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6章 三美齐聚

更新时间:2016-11-11 18:17:00 作者:焰森 字数:3061

皇城中,最近几天戒备明显森严许多,夜晚巡逻的队伍也有所增加,更是宣布开始宵禁。
  贪狼佣兵团总部,当晚程风和清馨夜会的花园,怜月花散发着淡雅的香气。
  两名世间难寻的绝色女子坐在花台上。
  “公主师姐,你就不用担心了,那混蛋命硬得很,林立和计覆天几次三番设计,他不是一样活蹦乱跳的?”清馨嘟着嘴,对另一名气质高贵的女子说道,语气中还有不少怨气。
  “这次不一样,父皇突然驾崩,皇兄那边的所有三花境高手,又全部去了万断山脉,说明皇兄想一举竟全功。”
  “能不能将他平安回来尚属未知,而好几个国家的使者都已经到了离皇城十五里的驿站,指明要程风去接。这关系着岳国国运,我焉能不担心?”
  这气质高贵的美丽女子,正是岳国争储的公主岳婳欣,同样是岳国三美之一。
  程风因为经营天欣楼不但名动岳国,随着他的天下第一酿远销别国,更使其商道天才之名远播,很多国家遣使前往岳国,都想送本国弟子前来学习经商和酿酒之术。
  虽然商贾的名声不好,但那也只是局限于士大夫和文人的认知。真正有见识的国君,自然明白商业对一个国家的重要性。
  作为有意大宝且一心想继承父皇遗志的岳婳欣,怎么可能放弃这样一个不但可提升声望,还能结成强援的机会?
  经过几番商议,她决定先接收戚、楚、魏三国前来学习的弟子。
  摇光大陆近百个国家,起码有三成国家都表示想派人来学习,岳婳欣为何单单选中这三国?
  其实也很简单,戚、魏、楚三国和岳国之间,恰好夹着对岳国虎视眈眈的陈、鲁、燕三国。
  而岳婳欣的条件就是,让戚、楚、魏三国出兵牵制,以使得岳国有喘息之机,顺利完成国君更替。
  不得不说,她这一招,和程风前世历史上,春秋时期秦国崛起的“远交近攻”如出一辙。
  敢于争储的婳欣公主,果然不是寻常之辈。
  清馨瘪了瘪嘴,道:“师姐你倒是在为岳国费心费力,可有的人整天就知道勾心斗角,排除异己。”
  岳婳欣叹了口气,道:“若真让陈、鲁、燕三国踏进岳国国土,就算争来的也不过是个亡国之君,受苦难的永远都是黎民百姓!”
  “所以说,这个国君之位,你必须争到底!”就在这时,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几道身影走了进来。
  听到这声音,岳婳欣喜不自胜,偏向她的父皇逝去,她觉得处境危如累卵。魏总管终于平安回来,她心中也踏实不少。
  “魏总管,你平安归来,本宫欣慰之至。”岳婳欣紧锁的眉头舒展开来,一股淡淡的上位者威严显现出来,让她整个人有种难言的魅力。
  “有劳公主挂心。”魏总管恭敬行礼,丝毫没有半点高阶修者的傲气。
  “魏总管,你是本宫最为仰仗之人,任何礼待都不为过。”岳婳欣说了一句,问道:“为何没见程风?”
  “劣徒重伤,昏迷未醒,眼下正在天欣楼总店。”
  “什么?”岳婳欣凤目一睁,有些担忧道:“可有大碍?不行,本宫得去看看他。”
  程风直接关乎三国使臣的接待,若他一直昏迷不醒,岂不是会令结交强援的计划落空?
  岳婳欣没有理会魏总管等人诧异的神情,带着清馨径直走出佣兵团,登上车辇朝天欣楼总店而去。
  魏总管等人也只能跟着一起前往。
  天欣楼后院房间内,素衣坐在床前,呆呆的望着昏迷的程风,虽然探查出他的身体在不断好转,但素衣依然揪着一颗心。
  想起万断山脉中两人经历的种种,素衣情难自禁,握住程风宽厚的手掌,一脸怀恋的神色。
  “师姐,我……还没洗手。”程风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眼,看到素衣的样子,即使他还很虚弱,也忍不住逗她一下。
  素衣听到程风说话,脸上先是欣喜,接着红得像一枚熟透的苹果,想要放开他的手,却又有些不忍看他失望。
  “师姐,你俯首过来,我给你说句悄悄话。”程风突然这么说了一句。
  素衣虽然很是疑惑,但还是顺从的俯首,红霞未退的晶莹耳垂,几乎贴在程风脸上。
  程风很无耻的伸出另一只手,轻轻攀住素衣修长雪白的脖颈,轻轻衔住那晶莹剔透的耳垂,并刻意喷出一口热气。
  “嗯……”素衣止不住浑身一颤,几乎软倒在程风身上,情窦初开的少女,哪能经得住程流氓如此撩拨?
  不过她还是保持了心中最后的理智,艰难的挣脱魔爪,转身背对程风,轻声道:“你伤很重,别作怪。”
  “嗯,伤好了再作怪。”程风咂咂嘴补充了一句,笑道:“师姐,其实这样经常刺激刺激荷尔蒙分泌,有助于伤势恢复。”
  素衣虽不知道什么是‘荷尔蒙’,但对于有助于恢复伤势这话却很上心,认真问道:“真的?”
  “师姐你是知道的,玉树临风英俊潇洒只是我的外在,最主要的内涵就是诚实稳重从不撒谎。”程风不要脸的自夸。
  素衣最早很是反感程风这种自卖自夸,以至于当初经常一言不合就揍得他满地找牙。
  现在不知怎地,听到师弟这种浮夸的言语,她觉得很顺耳。
  素衣犹豫了一下,红着脸主动欺近程风,给他一个香吻。在她看来,这是为了让师弟的伤势尽快好起来。
  幸福来得太突然,程风毫不客气的接住,搂着素衣柔软的腰身尽情索取。
  “你们在干什么!”刚赶到的岳婳欣,看着床上的一幕,高贵典雅的脸上尴尬之色一闪而逝,吃惊中带着一丝怒意喝问。
  突如其来的声音,让床上拥吻的两人骤然分开。
  素衣赶紧站起身,看清来人及其身后未曾进屋的师傅和一脸促狭的三位师叔,臻首深深埋进那傲人的胸口,一张玉脸几欲滴出血来,双手紧张的揉着衣角。
  这该死的家伙,羞死个人了。
  程风一脸懵逼的看着那衣着华丽,气质典雅高贵的女子,完全搞不懂发生了什么?
  岳婳欣看了清馨一眼,后者会意,一脸鄙夷的目光扫过素衣,回身将门关上,将魏总管兄弟四人关在门外。
  “不是……!你谁啊?”程风有些气闷的看着床前的高雅女子。
  上次是小龙嗷唠一嗓子,搅了他的好事就不说了。这次这个莫名其妙的闯入者,更是吓得他差点缩阳入腹,我特么造了什么孽啊?
  程风转眼看向关门走过来的清馨,道:“你这妞怎么这么讨嫌?不请自来不说,你居然敢用那种眼神看我师姐,信不信我……。”
  “你想怎样?她本来……”清馨一挺胸脯,毫不畏惧的叉着腰,杏眼圆睁。
  上一次虽然她是使了点小心眼坑程风,但这家伙居然一直对她沉默抗议,她非常恼怒。
  岳婳欣玉手一扬,止住清馨,看着床上的程风,质问道:“你不是重伤未愈么?不知道……这样不利于伤势恢复吗?”
  程风越来越糊涂,你谁啊,管得着吗你?
  这后院不是外人不能进入吗?
  听这女子的口气,咋就那么像捉奸在床的原配啊?
  还有师姐,你为什么那副受委屈的小媳妇表情?
  “你是我师娘?”
  程风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蹦出这么没水平的话来,师傅是太监啊!
  呃!躺久了,脑子充血过多。
  果然,岳婳欣一听这话,粉面含霜怒视程风,胸口剧烈起伏,那规模比素衣有过之而无不及。
  “我做什么你管得着吗?”
  程风可不管对方生不生气,不满的说了一声挣扎着起身,素衣赶紧前来将他扶住。
  看到床前并没打算让开的岳婳欣,程风怒道:“木头啊你,没看见我要起床?起开!”
  随意伸手一把推开岳婳欣,只是无巧不巧的正好按在那团傲人的柔软处。
  一声惊呼!
  岳婳欣惊退,看程风的眼神几乎要喷出火来。
  “呃!那个,不好意思,这绝对不是故意的。”程风双手一摊,一脸无辜,谁叫你没事闯进别人房间,关我什么事?
  “你个该死的混蛋,你绝对是故意的!赶紧磕头赔罪,不然我杀了你们这对奸夫Y妇!”清馨先是惊恐的捂着嘴,回过神来立即挡在岳婳欣身前,指着程风和素衣鼻子大骂。
  岳婳欣一直都没说话,只是那眼神,恨不得生吞了程风。
  “你算个什么东西,居然敢骂我师姐?”程风本来还心存歉意,但听到清馨越骂越过分,最后甚至把素衣也牵连进来一起开骂,程风忍不住大喝一声。
  “你要搞清楚,我并没有请你们来,再说,歉我也道了,不要得寸进尺。”
  程风气哼哼的瞪了一眼清馨,回头看着一直扶着自己的素衣,满含深深的歉意柔声说道:“师姐对不起,让你也跟着受委屈。”
  “师弟,她们好像是师傅带来的。”素衣也没想到,程风会因为自己被人骂了一句而大发雷霆。
  想起之前看见屋外的师傅和师叔们,她又有些担心起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