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4章 重逢

更新时间:2016-11-15 12:57:39 作者:焰森 字数:3189

几个穿着天机门服饰的年轻人闯进小院,看到程风和一个邋里邋遢的老头正躺在兽皮上晒太阳。
  “程风,我师尊让你过去一趟。!”为首青年二十四五岁的样子,皮肤白皙五官端正,虽是在和程风说话,眼睛却是看着天上。
  “你是尊师?”
  “本门秦长老。”白皙青年语气平淡,神情很是不屑。
  “老弟,似乎是来找你麻烦的,我先睡会儿。”叶轻盈翻了个身,背对程风,立马就打起呼噜来。
  程风无语的笑了笑,正准备起身,白皙青年旁边的一个弟子呵骂道:“叫你滚过来,你在磨蹭什么?”
  程风依旧不紧不慢起身,走到出言呵骂弟子面前,道:“替我问候一下你全家女性。”
  那人不明白程风言之所指,但却猜到绝对不是什么好话,语气冰冷的疑惑道:“何意?你在骂我?”
  “哈哈,自己体会。”程风被那家伙的样子逗笑了。
  “请吧!”白皙青年话虽说‘请’,却转身先走,程风知道秦长老就是素衣的叔祖,摸了摸鼻子跟着离开。
  叶轻盈翻身坐起,小眼四处乱瞅一番,然后摄手摄脚的偷偷尾随程风一行人而去。他怎么可能睡得着,当初发现程风沟动天机门的火灵脉,他立即跑出来结拜一番,他如何能错过一个看热闹的好机会?
  这些年天机门的热闹,他几乎一样都没有错过,只是别人不知道罢了。
  ……
  一路无事,一行人带着程风来到秦长老住处。
  程风放出神识,隐约感应到素衣的气息,心中大定,也有些期待。
  众人刚到门口,大门自动打开。
  “云清,你带程风进来便是,其他人校场等候。”院内传来一道威严的声音。
  “是,师尊。”白皙青年对着院门恭敬行礼,也没有和程风说话,抬步走进院内。
  程风也没有什么表示,他的目的是接走师姐,根本没必要去看谁脸色或巴结谁,其他人爱咋咋地。
  院中一位老者,直直看着走进来的程风,似要将他看穿。
  “你走吧,素儿不会跟你离开。”老者语气淡漠,没有任何感情色彩,听不出悲喜。
  “前辈是师姐的叔祖秦元山前辈?”程风没有因为秦元山的决绝而又任何异常表现,依旧很恭敬的行礼。
  老者没有说话,略微点点头。
  “为何前辈不让我接走师姐?是您的意思还是师姐的意思?”程风态度很诚恳。
  秦元山身形未动,三花境中期巅峰的气势一下外放,逼得程风蹬蹬后退两步。
  “我秦家人如何做事,需要向你交代吗?”秦元山有些凌厉的喝问程风。
  程风硬挺着不使自己再后退,不吭不卑道:“您是师姐的叔祖,关怀爱护她也是人之常情,但师姐与我相依为命,没有她亲口说话,我是不会离去的,请前辈见谅。”
  秦元山虽然看不出程风身具修为,但通过素衣早就得知他有炼精初期修为。此刻见其能抗住他散发的三花境威压,心中还是有些佩服的,当然也就仅此而已。
  只是秦元山不知道,程风当初连娲族高人的威压都能硬抗,更何况是他。
  “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了?”秦元山的语气有些凌厉,似乎很生气。
  “是不见师姐心不死!”
  秦元山本想将他就地击杀,但想到素衣和程风的师傅也是一个鼎鼎有名的牛人,他只是气呼呼的说道:“既然你冥顽不宁,我就让你这只井底之蛙看清和素衣的差距。”
  “去校场!”说完拔地而起,跃出院落,丝毫不担心程风不跟上。
  那白皙青年早已祭出飞剑,直接飞到程风头顶,鄙夷道:“有本事就上来,我搭你一程,没本事就自己走路过去!”
  “你是想借此羞辱我?”
  “你可以这么认为。”
  “我给你两息时间,滚出我头顶三步范围!”程风语气淡然。
  白皙青年好像听到什么天大的笑话一般,大笑起来,丝毫没有要离开到意思。
  啪!
  白皙青年笑声未落,脸上顿时出现四道鲜红的指印,紧接着整个人栽倒在程风面前。
  程风愕然,他根本没出手,但立即想到了什么,也没声张。
  “你……你不是说两息时间吗?”白皙青年涨红着一张脸,一手捂着被打得几乎肿起起来的半边脸,惊恐的看着程风,好像看到妖怪一般。
  “你不也没打算离开我头顶吗?”
  程风说了一句,并不打算去什么校场,因为他已经感应到,有一股熟悉的气息在快速接近。
  白皙青年不敢贸然对程风出手,哼了一声迅速离去。
  “怎么样兄弟,你觉得好不好玩啊?”程风耳边响起叶轻盈有些得意的声音,心中有些感激,隐秘的在背后竖起大拇指。
  他不知道这个便宜大哥到底是什么来头?怎么会在天机门?
  但他看得出叶轻盈并没有要害他的心,更没有觊觎他身上的宝贝,也放下了一些戒备。
  不多时,一道白衣胜雪的身影出现在程风眼中,看得他有些呆了。
  “师……师姐,你又漂亮了。”
  “师弟你…还好吧?”素衣双眼水雾迷蒙,看到程风的一瞬间,自动脑补了好多他受委屈的画面,自己竟然先哭了起来。
  “我很好啊,我刚刚得到秦家仇敌的消息,这不就来找你了嘛。”
  素衣心中感激又难过,不管不顾的扑向程风。
  “站住!”秦元山脸色铁青的出现在院中,对着素衣呵斥道:“秦家人从来都不会哭哭啼啼,你看你像个什么样子?”
  程风尴尬的收起准备拥抱的手,轻轻牵着素衣。
  “放手!”秦元天好似被人踩住尾巴一般,对程风暴喝一声,冲了过去。
  素衣错步挡在程风身前,丝毫没有要躲闪的意思。
  眼看就要打在素衣身上,秦元山正要收手,只见素衣瞬间被拉开,程风再次面对他。当即把心一横,准备一击将程风击杀,彻底断了素衣的念想。
  “不……!”
  砰!
  一道身影倒飞出去,不过不是程风,而是秦元山。
  素衣根本顾不得其他,赶紧拉着程风仔细检查,直到发现他毫无损伤才轻轻出了口气。这才想起那个被击飞的是仅存的至亲之人,赶紧跑过去将秦元山扶起。
  只见他昏迷不醒,但经脉和身体并没有大碍,只是被震得昏了过去。
  那可是三花境中期巅峰存在啊,就这么被一击震得昏了过去?那出手之人得有多恐怖?
  素衣蓦然看着程风,心有疑惑:这还是自己那个师弟么?
  程风似乎也看出素衣心中所想,不好意思的耸耸肩,道:“其实不是我出的手。”
  素衣更加疑惑,她根本没有感应到在场还有第四人,那么师弟这话又是什么意思呢?
  “走吧,师姐,我们边走边说。”程风说着就要去拉素衣的手。
  素衣却猛然后退,厉声喝问:“你到底是谁?”
  “啊?我是是你师弟啊,师姐你是不是练功练傻了?这么英俊潇洒的师弟你都认不出?”程风有些无语的说道。
  素衣确定,这种说话方式和语气,定是师弟不假,但他怎么可能将叔祖打晕?他是怎么做到的?
  她试探着抓住程风的手腕切脉,确实只有炼精初期的修为境界。
  “哎呀,不好玩,再躲着估计我会和那老小子一样,会做按棒打鸳鸯的缺德事儿。”叶轻盈一下跳到程风和素衣之间,叉着腰唧唧歪歪的说道。
  “呀!你是谁?”素衣就像一只被惊吓的小白兔,本能的跳到程风身后,虽然她修为比程风高,但她觉得这样似乎更有安全感。
  “没事儿,这个是我刚认识的朋友,他没有恶意的。”程风揽着素衣的腰身,轻声说道。
  “我说小子,我是你大哥,大哥!懂不懂?”叶轻盈很不满程风不给他小媳妇介绍自己是他大哥,不过他也没有和程风多叽歪什么,而是面对素衣,一副憨态可掬的模样,呵呵笑道:“弟媳妇,我是他结拜大哥,以后也就是你大哥,在这天机门要是有人敢欺负你,你就给我说,我保证把他们打得满地找牙……”。
  “等下!”程风止住喋喋不休的叶轻盈,道:“作为大哥,初次见到弟媳,你也不表示表示?什么法宝、秘术什么的你不送点,你好意思让人叫你大哥啊?”
  叶轻盈顿时苦着一张脸,原地打转,不停的搓着手,一副很难为情的样子。
  “我说兄弟,我已不用那些玩意儿好多年,早就丢熔岩池中化掉……”叶轻盈似乎想到什么,激动道:“不过我可以带你们去一个好地方,至于能得到什么宝贝,那就看你们自己的造化了。”
  说着也不等程风提问,直接裹挟二人原地消失。
  当程风二人回过神来,顿觉掉入火炉一般,四周温度高得离谱,入眼处全是一片火红的颜色。
  素衣是水属性体质,在这样的环境里,她异常难受,浑身颤抖的抓住程风。
  “快送我们出去!”程风很快发觉到师姐的异常,对着一旁的叶轻盈大喝一声。
  只见叶轻盈轻轻挥手,一个透明的光幕将二人笼罩其中,热浪也被阻挡在身外,素衣感觉好多了。
  或许是因为身怀火属性道种之故,其实程风并不抗拒这种环境,但是为了素衣的安全,他不得不小心行事。
  火红滚烫的熔岩翻滚着,仿若其下孕育着什么?
  当程风靠近,熔岩剧烈翻滚起来。
  叶轻盈小眼圆睁,似乎看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