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17章 素衣传讯

更新时间:2016-11-07 13:13:00 作者:焰森 字数:3289

清馨一时意气用事,却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她心中后悔极了。
  程风在岳阳城乃至整个岳国名气极大,清馨知道义父还有佣兵团的许多人都很看重他,还有他的那个老太监师傅也不是好惹的,如果真让他出了什么事儿,完全不敢想象会惹出什么乱子来。
  清馨走过去扶起程风。
  这一举动令林立很不舒服,虽然知道清馨一向对自己不假辞色,今晚的突然转变必然有猫腻。
  “莫非你就只会躲在女人背后,让她们替你出头么?”林立冷笑讥讽。
  谁知程风不为所动,一把推开清馨,扭头就走,根本连看也没看他们一眼。
  清馨同样没有看林立,小跑着追上程风,想要扶着他,但都被推开。
  林立看着两人离开的身影,一掌将身旁的一尊石狮拍成碎石。
  “你可知那清馨的身份?”
  背后冷不丁的一句话,使得林立骤然转身。
  计覆天看着林立,无奈的摇摇头。
  “计先生何出此言?他不是拐三脚的干女儿吗?”林立不解的问道。
  “其实清馨的师姐就是当今公主岳婳欣。”计覆天淡淡说道,只是他没说,长风皇子同样是清馨的师兄。
  “什么?想不到这贱.人还有这等后台,倒是小觑了她。”林立听计覆天道出这层关系,暗自庆幸方才没有继续出手。
  计覆天仿佛看穿林立的心思,摇头叹道:“可笑你还在为自己的小心思得意,你可知程风准备做什么?”
  林立一头雾水,他之前在城门身受重伤,恢复伤势后他根本就没回烈焰卫队,而是在御风苑休息了两天。
  “莫非他还要开分店?”林立剑眉一拧,一脸焦急。
  天欣楼开两家店,御风苑同样开了两家。不同的是,天欣楼生意一家比一家火爆,而御风苑则是分散了总店的客源,如今已有些难以为继。
  计覆天对林立有些失望,作为长风皇子的心腹,居然连对手要做什么都不知道,实在是太不称职了。
  “天欣楼第三家店已经开始装潢,这几乎全城人都知道,而今晚程风更是和贪狼佣兵团谈好了进入灵药行业。”计覆天也没有吊林立的胃口,直接说了出来。
  “什么?”林立一听程风要进入灵药行业,顿时剑眉紧锁,谁不知道岳阳城的灵药铺八成都是皇子的产业?这程风不该这么冒失才对。
  “看来我还是有些高估了他啊!”林立嘲笑一句。
  “不可掉以轻心,御风苑就是前车之鉴。”
  计覆天摇头叹息,这林立自大惯了,殊不知,当初天欣楼被御风苑打压得几乎快关门了,可结果呢?
  正是因为程风的出现,如今两家的境况几乎掉了个个。
  “这次皇子有明令我等,无论如何也不能让他再兴风作浪!”计覆天作为长风皇子的知己兼智囊,对于如今的局势了解得很多。
  因为程风的出现,天欣楼帮公主那边笼络了一大批朝臣,虽说都是些无关紧要的臣子,但依旧对皇子一方造成不小的困扰。
  林立有些不以为然,就算程风善于经营酒楼,难不成他是全才行行精通?
  “既然他是修行者,我想我不介意冒险让他永远消失。”林立嘴角向上弯起一个弧度,仿佛已经看到程风跪地求饶的画面。
  这一点,计覆天倒不反对,他一直都认为,只有死人才不能兴风作浪。而他的心思早已经飞到万断山脉另一端,那里正在上演一番精心准备的猎杀,只要成功,那整个皇城的局势基本已经尽在掌握。
  ……
  在回归途中,程风一直没有理会清馨,径直回到天欣楼总。经过今晚的战斗,他虽然最后退走,但却感悟颇多。
  一番调息之后,将整个战斗过程回想几遍,将那种战斗经验深深刻进脑海。他意识到自己因为奇遇突然提高境界,战斗经验其实极其欠缺,也因此他在和拐三脚的谈判中加入了进山历练一条。
  当他从感悟中醒来,正置月上中天。
  程风站在院内,看着师姐平时住的东边房间,心中涌起一丝思念:“你到底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你可千万不能有事啊!”
  走进屋内,打开柜子,看到师姐为他准备好的锻体灵药,上面放着一绢留有师姐身上香气的白绸,其上娟秀的字迹注明了每种灵药的数量,心中又是一暖。
  兑好药液,程风进入其中开始修行。如今有傀儡人酿酒,只要有时间他都在修行。
  本来师傅当初为了帮他炼化法宝,强行将修为提升至炼精期,导致他吸纳灵气的速度大减。但今晚却不一样,当程风运起功法开始炼气,那火属性道种竟然异常活跃。
  空气中的火属性灵力更是大量增多,导致整个房间里温度比外面高很多。而且进入丹田的灵力也有所增加,流经古剑法宝,令其隐隐泛着红光。
  程风大喜,这种变化并不是什么坏事,他也没有去深究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凝神静心专注修行。
  而在万断山脉的另一端,一名白衣女子浑身血迹斑斑不断飞逃,她身后三名脚踏飞剑的炼神期高手紧追不舍。
  “小娘子,你是逃不了的,不如从了我们,说不定爷们儿高兴了,放你一马也不是不可能。”
  后面的追兵不断污言秽语,意图扰乱她的心神。
  无奈之下,素衣只能偏离安全路线逃遁,身形一拐冲入万断山脉深处。
  后面三人大惊,赶紧加快速度,试图将素衣拦住。
  此处正在靠近万断山脉最危险的内围区域,通过无数前人总结,若在此区域偏离安全线路,绝对九死一生。
  若是不能将前面那白衣女子生擒,那位神秘头领的手段,足以让他们后悔来到这个世上。
  “师弟,保重!。”素衣对着手上一只指头大的小鸟说了一句,并打入一道神识烙印。
  那小鸟化作一道微不可擦查的光线冲出迷雾,朝着岳阳城疾驰而去,那是她这次前往玄机门意外得来的讯鸢,一种专门用于传话的精致傀儡。
  秦家有位叔祖在玄机门做长老,在素衣出生后不久,那位叔祖回到秦家,打算将她许配给玄机门门主刚出生的小公子,当时被素衣的父亲拒绝。
  这位叔祖遗憾的回到玄机门,不曾想两年后,秦家就被人灭门。
  如今得知素衣还活着,秦家叔祖大感欣喜,不但不再提亲事,还满足了素衣的一切要求,甚至还想让她拜入玄机门。
  但素衣心系岳阳城,更有灭门之仇未报,她还是决意回来。
  不曾想在她离开玄机门时,那为玄机门的小公子不知怎么得知她的消息,带人在半路纠缠,最后还是秦家叔祖出面才让素衣得以摆脱。
  也因为这一耽搁,素衣被计覆天的爪牙盯上。
  她刚进入万断山脉,就遭遇三名炼神期围攻,不得已她只能往万断山脉深处逃遁。
  “站住!头领说了,只要你乖乖跟着回去,绝对不会为难其他人,比如程风。”后面有人这么喊话。
  素衣身形一滞,很快被追上来的人围住。
  程风为了她一张子虚乌有的画像就敢只身前往望夫亭,她真害怕这些人又利用自己去对程风不利,但自己若真的束手就擒,那他们不是更有要挟师弟的把柄了吗?
  想到这里,素衣银牙一咬,丹田中仅有的灵力被她调动起来,身上染血的白衣顿时鼓胀起来。
  “不好,这臭娘们要自爆!”三人迅速退后。
  素衣得到喘息之机,头也不回的冲进迷雾深处……。
  岳阳城的清晨,宿醉的酒鬼在大街上随意躺着,早起的摊贩开始忙碌,通宵值守皇宫的守卫,想到妻子准备的早饭,露出幸福的笑容……。
  一道身影急速冲到皇宫门口,险些撞倒宫门侍卫。
  “皇宫重地,来者止步!”
  程风取出大内密探的令牌,侍卫顿时惊惶下跪,这些传说中的大内密探,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鬼,侍卫吓得簌簌发抖。
  “起来,赶紧带我去魏总管住处!”程风大喝一声,震得侍卫耳鼓嗡嗡作响,当即不敢怠慢,领着程风在皇宫中疾走。
  程风知道皇宫里是不准跑的,他也没有为难侍卫。
  “还有多远?”但他确实很焦急,他万万没想到,师姐真的遇到危险了。
  以素衣的性情,若不是绝境,断然不会给他发这样的话语过来。
  “直走,前方第三个交叉口右转就到了!”侍卫战战兢兢的说道,头也不敢抬。
  “好了,你回去吧,我自己去!”程风挥退侍卫,夺路狂奔。
  吓得路过的宫娥太监惊叫不已,但他顾不了那么多了,现如今只有师傅能救师姐。
  正在闭目打坐的魏总管蓦然睁开眼睛,但感应到那熟悉的气息,白眉一拧,啐道:“这混账小子!当皇宫是他家吗?”
  片刻之后,魏总管感觉门扉被人从外面撞断,程风一身狼狈的出现在他面前。
  “师傅!快!快去救师姐啊!”程风来不及行礼,直接拉着师傅的胳膊,将手中一个指头大的翡翠小鸟交给他。
  “嗯?玄机门的讯鸢?”魏总管认得讯鸢,当即神识探入其中,听到素衣留下的话和她印下的神识烙印。
  “什么时候收到的?”魏总管急切问道。
  “刚才!”
  “我知道了,你回去吧!”魏总管说着就要起身。
  “师傅,我和你一起去!”程风一脸急切的拉着师傅。
  魏总管叹了口气,点点头随手抓起程风,化作一道流光,朝着万断山脉疾驰而去。
  而在皇城的另一端的一座宅院里,一个头发胡子火红的老者,似是有所感应,看向一个方向,道:“鱼儿上钩了!”
  说着,领着三名老者,朝着万断山脉飞驰而去,全部都是凌空飞渡的三花境高手。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