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婚礼新郎是只鸡

更新时间:2016-11-23 13:59:07 作者:大少 字数:3054

寒冷从一开始便侵袭了我,没有人知道我在哪里,也没有人会来救我,一切都变得暗淡无光。

  我伸出手,在橘色氤氲的光里,望着虚无的天花板,深出细弱的手,在空中一抓,却什么也没抓到。

  耳边萦绕着浓重的呼吸声,他始终遮着面孔,一句话不说,没有任何前戏,他单刀直入。

  洞房花烛,他似乎很有经验,可我却是一张白纸。

  父亲欠债女儿还钱似乎是天经地义,可对方却提出要我以身抵债,这简直是封建社会的残余思想,可对方放出狠话,要么肉偿,要么死全家。

  于是我第一次做了人生重大的决定,管他是什么人,嫁了。

  婚礼是中式的,直到洞房前我都没见到对方人影,给老人磕头站在我旁边的居然是一只公鸡。

  我和公鸡结婚?这种情节貌似只有封建社会才出现过吧,在二十一世纪的今天,居然也出现这样的事情,让我疑惑不解。

  之后被强行关进一间屋子,屋子里没有窗户,只有一盏昏暗的地灯,然后他来了。

  不知道哪里来的阴冷,裹住我的全身,他碰触到我的身体,像是寒冰刺骨,让我浑身战栗。

  我颤抖着,哭泣着,请求着,但他始终沉默无言,强硬地撕去了我的衣裳。

  光线下,我看到一张这辈子见过的最恐怖的面孔,青面獠牙,眼睛戴着血光,惊叫后,才发现那是一张鬼面具。

  全过程,没有爱抚,没有关慰,只有最原始的本能动作。

  我的眼泪湿透了枕巾,床单上留下了一滩刺眼的血红,他慢慢坐起身子,背对我。

  我望着他精壮的脊背,感到唯一的欣慰是,他的身材很好。

  他穿好衣服便出去了,没有多看我一眼,我感到痛苦无边蔓延,我到底算什么,只是抵债的物品,随便人玩弄的物品,如果这样,又何必要娶我?

  为什么要娶我?

  我忍着身下的不适,站起身子,穿好衣服,也走出门外,有两个老婆子在门口等我,见我出来,便带着我去洗漱,然后去餐厅吃饭。

  这是一个老宅子,要不是能看到穿着现代衣服的来往的佣人,我真的以为自己穿越了。

  餐厅很大,一张古朴的黄花梨八仙桌子,公婆面无表情地坐在桌前,我赶紧去给他们问好。

  婆婆是一个干瘦的小老太太,她看了看我,“昨天休息的可好?”

  说话居然带着一股子古人的韵味。

  “挺好的。”我有些尴尬,小心翼翼地回答。

  公公没说话,只是冲婆婆点了点头。

  婆婆说:“吃饭吧。”

  早饭无言。没有见到我的男人,这样最好,昨晚的一切简直让我无法面对,那张鬼面仍然在我的脑海里飞旋。

  孙小池打电话来的时候,我正在佣人的陪同下参观这家大院子,里里外外几十间屋子,我以为是在走迷宫。

  “夏雨!你怎么回事?听说你退学了?你在想什么?明年不就毕业了?”她在电话那头大吵大闹,声音震得我耳膜疼。

  我心里酸涩的要命,眼泪涌了出来,“小池。”说了一声,就泣不成声。

  “卧槽。你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我吸了吸鼻子,不知道该怎么说,说我父亲欠债,我不得已嫁人,结婚的时候是和一只公鸡,昨晚还......

  “夏雨!你到底怎么?”电话被薛仁义抢了过去,他声音透着焦灼,“你还好吗?有没有受伤?”

  听到他的声音,我感到五雷轰顶,半天说不出话。

  “我们很担心你。”他放缓了声音。

  他的温柔让我更不能自已,我痛苦地揪住衣服,“我,我,我结婚了。”

  “什么?”一声惊呼以后是长久的沉默。

  电话又会转给了孙小池,我再也没有听到薛仁义的声音,我知道我这辈子再也没法向他表白。

  我失去了我暗恋了三年的他。

  午饭,晚饭,我都是陪公婆一起吃的,没看到男人的影子。

  晚上被佣人送回那间昏暗的小屋,灯火下,我看着手机里一张一张我和孙小池和薛仁义的照片,眼泪一颗一颗往下掉。

  是啊,我宋夏雨,应该是大学三年级正在读书的时候,应该是和同学们一起玩耍的时候,应该是......

  应该是恋爱的时候,暗恋了三年的学长薛仁义,他马上就要毕业了,我本来打算在他的送别典礼上,向他告白,可是没想到竟然会抱着公鸡嫁了人。

  一股冷风吹得我手指发凉,我伸手去扯被子,没想到一只冰冷的手突然伸过来抽走了我的手机。

  我倒吸了一口冷气,那只鬼面具出现在我对面的镜子里,血红的眼睛,尖厉的獠牙,他看着我的手机,面具里发出咕噜咕噜的诡异声。

  他什么时候进来的,居然无声无息,让人毛骨悚然,我的身体僵硬发冷,瑟瑟发抖。

  他在翻看我的手机,他居然翻看我的手机,那是我的隐私!

  可我不敢吱声。

  他拨动手机的手指划得飞快,之后,他似乎在点击什么。

  我惊觉地去夺手机,“你在干嘛?”

  他风一样站起身,躲过我,手下速度更快,之后把手机扔给我。

  我颤抖着手打开手机,屏幕背景我和孙小池还有薛学长的照片不见了,照片文件夹里居然一张照片都没了。

  “你!你为什么删我的照片?”我忍不住吼道。

  面对我的质疑,他终于发出了声音,一种不男不女的公鸭嗓子的声音,诡异得仿佛来自地狱,在我的心上划过一个口子,“忘掉。忘掉你的过去。你只要记住,你是我的女人。只要记住这一点。”

  我浑身颤抖,他松解了睡衣,朝我靠来,我吓得缩进床角,他像一头野兽,猛地朝我扑过来。

  他力气极大,不论我怎样反抗,还是在他的进攻下沦陷了,我流着眼泪,在他粗暴的动作下,我跌入了绝望的谷底。

  三个月,我从来没有见过丈夫的脸,他永远戴着一只鬼面具,夜晚的时候才出现,和我合欢。

  白天,我像一个木偶,和公婆吃午饭晚饭,来来去去的佣人,在他们谦恭的服务下过着丰衣足食却食不知味的日子。

  直到孙小池再次打电话过来,我才隐约觉得自己还活着。

  她开始道歉,说之前一段时间她太忙了,忙着考试,又说了许多学校的八卦,最后说起了薛仁义……

  “夏雨,你知道不知道,其实学长是喜欢你的,他那个人太温柔,太有责任心。他怕跟你在一起以后,没办法对你负责所以一直没敢说,想等他毕业找到了工作,能够养活你了以后再向你表白。可是没想到,你居然,你居然结婚了。我里个去。你到底怎么搞的?上次我看学长太难过,没敢仔细问你。我说,你这是到底唱得哪出戏啊?之前怎么没听你说要结婚啊?你慌里慌张说你爸有事让你赶紧回去,可怎么就结婚了?你不是喜欢学长的?”

  面对她炮轰一般的问题,夏雨实在忍不了,把前因后果说了一遍,说到丈夫整天戴着鬼面具,却从来不知道他真正的长相。

  孙小池倒吸了一口冷气,“我嘞个去。这也太扯了吧?我感觉这简直是买卖婚姻啊!这是违法的!要不要我报警?”

  “别。”夏雨赶紧制止,“我,是我自愿的。”再怎么样不能连累她的父亲。

  孙小池沉默了一会儿,大概知道了宋夏雨的良苦用心,她叹了一口气,“唉。好吧。那你现在在哪儿呢?”

  “我也不知道。当时他们开车开了很久,我现在也不知道到哪里了。”

  “我里个去,你这是被卖到山沟了吧?打开位置共享!微信位置共享!”孙小池激动地喊。

  对啊,还有这招呢,怎么忘了,夏雨赶紧打开微信位置共享。

  过了好半天,孙小池突然叫唤起来,“卧槽,你在北京郊区啊!我们家那儿一亩三分地啊!你等我!考完试我找你去!”

  不顾夏雨阻止,孙小池挂了电话。

  夏雨呆呆地坐在院子里的木椅上,看着院子里飞来几只麻雀,吃了早树上结满的果子,又飞走了。它们是自由的,比我自由。

  深秋的夜是冷的,是寒的,但都没有他的身体寒冷。

  他就像一块冰块,而我却像是一团火,更加感觉他身体冷得刺骨。

  他今天似乎很累,完事以后躺在宋夏雨身边很快睡着了,宋夏雨却一直没有睡,她的脑海里出现了和孙小池共享位置的地图。

  宋夏雨在北京郊区,也许她可以逃出去,可是逃出去以后会不会给父亲带来危险呢?

  宋夏雨一边想一边侧目看了一眼与她一起睡了三个月的男人,忽然有种强烈的欲望,强烈的好奇心,想看看他的样貌。

  他到底长了一张多么可怕的脸,为什么一直戴着鬼面具,难道他的脸能比这个面具更加可怕吗?

  宋夏雨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轻轻地下了床,蹑手蹑脚地来到他躺的那一侧,蹲下身,慢慢地抬起手,轻轻地摘下他的面具,那只吓人的鬼面后面,到底隐藏了怎样的面孔?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