浮现在她的脑海中。

  宋夏雨没想到鹿子鸣会这么快就要离开自己了,但是她应该是高兴才对啊,但是为什么看到怀里抱着的奄奄一息的人她会如此的悲伤难过。

  苏羽还在旁边进行他的咒语,嘴里不断地冒出一些宋夏雨听不懂的话来。

  “上有天,下有地,太上老君急急如令令!呵!”大呵一声,天空传来一道银光,霎时把他们包裹在银色的光圈里,散发着刺眼的光芒。

  宋夏雨和老高连忙把手遮住眼睛,以免自己的眼睛被刺伤。

  苏羽顾不及自己被强烈的光线刺痛的眼睛,又连忙从身侧的麻布口袋里掏出几张符纸,嘴里念念有词,紧接着符纸随着他的一念一动漂浮在空中。

  就在此时,鹿子鸣的身体有了微微的变化,他被宋夏雨紧握着的手也有了一丝牵动。

  顷刻间,几张飘在空中的符纸被一道橘红的火光包裹,最终化作一丝青烟和一滩灰烬。空中充斥着被火烧过的一股温热的带着糊臭的味道。

  鹿子鸣的身体也随着苏羽的咒语不断地发生变化。

  经过长达一个小时的时间,鹿子鸣还是一如既往的没有一丝气息,脸色也比刚刚的还要苍白几分。宋夏雨看着情况更加糟糕的鹿子鸣,心里有些恼怒,不满地朝苏羽喊了一声。

  “你到底行不行啊?”过了这么长的时间,还是不见一点起色,宋夏雨心里充满了焦虑。

  “我已经尽力了啊,你以为我不想救他吗?”苏羽回了一句,又接着发动他的咒语。

  “鹿子鸣,你千万不能死,你听到没有?”宋夏雨对着紧闭双眼的鹿子鸣大喊,生怕就这么一会儿的功夫他就要灰飞烟灭了。

  老高也在一旁失声痛哭,他最敬重的少爷为了救他们不惜付出灰飞烟灭的代价,难道就要这样失去他了吗?

  苏羽脸色苍白,他能力有限。宋夏雨看着他极力想要镇静下来的表情和瑟瑟发抖的身体,她明白,他陷入了天人交战之中。

  就在苏羽快要将自己的嘴唇咬破的时候,鹿子鸣的身体再一次变得透明起来。这一次比上次都还要严重,如果不仔细看的话,根本就不会发现宋夏雨的怀里抱着一“人”,哦,不对,应该是一只鬼。

  “看在这家伙不惜生命危险救他的份上,还是姑且一试吧!”

  苏羽嗫嗫嚅嚅,最终他整了整衣裳,清了清嗓子,对蹲坐在地上的宋夏雨和老高说:“你们两个先起来,我有办法救他了。”

  “呃,什么办法?”“你们先把他放平,你们过来帮我一起……”

  苏羽交待完全,地上的二人摸干眼泪,将鹿子鸣放在地上平躺好。

  鹿子鸣从包里拿出一张与以往不同的符纸,上面画着一只看似像人但又不像的人面兽身的怪物。

  “这是我从师父那里学来的招魂术,这是我第一次做这种法术,希望能成功吧!”“那需要我做什么?”

  “你就在旁边守着,不要让任何东西靠近,夏雨你就帮我把剩下的符纸摆好阵型。”

  分工明确后,宋夏雨按照苏羽的吩咐把符纸摆放好,然后充满希翼地看着苏羽拿出七盏莲花灯,一把桃木剑,把自己的手指咬破,在剑上沾满自己的血。

  他嘴里“嗡嗡”作响,念着咒语,神情忽高忽低,一会儿青筋爆满,一会儿面色呈猪肝红。宋夏雨在旁边看着各种揪心。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