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5章 分店新模式

更新时间:2016-11-01 12:12:00 作者:焰森 字数:3342

待庞三酒醒之后,程风立即找到他,令他找几个伙计,将自己拟好的内容以告示的形式满城张贴。

  同时,又令他招了很多年轻女子培训,替代原有的男伙计,他始终认为做服务,还是女子细心些。

  在门口摆上一张桌子,宣传这独一无二的佳酿,甚至找到书法大师写了个:天下第一酿。

  庞三办事效率极高,很快将程风的命令执行下去。

  一夜之间,岳阳城皆在谈论天欣楼之事,加上那些尝过“天下第一酿”的冒险者在暗中宣传,天欣楼知名度大大提高。

  越来越多的人排在天欣楼门口,希望尝一尝天下第一酿的滋味。

  程风规定:每天用餐的前十人喝酒免费。

  有如此美酒,还有几率能看到岳国三美之一的素衣仙子,一时从者如过江之鲫。

  而那些跟着烈焰卫队进入万断山脉的冒险者,在遭遇了几次被抛弃,甚至被烈焰卫队抢夺之后,根本不再相信。

  半月下来,天欣楼凭借程风的天下第一酿和很多后续手段起死回生,不但和对面的御风苑分庭抗礼,隐隐还有盖过其锋芒之势。

  程风抽空召开“员工大会”,不但为辛勤的伙计们涨了工资,还提出每月评选优秀员工给予额外奖励。更是提出要在皇城再开四家天欣楼分店的目标,凡是表现好的,都可以去做掌柜。

  有了奔头的伙计们卯足了劲儿,为天欣楼的发展献言献策,凝聚力空前高涨。

  就在外界对天下第一酿赞不绝口之时,御风苑中的一处雅舍内,有几个人围坐在一起,桌上摆的赫然就是天欣楼的“天下第一酿”。

  “长风皇子有令,要遏制天欣楼的发展。诸位,可有什么对策?”

  若是程风在此,定然不会对发言之人陌生,此人正是和他城门发生不快的,那位烈焰卫队统领——林立。

  而铁中棠也赫然在列。

  “统领大人,我可以派手下人去投毒,或者去将那师姐弟刺杀。”铁中棠躬身说道,对于上次被程风羞辱,他一直耿耿于怀。

  “这种没脑子的话我不想听第二遍。”林立冷厉的瞪了一眼铁中棠,上次他本是让铁中棠去找程风晦气,却不想反而被对方喷了个狗血淋头,也让林立明白,这个飞鹰堂的小公子难成大事。

  别人不知道天欣楼是谁的,他作为长风皇子的心腹自然清楚,天欣楼明着是素衣在掌管,其实是属于公主岳婳欣的产业。

  对志在皇位的长风皇子而言,声誉比什么都重要,公平竞争自然不会有人说什么,若以下三滥手段去打压破坏,这种容易落人口实的事情自然要慎之又慎。

  更别谈暗杀,岳婳欣手下有一人,可是暗杀的祖宗,而他知道,那人正是素衣的师傅。

  其余几人更是低头不语,天欣楼这段时间推出的任何一种手段,都是他们想不出来的。

  这些经营手段,在程风前世,经过无数商业活动实践证明是行之有效的,林立他们哪里见识过?束手无策也在意料之中。

  “既然没有针对之策,那就跟着他们的步伐走。”林立身边一个穿着文士袍的高瘦青年说道。

  林立想了想,跟着对方走,也不至于让对方甩的太远,当前确实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了。

  “就依计先生之言,尔等负责摸清天欣楼的所有手段。”林立阴沉着脸下令,众人齐声称是,退了出去。

  铁中棠受到程风羞辱,现在又被林立当着众人苛责,对程风更是恨之入骨。林立他奈何不了,区区一介凡人程风,他相信总能找到机会雪耻。

  青年文士和林立对坐,拎起酒壶为两人各自倒上一杯,闻着那醉人的浓香,叹道:“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才能想出如此精妙的手段呢?”

  林立没有答话,据他的调查,天欣楼除了新招收了大量的女子替代原有的伙计,就只有那来被素衣称为师弟的程风。

  若说这些计谋和这独一无二的烈酒,都是那小子弄出来的,打死他也不会相信。

  ……

  大半个月过去,在素衣等人眼里看来,程风为了让天欣楼起死回生绞尽脑汁,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这些不过是照搬前世的经验而已。

  城门和林立的不快,以及天欣楼前铁中棠不甘而狠毒的眼神,他有理由相信,若自己不强大起来,被这两人抓住绝对日子不好过。

  因此他安排好工作之余,大多数时间还是在闭门修炼。

  但酒楼的俗事还是影响了他不少,大半月的修行,修为并没有多少长进,勉强到了炼气三层顶峰。

  程风明白,修行不能一蹴而就,收功走出房间,正好素衣也走了出来。

  说好今天要出门,素衣一早就在等他。

  师姐弟二人带着庞三,赶了一辆兽车出了天欣楼,来到东城的一处居民区,兽车在一幢三层高的建筑前停了下来。

  程风下车,看了看周围络绎不绝的行人,有普通百姓,也有居住在这一带的外来冒险者,他很满意这里的位置。

  “都全部办妥了?”程风扭头问庞三,这是他命庞三选的分店地址。

  天欣楼虽然也开始赚钱,但对于日渐庞大的灵药消耗,还是有些难以承受。以至于素衣为了让程风早些拥有自保之力,自己一直都没有用药液锻体。

  程风看在眼里,自然要想办法,不至于耽误师姐修行。

  “是的,就等小姐和公子确认,一切手续就可完成。”庞三恭敬的答道,他亲身经历天欣楼的起死回生,对眼前这位小公子的高明手段深有感触。

  这样的人物,他日必定一飞冲天,好好跟着混,不但可以学到东西,更有不可想象的的美好前程。

  三人在房东的陪同下,对这座大宅有了全新的认识,比天欣楼只大不小。

  “老板,这房产卖吗?”程风突然问道,素衣和庞三都莫名其妙,房东也很奇怪,不是说好是租用么?

  房东小眼睛转了转,道:“公子要买也不是不可以,只是这地段价钱可不便宜。”

  “也不瞒三位贵人,老夫当初买下这座宅子总共花费二十万金,但如今这个价钱肯定买不了的。”

  “您就直接说多少钱吧。”程风淡淡说道。

  “四十万可以考虑。”房东捻着三寸山羊胡须,一副奇货可居的精明模样。

  “好……”

  “公子!”庞三打断程风,且不顾尊卑的将他拉到一边,急切道:“公子啊!咱现在只能拿出十多万金啊!”

  “无妨,你且看我行事。”程风胸有成竹,笑着说了一句,又回到房东面前。

  “师弟,不可莽撞。”素衣拥有炼精后期修为,方才庞三和程风的私语,她听得很清楚。

  她可不想程风把好不容易赚来的钱这么乱花掉,到时候又没钱采购灵药。若不是为了灵药,她也不可能让程风整日忙于赚钱,用程风的话说:一切为了提升实力。

  “师姐,没事儿,这生意不是谈来的嘛,谈谈并不损失什么。”程风笑着安慰了一句,对房东说道:“你的要求一点也不过分,我了解过,和这片区域的房屋价格差不多。”

  “那公子的意思是?”

  “买!”

  “什么?”素衣和庞三同时惊呼。

  “公子有魄力。”房东笑着朝程风拱手赞美,一下能赚一倍的钱,他也乐得清静,免得每年来收一次租。

  “但我拿不出那么多钱。”

  “啥?年轻人,这样可不好!”房东有些生气,这不是逗人玩儿嘛。

  “师弟,你真是……”素衣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这也太丢人了。

  庞三也一脸迷惑,在他的印象里,这小公子可不是这种孟浪之人,那么他这到底唱的哪一出儿啊?

  “老板,你先别生气,听我说完可好?”程风对众人的反应不以为意。

  房东冷哼一声,转身背对着程风,以示他的不满。

  程风也没计较什么,绕到他面前,认真说道:“我有个主意,让你将房产卖给我,还可以多赚两万金,不过得要三个月时间。”

  素衣和庞三恨不得舍他而去,免得在人前丢人现眼。

  “嗯?”房东显然很好奇,道:“说来听听。”

  程风正了正色,道:“你这座宅子租给我们一年租金两万,我可以一次给你十万金,余款三月内结清,且付给你两万金利息。若三月内没有付清余款,超过期限的以每月一万金的利息计算,相当于你这座宅子卖给我四十二万金,甚至还有可能更多,你看如何?”

  “这?……”

  “你疯啦?”素衣顾不得外人在,不顾形象的大声呵斥程风。

  程风无奈,对很感兴趣的房东表示歉意,示意他稍等。

  这漂亮师姐的战斗力,可不像她长相那么柔弱,他不止一次体验过,虽然自从踏入炼气期就没有再挨揍,但他还是有些怕怕的。

  赶紧将她拉到边上,道:“师姐,你要相信我,天欣楼在我手上,能一月不到就可以赚十多万金,这里一样可以。”

  “这次看似出了很多钱,但往后就不用再交租金,你想明白没有?”

  素衣自然不傻,天欣楼大半月就能赚十几万金,不出意外的话,三个月是肯定可以付清的,他忧心的是会有三个月没有灵药可用。

  “这得问问师傅。”素衣很没底气的说,师傅自从把程风交给她就一直没出现过,她也承认程风的想法很独到,但就是不想那么轻易妥协。

  “师傅他老人家肯定会同意的,而要不了多久,你也可以有灵药使用,就这样OK?”程风做了个很骚包的手势,素衣完全不明白那“哦什么”是啥意思。

  来到房东身前,程风问道:“老板,怎么样,可有兴趣?”

  “可以是可以,不过先得立好字据,再到京兆尹备案。”房东有些谨慎。

  “那是自然,这样你我双方都有保障。”程风知道,这个京兆尹,就好比前世的首都市政府。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