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谁在流血

更新时间:2016-12-09 06:32:11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4080

李冉怒瞪着身上的龙烈,手死死抓住沙发的真皮套。

  龙烈看着李冉的眼睛,他读出了她恨他,犹如三年前的眼神。

  龙烈的眼睛暗了暗。

  “呆在我的身边。”龙烈手抚摸着李冉的眼睛,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对着李冉说道。

  李冉看着眼前放大的手,笑了笑。

  “为什么呢,原因是什么,是供你每天耍的我团团转,好玩是不是。”李冉气愤的喊出,早已失去了优雅。

  “唔。”龙烈一声闷哼声。

  龙烈低头看着李冉嘴咬在自己的手上,如果这样能发泄她的怒气。

  那,她咬掉一块肉也没关系。龙烈心里暗想着。

  龙烈一直静静地看着她,只要她在身边,一切安好。

  李冉感觉到了血腥味道,嘴里有些咸,有些腥。

  血,顺着李冉的嘴角流下。

  不知道,谁的血在流。

  龙烈看到李冉嘴角的血,怎么能被自己血污染了那朵美丽的娇唇。

  龙烈从口袋里拿出纸巾,轻轻的给李冉擦拭。

  李冉看着龙烈,又看了看那条发黄的手绢。

  龙烈看到李冉在看着自己手中的手绢,心颤动了一下。

  “这条手绢是我十五岁时,一个女孩送给我的。”擦拭的动作很认真,一下一下的,但是,龙烈的目光不移李冉的眼睛。

  “小女孩那年才十岁。”龙烈接着说道。

  “当年我浑身是血的躺在草地里。”龙烈移开了视线,定在了自己的手臂上。

  李冉听到龙烈浑身是血,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紧张,自己的嘴已经离开了龙烈的手臂。

  龙烈看着她的动作,笑了笑。

  “然后呢?”李冉紧张的问道,只是自己都没有发现自己声音中带着紧张。

  “我感觉我很累,一点力气都没有。”龙烈顺着李冉接着说道。

  “我看到了我去世的姥姥,他正在喊我。”龙烈看着李冉的眼睛说。

  她说,“烈烈,跟姥姥走吧,那样你也不会累,不会痛苦。”

  “她已经走过来拉住我了,我要和她走了,可是……”

  “可是什么?”李冉接着问道。

  我听见了小女孩的哭声。

  “大哥哥,你不要走,大哥哥你醒醒。”小女孩哭着喊道。

  “我想要睁开眼睛,我想要看看这个小女孩,是这个小女孩拉回了我的理智。”龙烈激动的说道。

  李冉看着龙烈,嘴角苦笑,不过很快被掩饰下来。

  “我睁开眼就看着那个小女孩,一边哭一边拿着手绢给我擦血。”龙烈看着李冉,发现她正在看着自己。

  “那个小女孩哭的模样很丑,不过很可爱。”龙烈继续说着。

  所以,我把手绢一直保留下来。

  最后对她说,“我还会回来的。”

  “可惜,我回来的时候,小女孩走了。”

  “不过,我现在很开心,即使蹉跎了几年,但是我已经找到了她”龙烈嘴角勾起的对着李冉说道。

  “你想知道,她是谁吗,我告诉你,她是……”

  “我,我就是那个小女孩。”李冉抱胸说道。

  不知道什么时候两个人分开了距离,李冉坐在沙发上,龙烈站在她的面前。

  龙烈眼睛不可思议的睁大,想要去抱住李冉。

  李冉一个闪身躲开了,她看见龙烈的眉头皱了皱,一会,舒展开了。

  “冉冉,你想起以前的事情了吗,我知道我也有做的不对,但是你能回到我身边吗?”龙烈激动的站在李冉面前,像个局促的大小子。

  李冉的嘴脸邪魅的勾起。

  “这不是老剧情吗,我想起来了,那条手绢是我的,我就是那个小女孩。”龙烈看着李冉嘴角勾起,知道了,她,原来不信。

  “这种剧情,我拍过很多部,不要忘了我是影后。”李冉报肩说道。

  龙烈用手捂住了脸,最后流露出痛苦的表情。

  “你就是那个小女孩,那条手绢是你的。”龙烈眼中流露出受伤的眼泪,大声的对李冉说道。

  李冉走进龙烈,抬起脚尖,用鼻子闻了闻。

  龙烈看到李冉靠近自己,想要抱住她。

  可惜,李冉很快的收回了自己的脚步,退回了原位。

  “吃辣椒了吧,看,眼泪都流了。”李冉嘴角嘲讽的说道。

  龙烈怔了怔,说什么,她都不会相信。

  “事实就是那样,不管你信不信,反正你不能离开我。”龙烈大声的吼完,就直接摔门出去了。

  “恼羞成怒了吧!”李冉哈哈的大笑着。

  龙烈走出书房,并没有离开,听见李冉爽朗的笑声。

  “这个嚣张的小女人。”龙烈磨牙的说道。

  影后面前演戏,演技拙劣啊。龙烈心里纠结着,丢人啊!

  最后,龙烈一个人又郁闷的下楼。

  龙烈坐在餐桌前,一个人吃着饭,食物乏味,没有一丁点食欲。

  龙烈看了看楼上,终于等到李冉下来。

  自己一个人假装没有看见她,继续吃着自己的饭。

  李冉下楼的时候,第一眼就看见了龙烈,看着他匆忙的低下头,笑了笑。

  李冉昂头挺胸的走下来。龙烈听着高跟鞋踩在阶梯上的踏踏声,心脏也跟着踏踏的跳动。

  龙烈继续吃着自己手里的东西。

  想着想着,能与李冉再生活在一起是开心的。

  吃着吃着,就笑出了声,把饭喷在了外面。

  龙烈看着自己盘中的食物,什么时候竟然吃完了。

  等他回过神来时,客厅里只剩下他一个人。

  可能惊喜来的太突然,打的他措手不及。

  “李冉!你给我出来。”龙烈四处张望着。

  哪有那个小女人的身影,就犹如三年前那样,离开的悄无声息。龙烈气愤的一脚把旁边的椅子踹倒。

  赶紧跑出去追人,可惜,人早已经没了踪影。

  李冉知道,龙烈的别墅不可能有记者的,所以在外面打了一个的士,去其它的城市旅游,散散心情。

  幽离。

  炎熠让穆琳琳在别墅里修养,美名其曰方便照顾,住的舒适,其实,只是不想有人来窥探穆琳琳,也不想有人来打扰他们两个。

  “琳琳,饿了吗?”炎熠问着躺在主卧大床上的人。

  “嗯。”穆琳琳点头应着。

  “等着。”炎熠低头亲了亲她的额头,起身离开。

  一会儿,炎熠反身回来,这个主卧流动着饭香味,不禁,穆琳琳咽了一下口水。

  炎熠看到穆琳琳的小动作,轻声笑了笑。

  也许,穆琳琳发现自己的窘迫,“我饿了。”穆琳琳有些可怜的说道。

  炎熠不再捉弄她,就把饭端在旁边,一小口一小口的喂她,穆琳琳满足的吃着。

  铃,铃,铃。几声不和谐的声音打破了喂饭的节奏。

  穆琳琳听见手机声音,心,咯噔了一下,眼眸抬起看着炎熠。

  炎熠听见手机铃声,心,沉了沉。

  炎熠只是看着穆琳琳,不说话。

  电话铃声停止了,然而又再次响起。

  铃,铃,铃。穆琳琳听不到自己的呼吸声。

  炎熠看了看封闭的抽屉。

  穆琳琳心中有些害怕的看着炎熠打开抽屉,把手机放在桌子上。

  “哎,琳琳,这几天你怎么没有过来。”电话中一个男人的声音传入两个人耳中。

  穆琳琳害怕的看着炎熠,她想说话,可是被炎熠死死的盯着,心里不敢说。

  对方没有听见回音,看了看手机屏幕,还在通话中,心里郁闷了,这小妮在干什么。

  “喂,琳琳。”对方还在喊着穆琳琳的名字。

  炎熠笑了笑,把手机挂掉,然后关机。

  导演听到嘟嘟嘟声,郁闷了,刚才还在通话中呢。

  导演又往回拨了一个电话,显示关机状态。无奈的把电话放下了。

  炎熠死死的盯着穆琳琳嘴角邪恶的勾起。

  穆琳琳被他的表情吓到,想要为自己解释。

  “炎熠……”穆琳琳才叫出他的名字,发现不知该做何解释。

  是告诉他,我在拍戏,还是说我瞒着他。穆琳琳心中苦涩的想到。

  穆琳琳发现自己没什么可解释的,索性闭上了嘴。

  炎熠本期望着穆琳琳能给自己一个解释,没想到她闭口不谈,眼神暗了暗。

  “琳琳,真不乖,告诉我最近在做什么。”炎熠手中还喂着饭问道。

  穆琳琳看了看他,不张口。

  “你知道,如果事情我查出来,就没有那么简单了。”炎熠继续说道。

  穆琳琳看着他,心里还是有一丝恐慌,真不知道这变态会做出什么。

  “嗯?还不说。”炎熠的表情变得严肃,放下手中的东西直直的盯着穆琳琳。

  穆琳琳被他盯的,心里有些发毛。

  “我…就是出去拍了一部戏。”穆琳琳闭着眼说出。

  炎熠听了,没什么表情看着床上的穆琳琳。

  穆琳琳害怕的眯开一条缝,看看炎熠。

  “我…”

  “闭嘴!”炎熠吼道。

  他不想看到她对别的男人哭、笑、闹,甚至是搂抱亲吻,戏中肯定会有这种烂角戏。

  炎熠整张脸的度上了黑色,眼睛死死的盯得穆琳琳。

  炎熠感觉到自己的胸上快要爆炸了,气腔怒火快要喷发出来。

  “琳琳这是你自选的,你要承担你所做的后果。”炎熠说完,直接摔门出去。

  哐铛,摔门的声音快要震碎了穆琳琳的耳膜。

  一定要离开他,在变态的身边,谁知道下一秒会发生什么事情。穆琳琳瞪着被摔的门心里想到。

  蒂斯娱城。

  哐,总裁办公室的门被猛的踢开。

  殷离条件反射的看向门口,一看是大哥,带着阎王脸来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发生了什么事。

  “大,大哥,你来提前告诉我,我下去接你。”殷离打笑着从办公椅上站起。

  炎熠盯着殷离,眼睛猩红貌似在喷火。

  殷离看着大哥阴沉的表情,好似能冲上来打人,殷离从来没有看见炎熠发过这么大的脾气,殷离的心心抖了抖。

  “大哥,发生什么事了吗?”殷离声音中带着一抹颤抖,身子往后退着,想要找到一个安全范围。

  还问什么事情,竟然还在隐瞒着。炎熠心里想着,火气甚至增大。

  炎熠一直压抑着怒火,从殷离问出发生什么事,怒火战胜了理智。

  砰!殷离身体倒地的声音。

  殷离还没有反应过来,就看见一个拳头往自己脸上招呼。

  殷离往旁边躲,可惜,他躲到哪炎熠都能打到哪。

  殷离还手,但是敌不过炎熠,所以殷离被打的嗷嗷叫。

  “大,大哥,快停手!”殷离吃痛的感到。

  炎熠双眼通红的看着他,一拳还是接着一拳的往殷离身上砸。

  一个秘书要去总裁办公室送文件,听见里面的嗷嗷声,心,抖了一下,竟然叫的那么凄惨。

  秘书害怕炎少的心狠乖戾,害怕总裁的乖张变态。秘书一个人在门口站着纠结,是进去还是不进去。

  但是,这是一个紧急加密文件,不得不马上送啊。秘书心里又暗暗纠结着。

  最后,秘书鼓起勇气敲响了总裁办公室的门。

  殷离被打的鼻青脸肿,嘴角留着鲜血,好像,还是下半条命。

  殷离听见敲门声就像是看到了曙光。

  “快,快进来。”殷离断续的一句话传入外面秘书的耳中。

  秘书纳闷里面发生了什么,打开办公室的门。

  整个人被定住在门口。

  秘书不敢相信眼前的状态:炎少在一拳一拳的打总裁,殷离仿佛躺在了鲜血中,嘴角还留着血。

  “快,快给小嫂子打电话。”殷离虚弱的说道。

  即使声音虚弱,不过还是传入了秘书耳中。

  秘书发现了事态的严重性,赶紧掏出手机。

  “###”殷离报出一串电话号码。

  秘书赶紧滑动指尖拨打号码,期间,因为太紧张而按错几个数字,终于电话被打通是在两分钟后。

  殷离一直看着秘书,仿佛她的这通电话就能救了他。

  铃,铃,铃,客厅中传来电话铃声,银妈看了看上面的电话号码,犹豫了一下还是接起了电话。

  “喂?我找一下穆小姐。”秘书带着一抹哭腔说道,她是真的被吓到了,真的被炎熠的心狠所吓到。

  “你是?”银妈问道。

  “快、快!让她接电话,我们的总裁快被炎少打死了。”秘书害怕的对着电话吼道。

  银妈愣了愣“你们的总裁是谁?”

  不是因为银妈是个犹豫的人,当她听见快要被炎熠打死,心里也是揪着的。

  “殷离,殷离,你快点啊!”秘书害怕的哭了起来,因为他看见殷离闭上了眼睛。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