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7章 我身子虚

更新时间:2016-11-05 10:25:39 作者:焰森 字数:3000

这两人中,清馨和素衣被人戏称为“岳国三美”,素衣是认识她的。
  而另一位女子,看起来也容貌并不比自己差,且气质高贵典雅,想来也不是寻常人。
  程风也是一怔,不过他并不觉得自己做得不对,师姐是他最在意的人,他不想她受任何委屈,相信师傅会理解。
  “我不管你们是什么人,怎么进来的?希望你们赶紧离开,要不然的话……。”程风轻轻拥着素衣,看着岳婳欣把最后一句话托着,迟迟不说完。
  因为他也没想好,要不然他会做什么?
  “要不然怎样?”岳婳欣恢复常色,静静的看着程风,那股上位者的威仪不自觉的散发出来。
  不过程风根本没有注意,想了想,直接开始脱掉衣服,露出健壮的上身。
  “要不然,就不要怪我失礼了。”
  “咿呀,臭流氓!”清馨捂住双眼尖叫一声,岳婳欣更是满脸通红的背过身去。
  外面的魏总管等人面面相觑,若不是神识观察到里面的情况,只怕还会误解成其它不和谐的画面。
  “要点脸好不好?这是我的房间,我要睡觉,我习惯裸睡你也管吗?”
  “师弟,好了,那个好像是公主……”素衣似是想到了什么,俯在程风耳边悄悄说了一句。
  程风先是一愣,装作没听到,看向清馨的眼神更加厌恶。
  他以为是清馨将公主带来找麻烦的,师傅不过是跟来保护公主,要不然怎么可能不是师傅先进来?虽说普天之下莫非王土,但是一个公主胡乱闯进民宅真的合适么?
  扶着素衣的腰身走到清馨身前,道:“不要仗着佣兵团胡闹,灵药生意老子可以不做,你要是想仗着这点来要挟于我,甚至侮辱我师姐,对不起,老子不乐意!哪里凉快滚哪里去!”
  他一直对于上次清馨利用他耿耿于怀,这次她居然更过分,仗着有帮手嚣张跋扈不讲道理,甚至辱骂师姐,让他彻底怒了。
  屋子里一瞬间陷入诡异的寂静。
  素衣本就少言寡语,这种场合更是不知道该怎么说话,只能任凭程风做主。而且,她看得出,师弟真的是很在乎她,这辈子能遇上一个如此在乎自己的人,她已经很满足了。不管接下来会有什么麻烦,她都愿意和他一起承担。
  岳婳欣本来是一番好意前来关心程风的伤势,却不想闹得如此不愉快。
  她是真不愿意和程风把关系搞僵,不说驿站里还有楚国使臣指名要他去接待,自己之前能和皇兄分庭抗礼,程风也是有一定功劳的。而现在失去父皇,她更是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
  她突然也发现自己这次好失败,一定给程风留下一个极其恶劣的印象。
  她没想到,自己和那个名动列国,又帮了自己大忙的少年,居然会以这样一种方式见面。
  她不知道,自己有多少年没有如此失态过了,自从父皇让她和皇兄竞争储君开始,她总是给人以高贵睿智的形象。
  回想方才的表现,竟然大失平日里的处事水平,如同一个泼妇,或许是因为父皇的逝去,对她打击和影响太大了。
  岳婳欣一时想了很多。
  而清馨被程风骂得一阵愣神之后,突然掩面哭泣冲了出去。
  从小到大,拐三脚生怕她不开心,佣兵团的叔伯大哥都把她当明珠一般捧着。拜师学艺,因为天赋出众,更是享尽师门长辈的宠爱,几时受过这等委屈?
  岳婳欣深吸一口气,让自己平复下来,回头走到光着上身的程风身前,道:“之前是我思虑不周,让程公子误会,婳欣深表歉意。”
  程风一听女子自称“婳欣”,心想自己是装不下去了,穿上衣服歉意的笑了笑。
  “这里有一颗二阶养元丹,有固本培元之效,希望你早日康复。”岳婳欣尽量放下姿态,试图平辈论交,以补回先前的印象分。
  二阶养元丹,正好适合炼精初期的程风服用,唯有超越炼药师成为炼丹师者,才有能力炼制出来。
  整个岳国的炼丹师也不过三人,且都常年在外游历难觅踪迹,这丹药的珍贵可想而知。
  虽然程风和素衣也有一些师傅给的所谓丹药,但那些都是由药散调制而成,和如今手上的真正丹药相比,药效自然有天壤之别。
  程风虽然猜到眼前女子是公主,但还是毫不客气的伸手接下,或许是因为穿越而来,他对皇权并没有多少敬畏。
  见他收下自己的丹药,岳婳欣自己都没有想到,竟然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暗暗松了口气。
  “多谢公主赠药!”程风收好丹药,朝岳婳欣拱手道谢。
  素衣之前也和程风一样装作不知,此刻听程风叫出对方的来历,身形一矮准备跪拜。
  然而,程风拉住她,摇摇头。
  素衣大急,这可是公主,作为庶民百姓,先前故作不知倒也就罢了,如今知道了哪有不跪之理?暗自有些责怪程风不识大体。
  岳婳欣通过很多渠道了解过程风的性情,方才更是见识到他为了素衣直接骂走清馨,如今更让素衣不对自己行跪拜之礼。虽然心中有些生气程风不顾皇家威严,但她却更明白,要想笼络住一个人,就要投其所好。
  她看得出,素衣对程风的重要性,正好就是突破口。
  岳婳欣亲切上前扶住素衣,道:“听他的,不管现在或将来,你我都不需要多礼,以姐妹相称如何?”
  这一举动做得十分自然,丝毫不显造作,非出自真心很难做到如此。
  程风此时在心中才有些明白,为什么师傅会一直支持她,这妞情商超高,有手腕,的确是块当领导的好料。
  “这可使不得,公主万金之躯,草民焉敢僭越!”素衣有些惊惶,虽说他的祖上也曾为岳国立下汗马功劳,但那却是很久远的事情了。眼下的秦家,不过只剩她和一位在玄机门养老的叔祖。
  “师姐,公主金口玉言,一言九鼎,你想让她食言吗?”程风没等岳婳欣说话,抢先说道。
  他虽然知道这是岳婳欣笼络人心的一种手段,但他确实很反感这个世界的跪礼。
  “这……”素衣无言。
  岳婳欣淡然一笑,道:“本宫向来说话算数,妹妹可不要让我为难哦!”
  “不敢!”素衣还是有些惶恐,有些无助的看向程风。
  “哎,出去透透气。”躺的太久,程风也想出去走动一下,丝毫没有要让岳婳欣先行的意思,率先朝外一步步慢慢挪动。
  素衣歉意的看了一眼岳婳欣,道:“还请公主不要怪罪他,他这人就这样没规矩,回头我再好好教训他。”她显然比程风懂事,觉得没有让公主先行,就是非常无礼的一件事。
  “无妨!”岳婳欣淡笑着回答。
  素衣上前扶着程风朝屋外走去,岳婳欣内心很不情愿的跟在后面,表面却带着微笑。
  “师傅!”程风看到站在院内的师傅以及三名陌生人,先招呼了一声。
  “哼!你这个混球,你对人家清馨做了什么?把人气成那样儿?真后悔当初没强行给你净身!”魏总管本来还没那么生气,但见这混球徒弟居然走在公主前面,他就忍不住了。
  一听“净身”,程风不自禁的夹紧双腿,哭丧着脸,道:“您老别吓唬我好不好?我身子虚,经不住吓啊!”
  看到程风那快哭了的样子,魏总管哪里不知道这小子又在作怪。
  “你虚?……哼!”
  非但是魏总管,他身后的三人都忍俊不住,不自然的捂着嘴咳嗽。
  三花境高手神识何其强大,刚到天欣楼门口,他们就发现了他对素衣作怪,本想提醒岳婳欣,奈何她跑得太快。
  魏总管本还想说什么,但见素衣一脸哀怨的看着他骂程风,他忍了下去,冷哼一声绕过程风去给公主致歉。
  “魏总管,这都是本宫的意思,你就别怪责了。”岳婳欣是真的很想挽回在程风心中的印象。
  徒弟得到公主重视,魏总管心中是很高兴的,但却依然对程风说教了一番,要忠君爱国,要为公主分忧什么的。
  程风低着头,玩弄着衣角,根本没听进去。
  岳婳欣看出程风的不耐,道:“魏总管,我想私下和他们聊一会儿,请你们在外面等候。”
  魏总管说不得对俩徒弟又是一阵耳提面命,令他们好生招呼公主。
  至于魏总管的三位结拜弟兄,他们本想好好和大哥传说中的妖孽弟子聊聊天,顺便讨几壶酒,但现在希望却落空了,郁闷的过来打了一圈酱油。
  素衣看出三位师叔的眼神,一直在院中石桌上摆放的酒壶上打转,她哪里还看不明白师叔们的心思,乖巧的取出几壶珍藏好酒奉上,让他们开心离去。
  师傅离开,院中剩下三名同龄人,虽然程风比她们都要小几岁,但无疑他才是主角。
  素衣话不多,岳婳欣自持身份不好先开口,一时有些冷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