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30章 亏了

更新时间:2016-11-13 18:20:00 作者:焰森 字数:3091

雪千重非常清楚,火犀羊不但肉质鲜嫩可口,修士食用有固本培元之功效,而凡夫俗子则可益寿延年。
  火犀羊虽然珍贵,程风还是让小龙抓了几头,不过这拿出来的只是二阶火犀羊,三阶的他也只有两头,为了钓白鱼几乎已经用去小半头。
  程风看得出,除了一直低调的雪千重有炼精中期修为,魏文泰和颜集都和他一样只是炼精初期,火犀羊对他们的好处不言而喻。
  “程公子真是太客气了。”作为一枚吃货,颜集相当清楚火犀羊的价值,起身客气的朝程风一礼。
  魏文泰虽贵为王爷,但他也知道要猎到火犀羊是相当困难的事情,虽未起身行礼,还是表示感谢。
  雪千重吃下一块火犀羊肉,朝程风举杯,道:“感谢公主和程公子的盛情,只是不知道关于我们三国弟子前来求学之事,程公子可能做主?”
  “雪大人,既然程某受命接待三位大人,公主自然有所指示,当下我们先吃烧烤,随后定会让三位大人满意。”程风没有直接回答。
  所谓吃人嘴软,他得先让这三人受一点恩惠,谈事儿也要方便得多。
  经过这个小插曲之后,三人也不再问什么政事,因为接连不断的美食送上,他们的嘴根本闲不下来。
  直到最后罕见的白鱼出现在三人案几上,以他们的炼精期修为,能明显能感应到那白鱼蕴含的浓郁精气,这绝对比火犀羊更加珍贵。
  三人还是没忍住,将上来的白鱼完全吃光,不说胃里撑得难受,就是经脉中流淌的滚滚精气,也让他们气血忍不住想要长啸一声。
  “三位大人请稍座,在下安排一番,咱就去天欣楼品茶。”
  程风知道白鱼的效用,若不及时炼化,那些进入体内的精气也会慢慢散出,故意留些时间让他们炼化,既然好处都送了,就让他们彻底得到。
  三人非常满意程风的懂事,也不多言,就地开始运功。
  程风招呼所有闲杂人等离开,亲自为三人护法。
  时间过去并没有多久,三人入定醒来,目露精光,显然收获不小,对程风更是感激。
  也没有质疑程风的安排。
  按理说,使臣来访,起码应该有对等的官员接待,且首先是入城。
  不说程风这别出心裁的接待方式,让三人都收获了不少好处,更重要的原因是,他们出访岳国,本来就是冲程风来的,在哪里不是谈?
  如果就这样不经过岳国皇室,于他们而言,回旋的余地也会更大一些。
  但他们不知道的是如今岳国老国君已然驾崩,皇子和公主的争储正处于白热化阶段,而眼前程公子就是公主的代言人。
  为了使臣的安全考虑,天欣楼总店暂停对外营业,里面几乎全是佣兵团和公主派出的高手护卫。
  为表示对三国使臣的重视,岳婳欣盛装出行,亲自出门迎接,魏总管亲自护卫,这一举让三国使臣之前想私下和程风谈的算盘落空。
  当程风的车辇刚刚停下,对面的御风苑内走出一行人来。
  为首的是一位风神俊朗的青年,一身无爪龙袍在阳光下熠熠生辉。
  龙袍是五爪金龙纹绣,那是一国之君才能穿的,而没有爪子的龙袍,则是储君的指定纹绣。
  程风神识堪比炼神中期,在御风苑那边刚有动静他就发现了,那为首的青年不用说,定是岳长风无疑。
  首次见到这位传说中的长风皇子,和岳婳欣有几分相似,程风还是很惊讶对方那副好卖像。
  想想也是,一国之君的妃子哪个又会长得难看?从遗传基因角度来说,岳婳欣长得就祸国殃民,她的兄长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一身无爪金龙袍的岳长风,旁若无人的迎上三位使臣,一番寒暄之后看向岳婳欣。
  好像一位仁爱的兄长轻责调皮妹妹一样,笑道:“皇妹你真是的,诸位使臣来访这么大的事情,一个人就跑来了,也不等等为兄,倒是让三位大人笑话了。”
  若真是兄妹和睦,这番话也没有什么问题。
  恰恰就是两人都有意大宝,互为竞争关系,岳长风这样说话,其意义就大不相同了。
  岳婳欣也不是省油的灯,嫣然一笑,道:“皇兄的主要精力在朝堂,小妹不敢苟同,怕怠慢了上国贵使。不过皇兄既然来了,那便一起入内吧!”
  这番话说的暗藏机锋,程风心中止不住给岳婳欣竖起大拇指。
  三国使臣通过各自的情报都知道,这俩兄妹都有意国君之位,处于一个竞争关系,也不说破,径直跟着登上天欣楼的三楼。
  三国随行的一些年轻人,在庞三的招呼下,进驻后院的临时用雅间改成的住房。
  三楼主要是针对一些有高端人士设计的,不但可以用餐,还有程风特意设计的总统套房、露天茶室、楼顶花园。
  第一次走进天欣楼的岳长风也有些惊讶,不由得对程风多看了几眼,充满赞许的神情。
  程风五感敏锐,循感觉望去,看到岳长风那赞许的眼神,微微颔首一笑以示回应。
  随着岳婳欣的介绍,三位使臣得知这些都是程风设计的,不由得更加佩服。
  作为地主,程风待岳婳欣介绍完毕,招呼道:“诸位大人远道而来,请入茶园品茶。”
  这个世界人们不叫喝茶,叫吃茶,想起那种滋味,程风就忍不住作呕。
  这里的人们将茶叶与葱、姜、枣、橘皮、茱萸、薄荷等食材碾成粉末,再熬成糊状食用,那味道还真不怎么好吃。
  程风找到茶商,采购了一些新芽,将铁锅烧热,令人将之炒过之后,再用水炮制。
  虽然没有前世买的茶那么甘醇沁心,但喝完之后,还是能有茶香留齿弥久不散。
  “原来茶还可以这样喝!”
  “唇齿留香,令人心旷神怡,妙,妙哉!”
  “程公子真乃奇才也!”
  听到三位使臣的赞美程风,岳婳欣一脸满意。
  岳长风虽然也是满面春风,看了一眼摇头叹息的计覆天,心里却掠过一丝阴毒:这样的人才若是不能为己所用,那真是太可惜了。
  因为有岳长风的存在,加上岳婳欣有意无意的将话题引向一旁,整个下午都在喝茶聊天,一点关于结盟的事情都没有谈。
  岳长风颇觉无趣,当准备晚宴的时候,借故离去。岳婳欣和程风也并没有出言挽留。
  三国使臣互视一眼,默契的低头喝茶。
  于他们而言,岳国不管谁将来做国君都关系不大,重要的是要学到程风的经营手段,才是他们最关心的。
  天欣楼的菜品很多都是程风开发出来的,晚宴主客尽欢。
  直至晚宴尾声,一直低调少言的雪千重踱步到中间,举着酒杯朝高位的岳婳欣举杯:“在下奉本国国君之命,送本国子弟前来求学,望公主恩准!”
  雪千重作为戚国朝中重臣,自然不会如同岳国臣子那般自称‘微臣’,倒是他率先开口让程风都觉得有些意外。
  有人开了头,自然也有人附和。
  “公主,我等前来的目的想必你也清楚,大家也就不必绕弯子了。”魏文泰资格最老,他跟着发话,却没有如同雪千重一般走到中间说话。
  “当然。”岳婳欣不以为意,臻首微点,道:“只是本宫也有要事在身,故此让程公子代我与诸位磋商,他就代表我的意思。”
  三人和程风相处一天,觉得他看似年龄不过十五岁,但确实满腹才情,知之甚广。
  就算他身无官爵,能得到如此赏识,三人也丝毫不觉得意外。
  岳婳欣这突如其来的将担子丢给程风,让后者万分意外,不是说只让自己接待吗?这谈判怎么也落在自己头上?
  “公主……”程风丝毫没有心理准备,想要拒绝。
  “就劳烦程公子了,本宫确实有些乏了。”岳婳欣打断程风想要出口的话,扭头对魏总管道:“我们走吧!”
  “是!”魏总管恭敬应声。
  “三位使者,请随意,婳欣便先行离开了。”
  “恭送公主!”三人起身相送。
  妈蛋!这生意亏大了。
  程风心中郁闷,就一片药园,不但自己掏腰包款待,还要去谈判,最重要的是这妞没有任何指示啊?怎么谈?
  “程公子……?”
  颜集喊了程风好几声都没反应,不由得提高了音量。
  “啊!嗯?咋了?”程风疑惑的看着眼前的三人。
  “既然贵国公主指定你来谈,那我们是不是该先谈正事儿?”魏文泰开口说道,其他两人均点头附和。
  “好吧!”程风叹了口气,只能硬着头皮接下这艰巨的任务。
  “想必程兄弟对也知道我们的来意吧?”雪千重之前最稳重,如今却最是急切,没有多余的话,直入主题。
  程风也看出了这一点,佯装沉思道:“倒是听公主略微说起过,好像你们想让弟子在我这里学习?”
  三人见程风很上道儿,露出希冀之色。
  “不过……!”程风皱着眉头,为难道:“你们也知道,我就是靠这个生活,你们看我现在无官无爵,若是失去这个饭碗,我不得饿死啊!”
  开什么玩笑,吃了本公子那么多东西,啥都不表示,还想让本公子免费当苦力?醒醒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