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7章 偏向虎山行

更新时间:2016-11-02 13:19:00 作者:焰森 字数:3342

程风进入那座宅子,不远处有两个身高马大的壮汉对视一眼,一人坐在路边的茶肆里,另一人转身跑了回去。
  御风苑的一间雅舍内,林立看着回来报信的手下,道:“你确定那小子一个人进了当铺?”。
  “是的,小的亲眼所见,马六还在那里盯着,属下觉得有些奇怪,所以赶紧回来禀报。”
  “嗯!你做得不错,下去领赏吧!”
  “多谢统领大人,小的告退。”
  当那人退出去之后,林立看向一旁未曾开口的计覆天,道:“计先生,那小子独自出门,你觉得现在是否可以下手?”
  计覆天看着手中的一只奇巧的木鸟,沉吟片刻,道:“我刚刚得到消息,素衣也离开了皇城。”
  “嗯?她居然这时离开皇城,真是天助我也。”林立得意的笑了起来,本来觉得现在对程风下手有些冒险,但想不到那素衣居然会在此时离去。
  计覆天看了一眼林立,眼角深处略有些鄙夷,道:“我觉得还是先派人去了解一下他去当铺做什么?”
  先是魏大忠离开皇城,至今未归;现在素衣也离开,而程风这时候居然去当铺。
  林立能成为皇子心腹和统领烈焰卫队,自然也不是呆傻的莽夫,很快想到其中关联。
  “正好,将那故作清高的婊子一起拿下!”林立脸色有些阴沉。
  计覆天也觉得可行。
  “来人!”
  一个烈焰卫队的属下走了进来躬身行礼。
  “派个人盯住那小子,最好将他引出城,你再去当铺打听清楚那小子去做什么?”林立交代一番之后,那人领命退去。
  程风在当铺中待的时间并不长,凭他的理解,当铺做的,其实就相当于银行的抵押贷款业务。
  果然,对方听说他要抵押东城区的天欣楼,甚至根本不用去调查,直接给了一百万金的额度,当然利息也是挺高的,每月利息一万金。
  不过对程风而言,这一百万拿出来,就可以将买东城店的钱付掉,相当于把给房东的利息付给典当行而已。
  而且他还有余钱,可以再开一家店。
  现在他和庞三两人酿酒,可以供四家店消耗,等素衣带回傀儡人,那更是没有后顾之忧,不但在皇城,在其它城市一样可以开分店。
  “这位公子请留步!”就坐程风心中规划伟大蓝图的时候,一个看上去有些邋遢的老道士将他叫住。
  “道长是在叫我?不知有何指教?”程风已是炼气三层,能模糊感觉到那老道士体内精气滚滚,并不像看上去那么邋遢不堪,态度谈不上恭敬,却很是客气。
  老道士捻了捻花白胡须,说道:“指教谈不上,贫道给人跑跑腿儿罢了。”说着递给程风一个卷轴。
  程风打开一看,赫然是师姐的画像。
  “你是谁?为何会有我师姐的画像?她人在哪里?”程风眼神凌厉,揪着老道士的胸襟。
  “小公子还请松手,我只是个传话的,给我卷轴那人说,若想见到画中之人,让你前往岳阳河下游望夫亭。”老道士也没料到这看似干净稚嫩的小孩,居然有这么大力气。
  师姐不过刚走三天时间,这老道士就拿着师姐的画像出现,之前他还发现有人尾随自己,白痴也知道这绝对是个陷阱。
  他虽然是被师傅救回来的,但却不知师傅长什么样,可以说除了救命之恩,根本没什么感情。但师姐不同,虽然经常揍他,但不管是生活还是修行,各方面对他无微不至的照顾,让他有亲人般的感觉。
  这些人拿素衣做文章,将将掐住他的脉门,明知山有虎,还不得不向虎山行。
  迅速回到天欣楼,留下字条说明去向,赶出城门,朝着岳阳河下游的望夫亭飞奔而去。
  望夫亭,又名将军冢。
  相传一千多年前,有位大将军出征后,他的夫人每日在此遥望,当大将军战死沙场马革裹尸还,她便在此投河殉情。
  国君为了表彰将军忠心为国和他夫人忠贞不渝,将二人合葬于此,命人在此建了一座亭子,并立上一块石碑供后世瞻仰。
  程风看着亭中石碑上的铭文,对那为国捐躯的将军和为夫殉情的夫人颇为崇敬,躬身拜了拜。
  将军冢位于岳阳河下游,离皇城约有十几里路程,此处芦苇丛生,水草丰茂。
  或许是怕惊扰沉睡的将军夫妇,这一带没有人烟,十分安静,芦苇丛不时飞出几只食肉的秃鹫,又显得有些凄凉而阴森。
  程风来到这里差不多有一个时辰,除了时不时有秃鹫飞出,根本没见过其他人。
  难道被人耍了?不可能啊,师姐出门知道的人并不多。
  就在程风疑惑不解之际,三个体型高壮的大汉扒开芦苇,从里面走了出来。
  程风并没有看到师姐,略微放心了些。
  “小子,你居然还真敢来,知不知道你就要死了?”其中一个大汉嘴里叼了根芦苇,满脸胡茬子,袒胸露怀,看着像个屠夫。
  “我和你们无冤无仇,为什么要把我骗来?我师姐呢?”程风退了几步,三人也乘机走进亭子。
  程风虽然只有十五岁的身体,但却有炼气三层的修为在身,单论力量比这三个普通人强多了。
  他故意后退示弱,主要是为了麻痹对手,他虽然知道这三人是凡人,但看那牛高马大的架势,他也没有十足把握。
  小心驶得万年船,既然身赴险境,小心一些总没错。
  看到程风后退,三人更加张狂,有人说道:“骗你?你那美人儿师姐恐怕要不了多久就会被抓住,到时候等卫队的大爷们玩腻了,咱说不定也能舒坦一把。”
  “你可别说,平日里偶尔看到那娘们儿,我他娘的恨不得立即给她扒光。”
  “啧啧,那凹凸有致的身段,那细腰,我真怕用力过猛会给她折断,真向往她趴在身下的场景啊!”
  “够了!你们这群死变态!”程风气急败坏的大吼一声。
  这几人典型的癞蛤蟆,平日里只要师姐一个眼神便可以虐.杀的垃圾,心思竟然如此龌蹉。
  “小子,你嚎个啥,若不是统领大人要你的命,我他娘的真想让你亲眼看着那高傲美人被蹂躏的那一幕。”
  说话之人说着抽出明晃晃的钢刀,朝程风冲来。
  “统领大人?”程风强压着怒火,身体退到柱子上,道:“我不想做冤死鬼,要对付我师姐的是不是林立?”
  “你小子倒是不笨,既然得罪了烈焰卫队林统领,你可以去死了。”为首大汉没有再啰嗦,钢刀立劈而下,似想要将程风一剖两半。
  只是他看似威猛绝伦的攻击,在程风眼里就像在打养生太极,他脚步一错轻易躲开。
  其他两人见老大一击不中,略有些诧异,但却没有丝毫犹豫,从另外两个方向围住程风,阻断他逃跑的线路。
  看得出这些家伙,并不是第一次干这种杀人的勾当,配合相当默契。
  程风起初还担心对付不了这三个凶神恶煞的家伙,但当对方一出手,他心中顿时有了底气。
  这三人刚才对师姐的污言秽语,早已激起他的怒火。
  这里荒无人烟,林立将他骗来这里,不正是想要自己的命么?既如此,自己又何必客气!
  虽然从来没杀过人,但不代表他不敢杀,兔子逼急了还咬人呢!
  经过简短的试探,就算三人围攻,他也躲避得游刃有余。
  程风一步斜跨,避过一人的钢刀,抓住另一边那位持刀大汉劈下的右手,借势朝正面那握刀的手砍下。
  他一拳就有千斤之力,有他的力量加持,那一刀力量、速度快了三倍不止。
  唰!当!
  一声刀劈败革的声音响过,钢刀落地。
  接着是一声惨叫,那正面攻击的大汉,失去一条手臂,打破身体平衡,脚步一阵踉跄。左手捂着右肩,指缝里鲜血咕咕往外冒。
  那人张嘴惨叫,一脸扭曲,看上去有些狰狞。
  “这一刀,是言语侮辱我师姐的代价。”程风忍住胃里翻涌的感觉,冷冷说了一句。
  迅速捡起地面的刀,脚步极速移动,另外两人只觉眼前一花,失去了程风的身影。
  唰唰!
  两刀快如闪电,将其他两人的手臂齐刷刷砍掉,程风力量何其霸道,那被砍掉的手臂落到地面,两人身上的伤口才开始飙血。
  三人摔倒在地,嘴里止不住哀嚎。
  虽然他们也杀过不少人,见过不少绝望的眼神,但是当这种遭遇降临在自己身上的时候,还是忍不住涌起一股强烈的惧意。
  一股浓郁的血腥味随风飘出望夫亭,引得空中盘旋的秃鹫发出呱呱的鸣叫。
  “公子饶命啊!”三人不断磕头,这他妈真是个十五岁的孩子么?三人不约而同的这么想到。
  第一次砍人,并没有电视上表演出那种快意恩仇,热血沸腾的感觉。
  看着那一地血腥,程风再也忍不住那股恶心的感觉,趴在亭子边沿的护栏上狂吐起来。
  三人显然也没料到会出现这一幕,嘴里依旧喊着“公子饶命”,眼神却变得凶厉,悄悄捡起地上的钢刀,迅速朝程风后背劈砍而下。
  程风吐着吐着突然一阵心悸,加之修行者五感极强,听到背后的脚步声,本能的就地一滚。
  感觉背部一痛,他还是挨了一刀,接着又被人踢了一脚,身体也借力滚出包围圈。
  好在他是滚向地面,那自上而下的钢刀并没有在着力点爆发出全部力量,只是顺势而下划了他一刀,要不然这一刀不死也得重伤。
  程风这时受了惊吓,胃里没有多难受了,反身朝三人龇目怒吼,发起狂来。
  三人本就是凡人,力量、反应皆不如程风,又失去持刀的右臂,哪能敌含怒出手的程风。
  战斗很快结束,三人被程风砍杀。
  “侮辱师姐,还想要我的命,代价就是失去自己的命!”程风为自己找了一个理由,心中好受多了。
  他这种被动击杀凡人的事情,不会受到因果牵扯。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