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9章 道种

更新时间:2017-05-24 18:17:20 作者:焰森 字数:3292

素衣难以置信的看着程风,师弟的表现越来越接近她心中猜想的事实。

  “难道真是那种体质?”素衣有些无力的叹了口气。

  程风全身被一层绚烂五色光芒笼罩,显得异常神秘而漂亮,而素衣的双眼却闪烁着无比担忧之色。

  修行者炼化灵气的时候,属性不同,外在表现也有所不同。

  比如水属性的素衣,她炼化灵气时,身周有朦胧水雾萦绕。金属性炼化灵气时,身周金属光芒闪耀。火属性身周烈火跳动等等。

  从未见过有人炼化灵气时,五行属性的表象俱在,那一片绚烂的五彩霞光,就好像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让素衣心生焦虑。

  五鬼缠身之体,据传活不过十八岁!

  当素衣神识探查出程风浑身依旧精气滚滚,生命力旺盛,并无早夭之相,她心存侥幸的觉得他不可能是五鬼缠身之体。

  随着身上五彩气息的慢慢内敛,程风仿佛已经融入这天地间,他身上道韵流转,身形也有所拔高。素衣者震惊的看着近乎化道的程风,心中原有的担忧被羡慕和欣喜取代,这正是典籍上记载的“脱胎换骨”。

  脱胎换骨,是所有修行者梦寐以求的,除非有大机缘大因果,不是谁都能拥有这样的机会。

  脱胎换骨之后,对于感悟天地大道,以及修行能力也将随之增强。

  这时,程风身上的五彩光芒内敛,露出他的身影,清澈的双眸中,隐隐有五彩气象,看上去有些令人迷醉。

  程风发现,自己的修为在炼气期似乎已经到顶了,丹田中灵力澎湃,似要跨入另一个全新领域。

  浑身充满前所未有的力量,手臂隐隐有五色光芒流转,蕴含着比炼气三层强了不知道多少倍的力量,就连身体仿佛都被拉伸了一截。

  “师姐!”程风发现素衣看着自己发呆,喊了一声,如龙吟虎啸,将这并不宽敞的空间内震得嗡嗡作响。

  “你那么大声干嘛,吓死人了!”素衣回过神来,瞪了程风一眼。

  程风也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发现师姐怔怔看着自己,道:“怎么了?咦!师姐你怎么变矮了?”

  之前程风只有素衣耳朵高,此刻他上下仔细打量,发现两人站在同一高度,个头居然差不多。

  虽然程风这句话说得相当没水准,但素衣却不以为意,笑道:“不是师姐变矮了,是你变高了!”

  程风走开两步,发现素衣依旧曼妙高挑。

  再看自己,手臂粗壮,肩膀宽阔,原本合身的衣服,现在却紧紧套在身上,似乎真是自己变高了些。

  “这有没有后遗症啊!”程风有些担忧,这不就是揠苗助长真人版嘛。

  素衣看着滑稽的程风,抿嘴一笑:“你这番变化,正是修者梦寐以求的‘脱胎换骨’……。”将自己知道的给程风说了一遍。

  素衣很高兴,自己得到想要的秘术,师弟也变得更强。至于是不是五鬼缠身之体,等见到师傅再说。

  以她的观察,单说肉身强度,即便和炼神中期的自己相比,也不见得会差到哪里去。

  要知道,程风的修为却只是炼气三……。

  想到这里,素衣觉得不对,她吸收了夜明珠的灵力,从炼神初期一下到了炼神中期,那么师弟应该也有所提升才对。

  当她玉手搭上程风的脉门,顿时单手捂嘴,满脸不可思议。

  这家伙岂止是有所提升,修为从炼气三层直接到了九层,足足提升了六个境界,当初她完成这个过程足足花了三年,这在修行界可是闻所未闻的奇迹。

  “师姐!师姐?想什么呢?”程风看素衣呆愣愣的看着自己,喊了好几声。

  “啊!哦,没……没什么?”素衣被程风清澈的眼睛看得有些慌乱,不擅说谎的她觉得脸上发烧,说话都结结巴巴。

  “是不是发现师弟我高大威猛,又英俊帅气,把你迷住了?”程风故意挺了挺胸膛,一副臭不要脸的模样。

  得到前所未有的好处,二人早已把在外面的不快忘得一干二净。

  “别闹!”素衣恢复镇定,四下打量了一圈,目光落在那棺椁上悬浮的夜明珠之上。

  程风没再嘻嘻哈哈,将注意力从师姐身上转移到这片空间内,联想之前的遭遇,他目光最后落在那两樽棺椁上。

  他突然想到一种可能,道:“师姐,你说这里有没有可能就是将军冢?”

  程风这突如其来的问题,素衣身形一愣,她没想到这师弟的思维如此敏捷,这么快就想到这点。

  “不错,这里正是将军冢,而且是我祖上亲自督建的。”素衣目光望着流光溢彩的夜明珠。

  “什么?你的祖上?”程风越发觉得,师姐身上一定隐藏着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

  对于将军殉国,其夫人殉情的传说,素衣知道一个和外界流传不一样的版本。

  源自她的先祖,那位和将军九死一生的副将的手记。

  在素衣刚刚识字的时候,家境还算富足,她偶然间在父亲的书房看到过这个故事。

  大概是讲这位殉国的将军,其实并不是战死沙场,而是他带部队在一次执行任务途中,经过一片沙漠的时候,被龙卷风卷进地下一座古老的地宫里。

  除了他和一名副将侥幸逃生,其余士兵全部被埋葬在那滚滚黄沙之下。

  而那本破损的古书记载并不完整,只是片段提到,将军得到道种。因为身在边境战场,加上路途遥远,还有敌军围堵,将军和副将拼死逃回。

  但将军因遭受太重的伤害,尚未回到皇城便魂归九天。

  副将背着将军的尸骨回到皇城,最后亲自主持将军冢的建设,并打捞起跳河殉情的将军夫人,将二人安葬在一起。

  程风听到这样一个和自己所知完全不同的传说,内心有种说不出的味道。

  或许是欣赏将军和副将义重,亦或是感慨将军夫妇情深。不过他知道素衣不可能在此时此刻,无缘无故讲出这么一个故事。

  “据祖上记载,打开将军冢的钥匙正是那两颗夜明珠,之前我也来过很多次都没成功,没想到却因为你的到来而打开,好像冥冥中早已注定一般。”

  “原来师姐竟是将门之后!”程风听完素衣的话,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素衣听到程风如此说,并没有多少得意之色,反而有些黯然,道:“如今的秦家,再不复当年之辉煌,只剩我一人而已。”

  说完,素衣泪眼朦胧,两行清泪挂在脸颊,梨花带雨的模样惹人怜惜。

  程风大胆上前,将素衣柔软的肩膀搂进怀里。

  他这才知道,师姐为何会一副生人勿近的冰冷模样,任谁遇到这种灭门惨祸,都开心不起来吧。

  素衣挣扎了几下,却被程风抱得更紧。

  “师姐放心,从今往后,不管要面对什么困境,我和你一起面对。”程风感觉到素衣心态的变化,出言安慰。

  素衣卸下防备,感觉前所未有的轻松,仰起头感激的看了程风一眼,轻声道:“谢谢!”

  美人在怀,程风却没有别的心思,打量了一番这间墓室,道:“我们进来的时间也不短了,若再不回城,只怕容易生出其它变故。”

  素衣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享受过这般安稳的感觉,有些不舍的离开程风温暖的怀抱,心绪也平复了很多,径直走到两樽棺椁前跪下。

  程风也来到她身边,并肩跪在另一樽棺椁前。

  “晚辈秦素衣在此立誓,有生之年必定手刃陷害将军的陈国余孽,以慰将军在天之灵!”素衣对着棺椁叩首。

  得了这么大好处,程风自然也万分感激,也跟着素衣叩首。

  “晚辈程风在此立誓,必定追随师姐,让将军以及逝去的英烈瞑目于九泉!”程风自然不会再让素衣独自去复仇,他要为她分担。

  素衣拉着程风起身,道:“师弟,其实你不必立此誓言的。”

  程风双手按在素衣肩膀上,目光灼灼的盯着她,道:“师姐,我说过,从今往后,我会和你一起面对风雨,哪怕是死,我也决不允许你在前面。”

  “师弟!”素衣再次泪奔,主动扑进程风怀里。

  程风拍拍她的后背,并没有多说什么,挺了挺胸膛,要做那为她挡风遮雨的大树。

  若你是无根浮萍,我愿做你的避风港。

  “师弟,你可知道那是什么?”素衣起身,指着棺椁上悬浮的两颗夜明珠。

  “那不是夜明珠么?”程风有些不解的说道。

  素衣白了他一眼,道:“你什么时候见过可以漂浮的夜明珠?”

  “这!……”

  “那是…道!种!”素衣一字一句郑重说道。

  “道种?”程风更加疑惑,道:“什么是道种?”

  程风为进入炼气期之前,对于修行很抵触,根本不可能去了解修行界的事情,他不知道道种的存在并不奇怪。

  道种,一种亲和大道的种子。

  每一枚道种都蕴含一种秘术,这种秘术很神奇,会随着自身修为的提升而进阶。

  也就是说,素衣现在得到的灵级中阶秘术柔水三叠浪,将有可能会进阶到灵级高阶,甚至还有可能进阶圣级。

  只不过,秘术进阶条件都不一样,有的是熟练度够了就会进阶,有的又和自身修为有关,反正都不太一样,就看持有者的福缘造化如何了。

  对于任何修仙者而言,拥有道种,就意味着获得天地认可,更容易感悟大道法则。更能令三花境之后开启的道域,拥有更强大的战斗力。

  在修行界,任何一枚道种在外界出现,都有可能引起腥风血雨,因为那将意味着造就一名战斗力超越同阶的三花境修士。

  三花境修士,在整个岳国也并不多见,人才济济的皇城也不过十大高手而已。而一名超越同阶的三花境修士,其影响力自是不言而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