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42章 挑衅

更新时间:2016-11-15 12:56:56 作者:焰森 字数:3296

天机门作为摇光大陆有名的势力,其实力也定然不弱。
  程风虽然讲两个守山弟子控制,但也丝毫不敢大意。
  嗖!
  一支箭镞斜刺里飞出,贴着脸划过,深深钉入路边的岩石里。
  若非他反应迅速,只怕脑袋便已经被洞穿。
  “山门重地,胆敢乱闯,速速束手!”三道身影出现在道路前方,三把泛着寒光的长剑遥指程风。
  道路两旁突兀出现数只高大的傀儡兽,朝着程风靠近。
  “我只想找到我师姐素衣,并不想与贵门为敌。”程风神色淡定,拱手说道,仿佛根本没将那愈发靠近的傀儡兽放在眼里。
  “大胆狂徒,少门主夫人是你说见就见的吗?赶紧滚出去,否则别怪我下手无情!”有人对程风怒吼。
  程风皱了皱眉,他知道天机门少门主就是当初那个叶云冲,只是师姐对他并无兴趣,怎么可能会做他的夫人?以她的性格,断然不会做出这种决定,一定是被人强迫屈从。
  难怪秦家叔祖秦元山会让人阻止他今天机门,他一定也是帮凶,这混蛋叔祖,竟然眼睁睁看着后辈受辱?
  想到这里,程风顿时怒不可歇,正好傀儡兽攻击到身前。只见他身形一晃,躲开两头傀儡兽的攻击,身上瞬间冒出幽蓝火焰,将近身的傀儡兽点燃。
  一般傀儡兽大多都是木制躯体,以元晶驱动,最惧火烧。况且程风身上的火乃极致道火,瞬间傀儡人就变成一团燃烧的火球。
  “看不出还身怀道种,正好可以取来炼化!”其中一人有些激动的说道。
  观战的三人见傀儡兽被点燃,丝毫没有不悦,反而异常兴奋的看着程风。
  “好,我们谁拿下他,道种归谁!”
  天机门的傀儡术,其实和炼器术差不多,对炼制之火要求比较高。作为天机门弟子,自然熟悉各种火属性的外在表现状态。
  奶奶个熊,当老子是泥塑的菩萨吗?道种一旦被人获得,外人想要夺取,要么杀死对方,要么让对方彻底沦为凡人。
  “道种在这里,有本事取走!”程风怒喝一声,舍弃傀儡人冲向三人,绝仙剑化作数十把冲体而出。
  唰唰唰……
  一连串刀劈败革的声音响起,就算对方三人有炼神期修为,也只堪堪挡住前几剑。而程风的剑仿佛无穷无尽,挡不胜挡。
  绝仙剑乃上古名剑,等闲之人如何能够抵挡?更不说这三人只是一心想着怎么降服程风获得道种,根本没想到那看上去没有修为,外在显示灵力波动顶多炼精期的小子,竟然还深藏如此犀利的法宝。
  三人瞬间痛苦哀嚎。
  程风并没有要他们的命,而是将三人的四肢洞穿,让他们暂时失去行动能力。
  按说他会将这三个想要他命的人斩杀,但考虑到这里的天机门,他最终按捺住心中的怒火,只是略施惩戒。
  “我师姐在哪里?”程风语气有些冷,道:“如果不说,我不介意杀死你们把动静搞大一点。”
  躺在地上的三人听在耳中如坠冰窖,他们刚刚见识过对面那小子法宝的恐怖,明显是不想杀他们。
  “少门主夫人……不是,是素衣仙子,她被秦长老带走了。”说话那人感受到程风眼身上散发的杀意,赶忙改口说道。
  “带去哪里了?”程风的声音毫无感情。
  “应该是长老别院。”
  程风正要继续询问,远处突然涌起一股浓密的白雾,隐约可以听到其中传出的机簧啫啫之声。
  “天机门重地,擅闯者死!……”
  白雾中传出呆板的机械发音,一直重复着。
  “什么?护,护山傀儡?”其中一个躺在地上的守山弟子惊呼道,满脸不可思议。
  “不是说门派遇到大难才会出现护山傀儡么?”
  “怎么这就出来了?”
  三人似乎忘记身前的敌人以及尚在淌血的伤口,躺在地上交流着。
  听着三人的议论,程风如临大敌,这些隐藏雾中的家伙,绝对是很不一般的存在。
  “小子,你无故闯入天机门,重伤守山弟子,是在挑衅天机门的威严么?”
  一名身着紫衣的青年男子出现在迷雾边沿,看了一眼地上躺着的三名守山弟子,眼神凌厉的逼视程风。
  “徐师兄!”
  “这小子诡异得很,有很多飞剑。”
  随着紫衣青年越发靠近,程风感觉如一座大山压来,几乎透不过气来。青年背后迷雾也跟着靠近,那青年给他的压迫感,甚至不比曾经面对过的三花境高手来得弱。
  难道说这看上去二十多岁的青年,还是一名三花境高手?修行界果然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
  强大的压迫感让程风撑得脸色铁青,暗暗扣住紫阳鼎,绝仙剑在丹田蓄势待发,脚下却没有后退半步。
  “等一下!”
  远处传来一声惊呼,叶云冲带着几个随从赶到,当初随他一起去往岳国的莫大通也跟在他身旁。
  莫大通挥了挥手,那紫衣青年收起外露的气势,让程风也得以缓了口气,浑然不觉背心已被汗湿。
  “少门主!”紫衣青年很倨傲的给叶云冲抱了抱拳,却谈不上恭敬。
  叶云冲也不以为意,道:“程风是我的朋友,是来天机门做客的。”说罢回头歉意的对程风笑了笑,道:“走吧,程兄弟,是素衣让我来接你的。”
  程风皱了皱眉,既然天机门中都说素衣是‘少门主夫人’,那么这家伙怎会帮忙出头?难道说他度量大?程风不太相信自己想到的结论,一切还是等见到素衣再说。
  程风客气的拱手致谢,又对莫大通恭敬一礼,是为感激他当初带素衣离开皇城漩涡。
  “慢着!”谁知那紫衣徐师兄根本不给叶云冲面子,呵斥道:“身为天机门少门主,守山弟子被贼人重伤,你不管不顾,反而对贼人礼敬有加,这般不明是非如何服众?”
  “徐师兄,我尊重你称你一声师兄,不代表就给了你对我指手画脚的权力!以程兄弟的手段,若真是一心挑事儿,你觉得他们还能听得到你我说话?”
  叶云冲见识过程风在天欣楼前大发神威那一幕,因为素衣的关系,多少对程风也有些了解,知他绝对不是那种冲动孟浪之人。
  徐师兄一张轮廓分明的脸并无半点波澜,淡淡说道:“我不管他在外面如何八面威风,来到天机门,是龙得给我盘着,是虎得给我趴着。无视守山弟子告诫强闯内门,挑衅本门威严他就是敌人,天机门从来不会把敌人当贵客招待,我不希望你破这个例!”
  “我今天还非带他走不可,看你能奈我何?”叶云冲也有些生气,因为他大哥叶不凡被一隐秘宗门收为真传弟子,他将来肯定会接管天机门,如今居然当着程风这个外人被一个门人训斥,他心中很不爽,带着程风朝内门而去。
  等叶云冲等人走远,徐师兄一直都没有什么动作,只是喃喃自语道:“不过炼精初期,也没看出有多少过人之处,有必要如此重视么?”
  接着,他拿出一只小巧的木鸟,神识侵入其中,刻下几句话放飞了出去。
  徐师兄本名徐春雷,乃是天机门大弟子,是门主很多年前一次外出无意带回来的孤儿。他以二十五岁年龄达到三花聚顶境界,成为天机门年青一代的大弟子,其天赋资质也算得上出类拔萃了。
  要知道,天机门主要是以傀儡机关术著称,修行并不是强项,所以他极受老门主器重。
  ……
  叶云冲将程风带到一处雅致的小院,道:“程兄弟就先住在这里,素衣在秦长老处修行,应该要不了几天就会过来。”
  叶云冲虽然没能看到程风在岳阳城中最后发威,但也听到莫大通长老给素衣带回来的消息,对眼前这个尚未满十六岁的少年只有佩服,在当时那种危险的情况下,他觉得自己是绝对不会有勇气去反抗的。
  也是当日莫长老带回程风安全的消息,素衣才答应一起来天机门,叶云冲又很好奇,他是怎么做到让素衣对他念念不忘的呢?
  程风虽然很奇怪天机门弟子对叶云冲的态度,但是作为一个外人,他也不好多问什么?而且他是因为师姐而来,也不想去理会天机门内部的权力争斗。
  他拿出几颗并不规则的凝血丹和回灵丹交给叶云冲,有些不好意思,道:“之前在山门对贵门弟子多有得罪,这几颗丹药请叶兄交予他们,以作疗伤之用。”
  既然叶云冲帮了忙,程风也不想他因为帮助自己而在门内失了威望,给些丹药聊表歉意,他能拿得出手的也就只有这些丹药。
  叶云冲笑了笑,收下程风的丹药,道:“程兄弟就好生在此等候便是,我这就将你到来的消息告知秦长老,请他让素衣闭关结束后赶过来。”说完转身离去。
  程风走进屋内,开始打坐修行,等候素衣到来。
  叶云冲带着莫大通离开小院,手中颠着程风给他的丹药,有些无所谓。
  “你可不要小看这写看似不规整的丹药,其药效不比门内炼丹师炼制的差。只是炼成这般模样,不知道出自谁人之手?”莫大通早在程风拿出丹药的时候就有些惊讶,岳国只有两名常年不见踪迹的炼丹师,这并不是什么秘密,他没想到程风居然能拿得出丹药,而且还不是很在乎的样子。
  “哦?这个也能算作丹药?”
  叶云冲看了看手中的‘药疙瘩’,明显不相信程风拿出来的这些,可以媲美天机门炼丹师炼制的丹药。
  找到三名被程风所伤的守山弟子,叶云冲让他们服下丹药,药效果然不弱于门内提供的丹药。
  莫大通从未怀疑过这丹药的药性。
  他更感兴趣的是,这丹药到底是谁炼制的?
  岳国难道什么时候又出了一名炼丹师?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