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吃的死死的

更新时间:2017-05-10 10:04:36 作者:蝴蝶夫人 字数:4080

殷离让二哥和老四回去了,留下他来照顾。

  “小嫂子,现在已经凌晨一点了,你先回去休息吧,大哥我来照顾。”殷离轻声地说道。

  穆琳琳不理他,直接搬了一张椅子,就这么静静地看着炎熠。

  殷离有点无奈,有时大哥都舍不得大声说的人,自己也无可奈何,想着在这里就在这里吧。然后,走到另一张床上休息。

  一个小时之后,躺在病床上的人睁开了眼睛,看到自己身边的人,露出一抹笑容,在黑夜里,是那样的璀璨。

  不过笑容没有维持两秒,炎熠摸着穆琳琳手冰凉,而在看向另一张床,殷离躺在床上。在看向穆琳琳,竟然,穆琳琳身上没有披上毛毯。

  目光直射着殷离,也许,因为目光太锋利,殷离一个哆嗦就醒了,正好看到大哥怒瞪着自己,不知道为什么眼神那么恐怖。

  殷离马上跳下床,蹬,一声。

  殷离只看见大哥的眼神比刚才更恐怖,心,不由得抖了抖,在看向大哥时,就发现大哥正在温柔看着穆琳琳,殷离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

  殷离看到炎熠起身下床,急忙拦住。

  “大哥,你要干什么,我帮你,你还受着伤。”殷离直接快走到炎熠身边。

  炎熠也许是因为殷离太聒噪,怕吵醒自己的可人,目光锐利的射向殷离。

  殷离既委屈又焦急,只见大哥下床走到穆琳琳身边,把她拦腰抱起,轻轻的放在病床上。

  胸口的血一点一点的往外渗透,看着大哥脸色的苍白,殷离马上跑出去喊医生。

  炎熠上床轻轻的揽着穆琳琳的软腰,穆琳琳感到温暖,在他的肩窝蹭了蹭,迷迷糊糊的接住睡下。

  等医生来到病房时,看到的就是这样的画面,男人的胸口在流血,女人慵懒的躺在他的臂弯。

  炎熠用眼神示意穆琳琳正在睡觉,不要吵醒她。

  医生只好简单的给炎熠止血缠上纱布,轻轻的退出病房。

  殷离看的眼睛不由的变红,一个人转身躺在另一个病床上。

  早上醒来,穆琳琳就发现自己躺在炎熠的臂弯,抬起头就看见炎熠正在看着她。

  穆琳琳看了看他的伤口,不好意思的坐起来准备下床。

  炎熠面色苍白,显示出一种病态,虚弱的拉着穆琳琳的手不让她离开。

  “琳琳,火狐不是我杀的。”目光深情的看着女孩的后背。

  “炎家,家大业大,免不了有敌人的侵入,是家里出现了内贼,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的。”一个人,自顾自的说道。

  “刀子上的血迹不是火狐的,是凶手的。”炎熠说着说着就坐起,从后面抱住穆琳琳。

  “火狐是为了救我,被对方所杀。”脑袋蹭着穆琳琳的后背。

  “我是不想让你伤心难过,才把火狐抱到地下室的。”手臂在加紧,炎熠心里在紧张,他不知道,琳琳会不会相信。

  咳、咳、炎熠的几声干咳,终于把穆琳琳的后背转开。

  穆琳琳担心的问道:“你没事吧。”

  殷离也立马从另一张床上跳下看看大哥的情况。

  “大哥,怎么伤口又出血了,你是不是不想活了!”殷离被气到,大声的质问着。

  炎熠一个瞪眼,眼神威胁着,意思是说你吓到琳琳了。

  “我,我马上去叫医生。”穆琳琳说着就去跑向了门口。

  在穆琳琳去喊医生的时候,龙烈和老四也来到了病房。

  “大哥,你有没有看到伤你的人是谁,他妈的,我要砍死他。”老三愤恨说道。

  老四很吃惊,大哥,究竟发生了什么。

  老三就把刚才大哥讲给穆琳琳的那一段说给他们听,越说越来气,直接搬起椅子砸向地面。

  老四听完也气愤不已,竟然上门来了,怎么可能会出现内奸。

  老二眯了眯眼,看向病床上的大哥,他可不信事情这么简单。炎熠也在看着老二,两个人对视沉默着。

  很快,穆琳琳叫来了医生,医生快步低头的走到炎熠身边,病房里的几个大神没有一个是他敢惹的。

  医生解开炎熠的病服时,已经有鲜血流出,头抬起来时,不经意的和炎熠眼睛相对,接受到警告的眼神。

  医生的手不由得颤抖一下,擦了擦头上的冷汗。

  穆琳琳看到流血了,害怕的去抓住医生,仿佛他是一颗救命的稻草。

  “医生,他伤口怎么样了?,”穆琳琳焦急的问道。

  当柔软的小手抓到医生的白大褂时,医生就有腿软下跪的冲动。他不敢看炎熠,怕看到他那恐怖的眼神,并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住。

  炎熠看着穆琳琳抓着医生的白大褂,心里很不爽,直接拉过来穆琳琳,迫使她倒在自己的肩窝里。

  “哎,你的伤!”穆琳琳急忙说着,还带着一抹恐惧。只是,都在担心炎熠的伤口,并没有人发现这恐惧。

  “琳琳,对不起,是我没有保护好火狐,不要生气好不好。”一丝伤心的语气从炎熠口中说出。

  “快让医生给你看病吧。”穆琳琳声音中多了份冷漠,从他的肩窝里站起身子。

  “琳琳,对不起。”既失落又悲伤的口气。

  除了穆琳琳之外,大家,都吃了一惊。尤其是殷离,嘴巴可以塞掉整个鸡蛋,大哥竟然会有这样的语气。

  龙烈最先反应过来,对着医生说,快给大哥包扎。

  炎熠用眼神警告着医生,先不让他包扎。医生又回忆起昨晚本该昏迷的病人突然醒来时对自己说的话,顿时,手脚冰冷。

  “琳琳不要伤心了,好不好。”声音虚弱的说着。

  “你先让医生给你包扎啊!”

  “你不伤心,不生气,我再包扎,你伤心我也要和你一起痛。”

  “哎,小嫂子,你就不要生气了,你看看大哥血流那么多,脸那么苍白,快点包扎啊!”殷离焦急的说道。

  所谓,兄弟情深。

  穆琳琳条件反射的看向炎熠的伤口,有血在流。

  “你真是的,我没有生你的气。医生,你快给他包扎啊,他流了好多血。”穆琳琳焦急的拉着医生。

  医生弱弱的抬起头,看向炎熠,只是他的眼神有点恐怖的看着穆琳琳抓着自己的衣服,炎熠随后闭上了眼睛,仿佛不想看到这种画面。

  医生深深的吐了口气,小心翼翼地给炎熠包扎好,退出病房。

  “我不想在医院里看见他。”等医生走出病房时,冷漠的声音从炎熠薄唇吐出。

  才走出房门的医生正好听到这句话,如果从炎熠手里出去,以后谁还敢要。医生心里恐惧着,颤抖的打开身后的病房。

  “炎少爷,请给我一个机会,求求你,不要让我离开。我老母还等着我的钱给她治病,您就可怜可怜我吧。”声音中夹杂着悲伤。

  “炎少爷,是我不对,我应该在穆小姐抓住我的时候躲开的,请您不要让我离开这里。”

  穆琳琳看向躺在病床上的人,眼眸轻瞌着。

  他还是那样的狠。穆琳琳想到。

  “炎少爷,请您放心,昨天晚上……”

  “出去!”严厉的声音打断他接下来想说的话。

  医生愣愣的跪在那里,眼神有点空洞,穆琳琳看的眼神不由有些暗淡。

  炎熠看着穆琳琳的表情,心里不由一股怒气直升,琳琳的注意力竟然被他吸走。

  龙烈看到炎熠即将发怒的征兆,对着医生说:“你先回去。”

  医生只好黯然失神的回去了。

  “我去下洗手间。”穆琳琳淡淡的说道,不用猜也知道是对炎熠说的。

  炎熠眼眸紧紧的锁住她,拉着她的手,轻声说道:“我陪你去。”

  “不用了。”淡漠的回答,从炎熠的手中挣脱开,走向了门口。

  “大哥,你起来干什么,伤口一会又流血了。”殷离担心的说道。

  穆琳琳听着背后的声音,淡淡的说道:“我只是想去洗手间,难道,这一点点的自由你都不给?”拉开房门,直接走出去。

  原本挣扎起床的人,暗淡地躺在了床上。

  穆琳琳在洗手间里,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不由出神。习惯了给自己戴上了面具,哪怕心里多烦多躁,面具上的表情依旧是假的。

  难道这是自己一辈子都摆脱不掉的命运吗?自己喃喃低声说道。

  等穆琳琳出来洗手间时,突然一个人跪在了自己身前。

  这一跪,本来安静的地方顿时吸引来很多人。

  “穆小姐,求求你,帮帮我,我还有老母要看病,求求你了!”有些老泪纵横的说道,手还抹起了眼泪。

  穆琳琳不由看的有些心酸,弯腰扶起眼前的人。

  “我努力争取吧。”说完,挤出人群。

  “哎,这是谁呢,怎么医生给她下跪呢。”路人甲纳闷的对旁边的人说道。

  “对啊,这人是什么大来头。”旁边的人迎合着说。

  穆琳琳就在他们议论当中走回了炎熠的vip病房,推开病房,看到的就是兄弟三个齐齐按压着炎熠身子的场面,不免有些惊到。

  开门的声音也转走了房间内几个男人的注意力。

  殷离敢忙说道:“小嫂子,你快劝劝大哥,病还没好,就要出院。”

  穆琳琳只是看了他们一眼,就走向另一张床上坐下。

  穆琳琳低头说道:“不要赶走那个医生。”

  炎熠听着心里很不是滋味,离开了那么久才回来,现在直接就说不要赶那个碍眼的医生走!

  空气中流动的是静默。

  “可以吗?”穆琳琳又再次的问道。

  炎熠听的心里很窝火,什么都不说,索性闭上了眼睛。

  穆琳琳抬头看向病床上的炎熠,即使受伤还要带着强硬。

  穆琳琳直接下床走向门口要离开。

  炎熠听到走路的声音,猛的睁开眼睛,死死的盯着穆琳琳的后背,大喊着:“琳琳,回来!”完全失去了以往的风度。

  穆琳琳脚步没有停留,直接走出房间,砰!用力关上了房门。用来表示她的心情,一点也不好!

  炎熠看到穆琳琳走了,心里开始慌了,挣扎着要起来。兄弟三个不敢让他拿命开玩笑,都用力压住他,不使他起来。

  “大哥,你先躺着,我去看看小嫂子。”殷离一边按压着炎熠,一边安慰着他。

  炎熠的双眸冒地猩红,怒瞪着他们三个,他们不由得一怔,有些吓到,炎熠就这样轻而易举的下床去找穆琳琳。

  当炎熠跑出病房时,就看到穆琳琳正在前面快步的走着,炎熠几个快步追上,从后面紧紧的抱住穆琳琳。

  “我答应你,不赶他走,不要离开我,好不好。”有种委曲求全的样子,脸磨蹭着穆琳琳的发顶。

  追出来的兄弟三人,看到这样的画面不由的为大哥感到心酸。龙烈是最有体会,大哥和小嫂子纠缠的不止是三年。龙烈摇了摇头,转身去找医生。

  不用说,炎熠的胸口又再次流血,血腥味传到了穆琳琳鼻子里。

  穆琳琳有些无奈,你快回去啊,伤口又流血了。

  炎熠不为所动,只是站在那里从后面抱住穆琳琳,不让她离开自己。

  老三老四看到大哥站在那里,俩人心急的跑过去,四只手就要拉开炎熠抱住穆琳琳的双臂。

  炎熠用充血的红眸怒瞪着他们两个,一人给了一个过肩摔。随后,炎熠又重新抱着穆琳琳。

  对着躺在地下的两个人说道:“谁也不许分开我和琳琳。”字,吐的是那样清晰,好似在发誓。

  穆琳琳听到这句话,只感觉心里闷闷的,有点呼吸不过来。转头看向炎熠,发现早上才包扎好的伤口又出血了。

  “伤口又出血了,你快回去躺着啊!”穆琳琳有些烦躁的说道。

  “琳琳,你在关心我。”不知道炎熠哪来的自信,肯定的说道。

  炎熠不为所动,只是站在那里抱着她。

  “你快回去啊!”穆琳琳不耐烦的催促着。

  “琳琳,说,你再也不离开我了,只要你说,我就信。”炎熠有些强硬的说着。

  穆琳琳抬头看着他,有病!心里想着。

  “我不离开,你回去躺着!”穆琳琳有些无语说着。

  炎熠感觉穆琳琳就像个小妻子,嘴上说的不耐烦,其实,心里很担心。炎熠心里这么想着,嘴就解开了花。

  躺在地上的两个人看着大哥,心里都想到,完蛋了,大哥被小嫂子吃的死死的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