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4章 熟悉的味道

更新时间:2016-11-01 08:42:33 作者:焰森 字数:3298

庞三将几样小菜和一壶酒放在桌上,强颜笑道:“小姐公子,先吃点东西吧,难得今日这么清静。”

  “你也坐下来吧,一起商量商量。”程风从来没有把庞三当过下人,笑着邀他入座。

  庞三赶紧摆动胖乎乎的手,道:“使不得,小的怎能僭越,小姐公子请慢用。”

  程风看了看素衣,见她没有说什么,也不反对,直接拉过庞三坐到自己身边,道:“你既然是这里的掌柜,那么今天这种情况你也有责任,你怎么能逃避呢?”

  “啊?”庞三见识过程风的厉害,不但把飞鹰堂的铁中棠斥得无地自容,还乖乖送来五百金,当即有些害怕:“公子饶命啊,小的上有百岁老母,下有嗷嗷幼子……”

  “行了,别像只鹌鹑一样。”程风打断庞三,道:“我没有要责罚你的意思,我只是想让你这个酒楼的实际经营者,也和我们一起探讨一下。”

  “这……”庞三看了看素衣,似乎在等她发话。

  “听他的,你坐下吧!”素衣淡淡说道。

  “是,小姐。”庞三这才战战兢兢的坐下。

  程风拿过酒杯,庞三赶紧拎起酒壶给他倒上一杯。

  只喝了一口,程风邹起眉头,道:“平时酒楼里售卖的就是这种酒?”

  “这是上等的佳酿,只有一些有身份的贵客才可享用。”庞三解释道。

  “这寡淡如水的酒,也好意思称‘佳酿’?你欺我没喝过酒啊!”程风郁闷的说道。

  前世的他出生的镇上,几乎家家都会酿酒,而眼前这酒就和前世的酒酿差不多,还被称之为佳酿,倒是让他失望透顶。

  素衣听程风所言,怀疑的看了庞三一眼,拎过酒壶自斟一杯,浅酌一口,道:“这确是上等佳酿,宫中御酒也不过如此。”

  对于酒的事情,程风已经明白,这只是粮食或水果发酵而成,和前世的蒸馏技术酿酒根本没得比。

  他认真的看向二人,道:“我想问问,你们觉得做生意,最重要的是什么?”

  庞三接口说了很多,什么宾至如归啊,诚信为本啊等等,素衣也表示赞同。

  “其实你说得也没错,但不是重点。”程风顿了一下,成功勾起二人的好奇心。

  “那公子您的意思是?”

  程风没有卖关子,道:“俩字儿:赚钱!”

  素衣白了程风一眼,扭头看向窗外,好像是对于程风的唯利是图,羞于为伍一般。

  庞三也一脸强忍着吐唾沫的神情,你这不是废话嘛,只是你也别说那么直白啊,谁还不知道商贾逐利?

  程风不以为意,道:“有句话是这么说的:不以盈利为目的的商业活动是可耻的。只是,想让顾客心甘情愿掏钱,这可是门技术活儿。”

  君子爱财取之以道,不赚昧良心的钱,不发国难财,光明正大赚钱,就更没必要遮遮掩掩。

  而程风通过三个月的修行也知道,师姐给她买来用于泡澡的灵药,价格也很是不菲,若没有财力支撑,还修炼个屁呀!

  三月前是天天灵药锻体,到后面甚至变成一周泡一次,想来那时候酒楼生意就已经很惨淡了。

  御风苑以烈焰卫队带人进山为由头招揽生意,程风难道就没有其它方法?

  开玩笑!

  吃就送、会员卡、生日免单、发传单、打广告……。

  前世的宣传手段不要太多,程风一抓一大把,听得素衣和庞三一愣一愣的。

  很多名词他们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意思,程风不得不给她们详细解释。

  “公子真神人也!”庞三毕竟长期从事酒楼管理,对程风提到的方法一点就通,大有醍醐灌顶,拔云见日的感觉。

  素衣皱了皱眉,道:“商贾之道终究难登大雅之堂,你还是多花些心思修行吧!”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这话说得有多违心,尤其是当程风进入练气期之后,那灵药档次可比之前高出很多,价格自然也会贵几倍,当前其实真的很缺钱。

  “师姐,你这话有些偏激了。小了说,足够的金钱,可使一个家庭过上好生活。大了说,一个国家要强盛,雄厚的财力也必不可少。”

  素衣不以为然,道:“岳国民风质朴,只要百姓生活安定就行,强不强国倒在其次。”

  程风第一次发现高冷的师姐,居然也这么想当然的幼稚,笑道:“诚然,民为国之本,百姓安居乐业是所有明君的共识。”

  “那么师姐你有没有想过,没有雄厚的财力,如何支撑一个庞大的国家运转?”

  “官员工资、基础设施建设、医疗、教育……等等,这些都是百姓安居乐业之根本就不多说,若是遇上战乱、别国入侵,而国库又空虚呢?”

  素衣默然,虽然她并不清楚程风所说的什么医疗教育等等,但她知道,当今的摇光大陆的确是刀光剑影,国与国之间经常发生战争。

  就岳国而言,当下老国君寿元将近,且长风皇子和婳欣公主谁为储君尚无定论,而邻近的陈、鲁、燕三国,正在岳国边境厉兵秣马有所图谋,这并不是什么秘密。

  见素衣沉默,程风接着说道:“所以说,若国家没钱,国泰民安不过只是一句空话。”

  打仗烧钱的道理,前世基本是全世界人们的共识,不说打仗,修行似乎也很耗钱啊!

  素衣年纪轻轻修为已是炼精后期,自然是聪慧之人,只是历来商贾给人都是唯利是图的印象,所以有一些偏见。

  但程风一席话,让她的心思有些动摇。

  而在边上静静坐着,看这师姐弟争辩的庞三,更是大开眼界。

  他不曾想到,眼前这未及弱冠的小公子,单凭经商赚钱一事,竟然牵扯到国家大势,不由得挺了挺圆滚滚的肥腰,感觉商贾也不再那么不入流。

  “净是歪理!”素衣美目瞪了程风一眼,不过也只是为了下个台阶而已,丝毫没有责怪程风的意思。

  程风明白,笑道:“师姐教训得非常正确,嘿嘿!”怎么看他也不像被教训的样子。

  “那如今又该当如何?”

  程风方才表现出不凡的谈吐和卓越的见识,使得素衣不经意间已经把他当成了主心骨,征求他的意见。

  “师姐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失望。”程风说罢,起身招呼庞三跟他一起走向后院。

  虽然开口闭口谈钱很俗气,但是不管是前世还是现在,没有钱的日子真的没法而过,所谓贫贱夫妻百事哀,就是这个意思。

  师姐负责漂亮,我负责放荡……不是,我负责赚钱……。

  程风首先吩咐庞三找了几个伙计,按照前世镇里的酿酒作坊新起炉灶,开始酿酒。

  几天下来,他除了修行,就是守在作坊内,甚至都没有去骚扰漂亮师姐。

  当第一缕酒液缓缓流出之时,那浓郁的香气,让他一阵恍惚,有种回家的错觉。

  “公子!公子?”

  直到庞三喊了几声,他才回过神来,舀了一瓢浅酌一口。

  还是熟悉的配方,还是熟悉的味道……。

  “你尝尝!”程风将瓢递给庞三。

  庞三将信将疑的看了一眼程风,虽然这味道闻起来的确不错,只是这方法真能酿出比宫廷御液还好的酒?

  抱着怀疑的心态,庞三喝了一口。

  烈酒入喉,只见庞三眯缝的小眼,睁得滚圆,又大喝了一口,嘴里发出啧啧之声。

  “怎样?”程风将庞三的表情尽数看在眼里,饶有兴致的问道。

  “辣!好!好!好酒……。”

  哐当,肥大的庞三满脸通红,醉倒在地。

  这个世界,谁又喝过如此浓烈的酒?而方才接出的酒,酒精浓度有六十度左右,这样猛喝不醉才怪。

  “他怎么了?”素衣闻到酒味儿寻来,正好看见庞三躺在地上。

  “呵呵,贪酒,喝醉了。”

  “这就是你这些天鼓捣出来的?”素衣玉手一挥,一缕酒液凭空浮现在她面前。

  “师姐你尝尝?”程风贼兮兮的转了转眼珠,他有些期待,不知道这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师姐,喝醉了会是怎样一副美态?

  素衣看了一眼程风,又瞟了在地上呼吸粗重的庞三,秀眉挑了挑。只见她玉指轻弹,一缕酒液自动悬浮起来,素衣朱唇微张,那缕酒液径直落入口中,丁香舌尖将粘在唇边的酒液舔进嘴里。

  这动作看得程风目光呆滞,喉结滚动,有些口干舌燥。

  “死样子!”素衣显然看出程风的丑态,娇嗔一句,玉脸飞霞,转身躲进屋里。

  “妖……妖精啊!”程风完全没料到,平时冷艳高傲的师姐,竟然有这么妩媚的一面,很适合角色扮演啊!

  有机会做套空姐制服,或女警、护士?……。

  呸!想什么呢,禽兽!

  程风给自己一耳光,赶紧将庞三扛出去,这后院除了她和师姐还有庞三,其他人根本进不来。

  又找来两只酒壶装满,来到大厅。

  经过御风苑的揽客手段,天欣楼生意异常清淡,今天只有两桌食客。

  程风让一名伙计拎着酒壶,和他一起来到其中一桌旁,拱了拱手道:“感谢各位前来天欣楼捧场,小弟感激不尽,这里有两壶上好佳酿,请诸位大哥品尝。”

  食客们还是头一遭遇到老板送酒的好事儿,当即说了一番恭维话。

  程风亲自给两桌人倒上,举杯道:“敬诸位一杯!请!”

  啧啧……

  “好酒啊!”

  “够劲儿!”

  “这是仙家佳酿么?”

  ……

  程风很满意众人的表情,拱手道:“诸位大哥随意,这壶酒就免费送你们了,以后天欣楼全部提供这种佳酿。”

  另一桌情形也差不多,程风依旧送上一壶表示感谢。

  这些平时都在万断山脉拎着脑袋玩儿的冒险者,对于这种高度烈酒十分喜欢,都表示会将这里有好酒的事情给其他人说。

  程风笑着道谢,他要的就是口碑宣传做基础,再施以其他手段。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