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实践胜于真理

更新时间:2017-03-20 10:22:07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2557

夜幕已经正式拉开。

  肖军已经快两天没有进食了,经过季川连续两天的折腾,身体已经开始进入虚脱状态。

  季川早上匆匆离开,没有把手上的手铐解开,肖军现在的身体极度需要水,嘴唇已经干裂,不知是干渴还是因为季川的啃咬。嘴唇白里散发着红。

  肖军看了看墙上的钟表,指针已经指向11,又看了看门口。

  咔,开门的声音,季川回来了。

  他,有些疲惫的状态,早上走的那么急,是发生了什么事情。肖军心里想到。

  肖军视线一直停留在季川身上,季川一回来就把视线放在肖军身上,担心他这一天没有吃东西,身体怎么样。

  季川拖着疲惫的身子,眼睛还有些红肿的走到肖军床边。

  季川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看错了,他看到肖军眼里有一丝抱怨和一点关心。

  季川甩甩头,就看见肖军正在用厌恶的眼光看着自己。

  呵呵,季川心里有些苦笑,心想自己一定是在医院折腾的出现幻觉。

  肖军发现他才出去一天,就把自己整得那么狼狈,再看看他的衣服,上面竟然有灰尘,对于有洁癖的肖军来说,那就是,脏。

  所以,肖军用了一种嫌弃的眼神去看季川,正好发现季川摇头。

  肖军无语的把头偏向了另一边。

  “我口渴。”虽然床上的人被绑住,但是还有些傲娇的说道。

  季川笑了笑,也也扫去了一天的疲惫。

  “等着。”季川说完,转身去厨房给他倒水。

  也许因为太渴,也许因为其他,肖军一直看向门口。仿佛,在等他的水。

  季川马上回来,看着肖军一脸期待的表情,走过去坐在床上,

  手中的一杯水,季川喝了一大口含在嘴里,眼中含笑的看着肖军。

  肖军再不明白他的意思,除非脑障。

  随即,肖军把自己的头扭到了另一边,可笑,怎么可以这样。

  随即,掰过肖军的脸使他正向自己,嘴对着他的唇,一口水轻而易举的流入肖军口中。

  肖军,眼眸睁大。变态,竟然真的这么做,真恶心。

  不过,水还有点甜。

  季川看到他回味的动作,嘴角邪魅的笑了笑。

  季川又喝了一口,直接嘴唇压在季川的嘴上,他不磨张开肖军的唇,只是眼中含笑的看着他。

  肖军才感觉自己喝完那口水,就发现一道黑影袭来,有些惊慌,身体本能的张开嘴去呼吸。

  季川口中的水已经流入他的嘴中。肖军不敢相信自己竟然用了两次恶心的方法来喝水。

  “放开我,我要上厕所。”肖军有些气愤的对着季川说。

  “嗯?没关系,不用解开,等一下!”季川说完就蹲在床下。

  肖军有些纳闷的他往床底下干什么。

  “好了!”季川手里拿着夜壶说道。

  当肖军看到季川手中的夜壶时,心里崩溃了,还有比他更变态的吗,答案是没有吧。

  “不用害羞,我帮你,床都上过了,再说其它,都是矫情。”季川挡住肖军即将爆发的怒气。

  放屁,顶多睡在一个公寓里!不要脸!

  “滚,放开我!”肖军也不知道什么叫素养,可能对于季川这种人来说,素养,根本用不着吧。

  实践胜于一切真理。

  季川直接撩开肖军身下的丝被,一手拿起刚才准备的夜壶。

  肖军快速的拉过丝被,盖住自己的身上。

  “放开!”

  季川可能是因为肖军让放他走而生气,也可能是因为除了大哥没有人对自己发过脾气,自己小爷脾气也来了。

  直接扔下夜壶,爱咋的咋滴,除非晚上他不想在床上睡!

  季川直接把手里的东西扔在地上。

  他,怎么可以这个样子。肖军已经无法用言语来形容他了。

  “嗯?放开什么?”季川故意的说道,嘴角勾起。

  “放开我!”肖军手挣扎着,想要起身。

  肖军听见手铐发出的声音,才想起来,经过昨晚一整夜的折腾,加上今天又让他吃的空气,不知道身体怎么样了。

  怕他饿着,直接去厨房做点吃的。

  对他这么好,不知道他的良心是不是全让狗吃了!季川心里愤愤道。

  肖军看着摔门而出的季川,又看了看摔在地上的东西。

  脸,甚红。

  终于,身体得到解放,肖军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呼吸。

  很快,季川走了端着两碗饭走进来。

  唔~这是什么味道,视线刚好落在刚才扔掉书包的地方。

  额……

  肖军刚刚还未完全消褪的红色,听到季川的疑问,红色又爬满整张脸。

  端着两碗泡面走过去,肖军假装不小心一下子把饭打翻,正好盖住了刚才的一片湿迹。

  季川只是笑笑不说话,使肖军的更加的红。

  晚上快十二点了,佣人都已经回去了,再说,为自己心爱的人做饭,心里是感到甜蜜的。

  季川在厨房一边切着西红柿,一边哼着不着边际的调。

  西红柿鸡蛋面是肖军的最爱,季川是知道的,所以季川做的这份面三多一少:菜多,蛋多,汤多,面少。

  这相当于一份夜宵吧,很快的完工,季川端到楼上。

  “来来来,你爱吃的西红柿鸡蛋面。”有些像卖菜的大妈吆喝。

  肖军忍不住笑了笑。

  季川看到肖军笑,自己也很开心,赶紧的把饭放到桌子上。

  肖军稍微抬起头看向碗里。

  肖军的脸顿时垮了,碗里看不见面,一层鸡蛋漂浮在上面,还有隐隐约约的红色西红柿,水上没有一点油水。

  这是喂猪呢!肖军心里想到。

  这是一碗毒药,肖军快速的把头扭开。

  季川看着本来好好的人突然不理他,有些纳闷。不过。不在自己的考虑范围之内。

  “吃饭。”季川摇了摇肖军的身体。

  肖军的头还在偏向另一边,他不想吃那猪食!

  “说,我嚼碎喂你吃,还是你自己吃。”季川看他还不转过头,只能威胁他了。

  肖军猛的转过头,眼睛死死的瞪着他。

  季川夹起一块西红柿凑到肖军嘴边。

  肖军看着那西红柿,有半个西红柿的二分之一了,这叫怎么吃,都在怀疑吃了会不会食物中毒。

  “嗯?”季川看到肖军还不吃,有些着急的拿西红柿戳了戳他的嘴。

  肖军不情不愿的张开嘴,什么味道也没有!

  季川一口接一口的把食物递到肖军嘴边,最终,汤都消失了,一碗面见底。

  季川看到一碗面见底,心里很开心。

  肖军一直感觉自己的肠胃在蠕动。不知道是不是吃的不对劲,还是身体生物钟,每天都要一次大便。

  “季川,我要上厕所!”肖军大喊着对季川说道。

  “哦。”季川单音节的回复。

  “松开。”肖军双音节的说道。

  肖军又看到季川弯腰,不知道在床底捣鼓什么,害怕肖军又拿夜壶,赶忙阻止。

  “放开我,我要上厕所”肖军在床上喊着。

  “在床上叫什么叫,明早叫你叫个够。”有点威胁的味道,肖军就看到季川手中拿着卫生纸。

  顿时,肖军无语了。

  一把抢过来,“季川,你在不给我解开,后果自负!”

  随即,又把肖军的一只手和自己的一只手拷在了一起。

  “你又干什么?!”肖军的底线很是容易被季川挑起。

  “带你上厕所啊!”说完,一个人走在前面,连着拉动肖军的身体。

  “滚开!”肖军是真的动怒,一发不可收拾,前面的季川一下子被拉倒在地上。

  看着他愤恨的眼神,季川不由自主的把手伸进口袋,傻傻的把钥匙递给肖军。

  ……

  才刚走出来的肖军,手腕就被拷住。

  太累了……

  季川抱着他,连手铐都没有解开,就睡了。

  也许,今天太累了,两个人都很快的进入睡眠状态。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