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6章 逃离

更新时间:2016-11-16 16:22:00 作者:焰森 字数:3237

程风目光掠过清馨绝美的脸庞,道:“你什么时候也晋升炼神期了?”
  清馨一脸焦急,道:“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公主被计覆天带人抓捕,现在境况十分危急。”
  “计覆天?”程风剑眉紧锁,这个计覆天声名在外,他必然不像铁中棠那般不堪,但现在的情形,就算是龙潭虎穴也必须得闯。
  “那我师傅和几位师叔呢?他们难道没有守在公主身边?”
  “魏总管和其它两位前辈被计覆天不知哪里找来的高手牵制着,楚前辈两天前就前往边境了。”
  “这边!”清馨拉着程风拐了个弯,朝着皇宫的某个方位疾驰,梁天等人紧跟而至。
  庄严神圣的皇宫,笼罩着一片萧杀的气息。
  不远处一道巍峨的宫墙出现在众人眼中,高手争斗爆发的能量冲击震荡得这片天地微颤。
  天空三处战圈碰撞激烈,还有两人定身虚空关注着战况,程风并不认识那两人,但给他的压迫感丝毫不比师傅来得弱。
  宫墙上有一道单薄的身影,正是曾和程风一起接待使臣的郭昱,他挡在岳婳欣身前,傲然面对计覆天和他那一伙神秘的炼神期高手。
  程风知道郭昱不过炼精初期而已,单是这份胆色就足以让人佩服。
  程风等人很快来到岳婳欣身边,天空的三处战圈,其中两位师叔皆处下风,师傅略好勉强和对手相抗。
  “程风?”计覆天见到程风,似乎有些欣喜,道:“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效忠我或者死!”
  “好啊!”程风应了一声,整个人如离弦之箭冲向计覆天,他明白,和这个家伙磨时间,迟早占不到便宜,还不如乘早动手还占得一点先机。
  “哼!不知死活!”计覆天的脸瞬间阴沉下来,背后一名炼神期越众而出,一株大树迎风见长,居然还是上次在万断山脉和程风战过一场那木属性炼神修士。
  “小风,不要恋战,寻机会带着公主离开,往南城方向突围,你楚师叔正带着军队赶回来,速速去汇合!”程风耳边响起师傅的声音。
  程风非但没有停滞,反而手段齐出,紫阳鼎砸向那木属性修士的同时,绝仙剑带着一缕幽蓝的火焰冲体而出。
  清馨紧跟程风,却听到他说:“速速带公主冲出南城门,我随后就到!”
  清馨会意,且战且退。
  就在这时,远处传来一阵破空声,拐三脚和小龙,带着一大群可以飞行的炼神期佣兵团成员赶来。天欣楼门口的战斗已经结束,火老鬼和铁飞鹰不敌逃遁,带来的飞鹰堂和烈焰卫队余孽被全部清缴。
  小龙落在程风身侧,对着对面那木属性修士就是一声震天怒吼。
  噗!
  那木属性修士吐血倒飞出去,绝仙剑化作一道流光,直接将其头颅斩落。
  赶来的佣兵团高手瞬间冲向计覆天,城墙上的战斗瞬间进入白热化,原本观望的两名高手,见到拐三脚等人前来,也不再迟疑,加入战圈。
  “老魏!我来助你一臂之力!”远空传来一声断喝,一个须发皆白,颇具仙风道骨的老者也加入战圈。这人是皇城十大高手之一姜云鹤,历来不问世事,这次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竟然主动走出,还是站在公主一方。
  “小风,速速带公主和小馨离开!”梁天寻了个间隙来到程风身边说道。
  “好!天哥,我们去南门接应楚师叔带回来的军队,你们相机行事退往南门方向!”程风也不矫情,现在根本不是热血上头的时候。
  梁天点点头,再次冲入战圈。
  程风跨上小龙,一把将岳婳欣抓起来。
  “我不走,我要和大家一起战斗!”岳婳欣早已没有曾经的睿智和冷静,有些神经质的呼喊。
  “清馨,带走郭昱!”程风根本不管岳婳欣的喊叫,一巴掌拍在她的臀部,回头朝清馨喊了一声。
  清馨二话不说,抓起郭昱驾驭飞剑跟上程风朝南门而去。
  “混蛋!放我下去!”岳婳欣还在挣扎。
  程风一把搂住她的腰,另一只手又在她腿上拍了一巴掌,叱道:“再动信不信老子现在就扒光你的衣服?”
  这句话果然将岳婳欣镇住,不再挣扎。
  “你现在下去反而让人束手束脚,处处受牵制,我们先去和楚师叔的军队汇合,再杀回来就是。”程风见岳婳欣沉默,又道:“我们先离开,师傅他们自有脱身之计。”
  “魏总管吩咐的吗?”岳婳欣问道。
  “当然,要不然你觉得老子是不顾师傅生死的白眼狼吗?”程风不自觉的搂紧了点。
  岳婳欣身体一僵,她还是第一次和异性挨得这么近,她感觉自己的心跳快的不得了。
  小龙速度奇快,眨眼之间就冲出南城门。
  程风示意小龙将他和岳婳欣放下,再折回去解救师傅他们。
  小龙依言落在地面,放下二人准备再返回,程风叫住它,轻抚它雪白发亮的皮毛,道:“无论如何,平安归来!”
  小龙点点头,再次冲霄而上。
  岳婳欣只有炼精中期修为,也没办法御使飞行法宝,程风也不管什么男女之防,拉起她柔嫩的手,拔腿狂奔。
  清馨可以御使飞行法宝,应该很快就能追上他们。
  只是他并没有提示就开始跑,以至于岳婳欣还在害羞之际,被他拉得摔了一跤。
  这一跤,无巧不巧的让她将脚踝扭伤,令得程风一头黑线,你妹的,你以为风花雪月啊,逃命啊大姐!
  但见岳婳欣秀眉紧锁,脸上布满细密汗珠,可想确实很痛。
  程风无奈的摇摇头,说了一声:“得罪了!”而后抱起岳婳欣拔足狂奔。
  最后干脆将她甩肩而过背在背上,将她的手环在他脖子上,双手搂着她丰腴而弹性十足的臀部,手指还作怪的捏了捏。
  岳婳欣一张玉容几欲滴出血来,但感觉到一股暖流从被程风接触到的部位流入身体,她仿佛触电一般浑身一颤,几乎瘫软在程风身上。
  “别发骚,抱紧我,给你疗伤呢!”程风很不解风情的说了一句,岳婳欣连杀人的心都有了。
  赶路一时陷入沉默,程风将灵力通过接触点送入岳婳欣体内,顺着经脉流向脚踝。片刻之后,脚踝的郁气被排出,岳婳欣长出一口气。
  只是随着脚上感觉不到疼痛,被程风抓住的部位却很不自在,感觉痒痒的怪怪的。岳婳欣不自觉的将头靠在程风的肩膀,聆听他体内的血液流动的声音来分散注意力。
  清馨速度很快,当程风跑出不过二十几里,她便赶了上来,看到岳婳欣被程风背在背上,她有些紧张。
  “公主师姐,你怎么了,受伤了吗?”清馨有些焦急。
  “没……没事儿,就是之前不小心把脚崴了。”岳婳欣声音有些不自然的解释。
  “崴了?”清馨何其聪明,也不多问,郭昱则眼观鼻股关心,完全不去听他们在说什么。
  月上中天,地面开始起雾,这一跑就是深夜。
  岳婳欣感觉到程风衣衫已被汗湿,经脉中的血液也在加速流淌,开口道:“歇会儿吧!”
  “好!”程风也不矫情,朝大道边沿的树林而去。
  清馨也带着郭昱跟上。
  树林尽头靠近山体,有一个天然形成的山洞,只有十几米深,里面空间还算宽阔。由于地势略高,也很干爽。
  程风找到一块干净平整的区域,将岳婳欣放下。
  “郭大人,麻烦你去找些柴禾可好?”程风朝郭昱问道。
  郭昱惭愧的拱了拱手,转身走出山洞,不一会儿就找了一大堆枯死的木材进来,然后再转身到洞口,搬了一块巨石挡住洞口,以免火光招来敌人。
  程风暗暗佩服这郭昱的谨慎。
  程风很快升起火堆,洞中温度开始升高,程风脱下被汗湿的外套支在一根木桩上,取出烧烤装备和一些白鱼开始工作。
  不一会,香气弥漫着这个山洞。
  郭昱怕香味飘出引来敌人,在洞口又布置了一个小型禁断法阵,然后再靠在洞口的巨石上打坐。
  “这就是你当初款待三国使臣的烧烤?”清馨美目闪烁,似乎很感兴趣。
  岳婳欣也托着香腮看着认真烧烤的程风,她眼神一动不动的盯着,嘴角还泛起一丝笑意,很快被清馨发现。但清馨并没有揭穿,而但眼神却饶有兴致的在岳婳欣和程风脸上流转。
  “好了,给郭大人拿一块去。”程风用一只木叉叉着一块烤好的白鱼和一壶酒递给清馨。
  清馨小心的接过,交给郭昱,让后者感激万分。
  “这是你的。”程风又分了一块给清馨。
  最后割下一大块递给岳婳欣,道:“吃点东西。”
  谁知岳婳欣早已神游天外,一双美目盯着程风出神。
  “我脸上有花儿?”程风再将手中的白鱼递进了一点调侃道。
  “啊!哦……谢谢!”岳婳欣被烤鱼的香味刺激的醒过神来,听到程风的调侃,又闹了个大红脸。
  这家伙,说出来干嘛,实在是太丢人了。
  岳婳欣一口狠狠咬在烤鱼上,就好像咬了程风一口一般。
  “喝点酒吗?”程风自顾自的灌了一口,递给岳婳欣。
  清馨本想将她手中的酒递给岳婳欣,但见程风递了过去,她也就自己喝了起来。
  岳婳欣咬了咬嘴唇,她明明就看见那家伙自己先喝了一口,还递给她,那她不是也要在那个位置喝?
  但她还是接了过去喝了一小口,红着脸又将酒壶递给程风。
  递出去她又后悔了,岂不是那家伙的嘴,又要放在她喝过的位置……。
  她又想到那日第一次见程风,看到他和素衣在床上那一幕,一张原本高贵的俏脸就像涂过胭脂一样。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