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为情所困 一股颓废

更新时间:2017-03-20 10:18:57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4082

穆琳琳走进病房,然后直接走向了桌子。紧跟其后的炎熠直接把门关住上锁。

  穆琳琳听到关门声,扭头就往身后看,就看见了门外老三在敲门。

  “怎么把他们关在外面?”穆琳琳纳闷的问道。

  “太吵。”温柔的说出,怕吵到对面的女孩。

  穆琳琳直接坐在椅子上,开始削桌子上的苹果。

  还没有等穆琳琳做热乎,炎熠手中拿着毛毯走过来。

  “椅子凉,垫上他。”说完,炎熠就把毛毯叠了叠放在椅子上。

  穆琳琳随后又坐上,开始削苹果。

  不用穆琳琳说躺床上去,炎熠就直接乖乖的躺在床上,两只眼睛全身贯注的看着穆琳琳削苹果。

  “我去!大哥竟然把我们拒之门外。”殷离有些烦闷说道。

  一旁去请医生才回来的老二,看到殷离和季川站在门外就知道是什么情况了,无奈地在心里叹了一口气。

  “大哥伤口又流血了吗?”老二还是有些担心的问道。

  “没有,大哥身体棒!”老四回应着。

  这句话,正好被赶过来送文件的秘书长肖军听到,肖军不由得恶寒一下,他竟然谁也敢吃。

  老四季川没有想到肖军会过来,而且会被他听到,会有所误解。

  “肖军……”季川看到他有些吃惊。

  肖军没有理他,直接走向病房门口,敲了敲门。

  穆琳琳听到敲门声怎么又响了,心里有些不耐烦的看向门口,看到是肖军,心里想着除非是重要的事情他才会来吧。

  穆琳琳扭头看了看炎熠,发现他正在看自己。

  “肖军来了。”穆琳琳提醒着。

  回答的是沉默。

  穆琳琳只好走过去开门,肖军走进了病房。

  穆琳琳走到哪里,炎熠的眼睛就黏到哪里。

  “总裁,这是一份急签的文件,需要您来过目签字。”肖军从公式包里拿起一份文件递给炎熠。

  炎熠这才恋恋不舍的把目光从穆琳琳身上移开。

  用一目十行的速度,把文件看完,刷刷刷的签上自己的名字,字迹强劲有力,看字尤看人。

  肖军整理好文件,马上就离开了,把时间留给他们两人。

  肖军走出房间,只看见季川一个人倚在墙上,有些疲倦的样子。

  季川听到开门声,看到是肖军,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刚才的疲倦全部消失。

  “军”声音中还带着一抹委屈。

  肖军想不到一个大男人还用这种语气,心里就有点恶寒,直接借步离开。

  季川看到肖军要离开,猛的拉着他的手。

  “放开!”低喝道。肖军不想让别人看到两个大男人拉拉扯扯的形象,有损自己的形象。

  季川心里想着,还是军好,舍不得骂我。但是,臭小子怎么有脾气了,平常在我那里不都是害怕的吗?

  肖军真是受够了,自从公司传开了消息,季川也不澄清,要不是自己有那个实力压下新闻,整个帝都都会铺满两个人基情的报纸。

  肖军要改变,要反抗,季川他自己一个人爱怎么玩怎么玩,和自己一分钱都没有关系。

  “你到底要干什么!”肖军低喊着,烦躁的去挣脱季川的手。

  肖军的形象,对不起他的名字,长相秀气,身材纤细,没有男人所说的八块腹肌,即使生起气来,在季川眼里也是那么的讨人喜。

  “干你!”随后放开肖军的手,一个人负气的离开。

  几天不见,脾气到涨,敢给我发脾气,晚上,等着。季川在前面腹黑的想着。

  肖军在原地站着不动,身体有着明显的抖动,不知是被气的还是吓得。

  只是,两个人都没有发现,有一个带着黑帽的人在旁边。

  病房里,穆琳琳在削苹果,炎熠在看她。仿佛,两个人以前是一对安静的情侣。

  穆琳琳削好苹果直接切开,放到炎熠旁边。

  炎熠看着苹果,不吃,咧着嘴笑。因为,那是琳琳为我做的。

  神经病!穆琳琳心里吐槽着,她发现炎熠有时候很变态,很莫名其妙,已经在怀疑他脑子是不是有病。

  “我累了。”穆琳琳有些懒洋洋的说道。

  不等炎熠回答,自行先说。

  “你好好养病,我先回幽离,晚上再来看你。”穆琳琳说完就起身。

  炎熠拉着她的手,不让她起来,随后用巧力使她倒在自己的怀里。

  “在这里,我不让他们打扰我们。”炎熠抚摸着穆琳琳的头,一下一下地。

  穆琳琳挣扎着从他的怀里出来,说着,我在医院睡不着。

  炎熠,就那么静静地看着对面的女孩。

  一会,终于开了金言。

  “晚上过来。”声音中带着不舍。

  “知道了。”穆琳琳有些无语的应付回答。

  穆琳琳离开了医院,她才不想回去那个牢笼,好几天没有看见李冉姐姐,有些想她呢,就直接打的士去了蒂斯娱城。

  穆琳琳偷偷跑到十三楼,她怕看见殷离,那个话唠再告诉炎熠她来到蒂斯娱城,为了小心,还是不要去他那里了,最好也不要碰面。

  穆琳琳到达十三楼正好看到李冉拍完戏,才要走去李冉那边,就被导演所拦住。

  “琳琳,不知道你考虑的怎么样了?”导演担心她会感到生疏,用了接近人来称呼她。

  “谢谢导演,您能给我一次机会。”穆琳琳激动的说道,脸灿烂的看向李冉那边,正好李冉也在看她。

  “傻孩子!”导演怜惜的拍了拍穆琳琳的头。

  “明天十点要准时到。”导演严肃的说道,对待工作,他一向是公正严谨的人。

  “是!”穆琳琳一个有力的回答,也表示是自己的承诺。

  在场的有些人知道穆琳琳的身份。但是,他们不好说出来;不知道穆琳琳身份的人,都嗤之以鼻,不就是靠上位才被捧吗。

  所以,穆琳琳来到蒂斯娱城拍戏这几天,就交到李冉这一个朋友。

  穆琳琳在蒂斯娱城没有呆多长时间,他怕,炎熠打电话去幽离。

  穆琳琳刚到幽离,就看见银妈接起电话。

  “喂,少爷。”声音永远是那样的恭敬。

  “琳琳回去了吗?”对方的声音有些淡淡的传到银妈耳中。

  “小姐?”银妈正好抬头看见穆琳琳在客厅门口换鞋。

  “回来了,回来了。”急忙的说道。

  对方没有回答,只有的是沉默。

  银妈不好说什么,看向穆琳琳。

  “小姐,少爷的电话。”银妈轻声地对着穆琳琳说着。

  “嗯,我知道了。”随后,走过来接起了电话。银妈欠身离开。

  “喂?”穆琳琳对着话筒说着。

  “才回来?”对方问着。

  “嗯。”淡淡的回答。

  “以后,早些回去。”语气是那样的关心,可是,脸色却是黑沉的。

  “嗯”语气还是那样淡淡的回答。

  “琳琳!”好似,对方生气了。

  “没事,那我就挂了。”穆琳琳说完就直接把电话挂了。烦心,每次都被他管着,就像鱼活在浅水里。

  穆琳琳好累,好累,就一个人上楼走向了主卧,直接用脚踢开门,甩了甩脚上的鞋,直接躺在了床上,就这样睡着了。

  夜晚已经到临,幽离整个外面灯火阑珊,有几束光偷偷地跑进三楼主卧,幽幽地照着床人的可人。

  床上本来睡得甜美的人,被堵住了口鼻,没有氧气的输入。

  就像要死的鱼儿一样,张开嘴想要吸取空气,却有一个东西偷偷地溜进去,最终堵住了唇。

  穆琳琳被整得突然惊醒,就看见两只黑油油的眼睛看着自己,想要挣扎起来,却被对方压得死死的。

  穆琳琳想要挣扎起来,对方,好像很懂她,借用身体的优势,强制压住她。

  穆琳琳被他搞得浑身发颤,又怕碰到他的伤,只好诺诺的说道:“熠,你先起来,一会碰到伤口了。”

  几天没有碰到肉的人,怎么可能这么快就放过呢,对方还在自顾自的一点一点亲吻,还不如说是啃噬,想要麻痹穆琳琳的心,想要她和他一起沉沦。

  穆琳琳是真的受不了了,只好又再次喊他,让他小心伤口。看着这方法行不通,只好在他身下摇摆,想要跑开,可她却忘了,这是增加男人兽性的好办法。

  原本有些理智的炎熠,被穆琳琳磨蹭得欲望全面爆发。

  (和谐,三个小时。)

  “琳琳,该吃饭了。”炎熠轻声对着身边睡觉的人说道。

  而女孩却耍起了小性子,直接扭向另一边继续睡觉。

  炎熠有些好笑的摇摇头,把自己和穆琳琳穿好衣服,然后抱着她下楼。

  餐桌上,穆琳琳躺在炎熠的怀里,有些懒洋洋的。

  “琳琳?乖,吃饭了。”炎熠轻轻的拍着穆琳琳的小脸。

  穆琳琳呜哼着睁开眼,炎熠喂一口,她就吃一口,炎熠看着吃的差不多了,就要把穆琳琳抱回主卧。

  怀里的小人呜哼着,好像有些不乐意。

  “琳琳,怎么了?”炎熠纳闷的问着。

  “在下面待会,看电视。”口气仍是淡淡的说道。

  “嗯,好。”随后炎熠把穆琳琳抱在自己腿上看电视。

  “我想吃葡萄了。”穆琳琳扭头对着炎熠说道。

  “嗯,好,来人,上葡萄。”炎熠大声呼喝着,仿佛怕耽误一秒委屈着穆琳琳。

  “是。”一个女佣回答道。

  “嗯?这个声音我怎么没有听到过,难道,又来新人了??”穆琳琳心里想到。

  一分钟过后,一个女佣端来一盘葡萄,穆琳琳看着她,就问道:“你是新来的吗?”

  “是,穆小姐。”女佣恭敬的回答。

  “下去吧。”炎熠在一旁说道。

  穆琳琳抬头看了看周围,发现,那些女佣都是一幅幅陌生的面孔,就扭头问像炎熠:“家里,全部换佣人了?”

  炎熠听到穆琳琳说家里,是不是她现在心里认可我和她是一家人。

  炎熠马上笑着对穆琳琳说道:“家里有内贼,所以就换人了。”

  “哦。”穆琳琳懵懂的回道。

  穆琳琳扭头接着看电视很快被电视上的画面吸引走了。

  “咦,你看那不是龙烈二哥吗?”穆琳琳用手指着。

  炎熠停留在穆琳琳身上的目光被动的跟着她手所指的方向,看着屏幕上的龙烈倚着车门抽着烟,一股颓废气息。

  穆琳琳撇撇嘴说道:“只是一张照片而已,你看媒体写到【为情所困,一股颓废】。”

  炎熠只是淡淡地说道:“没事,他能自己解决。”

  “嗯。”一个简单的回音。

  龙烈此时正在海边,依着车窗抽烟,的确有些消沉。

  那也是因为他自作自受,经过昨天晚上他去医院,李冉正好回到自己的公寓,发现自己的公寓内部大改观,退出房间,看了看,是自己的公寓。

  当时,李冉心一点一点的在加痛,不知道原因是为什么,人已经蹲在地上。手,颤抖的去拿包包里的止痛药,赶紧含在嘴里几片,过了一会,疼痛感才慢慢消失。

  李冉又赶紧找的家政,又选材料,又把房间的布局换成以前的模样。期间,又找的换锁的把门锁换了,变成了指纹解锁加防盗门。

  啪!一叠照片摔在了桌子上。照片中都是一个男人,颓废的,消沉的样子。

  “你看看,你看看,现在他都变成了什么样子!”龙烈的爸爸龙老对着龙母说道。

  “儿子变成这样,还不都是因为你!”每次看到儿子,都是从这些媒体的照片中看到,不知道龙母有多伤心。

  “哼!”龙老负气的离开。

  龙母一个人偷偷地伤心抹泪,孩子都这么大了,能怎么办,当初,都是罪孽啊!

  夜晚,也是一天的催眠剂,能发酵一天的疲劳。

  因为总裁今天没有上班,所以今天肖军也格外的疲惫,开车随便找了个地方,简单的吃点饭,喂饱了自己的胃,就开车回去了自己的公寓。

  只是,他没有发现,有一辆车在全程的跟着他。

  等到肖军回到公寓拿钥匙开门,感觉到今天哪里有些不对劲,把钥匙插到孔里,发现门没锁,突然被门内的一只手臂猛的拉进去。

  在公寓不远处停了一辆车,只是,车里人的眉头皱了皱,好像遇到了自己不喜欢的事情。

  肖军被猛的压在门上,不用猜,能进他公寓的人,只有一个人。肖军猛的一个抬腿,用膝盖顶向他的要害。

  唔~~痛的季川弯着腰,在原地打转。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