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3章 不安

更新时间:2016-11-15 12:23:00 作者:焰森 字数:3056

当前首要任务就是,联合岳国将后院的危机剪除,才能全力应对来自另一边的危机。
  雪千重和颜集都知道,魏国不用付出任何代价,就能让弟子跟随程风学习,心中虽有些遗憾,但也并非不能接受,谁叫自己没能最早确定结盟呢。
  除此一点,其它条件完全一样,就是平分陈、鲁、燕,结成战略同盟,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接下来,程风安排的盛大的宴会,庆祝和戚国、魏国、楚国的成功结盟。
  岳婳欣亲临,满朝文武几乎全部到场,就算是死忠岳长风的朝臣也被邀出席,唯独没请岳长风。
  三国使臣显然也发现了这一点,却默契的保持沉默。
  在他们看来,岳国.军方目前持中立态度,若得知在岳婳欣主导下成功结盟,必定会支持她。
  没有一个将军不想建功立业,而结盟戚楚魏,给将军们带来的将是不世功勋。
  除非这些将军准备投敌叛国,那么支持岳婳欣毫无疑问就是最佳选择。
  此消彼长,岳长风注定会失败。
  在岳国皇宫内的一处宫殿内,岳长风双眼腥红,发疯似的将案上的书简拂在地上还不出气,一掌将面前的青铜案几拍得四分五裂。
  计覆天站在一边,默默看着岳长风发泄,另一边赫然是伤愈复出的烈焰卫队统领林立,他同样不动声色,但眼中却闪过一丝不易觉察的阴厉。
  “这些混账!枉我平日里对他们礼敬有加,居然就为了一个什么破盟约,全部对那个丫头摇尾乞怜,真是该死!”
  岳长风歇斯底里的吼叫一通,又颓然跌坐地面,风神俊朗的姿态不见,浑身透露出的只有颓废。
  计覆天叹了口气,道:“皇子莫要如此自暴自弃,须知我们如今只是暂时失利,事情没有最终定论,不可轻易言败!况且,结盟戚楚魏,于岳国而言并无害处。”
  “她有盟友,莫不是皇子忘了我们也不缺!”林立恭敬的朝皇子躬身行礼,虽然他也是岳长风的心腹之人,平日里他一向是战战兢兢,不可能这样和岳长风说话,如今他却有了些底气。
  果然,岳长风听林立这么一说,慢慢恢复的平日的模样,起身整理了一下凌乱的龙袍。
  “孤也只是发泄一番。”岳长风说了一句走到林立面前,眯眼看了他一眼道:“陈国那边进展得如何了?”
  林立再将身躯躬低了一点,道:“回皇子,属下已经安排妥当,只需您一声令下。”
  岳长风眼中的鄙夷一闪而逝,亲手扶起林立道:“嗯,辛苦你了,事成之后,孤必会论功行赏。”
  “多谢皇子栽培!”
  “退下吧!”
  “是!”
  看着林立躬身退出大殿,岳长风冷漠的说道:“真当孤是傻子不成?”
  计覆天走到岳长风身边,道:“这是一把双刃剑,可杀敌,也可能伤及自身,定要谨慎从事。”
  “当然!”岳长风嘴角扯起一个弧度,也没看计覆天,道:“另一个计划准备得如何了?”
  计覆天道:“请放心,等三国使臣离开,自然会有好戏看!”
  “我也要他们尝尝为他人做嫁衣的滋味。”岳长风脸上闪过一丝笑意,但转瞬想到另外一件事,道:“那个程风既然不能为我所用,我不想再见到他。”
  “那是必然!”
  皇城外,三国使臣带着满意的盟约踏上归途。
  程风被岳婳欣邀上銮驾,并肩看着渐渐消失的三国旌旗,公主高贵典雅的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此番多亏你了!”岳婳欣在程风耳边轻声说道。
  程风却没有像以往一样露出得意的神情,两道浓密的眉毛拧在一起,他没来由的感觉有些心神不宁。
  岳婳欣看到程风的模样,笑道:“这几天累了,我让素衣回去陪你散散心。”
  “多谢公主,不过你还是得小心些,我始终有些心神不宁,他们居然没有动作,我觉得这不符合他们的作风。”程风有些担忧的说道。
  岳婳欣自然之道程风口中的‘他们’指谁,美目闪了闪,道:“你放心,如果说有人比我更能让岳国变好,做不做这个国君,其实真的没什么。”
  “不行!没人比你更适合做国君,你不能让我们失望!”程风认真的看着岳婳欣,语气很坚决。
  开玩笑吧,皇子那边的人,不知道多想要他的命,这傻妞到时候要真是来个‘退位让贤’,那他们师徒三人还不随意被人搓圆捏扁?
  岳婳欣微微一笑,道:“以我对皇兄的了解,他一定会有后手,只是具体是什么如今还不得而知,不过应该不会太平庸,否则就太令人失望了。”
  似是看出程风的担忧,岳婳欣道:“不过你放心,我会派人保全你的安全。”
  这妞你到底会不会说话?哥修为比你炼精中期弱不了多少好吧。
  “你还是先保护好你自己吧,不要别人一个浪头打过来,你的小船就翻了,平白让我鄙视你。”程风隐秘的白了岳婳欣一眼,低声说道:“别忘了把我师姐给我送回来。”
  回到天欣楼,程风坐在院中石凳上,他能想到令自己不安的原因出自于岳长风那边,但具体是什么却始终没有头绪。
  就在他有些烦躁的时候,素衣翩然而至,还有一道婀娜的身影与她随行。
  看了看那人,程风有些疑惑的问道:“师姐,你带她来做什么?”
  来人不是别人,正是当初被程风骂哭的清馨。
  “清馨妹妹特地和我前来,说是要给你道歉的,你就别为难她了。”素衣害怕程风再说出什么难听的话,开口说道。
  当初程风骂清馨,不单是因为她骂了素衣,更是不爽她自作聪明利用自己。如今素衣居然帮着清馨求情,程风眉头皱了皱,有些不解。
  “怎么?是不是又打算利用我去帮你赶走那些狂蜂浪蝶?”程风挖苦道。
  “你一个男子汉,能不能不要那么小气嘛,我是真心来给你和解的。”清馨嘟着红艳的小嘴,似乎有些委屈。
  “我哪里敢,一个不留神,你把我卖了我还得帮你数钱。”
  “你……”清馨发现面对这个家伙,她的机智聪明统统睡着了一样,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和挫败感。
  “哎,算了,谁让我这人心地善良呢,所谓知错能改善莫大焉,这这边还缺一个端茶递水的丫头,你过来伺候吧!”程风像个山大王一样,一只脚踏在另一只石凳上,眯着眼上下打量着清馨,丝毫不掩饰身上的流氓气息。
  “你这家伙,以后不准欺负清馨!”素衣见到程风的模样,知道他已经消气,上前毫不客气的一戳他的脑袋。
  “嘿嘿,师姐,我们都好久没见面了,要不咱进屋好好探讨探讨人生。”程风恬着脸搂着素衣盈盈一握的腰肢,就要往屋里带。
  素衣被闹了个大红脸,一把打掉在自己腰间作怪的黑手,逃也似的拉着清馨钻进自己的房间。
  程风本想出去打探消息,但庞士珍却赶来求药,无奈,他也只好抽空炼制药散。
  如今天欣药铺生意红火,回灵散、凝血散等常规药散,比御风药铺的品质要高很多不说,更是有一种可以瞬间提速的疾风散,受到众多冒险者的追捧。
  疾风散是丹宗秘录里面记载的一种特异药散,可以瞬间提升一倍速度,对于经常进山的冒险者而言,这东西关键时刻可保命,自然都得备上一份。
  但疾风散只有天欣药铺一家有售,还得预定,即使价格不菲,也接了很多单。
  程风如今修习完整的古灵功,神识增长极快,炼药速度也大幅提升,不过两个时辰,便炼制出几十剂疾风散。
  走出大门,着人将药散给庞士珍送去,又知会庞三将戚楚魏三国派来的人分散到各个店铺学习,回来看到素衣和清馨正坐在石桌上旁晒太阳,程风走了过去。
  “师姐,今天天气这么好,不如我们出去烧烤吧!”
  素衣并不喜欢出门,但她又不想扫了程风的兴致;清馨见程风不再对她冷眼相对,也万分高兴跟随,丝没有觉得自己碍事儿。
  三人刚出门,拐三脚派人来接清馨回去。
  虽然她很想跟着一起去尝尝那传说中的烧烤,但她知道义父没重要事情是不会轻易召唤她的,还是决定先回佣兵团看看。
  二人顺着岳阳河漫无目的的闲逛,不知不觉间来到望夫亭。
  素衣走进亭中,轻抚那块墓碑,或是又想起了秦家那位副将先祖。
  程风来到她身边,搂着她的肩膀,道:“放心吧,我一定会让他们血债血偿。”
  素衣温柔的看着程风,一脸愁云消散了不少,将头轻轻靠在程风的肩膀上。她下定决心,只要家仇得报,就这样陪着身边的男人一辈子,为他生个孩子……。
  突然,程风和素衣回头,看向来路方向。
  一道人影,头发散乱,衣衫破烂尽是血渍,驾着飞剑在空中踉跄靠近。
  他背后,一老一少两个人闲庭信步的跟着。
  素衣看到那来人的的模样,柳眉紧锁,似有说不出的厌恶。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