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9章 炼丹师

更新时间:2016-11-15 12:56:02 作者:焰森 字数:3257

曾经被誉为摇光大陆最繁华的大城之一,一片末日景象!
  岳阳城四处浓烟滚滚,百姓们慌不择路,喊杀声、哭喊声此起彼伏,到处都是混乱和残杀。
  “混账!”岳婳欣看到皇宫的滚滚浓烟,怒斥一声,小龙带着她极速冲进皇宫。
  魏总管等三花境高手紧跟而至,程风被清馨带着,与佣兵团的八大金刚速度略慢一步。
  平素森严的皇宫,连跑都禁制,此刻却见太监宫娥被烈焰卫队肆意追杀,在某个角落里,一名烈焰卫队成员对着一名不只是宫娥还是嫔妃的女子施暴。
  清馨柳眉倒竖,清斥一声就要动手,程风却抢先一步,绝仙剑瞬间冲体而出,直接将那禽兽斩成碎片。女子顾不得道谢,慌乱跑进屋内。
  佣兵团八大金刚各自领着一队人马,在皇宫中搜寻作乱的烈焰卫队,程风和清馨带着部分佣兵团成员,朝着岳婳欣的方向前行,但凡见到烈焰卫队成员不由分说直接斩杀!
  当!
  一声浑厚的钟声想起,让人瞬间心平气和下来,直到第九声响完,清馨以及佣兵团众人皆拜服在地,程风有些莫名。
  突然,天空亮起一道光华,一道身着龙袍的身影出现,绚烂的光环将她笼罩,好似仙女下凡,惊艳中又有一种让人顶礼膜拜的威严。
  不是岳婳欣还有谁?
  程风并未朝拜,仰头看着虚立半空的岳婳欣,嘴里发出啧啧之声:这画面,起码达到五毛钱的特效效果了!
  “朕承皇天之眷命,列圣之洪休,奉大行国君之遗命,属以伦序,入奉宗祧……”岳婳欣开始滔滔不绝,长篇大论。
  对于听惯领导冗长官腔的程风而言,还不如回到出租屋和苍老师沟通沟通感情……。
  他极其不耐的靠在一根廊柱上打盹。
  又是一声悠长的钟声,岳婳欣的身影消失,皇城中到处都响起‘万岁’的山呼,震彻九霄。
  ……
  岳婳欣登基国君之位,程风才真正见识到她的办事能力。
  一团乱麻的朝堂,在她几道雷厉风行的谕旨下,很快让朝臣们找到事情做,免于喋喋不休的争论。
  她基本还是沿用旧臣,毕竟他们对各个岗位都比较熟悉,做起事来也要迅速得多。
  至于那些原本是皇子死忠的臣子,岳婳欣也没有为难,反而事事都要先征求他们的意见,让很多人羞愧不已,做起事来也不好意思敷衍了事。
  程风虽然无官无职,但他每次朝会都会被郭子绪拉来,他只是靠在最角落里的梁柱上和周公约会。
  三日后,一纸褚将军的战报送到朝堂,两万金狮营果然在鸡笼山将风尘仆仆赶来的陈国万人军队候个正着。在绝对实力之下,陈国.军队完败,只是叛将杨傲带着匆忙逃离皇城的岳长风以及林立脱逃,让人略微有些遗憾。
  郭子绪主张继续追缴,岳婳欣否决了,岳长风再怎么不对也是她的兄长,相煎何太急?任其自生自灭罢了。
  岳婳欣松了口气,内忧解决,接下来就是全力联合戚楚魏,解决外患。
  于是在朝堂上再次提出联合戚楚魏攻伐陈鲁燕的策略,最开始还有部分老臣反对,但最后迫于军方的压力,不得不妥协。
  朝堂上程风根本就没资格发言,对于打仗他也没有经验,但他有不少理论,私下里给郭子绪提过不少。
  以至于郭子绪对他非常看重,想方设法都想将他带去军营,只是程风婉拒了郭神将的好意,他得去找素衣。
  之所以会卷入这场纷争,最初也只是为了让素衣能静心修行。
  如今事情告一段落,他也该去找到师姐,想法帮她完成复仇的心愿,然后就是提升实力。
  程风还有一个更加艰巨的任务——恢复丹宗。
  且不说程风向来信守承诺,只是身为修行者,若承诺的不能完成,将会牵扯出一些大因果。
  所谓因果,说起来玄之又玄,其实也很简单。比如春天播种是因,那么秋天收获就是果。
  至于收获什么结果?那不但和种下什么‘因’有关,更重要的是这个过程有没有认真对待,若尽心尽力为了完成承诺去一步步前行,那么最终产生这个‘果’就是善果,反之便是恶果。
  因为答应重建丹宗,得到紫阳鼎、丹宗传承和小龙,这些都可以看做是‘因’,当这些东西完全融入程风的生活之中,那他就牵扯得越深。如今看来,他根本无法摆脱要去重建丹宗这个‘果’。
  程风明白这些道理,因此接下来便不再跟随郭子绪上朝,而是宣布闭关,为寻找素衣做准备。
  ……
  “什么?他怎么肯是那种体质?我不相信这是真的!不信!”在皇宫一处寝宫内,岳婳欣惊立而起,不可思议的惊呼。她脑海里浮现的,全是那张灿烂干净又自信阳光的脸。
  魏总管叹了口气,道:“我也不愿他是五鬼缠身之体,但事实就是如此。”说着又将当初在万断山脉如何遇见程风的事情说了一遍。
  岳婳欣颓然跌坐凤榻之上,失神道:“过完这个冬季他就该十六岁了,也就是说距离十八岁那道坎儿,只剩两年时间?”
  魏总管点点头,他不明白小徒弟到底有什么好的,素衣在乎他且不说,毕竟她俩是长时间在一起。但这高高在上的一国之君,怎么也对小徒弟如此紧张?
  他一直都觉得程风应该可以挺过十八岁那道坎儿,因为修行不但看资质更重要的还是运气。小徒弟的运气就连他自己都眼红得不行,不但得到一枚道种,还有一头九转灵兽跟随。
  九转灵兽啊,只要不夭折,那可是九成会成为神兽的存在,谁不眼红?而且,程风似乎还得到过某个上古传承,具体是什么,那是属于徒弟的机缘,魏总管也不曾细问。
  只是眼下国君这般重视,他又有些患得患失起来,万一徒弟要是没能迈过十八岁的坎儿呢?
  岳婳欣沉吟片刻,像是下了某种决心,道:“我要让他进皇族禁地,接受龙气洗礼!”
  “啊?”魏总管吓了一跳,赶紧跪地进言:“陛下,万万不可啊!皇族禁地事关岳国国运,得谨慎对待;再说非皇族核心成员不得入内这一条,他也不符合祖宗规矩啊!”
  接受皇族龙气洗礼,也将意味着将皇室的气运加诸在接受洗礼之人身上,影响非常深远。万一到时候程风死去,将极大损害皇族气运,严重者甚至有可能就此衰落一蹶不振,以至于魏总管极力反对,更不想程风和岳婳欣留下万世骂名。
  岳婳欣神情坚定,道:“什么是核心成员?”
  魏总管似是想到什么,神色有些古怪道:“历来都是国君和皇后才有资格进入禁地。”
  “那我招他入赘不就符合祖宗规矩了?”岳婳欣做了决定,又恢复了睿智的神态。
  “可是……”
  “不必多言,我喜欢他,就这么简单!”岳婳欣有些霸道的说道:“你去将程风请来便是。”
  魏总管还想再劝阻,只是岳婳欣并不给他继续说话的机会,直接将他轰了出去。
  魏总管郁闷的走出皇宫,徒弟能成为国君的夫婿,那是多么高的荣耀?只是这小徒弟的体质却又让他有些担忧,万一到时候小徒弟有个三长两短,他又如何对得起对他有知遇之恩的已故国君?
  并非他不顾念徒弟生死,国之不存,身将焉附?
  魏总管浑浑噩噩的走进天欣楼后院,程风也刚好走出房间来到院内,手中还拿着刚刚炼制出来,准备给庞士珍送去的药散。
  “师傅?您老人家怎么来了?是不是酒又喝完了?你直接传句话我给您送去就是啊!”程风发自内心的尊敬眼前这个身体并不健全的太监老头子,将他扶着坐在院中石鼓上,将手中几只装着药散的玉瓶放在石桌上。
  当初师傅不但把他从万断山脉救回,又是帮他炼化法宝,又是帮他提升修为的。最关键的是师傅知道他身上有很多宝贝,却从未生出觊觎之心,凡此种种,哪怕只有其中一点也足够获得尊敬。
  魏总管拿起桌上玉瓶,疑惑道:“你买这么多药散做什么?”
  “这不是买的,是我炼制出来拿去店里卖的,我准备去寻找师姐,所以多炼制了一些。”程风并不打算对师傅隐瞒他成为炼药师的事情。
  “你是炼药师?”魏总管虽说有些惊讶,但觉得也并非不可能,他知道徒弟得到过一些神秘传承,或许有炼丹之术也不奇怪。
  当初程风交给他的古灵功,比他以前那个完善得多,让他也获益匪浅,神识强大了不少。
  神识强大是成为炼药师的首要条件,或许他正是得到某位已故炼丹师的传承也不一定。
  魏总管拿起其中一只玉瓶嗅了嗅,看其成色和药性,惊奇道:“能将回灵散炼制到这种成色,怕是离成为真正的炼丹师也不远了吧!”
  程风摸摸鼻子,有些不好意思,道:“我试过凝丹,但是失败率很高,十难成一,所以我应该还不是炼丹师。”说着他拿出一颗并不规则的回灵丹,药效比回灵散起码高出数倍。
  魏总管惊立而起,不可思议的盯着那颗看上去凹凸不平的丹药,一把夺过来仔细观看,完全忘记此来的目的。
  这丹药虽然并不浑圆,但药效比他曾经见过的回灵丹并不差多少,这说明程风已然是一名货真价实的初阶炼丹师了啊!
  这如何不让人震惊?整个偌大的岳国也只有三名初阶炼丹师,且常年在外云游难得一见,而他魏大忠的弟子却已成为一名初阶炼丹师,这是何等让人快慰的事情?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