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8章 远交近攻

更新时间:2016-11-12 16:21:00 作者:焰森 字数:3285

程风干咳两声,打破沉默:“要不,咱先坐下聊?”
  程风看得出岳婳欣肯定有事,虽是商量的语气,却不客气的先坐下,对素衣道:“可不可以麻烦师姐让庞三送点吃的过来,咱还是好好宴请公主一番。”
  素衣对他没办法,只能歉意的朝公主笑笑离开小院。
  “你好大的胆子!”等素衣离开,岳婳欣柳眉一竖,对程风说出这么一句,语气却不是很坚决。
  程风斜瞄岳婳欣一眼,道:“我不但胆子不小,很多地方都令人吃惊,行了,有事儿说事儿吧!”
  “你……”岳婳欣正要发作,想到程风本身有伤,依然坐在这里打算听自己说,心中也就释然。
  这就是情商高和情商低的区别。
  这个世界,并不像程风前世的封建时期,女子只能是男人的附庸。有许多国家的国君都是女子,而岳婳欣正在准备成为其中一员。
  “我有个事儿想与你商量。”岳婳欣尽量让自己保持心态平和,不去看程风那傲慢的眼神。
  “说来听听!”程风脸色有些病态的苍白,却装出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
  “我想让……请你明天帮我去接待一下外国使臣。”岳婳欣命令惯了,一时还不适应这种平等对话,毕竟程风不是她的属下。
  程风笑了笑,道:“接待外宾不是有鸿胪寺吗?我一市井草民跑去,岂不是有失国体?”
  岳婳欣无奈之下,只好将戚、楚、魏三国的要求说了一遍。
  “公主,你要可要清楚,这天下第一酿可是天欣楼的致胜法宝,就这样送出去?”程风有些着急,这可是老子的专利啊,还望着它赚钱呢!
  “我是想以此换取三国出兵牵制陈、鲁、燕,好让本国能顺利度过这次危机。”岳婳欣没有隐瞒,如实说道。
  程风心中暗暗惊讶,不得不说,这妞很有战略眼光,这很像春秋时期的‘远交近攻’之策。只是岳婳欣胆子还是太小了些,单单只是要求出兵牵制,不够犀利啊!
  “这是一个很厉害的谋略。”程风收起那副不以为然的神态,认真说道:“不过,还可以更加完美。”
  “哦?”岳婳欣美目闪耀异彩,等着程风的下文。
  在程风前世上学那会儿,历史是必考课,品学兼优的他自然非常熟悉历史上一些有名的大事件,秦国崛起的‘远交近攻’之策,堪称春秋之经典。
  他没有想到这妞居然也能想出类似的外交手段,不愧是争皇储的女人。
  程风将岳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补充了很多岳婳欣未曾想到的手段,从政治、经济、文化等等各个方面入手,正式将这个策略命名为——远交近攻。
  岳婳欣听完程风的长篇大论,骤然起身,肃然起敬,朝程风深深一躬。
  “先生高论,请受学生一拜!”岳婳欣的态度诚恳而恭敬。
  开玩笑,当时历史课,老师特别用了一整堂课和大家一起分析秦国的远交近攻,程风这时说出来的策略,甚至比当初的秦国还要完善一些,岳婳欣怎能不拜服。
  岳婳欣行礼一幕,正好让刚刚走进院子的素衣看在眼里,顿时像被人施了定身法,惊愣当场!
  岳婳欣真诚行礼,程风也有些不好意思,揉了揉鼻子掩饰脸上的尴尬,道:“公主!使不得,若让我师傅和师姐知道,我会被他们揍死的……”
  程风说着抬头,正好看见门口的素衣,赶紧改口招呼:“呃,师姐……我是说师傅会很暴力,你是最温柔的,嘿嘿!”
  “死样子!”素衣走过来嘟嘴低骂一句,很隐秘的在程风侧脑轻点了一下,赶忙将躬着身子的岳婳欣扶起来,道:“公主,您可别对他这么好,这家伙就是喜欢胡说大话。”
  程风耸耸肩,双手一摊,一副很无奈的样子,引得一向严肃的岳婳欣也不禁莞尔。
  “那明日之事就全仰仗程先生了!”岳婳欣确实被程风的才学所折服,更加上她现在正是用人之际,故此除了礼待程风不作其它选择,连称呼都改了。
  “等、等一下,我啥时候说我要去帮你接待外宾了?”程风眼珠子一转,发现自己似乎还没有捞到啥好处,凭什么白当苦力?
  岳婳欣既然有能力争皇储,岂是不懂察言观色之辈?也不辩驳,取出一枚金色令牌递给程风,道:“这是皇家药园的进出令牌,但凡有用,先生可随意取之。”
  “这样啊!”程风一脸为难之色,但手上动作丝毫不像重伤未愈,一把抓过令牌收了起来,道:“哎!谁叫咱也是忠君爱国的有志青年呢,罢了,我接!”
  看到程风财迷的样子,素衣觉得脸上火辣辣的臊得慌,恨不得找条地缝钻进去。
  “如今岳国风雨飘摇,程先生有此高风亮节,令人佩服。”岳婳欣不知道是真心夸赞,还是故意说反话?
  不过她雍容高贵的脸上,倒是没有丝毫不悦,似乎也很欣赏程风的真性情,比朝堂上那些阳奉阴违之辈强多了。
  “行啦,别先生先生的叫,搞得我好像是个七老八十的老大爷似的。”程风最不喜欢就是繁文缛节,就连拱手都有好几种方式,忒烦!
  要是用握手多好,握握未来女皇大人的白嫩小手,那是什么感觉?不过,手虽然没有握过,但这位公主‘某些’位置,的确柔软有料。
  岳婳欣看到程风那不加掩饰瞄着自己胸部的眼神,心中天人交战,若不是有求于他,恨不得给他那俩眼珠挖掉。不得已只好将身子对着素衣,给那混蛋留下一个背影。
  “咳咳……既如此,我们私下里就别去管那么多,大家随意就好。”岳婳欣干咳两声掩饰尴尬,刻意将‘私下里’三字说得特别重,其言下之意不需多言,在外人面前还是要顾及皇家颜面的。
  漂亮的服务员这时送来酒食,程风也收起流氓眼神,三人就在院中,对月饮酒畅谈。
  岳婳欣难得放下一身伪装,说起父皇几次潸然泪下,素衣挨着她不断安慰,看着对面的两名各有千秋的绝色女子,程风突然发现上天真是待自己不薄。
  不做点什么成绩出来,还真对不起自己穿越这一趟。
  酒至深夜,在魏总管的催促下,素衣也开始了她新的工作,进宫为公主分忧。
  岳婳欣为了笼络住程风,自然和他对素衣展开激烈争夺,最终因为有师傅的搅和,程风败下阵来。就算他再怎么反对也被师傅一票否决,好在他身上有两枚令牌都可以自由出入皇宫,心中略微好受了些。
  素衣虽然也有些不舍,但还是受不住师傅的‘谆谆善诱’和公主的‘甜言蜜语’,暂时离开程风入宫。
  先前还热闹非凡对酒当歌的院中,只剩下程风一人。
  这样也好,他更能安心修行,国君死了,争储必然开始进入明面,皇子公主定会各施手段。但这些都不是程风想关心的事,他现在就是要好好把身体调养好,争取明日能圆满完成任务。
  放出小龙护法,吞服岳婳欣所赠的养元丹,他现在可不敢再迷信这里外人进不来,今天特么就进来好多人……。
  一枚养元丹还不能尽数恢复伤势,好在程风身具五行之体,水木属性同时作用,丝毫不弱于养元丹的功效。
  只见他轻轻闭起双眼,进入一种空灵状态,身周弥漫着浓浓的水雾和旺盛的生机。
  一缕缕水木灵气进入经脉,游走全身,那些断裂的经脉慢慢修复,受创的骨骼也变得平滑,他脸色也变得红润起来。
  现在正是公主和皇子开始明刀明枪竞争的时候,作为公主最倚重之人的徒弟,他可不敢大意。
  小龙对一切都很新奇,更是对石桌上那几壶酒兴趣浓烈,乘着程风入定,它身上闪耀荧光,酒壶中的酒液径直进入它口中……。
  时间并没过多久,因为吞服了养元丹,以及自身五行属性的作用,程风不但伤势全消,修为也有一丝增长,达到炼精初期巅峰,倒是有些意外惊喜。
  这一次万断山脉之行,虽然凶险万分,但收获也同样不小,战斗经验无需多说。
  小龙、紫阳鼎、丹宗传承、古灵功等等,这些东西任何一样放在外面,绝对会引起腥风血雨。现在却尽数落入他手,难怪男娲前辈说自己福缘深厚。
  程风得到丹宗传承,一直都没有尝试过,乘着这会儿有闲,将丹经记载的炼丹之法温故一遍。
  然后取出紫阳鼎,从其内空间取出一株低阶灵药,照着丹经开始提炼精华。
  程风身具火属性道种,这可是任何一名炼丹师都梦寐以求的。
  有道种的存在,道火便是火之极致,不管是炼丹炼器都是绝佳火种。
  神识控制着灵药于鼎内悬浮,右手放在紫阳鼎底部,其上一缕蓝中带白的火焰跳动着煅烧鼎身,鼎中温度徐徐升高,灵药开始萎缩。
  控制灵药的神识分出数道,小心翼剔除残渣。
  不多时,一缕淡金色的灵药精粹被提取出来,程风喜出望外,觉得炼丹似乎也不是多难的事情。
  只是他不知道的是,丹经记载的提炼之法,说其是天下第一也不为过。再加上他身具极道火种,以及堪比炼神中期的强大神识,才能顺利提炼出灵药精华。
  若是换一个火属性修士,即便神识和方法一样,没有火属性道种存在,只怕在剔除灵药残渣的时候就失败了。
  但程风得意得有些早,他这一激动,道火和神识略有波动,那缕淡金色灵药精粹,呲的一声变成一缕黑烟,从紫阳鼎的排气孔喷出,令他一脸焦黑。
  有了这一次的经验,程风又取出一株灵药开始提炼,这次他保持心境平和,提纯过程很顺利。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