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20章 潭中月影

更新时间:2016-11-08 13:13:00 作者:焰森 字数:3309

素衣刚开始还很斯文,小口吃着,她一直提防着程风偷看她,却见那家伙狼吞虎咽的一阵风卷残云,她也不那么斯文,两口就吃完了。

  还真别说,那鱼一进嘴里,就化作一股精粹的灵力流遍全身,她只吃了手掌大那么一块,就感觉丹田中的灵力一下就被补全,身体状态瞬间恢复到巅峰状态。

  再看程风,囫囵吞下了小半只白鱼,却还丝毫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嘴里含糊的嚷道:“唔……好吃……太……太好吃了……”

  素衣知道这白鱼的效用,也不去和程风抢,好东西,她总是先考虑师弟,只是像个小女人似的,含笑看着狼吞虎咽的程风。

  恍惚间,她发现当初那个毛头小子,就连修行都要她武力镇压的家伙,已在不知不觉间成长起来。

  程风感受到被人注视,不经意的回头,发现师姐一脸笑意的看着自己,就像媳妇看丈夫一样。

  当即就乐开了花。

  程风咧着一张满是油的嘴,望着素衣傻笑。

  素衣嗔怪的看了他一眼,她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竟鬼使神差的取出手巾给他擦了擦嘴。

  程风显然也没想到,幸福来得这么突然。

  但他本来就是一个二十六岁的青年穿越过来的,很多事情他是老司机,咳咳……。

  素衣似乎也觉得这样有些不妥,但她突然觉着那原本捏着丝巾的手一紧,她甚至都没来得有什么反应,便觉一股火热的气息喷在脸上,让她的脸和脖子瞬间通红。

  这还不算完,素衣正要推开程风,感觉两片滚烫的嘴唇压在自己嘴上,一瞬间她只觉得大脑一片空白,砰砰心跳震撼着那颗情窦初开的少女心。

  这一幕她曾在昏迷中隐约感受到过,但远没有此刻这么清晰,这么刻骨铭心。

  两道身影慢慢靠拢,被吃掉一半的白鱼正要见证一对天作之合的诞生。

  吼!

  突然一声兽吼,使得原本情迷意乱的两人瞬间分开。

  大怪兽又拖着一大石块回来,石块上摆满了流光溢彩的各种珍稀灵药。

  程风很不爽的指着大怪兽吼道:“你回来就回来,吼个毛啊吼!”

  他当然生气了,在这种情况下突然受惊吓,很容易那啥……,对,留下阴影啊!

  素衣仿佛被人撞见什么私密,臻首垂在剧烈起伏的高耸胸口,从那没被遮住的晶莹耳朵看到,红得都快滴出血来。

  大怪兽一对灯笼大的眼睛骨碌碌直转,在程风和素衣身上来回扫描,似乎也觉察到自己好像做错了什么,丢下石块头也不回跑了出去。

  “算你识相!”程风耸耸肩,来到素衣面前。

  经过大怪兽这一搅和,今天要想和师姐进行深入交流基本没戏了。

  “这个,那个,师姐,刚才我……”

  “刚才那鱼挺好吃,我还想再吃一点。”素衣突然打断程风,一本正经的看着那还剩一半的白鱼。

  她其实是不敢看程风的眼神。

  “哦!好,我这就给你取。”程风赶紧给素衣割了一块,假装收拾烧烤作料,虽有点遗憾,但心里却还是美滋滋的,总算和师姐的关系突破了一小步,拿后面的关键一步只是迟早的问题。

  不由得开始哼起小曲儿。

  素衣看那家伙嘚瑟的模样,更是羞得不行,恨不得再揍他一顿,就连一块鱼肉吃完她都没有觉出什么味儿来。

  只是她知道,恐怕从今以后,自己是难逃那混蛋的魔爪了,不过为什么心里还甜甜的呢?素衣自己都觉着好矛盾。

  若程风知道素衣现在的矛盾心情,一定会告诉她:妹子,你恋爱了!

  “师姐,再吃一点吧?”程风收拾好烧烤装备,拿着还剩小半条白鱼挨着素衣坐着。

  “不吃!”

  “吃一口,来!乖!”程风脸皮超厚,撕下一块鱼肉就送到素衣嘴边。

  素衣暗叹:完了!还是吃下程风送到嘴边的肉。

  程风暗喜,你一块我一块,两人将整条大鱼分食后,程风率先起身,很自然的将素衣拉起来,就这样两人牵着手在这片山谷依偎着漫步……。

  每天两人都用火犀羊肉钓白鱼烧烤,再用大怪兽找回来的灵药锻体,抽空牵着手去谷口迷雾处看有没有师傅的消息。

  那白鱼不知道是什么存在,两人食用之后,加上大怪兽寻来的珍贵灵药,不但旧疾暗伤全好了,修为也在增长。

  尤其是素衣,已经到了炼神中期巅峰水准,只要再多些感悟便可跨入炼神后期,在岳国除了师傅那个层级的顶尖高手,她也算跻身一流高手行列。

  程风的境界并没有什么变化,只是当初师傅强行帮他提升修为留下的隐患被完全清除,现在他修行时,再不像之前那般雷声大雨点小,进入体内的灵力已经恢复炼精期的正常水准。

  只是他要进阶所需的灵力十分庞大,修为虽有所上涨,但并不明显。

  倒是那专练神识的古灵功进步不小,他已经开辟出神识海,现在他神识强度,几乎可以将这方圆数里的山谷笼罩。

  要知道素衣当初可是跨入炼神期才开辟出识海,才拥有这般规模,没想到程风竟然在炼精初期就开辟了识海,这个师弟的天赋,当真是不一般。

  当初她试图向师傅求证程风的体质,师傅很明确的告诉她不用担心,她也没有多想,只是担心还是免不了的。

  程风将古灵功上篇传给素衣,和她一起修炼,素衣的神识强度也在稳步增长。

  五天过后,两人依旧没有等到师傅的消息,不免有些着急,决定第二天就离开。

  入夜,一轮巨大的圆月出现在山谷上空,大怪兽将程风和素衣从修行中惊醒,带着他们再次来到那水潭边上。

  水池里清晰倒映着天上的圆月,程风蓦然发现,那水池中的月亮影子竟然变得很真实,他不经意看向身边的素衣。

  只见素衣也一脸好奇的看着水中倒映的月亮,似乎也发现了问题。

  大怪兽轻声呜鸣,爪子轻轻推了推程风。

  “你是叫我下去?”程风疑惑的看着大怪兽

  大怪兽好似能听懂程风的话,点了点硕大的脑袋。

  程风知道大怪兽不会害他,否则他哪有命活到现在?

  但是他也很郁闷,上小学的时候不但学了猴子搬玉米,还学了猴子捞月亮,他一直就觉得猴子是全世界最笨的生物。

  没想到今天捞月的不是猴子,而是他这个曾经嘲笑过猴子的人类。

  “师弟!”素衣有些担心。

  “没事儿,它不会害我的。”程风捧着素衣晶莹的脸庞说道。

  这样亲昵的举动,这几天程风并没有少做,素衣也已经习惯他怜爱自己的样子。自从秦家被灭门,虽说师傅对她也很关心,但那种慈爱和程风对自己如此关心和在乎是不一样的。

  “你一定要小心!”素衣有些不舍的叮嘱,像一个看着丈夫出远门的小媳妇。

  程风在她额头亲亲一吻,纵身跳向那水中的月影。

  他也很想知道,那下面到底隐藏着什么?

  当他踏上那道月影,脚踏实地的感觉让他有些惊奇,也放下了心中的担忧,毕竟水潭下面的白鱼可是要吃肉的。万一真掉进水里,只怕会被白鱼吃得连渣都不剩。

  当他站定之后,功法就如同当初被大怪兽抛上半空一样自行运行起来,一时间点点五彩霞光将他笼罩,脚下的月影也开始扭曲,形成一道门户。

  程风的身影也跟着模糊,融入那道门户之中。

  就在程风尚未搞清楚发生什么事情之际,感觉眼前景致变幻,已然身处一个明亮的山洞之中。

  洞顶一轮圆月散发着莹白月光,洞中不算很大,十数平米的样子。

  正上方一个蒲团上,一个闭目盘坐的老者面色红润,好似正在入定。

  程风恭敬的行礼,道:“不知前辈正在闭关,晚辈冒昧打搅实非无心之举。”这样冒昧进入别人修行之地,是非常不礼貌的。

  然而,那老者依旧盘坐并未理会。

  程风一脸悻悻之色,不知道大怪兽叫自己下来做什么?再次朝老者躬身一拜,准备想办法爬到顶上出去。

  四下根本没有出口,唯有顶上那轮圆月,或许就是之前走进来的门户。

  近十米高的洞顶,凭他现在炼精期的修为,全力一跃勉强能碰到洞顶。

  然而,就在程风将丹田中的灵力调集起来准备一跃之时,耳中传来一道苍老的声音。

  “既然来了,就别忙着离开!”声音萦绕整个洞内空间,完全不知道是哪里发出来的。

  程风警惕的看向那老者的方位,哪里还有人影,顿觉脊背冷汗直冒。

  在他还没有回过神来的时候,洞中景物再次变化,发现正处身一个祭坛之上,四周弥漫着古老而悠远的祭祀梵音,似在诉说一段被历史尘埃掩埋的悲伤过往。

  程风环顾祭坛四周,入目之处遍地白骨,而外围稍远处那些骸骨没有一具是完整的,断掉的兵器也四下散落。

  而祭坛四周的白骨,全都是跪地望向祭坛正上方那尊漆黑的大鼎,似乎当时还在虔诚祈祷,却被永恒的定格在哪一瞬间。

  是什么样的人,才能在一瞬间让所有人失去生机?

  程风心中莫名悲恸,就好像那地面跪着的骸骨就是亲人一般,那一幕幕残忍血腥的场面仿佛就在眼前。

  “我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不!不可能,我的亲人怎么能被如此对待?”程风跪在祭坛上,双手使劲抓着头发嘶吼。

  就在这时,他身前出现一道虚影,轮廓模糊,但那一身装束和之前在山洞中见到那盘坐老者一模一样。

  “你是谁?为何要带我来这里?”程风双眼布满血丝,之前那一幕幕脑海中掠过的画面,让他肝肠寸断,悲痛欲绝。

  “哎……!”那虚影一声长叹,道:“你方才所见,乃上一纪元丹宗被灭的场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