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快跑鬼水猴

更新时间:2016-11-23 14:09:48 作者:大少 字数:3212

穿过半人高的通道,眼前豁然开朗,这里是一个四方形的人工洞穴,西边的一整面墙壁上搭建了木质架子,上面放满了大大小小的排位,牌位下面是一只长方形的供桌,上面放满了金银珠宝,和男鬼说的一样。在洞穴中央,是一块凸起的盘状平台,男鬼指示宋夏雨和苏羽站到圆圈里面,为他超度亡灵。

  可他们刚站在圆形台上,身后的石壁上突然掉下来一扇石门,死死地封住了洞口,几乎与此同时,寒气从四面八方朝他们扑了过来。

  冰冷刺骨的寒气,石壁变成了冰蓝色,烛台上的9只白色蜡烛燃烧起来,说是燃烧,不如说是冒出了幽蓝的鬼火。

  “你们夺走了我的女人,我要让你们给她陪葬!”那只男鬼突然翻脸,脸变成绿色,狰狞地张开血口。

  宋夏雨吓得瞠目结舌,俗话说鬼话连篇,果然不能相信鬼说的话。

  寒气抓住了她的脚脖子,刺骨冰冷,她赶紧缩回自己的脚,那寒气就像是钩爪,脚踝处留下了一道紫色淤青。

  宋夏雨恐惧地看向苏羽,他倒是镇定,眯缝起眼睛,秀气圆乎乎的脸上似乎还带着微笑,“我早知道这里面有问题,果然如我所想,果真有圈套。你这只鬼已经恶化,看我让你魂飞魄散!”

  说着,苏羽从怀里掏出一只纸符,扔到空中,嘴里念念有词,一道火箭从纸符里窜出,见火冰融,融出一道路来,直通石门。

  她本能想跑,但是苏羽没有走的意思,又迅速掏出三张纸符,抛向空中,念念有词,三张纸符飘在空中燃烧成火球,苏羽抽出桃木剑指向男鬼。

  三团火直接烧穿男鬼的身体,点燃墙面上木架和灵牌。

  宋夏雨想她是不是眼花了,男鬼魂飞魄散的时候,似乎张了张嘴,她看到他的嘴形似乎是,谢谢。不知道为什么,宋夏雨鼻子一酸,眼泪差点掉下来

  没来得及多想,突然之间脚下石板摇晃。他们站的圆台周围突然掀起水浪,不知道哪里冒出的水,在周围形成两条环蛇的水道,水流飞快,温度急速上升,水汽蒸腾。

  整个洞穴被水雾弥漫了,苏羽脸色骤变,这回没有笑嘻嘻的萌脸了,他一脸紧张,想拉着宋夏雨冲向刚才融开的那条通向石门的路。

  可惜已经晚了,一个青面獠牙的男人挡住了去路,他好似野兽,嘴里发出呼噜、呼噜的吠声,最后发出人声,声音好像来自地狱。

  “那两只念鬼真是没用,看来还是要本尊出手,本来想尽快解决这件事,看来还是有点麻烦,不愧是茅山炎门派第34代传人,还算有点本事。但是你看我这黑蛟鬼水阵怎么样,你破的了我这个阵吗?”

  “你是什么人呀?”苏羽手里紧握桃木剑,“你为什么知道我的事情?我与你有什么怨仇呀,你为什么要取我性命?”

  “鸦雀食尸鬼沐冥,老藤暮色万骨枯,本尊与你无冤无仇,只是受人祭拜,收人贡财,要取你的性命。”

  “坏了呀。”

  “怎么了?”宋夏雨小声问。

  接着,苏羽说的话让她浑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这鬼对我十分了解,他用了水阵呀,而我的驱鬼术属性为火,水克火,我的道术在这里完全不起作用咯。”

  啥?宋夏雨的脑子完全停顿在那里,突然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一样东西,挂在了她的肩膀上。

  宋夏雨吓了一跳,看清楚肩上的东西不禁惊叫起来,那是一只没了血肉的白骨手。

  她惊得大叫,没想到那只手居然发出了声音,“终于找到你了!”

  那只骷髅手抓住她,话音刚落,那只手变成了一只血肉的人手,紧跟着慢慢出现了人形,鹿子鸣深邃不见底的眼眸低垂着望向宋夏雨,他似笑非笑地将她裹进他的怀里,“这么晚了,还不回家,怎么跑到这么远的地方玩了?”

  宋夏雨脑袋嗡了一下涨得老大,她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心里像是有一只兔子在瞎撞,全身的神经都绷得紧紧的,张了张嘴,半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你是谁呀?”苏羽突然调转了木剑指的方向,指向鹿子鸣。

  鹿子鸣浅眯眼睛,看着苏羽,“你又是谁?”

  “我是驱鬼人。”

  “我是鬼。”

  宋夏雨感觉此处有将近2分钟的冷场,她听到心脏跳动的声音,大得好像有人在她耳边敲鼓。

  几乎与此同时,那个刚刚要苏羽性命的青面獠牙的人,突然发出一连串恐怖的大叫声。

  紧接着,他的身体猛地像充了气的气球一样鼓胀起来,最终爆炸开,无数长相奇特的猴子蹦了出来,像海潮一样向他们涌来。

  这些猴子浑身长满鳞片,它们的眼珠是两颗白色的豆子,鼻孔只有两个大黑洞,一张巨型嘴一直咧到下巴,露出锯齿般的牙齿。

  “是鬼水猴呀!”苏羽大叫,他收起剑,恐惧地看向宋夏雨和鹿子鸣。

  宋夏雨一脸茫然。鬼水猴是什么,这东西长得可一点都不像猴子,要真是猴子,再来几只鸡,几只鸭,就能开开心农场了。

  “那东西碰到人,一定要把人吃成白骨才罢休。我们得赶紧离开这里!你是从哪儿进来的呀?”苏羽问鹿子鸣。

  鹿子鸣一副不愿意跟他说话的样子,但最后还是指了指背后的石门,“那里。”

  好吧,宋夏雨明白了,那扇石门根本挡不住他,他是鬼,变成一股烟就能进来出去,可宋夏雨和苏羽是人,还不会穿石术。

  又有无数鬼水猴从水道里冒出来,像是在变戏法,苏羽脸都绿了,自言自语,“完咯,完咯。”

  “你能不能用那个,在电影里见过,叫什么来着?”宋夏雨急得直跺脚,“啊!火炖熟!”

  “是火遁术!要是我能用火遁术,还不如用爆炎术,把那块大石头炸开!最大的问题是没有火呀!这水阵是专门对付我的,你们没看到,那条八字环形蛇水道,不停地往外冒水气,整个洞穴的空气里都充满了细小的水珠呀,根本点不着火,看来天要亡我咯。”

  啥?天要亡你,别把我也搭进去啊,我招谁惹谁了。宋夏雨想。

  眼看水猴子朝他们包围过开,鹿子鸣斜睨了一眼苏羽,冷冷地问了一句,“有火就行?”

  “对啊!”苏羽点了点头。

  鹿子鸣突然抓住胸口上的东西扔到空中,宋夏雨仔细一看,是一条银色的项链,挂着一个银色的五角星吊坠,吊坠突然变成了巨大的光圈,在空中形成五角星的图像。

  “五芒星!”宋夏雨叫起来,她原来在国外的电影里见过,据说是护身符的图案。

  “阴阳五行图呀!”苏羽比宋夏雨更兴奋,他抽出几张黄色的纸符冲鹿子鸣点了点头。

  鹿子鸣比了几个手势,嘴里轻声说了什么,那个五角星图的每一个角出现一个符号,最上角的符号居然燃起一团火。

  “金木水火土全开!厉害呀!我的哥!准备好跑路咯!”苏羽说完将纸符扔向那团火,星光四射,整个洞穴被照成了白昼。

  鹿子鸣右手一把抱起宋夏雨,突然用嘴咬住左小臂,硬生生地把小臂和手撕咬了下来,丢到他们后面,小臂和手变成无数只黑狗,和几只鬼水猴撕咬起来。

  他居然咬掉了自己的胳膊!可当时的情况容不得宋夏雨多想,鹿子鸣抱着她奔向那道被苏羽破坏的石门,苏羽舞着木剑砍死几只水猴,也跟着他们跑出石门。

  在苏羽连滚带爬跑出石道,抓住麻绳往井口爬的时候,鹿子鸣已经抱住宋夏雨脚下轻轻点地,一下子飞跃出井口,落在井边的平地上,好吧,宋夏雨不得不承认,这个行为真的是帅得不行。

  她听到苏羽在井里骂了一句,也连吁带喘地爬了出来。

  扑通!

  宋夏雨被鹿子鸣扔在地上,摔疼得直咧嘴,但还是担心地去看他的手臂,那只手臂没有长出来,但是他似乎也不疼痛,皱紧眉头看着刚刚逃出的井口,“你们招惹的什么东西?”

  “没……”宋夏雨觉得好冤枉,明明没有她什么事的。

  庭院里本来黑漆漆一片,只有苏羽驱女鬼时点的蜡烛还剩下一个蜡烛头,似灭不灭的飘着点光火。

  井里扑出来水鬼猴子,带着阴风,那一点可怜的小火苗吱地灭了。

  那猴子刚要扑过来咬他们,后面追上来的黑狗一口咬住它,一边啃一边吃。

  鹿子鸣的黑狗纷纷追出了井底,可根本架不住水猴子,这些鬼水猴成批地从井里往外冒,密密麻麻像是一窝虫子,一个个呲牙咧嘴的样子,把黑狗压制在猴子堆里。

  苏羽离开了水阵,恢复了法力,用火烧死扑过来的猴子,架不住猴子太多,前仆后继。

  紧急的时候,正房门开了,那个白发苍苍的干瘦老头拉着孙子走了出来,他提着一盏煤油灯给我们照亮,叽里咕噜地说着当地话,虽然听不懂,看他招呼我们的手势估计是让宋夏雨等人进屋避避。

  他们一群人鬼跑进屋里,有一个农夫打扮的中年男人在屋里接应他们,对他们说不标准的普通话:“你们快去里屋,里屋有一个大柜子,柜子里是密道,可以出山。”

  他们赶紧往里钻,进了里屋,不大的屋里靠墙立着一只巨大的柜子。

  宋夏雨拉开柜门,咔的一声,柜门开了。

  鹿子鸣突然伸出胳膊挡住她的眼睛,但是已经太晚了,她已经看到了柜子里的东西。哪里有密道,里面分明是那爷孙俩的尸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