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3章 结拜

更新时间:2016-11-15 12:57:17 作者:焰森 字数:3311

天机门坐落于万断山脉的一条支脉上,此处得天地造化,灵气异常浓郁。
  尤其是火灵气十分活跃,想来这也是天机门生根于此的原因所在。
  炼制傀儡和炼器有相同之处,都需要火属性灵力支撑。
  程风在这里修行,道种居然遁出丹田将他笼罩,火属性灵气似乎受到同属性道种召唤,汹涌朝他丹田涌入。
  汹涌进入丹田的灵力,先是将古朴的绝仙剑淬炼的熠熠生辉,再进入丹田灵池。
  两日过后,他感应到修为明显有所增加,隐隐到了炼精初期巅峰,倒是令他非常吃惊。
  自从他知道自己是五行道体之后,对这方面的知识了解了很多,知道自身修行所需灵力是寻常修行者的五倍以上,在这里修行两日居然会明显有所增加,可想此地的灵气浓郁程度有多恐怖。
  若不是担心过不了十八岁那道坎,他绝对会想办法找机会长住天机门。
  只是这两年内无论如何,他也要想办法帮素衣完成报仇,让她没有后顾之忧。
  死虽然很恐惧,但死过一次的程风,对于生死看得很清楚,他能再活一世本就是奇迹。遇上素衣更是让他明白一个男人的责任和担当,人生一世注定会有很多遗憾和愧疚。即使重活一世,也难逃命运的捉弄,只能尽力让遗憾和愧疚少一些。
  结束修行,程风开始为复仇做准备,他要多炼制一些丹药。
  在离开皇城时收到那枚玉简中,他已经知道素衣的仇家是谁。
  那玉简是岳婳欣派人给他的。
  程风苦笑一下,对岳婳欣又多了一分感激。她清楚知道他想要做什么,而且恰到好处的提供一些帮助。
  程风暗暗想着:若能成功渡过十八岁那道坎,他真不介意做了她的国主。
  程风取出紫阳鼎,从中取出很多药材,开始忙碌起来。
  从房间中时不时传出的‘嘭嘭’闷声,可以得知他炼丹的成功率并不高。
  但程风却异常欣喜,之前在岳阳城炼丹十难成一;如今十次居然有时候还能成功两次,成功率可是有了大幅度增加。至于灵药消耗,他根本不担心,一些常用灵药,紫阳鼎的内空间种了很多。
  而且,他发现随着自身神识越来越强,鼎中内空间的灵药生长,比外界起码也快了一倍。
  也就是说,鼎中灵药的生长速度和他的神识强弱有关。
  当初他无意间发现这个现象的时候,就好像发现新大陆一般兴奋,这种有违自然规律,超过认知范畴的事情,实在是太神奇了。
  纵是神奇的修行界,也没有听说有什么法宝或秘术可以催生灵药,至于为什么会造成的效果,程风也一直没有搞明白。
  不过他并不是个一根筋爱钻牛角尖之人,在确定对自身没有任何坏处之后,他也没有纠结。
  在天机门后山,有一间建在山腹少有人知的密室,从密室外岩壁的风化情况来看,不知道有多少年这间密室未曾开启过了?而密室中却有一位满面红光,须发皆白的老者正盘坐入定。
  只见他蓦然睁开的眼睛转了转,和他之前世外高人的形象极其不符,然后若有所思的看向远处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好似能看穿山崖一般。
  老者跳了起来,摄手摄脚的走路几步,似乎有觉得有些不妥。干咳两声站直了并不伟岸的身躯,单手负身后,倒也颇有一番高人韵味。
  他脚步一抬,密室未开,他已出现在密室外。
  眼前是一片火红的场景,一个巨大的熔岩池咕咕冒着气泡,就像地底岩浆一般,看上去十分壮观。
  熔岩池边沿有无数细小分支,使得滚烫的岩浆不断往既定方向流淌,那是提供给天机门炼制傀儡所需而人为开凿出来的。
  老者看了一眼熔岩池,身形突然淡化,下一刻便出现在山外。此等神鬼莫测的能力,如让外人看见必定惊为天人。
  老者立身虚空,仿佛与天地融为一体,就连山下忙碌的弟子也没有发现有任何异常。
  老者左右看了看,对着山崖轻轻吹了口气,一些细小的石子滚落下去,弄得山下练习炼制傀儡的弟子慌忙抱头鼠窜。老者根本不理会山下的咒骂,很得意的躲在一朵白云后面拍手,张着嘴无声大笑,然后借着那片浮云飘向天机门的某处别院。
  程风在房间里修行两日,炼丹一日,当他走出房间来到小院准备透透气,却发现不知何时竟有一位鹤发童颜的老者,身着一件有些破旧青袍站在院中。
  “见过前辈!”程风惊讶过后,上前恭敬行礼。
  按理说以他如今的神识,就算比不上三花境修士,但也弱不了多少。而且身在别人的地方,他神识随时都在扫视方圆一里范围,根本就没有发现有人。
  若不是看到老者,他根本不敢相信,居然有人在他毫无觉察的情况下可以离他这么近,若是对方敌人的话,只怕连怎么死都不知道。
  老者见到程风给他行礼,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一脸有趣的看着程风,令他心中发毛。
  “嘿嘿!咳咳!”老者圆眼转了几圈,干咳两声,正色道:“很好!炼精初期巅峰修为,三花境神识强度,不满十六岁的炼丹师,就算和老夫年轻时相比也差不了多少,小家伙你叫什么名字?是本门谁门下弟子?”老者一副笑呵呵的慈祥模样。
  程风不明白对方有什么目的?但他明白,能一眼看透自己修为的,眼前的老者是第一个,修为绝对比师傅要高。这等人物,就算要对他不利,估计就是师傅亲自来也没有办法救自己。
  “晚辈程风,并非天机门弟子,而是前来接我师姐的。”程风知道,在这种高手面前任何谎言都很脆弱,还不如实话实说。
  “不是天机门弟子,那你在这里干嘛?”老者一愣,一道难以觉察的神识在程风脑袋四周飘忽,当感应到他并未说谎之后,老者显得有些疑惑。一把抓住程风的手腕,一股暖流进入他的身体。
  当那股暖流流过他四肢百骸、丹田灵池,程风只感觉自己在老者面前毫无秘密可言。
  “难怪!竟是五鬼缠身之体。”老者放开程风,自语一句,双手不断紧张互搓,又像是在掐算什么。
  就在程风感觉浑身不自在之际,只见老者目露精光,喃喃道:“九死一生?”
  程风完全不知道老者在说什么?只是隐约觉得那句‘九死一生’和自己有关。
  “还请前辈指点。”程风态度异常恭敬。
  老者有点不耐烦程风拘礼,摆了摆手指着上空,很兴奋的说道:“我最喜欢和老天爷作对了!它第二我第一。”
  就在程风摸不着头脑的时候,老者又开口道:“你可愿拜我为师?”
  “啊?我有师傅了。”
  “啊!有师傅啦?”老者以不同语气重复了一遍,又围着程风转了几圈,双手一拍,道:“他在哪里叫什么名字?我去杀了他,你再拜我为师。”
  “额!”程风一头冷汗。
  “快说!快说!”
  “不说!”程风硬着头皮拒绝。本以为会遭受雷霆怒火,却不想老者说道:“不说拉倒!”程风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原本高大伟岸的绝世高手形象,在他心中瞬间崩塌。
  气氛诡异的陷入沉默。
  “那个…,我说前辈,您有什么事儿吗?”
  老者气哼哼的闹别扭不说话。
  程风摸摸鼻子,道:“没事儿的话,不如一起喝一杯?”
  老者还是不理,不过程风也没有多说什么,取出一头来时小龙所猎的三阶火犀羊,几下清理干净开始烤起来。
  片刻之后,香气飘起,老者鼻头使劲撅了撅。但程风也不出言邀请,他基本已经摸清老者属于老顽童性格,故意引诱他。
  程风在地上铺好一张兽皮,盘腿儿坐在上面,又取出一壶从岳阳城带来的天下第一酿,喝了一口,发出啧啧之声。
  老者时不时偷瞄这边,程风装作没看见,自顾自的大吃大喝。
  老者舔了舔舌头,久未等到程风邀请,虽仍然没有转身,但脚步却小心翼翼的朝程风移动,生怕被发现一般。
  程风心中好笑,这老头的修为高得离谱,却没想到竟是如此孩童心性。
  “前辈,站着不好玩儿,不如过来喝一杯?”程风再次出言邀请。
  “好哇好哇!”老者丝毫不客气,迫不及待的坐上兽皮,也不忌讳程风喝过那壶酒,直接拿起来就喝。
  “呜……”老者猛灌一口烈酒,红润的脸顿时像着火一般通红。
  “这酒,好辣,不好喝!”将酒壶丢给程风,伸手撤下一条油滋滋的羊腿啃了一口。但见双眼圆睁,接着就是一阵风卷残云,那进食速度,看得程风直乍舌!
  大半头火犀羊全部进了老者肚子,老者惬意躺在兽皮上轻抚肚子,就在程风刚刚想喝酒的时候,他一下跳了起来。
  “小子,我叫叶轻盈,你叫什么名字,咱们结拜兄弟吧?”
  “啥?结拜?兄弟?你……我?”程风险些被酒呛到,手指在两人之间指了指,一脸疑惑与懵逼。
  “是啊!你看看啊,你能烤出这么好吃的肉,还能拿出这么难喝的酒。刚好我喜欢吃肉,你喜欢喝酒,你说我们是不是前世注定的兄弟啊?”老者也不管手上油乎乎的,拉着程风就要对天盟誓。
  这都什么道理?就因为这乱七八糟的理由结拜兄弟?这似乎太儿戏了点。不过,在得知身患五鬼缠身之体后,程风虽然看似并不受多大影响,但其实一直很压抑。
  这时有个‘周伯通’似的叶轻盈要和他结拜兄弟,他也觉得很有趣,不防放开身心玩一次‘过家家’。
  稀里糊涂的就和叶轻盈结拜了兄弟。
  就在程风准备再烤点东西招待这个才结拜的大哥时,几道身影闯入小院。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