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女鬼又出现了

更新时间:2016-11-23 14:04:15 作者:大少 字数:3239

宋夏雨吓晕了过去,再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鹿子鸣那张俊美白皙的帅脸在离她半米的位置。

  她心里本能地一跳,但紧接着刚刚恐怖的一幕让她疯狂地挣扎起来,鹿子鸣一把抱住她,他冰冷的身体让她更加害怕。

  “放开我,放开我。”宋夏雨大哭起来。

  过了好久,她才慢慢平复了情绪,鹿子鸣一直紧紧抱着她,他的力气极大,她根本挣脱不开他。

  宋夏雨深吸了一口气。

  “好了?”鹿子鸣低头看她。

  她点了点头,“我没事了。”

  “嗯。”他松开了她,“别怕。有我在。”

  宋夏雨心想,你是一个鬼,有你在我也害怕。

  “刚刚我看到的是什么?”宋夏雨不想回想,但是那清晰的一幕幕告诉她,刚刚发生的一切都是真的。

  鹿子鸣严肃地看着宋夏雨,那双深邃的眼眸波澜不惊,他淡淡地坐在床边,“你看到的是鬼。我告诉过你了,我是鬼。”

  “你是告诉我了你是鬼,可是,可是我以为只有你是鬼,怎么还有其它鬼,而且她为什么要找我?她还说,她还说......”宋夏雨心里慌成一团。

  “说什么?”他微蹙眉头,眼眸浅眯。

  “她说......你是她的。说我要是不离开你,就要我的命。”她哆嗦着嘴唇,浑身发冷。

  鹿子鸣脸色黯了几分,沉默不语,似乎在想事情。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

  “进来。”鹿子鸣说。

  门一开,一个戴眼镜的长相秀气的男生伸进头来,“鹿总,打扰了,有您的紧急电话。”

  鹿子鸣皱了下眉,看了宋夏雨一眼,转身朝门口走去。

  宋夏雨松了一口气,发现自己躺在二楼我们的卧室里,赶紧翻出口袋里的手机,里面有三个未接电话,都是孙小池来的。

  她心里急得快要着火,孙小池的电话又打了过来。

  她赶紧接了电话,“喂?”

  “卧槽。大姐,你总算接电话了!我差点儿没急死我,你怎么不接电话啊!”孙小池那头又是劈头盖脸的一通说。

  “我,我,我遇鬼了!”宋夏雨简要地说了一下刚才的情况,叫她赶紧过来接应她,最好能弄个垫子,这样她能从二层跳到垫子上,就能跑掉了。

  “卧槽。厉害了,我的哥。我哪儿给您弄垫子去,我先过去再说。”孙小池说,她已经打到了一辆车,正在奔向她的路上。

  宋夏雨放下手机,觉得脑子乱乱的,不经意瞥到对面的化妆镜,我倒吸了一口冷气。

  镜子里,那个抓住她脚腕的女鬼正趴在她的背上,咧着血盆大嘴,诡异地笑。

  宋夏雨永远忘不了那种惊恐的感觉,她疯了一样冲出房间,尖叫着,一头撞在了一个人的身上,硬邦邦的,她抬头一看,原来是鹿子鸣。

  “啊!”宋夏雨一时反应不过来。

  “怎么了?”鹿子鸣微蹙眉头,乌黑的眸子盯着她看。

  “那个鬼,那个女鬼又出现了!”

  鹿子鸣浅眯起眼睛,“在哪里?”

  “镜子。在镜子里。”宋夏雨快要哭出来了,这个鬼屋她是一天也呆不下去了,早晚要被吓死。

  鹿子鸣陪着她回到房间,镜子又恢复了原样,哪里有那个女鬼的影子。

  “听说镜子里有另一个世界,那个世界与阴间相连。”鹿子鸣慢悠悠地说着,葱白的手指放在镜面上,慢慢往下滑,“据说心里有鬼的人才会看到另一个世界的景象。”他突然离近了宋夏雨,双眸凝视着她的眼睛,“你心里有鬼吗?”

  宋夏雨痴愣愣地看着他,心里突突地跳,他为什么会这样问,难道他已经知道她要逃跑的事情?

  她咽了口吐沫,尽量避开他的目光。

  “没,没有。”

  “那就好。”他弯了弯嘴角,笑容却不达眼底。

  宋夏雨偷偷松了口气,突然手机响了起来,声音不大,却吓得她浑身一震,斜眼看向鹿子鸣。

  鹿子鸣微微蹙起眉头,脸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变化,似乎在思考什么。

  她咽了口吐沫,心脏快要跳到嗓子眼,突然鹿子鸣的手一把搭在她的肩膀上,她身子一歪差点摔倒在地上,两条腿发软。

  “你?”

  “啊?”宋夏雨头皮发麻。

  “你的手机响了。不接?”他的眼睛深邃无底。

  “啊。是。是。”宋夏雨慌张地接了手机,出乎她的意料,来电话的却不是孙小池。

  “女儿!是爸爸,是爸爸啊。”

  那一刻,宋夏雨两行眼泪夺眶而出,加进这里以后几个月一直没有爸爸的消息,他的手机号也变成了空号,此时听到他的声音,无比的亲切。

  “爸爸。”宋夏雨哽咽道。

  “你听我说,我时间不多。你知道徐叔叔的家吧?你要去他家。”爸爸的话说得莫名其妙,还没说完,突然手机朝上飞了出去。

  鹿子鸣不知道做了什么把戏,手机飞到空中,被他一把抓住。

  他凝视着宋夏雨的脸,把手机放到耳畔,“原来是岳父。我和夏雨的婚礼您没能参加实在是万分遗憾,过几天我会把我们婚礼的照片快递给您。夏雨她很好,呵呵,抱歉,岳父,她有些困乏了,去睡了。”

  宋夏雨紧紧攥起手指,鹿子鸣狡黠地伸出手指放在嘴边,冲她做了一个不要出声的手势。

  宋夏雨抿起嘴,看到他自然而然地挂上电话,把手机递回给我,“他不会打扰你休息了。我有些好奇,他都跟你说了什么?”

  “没,没什么。”宋夏雨结结巴巴,“他刚问起我们过得好不好,还没来得及说其他的。”我扯了一个谎,心里有个声音告诉我,不能让鹿子鸣知道爸爸让我去找徐叔叔的事情。

  “是吗?你最好没有说谎,不然这面镜子会出现什么可怕的景象,我可不能保证。”鹿子鸣说着转身走了出去,没有回头。

  宋夏雨呆呆地一个人站在屋里,忽然感觉阴风四起,鸡皮疙瘩吹起一片,她紧张地看了一眼那面镜子,抓起手机靠近窗口,向外张望。

  心里叨念孙小池什么时候到,再不来,她估计真要被鬼吓死了。

  手机终于响了起来,屏幕上的号码是孙小池打来的,她赶紧接了起来,可是手机里却传出啦滋啦被干扰的声音,紧接着,她听到一个女人低低的哭泣声,时轻时重,诡异非常。

  手机里响起的不是孙小池的声音,而是一个女人低泣声,听得宋夏雨头皮发麻。

  她一把把手机扔了出去,手机划过一个完美的抛物线,重重地摔在了墙上,摔得壳掉了下来。

  她的手不停地抖,冲出房间,她再也受不了呆在这里了,一刻也呆不下去了。

  她下了楼,楼下居然没有人,平时打扫的佣人经常会在楼下的客厅里走动,如今居然一个人影都没有。

  她快速地跑下楼梯,跑到大门前,停下来左右看了看,赶紧摘下挂在门口衣架上的外衣,穿好出了门。

  其实鹿子鸣并没有禁足宋夏雨,只是之前出去了也不知道该去哪里,如今爸爸跟她说了,去找徐叔叔,心里有了目的地,跑出去的感觉就不一样了,这次感觉是逃跑。

  她一口气跑过小花园冲出大门,看大门的门卫并不阻拦她,直接电动给她开了门,她刚一出去就被冲来的一辆车挡住了去路。

  车门一开,里面伸出一只胳膊,一把将她拉进了车里,力气极大。

  宋夏雨惊慌失措,但还没来得及喊救命,车子噌地开了出去。

  “我里个去!夏雨!别闹!坐好!是我!是我啊!孙小池!”孙小池躲过宋夏雨胡乱挥舞的手臂。

  “孙小池?”宋夏雨气喘吁吁地坐下,一看果然是她,悬在嗓子眼的一颗心才落回到肚子里。

  “大姐,你多久没剪指甲,划在我耳朵上了,疼死我了,你手指是刀子吗?哎哟!”孙小池捂着左边的耳朵,冲她直咧嘴。

  “抱歉,抱歉。”宋夏雨哭丧着脸,赶紧道歉。

  “你怎么不接电话?给你发电话你怎么不接啊?害得我让司机师傅在门口转了好几圈了,还好你跑出来了。”孙小池舔了舔嘴唇,“你怎么出来的?”

  “我手机......不小心摔坏了。其实鹿子鸣没有禁止我出来。”宋夏雨望着车窗外飞逝而过的街景,不知道他是不是已经知道她出门了。

  “那你还要我准备什么逃生大垫子,我靠,我都当真了!”

  “我们现在去哪儿?”

  “先跟我回家,我跟我爸妈说了,到一个同学回去。我爸妈都很欢迎你。”孙小池笑嘻嘻地拍了拍宋夏雨的肩膀,“放心吧。不会让你饿死的。”

  “嗯,你能不能借我点钱?”宋夏雨想了想问。

  “可以啊!要多少?”

  “两千。”

  “这么多?干嘛用?”

  宋夏雨知道对于她们这些大学生来说,很少有人会随身带两千块的,但是她需要这笔钱去找徐叔叔,“我要去一趟重庆。”

  “重庆?我里个去,你去重庆干什么?”

  “我爸爸有个朋友住在那里,我爸让我去找他。”

  “哦。”孙小池点了点头,“明白。那你今天先到我家休息,明天再安排你去。”

  宋夏雨点了点头,有孙小池在身边顿时感觉温暖了很多,她靠在车窗上,不知不觉眼皮打架,很快闭上了眼睛,睡了过去。

  等她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车子已经停了,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雨,孙小池和出租车司机都不见了。

  出租车里只有宋夏雨一个人,雨水模糊了所有的玻璃,阴冷的感觉又席卷而来,她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突然一张巨大的人脸撞在了她旁边的车窗上。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