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3章 奇怪的师弟

更新时间:2016-10-31 12:28:35 作者:焰森 字数:3321

素衣时刻警惕着,早就发现了铁中棠的阴招。

  只见她广袖一挥,那冲向程风的暗劲消弭于无形,冷漠的看着铁中棠。

  铁中棠自知若真交起手来,吃亏的只能是他,被素衣破坏掉他的阴招,只能暗暗咬牙切齿,另寻机会挽回颜面。

  “公子,我们接下来怎么办?”大汉手上捏着程风丢下的两块碎银,不解的看着铁中棠。

  “你!”铁中棠看着那手中两块刺眼的银子,杀人的心的有,一把打掉,怒斥道:“还嫌不够丢人吗?滚回去!”

  大汉哪敢拖延,也不管那被打掉的碎银子,招呼背后几个喽啰抬着尸体落荒而逃。

  本应该要铁中棠给个交代,但素衣不屑为之,也没有理会,她不开口不代表没人开口。

  “慢着!”程风去而复回,站在素衣身旁喊了一声,不解的看了一眼素衣,那意思好像在问:傻啊,就这么放走?

  铁中棠一脸阴沉的回头,道:“你还想怎样?”

  “我想怎样?当我天欣楼好欺负是不是?啥时候心情不好随便找人来闹上一通,我们这生意还怎么做?”

  程风想的其实很简单,不赔钱就想走,门儿都没有!

  见铁中棠阴沉不语,程风不得不出言提醒:“这大中午的,正是生意好的时候,经过您这么一闹,饭点儿都过了,哪里还有生意,你不是该补偿补偿?”

  “你想要多少?”铁中棠感觉自己已经在爆发的边沿。

  “不是我想要多少,你看看大伙儿饿着肚子看你们表演,你就请大伙儿吃一顿不过分吧?”

  程风话音刚落,得到几乎所有围观群众的热烈欢呼:这小伙子可以啊,靠谱儿!

  铁中棠回头看到了的是激动的人群,大有他不愿意就直接开撕的趋势,一张俊脸黑得像锅底。

  问题是,他这种公子哥,出门压根儿就不用带钱,哪里去找钱来请客?

  “看你一脸便秘的模样,你不会没钱吧?”程风浮夸的动作,和略带侵略的眼神,让铁中棠恨不得在地上找一条缝钻进去。

  “今天算我栽你手里了,今日所有人的饭钱我出了,随后自会有人送钱过来。”铁中棠恨不得早点离开,说完这句带着一众手下,头也不回的冲入人群。

  “喂!喂……你特么白条都不打一张,说白话管用啊,你不认账我找谁哭去……”程风在后面跳着脚叫骂。

  “好了,飞鹰堂还不至于赖这点账。”素衣拉住一言不合就要开战的程风,无语的摇头提醒。

  “你不早说,真是的!”程风埋怨的看了一眼素衣,朝着广大群众吆喝:“来来来,感谢诸位仗义相助,进来随意吃喝,我请客!”

  人们也是刚刚才知道那小家伙是素衣的师弟,之前的欢呼完全是因为他的机智,并不是真想白吃白喝,以至于程风招呼大伙入内都没有人响应。

  庞三一听要给这么多人免费,有些为难的望向素衣,谁知的素衣居然点头同意了。他也只能站出来出声邀请,众人才鱼贯入内。

  素衣根本不担心飞鹰堂赖账,在皇城叫得上号的佣兵团,自然丢不起这个人。

  天欣楼对面是一家名叫御风苑的酒楼,三楼某个房间里,一道人影站在窗台旁,将天欣楼门口发生的一切看在眼里,捏紧拳头骂了一句:“废物!”

  ……

  酒楼的应酬,素衣自然不会去参与,程风即便很想去喝几杯,也被她强行拉进后院。

  “你不修行,跑出来干嘛?”

  鉴于程风先前的表现,素衣难得没有苛责,只是看着他光鲜的装束,柳眉微皱:“穿成这样,又想溜出去?”

  “师姐,我已经成功引气入体了。”

  素衣疑惑的看了程风一眼,本能的觉得他在撒谎,当初她从开始修行到引气入体,可是花费大半个月时间,还被师傅誉为天才,她根本不相信程风这么快就能引气入体。

  而且她乃炼精后期修为,早已修出神识,也根本没有感应到程风身体内有一丝灵力。

  “嗯?”当她仔细看向程风,又觉得他的确和之前有点不同,加之程风目光清澈,不像在撒谎,还是伸出玉手把住他的脉门。

  “咦!”素衣惊异的看着程风,又仔细听了他的脉象,疑惑道:“怎会如此?”

  程风见素衣这幅神态,心中大惊,急切问道:“怎么了师姐?我是不是修行出了问题?”

  “那倒不是,脉象清晰有力,丹田灵池初开,非但已经完成引气入体,更是已经达到炼气一层。只是若不切脉感受,丝毫觉察不到你已经是一名炼气修士,真是怪哉!”

  素衣一口气几乎说了她一整天的话,因为她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奇怪的事情,本就紧锁的眉头皱得更紧。

  “这样啊,那有没有什么不好的影响呢?”程风也有点担心,毕竟他根本不属于这个世界,若是真练得走火入魔,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无妨。”素心似乎想到什么事情,看了程风一眼,又舒展眉头说了一句。

  程风知道自己没事,这才放下心来。

  “对了,师姐,我觉得今天那些人过来捣乱应该是有预谋的,你最近是不是得罪什么人了?

  “不是我,是我和你。”素心淡淡说道,好像什么事儿她都不会很关心,但又仿佛一切都在她掌握之中。

  程风知道自己这位师姐大人惜字如金,从来不说无用的话,仔细想了想。自己来这里不过几天时间,怎么可能得罪什么人?唯一的……就是昨日城门的那个骑烈焰狮的青年。

  “你是说昨天在城门和你争斗那个人?真看不出,他竟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

  素衣美目赞许的看了程风一眼,这家伙虽然调皮了些,但修行天赋比她还高,而且这脑子也很灵光,难怪师傅会收他做弟子。

  “因为皇储之争。”

  “师姐啊,和你说话很费劲啊你知道不?多说几个字好不好?”

  “以后自知。”素衣并不打算多说,转身走进房间,拿出比上次多了起码一倍的灵药,又开始为程风炮制药液。

  这次程风倒不是很抗拒,尝试到修行带来的好处,他有些喜欢上那种变强的感觉。

  ……

  时间在不知不觉中流逝,转眼过去三个月。

  三个月不间断的修行,程风修为已经晋升到炼气三层。

  浸泡灵药也由之前的每天浸泡,到后来两天一泡,四天,一周。

  看着院中池塘里坚硬的假山,他一拳下去,假山应声而断,拳头毫发未损,这在前世是不敢想象的。

  这一拳的力量,程风估计就是一头千斤的水牛,不被打穿也得被打飞出去。

  种拥有力量的感觉,真爽!

  素衣的修行天赋也算是出类拔萃,谁知这个看似不正经的师弟,竟然如此逆天。三月时间进阶炼气三层,还没有每日浸泡药液,这等天赋,放眼整个摇光大陆也不多见吧!

  只是让她万分疑惑的是,若单看外表而不去把住脉门,这家伙依旧是毫无修为的凡俗之身。

  事出反常必有妖,素衣想到一种传说中的体质——五行之体。

  这种体质之人,在三花境以下也是修行速度极快,且外人无法探知底细。只是从古至今,身怀五行之体者,只有一人活过了十八岁。

  这种体质也被称之为:五鬼缠身之体。

  之前她就准备去给师傅禀报,可师傅并不在皇城,也只能在心里默默祈祷程风不是那种体质。

  庞三这时来到小院门口,似乎有事要禀报,素衣交代程风继续修行,跟着庞三走了出去。

  拥有一点修行者力量的程风兴奋不已,像头发.情的公牛,不是找个石头捏成粉末,就是对地面猛捶猛跺,或者对院里的大树拳打脚踢……。

  耗尽丹田中的灵力之后,程风开始盘坐炼气,直到丹田中再次灵力充盈才收功。

  见素衣还没有回来,程风也觉得肚子有些饿,走出小院来到大厅里找点吃的。

  只是奇怪的是,大厅里空荡荡的没有一个顾客,这和往常随时都有生意的情景很不相同。

  庞三无精打采的坐在柜台里,见程风出来也没有像往常一样上去说说话,只是点了点头。

  “怎么了这是?飞鹰堂又来找麻烦了吗?我师姐呢?”

  庞三指了指一个靠窗的位置,程风看到素衣玉手托腮,走近前去,发现她神情有些疲惫的望着大街。

  这种林黛玉看花落一般的神情,在高冷的师姐身上十分很罕见!

  “师姐,怎么了,看什么那么入神?”程风坐到素衣对面笑问道。

  “你看对面。”

  顺着素衣玉指的方向,程风看到一座三层高,装潢豪华的建筑,三个鎏金大字异常醒目:御风苑。

  御风苑门口挤满了人群,透过窗户可见,三层楼里皆座无虚席,和自己这边的天欣楼形成鲜明对比。

  再看门口立了一块木牌,上书几个大字:凡进店消费者,可随烈焰卫队进入万断山脉。

  “什么意思?”程风有些不太明白。

  素衣没有说话,庞三端着一盘酒食过来,叹了口气,道:“一般来说,平时来酒楼的大多都是前往万断山脉的冒险者,但万断山脉凶险异常,若能跟随烈焰卫队进山,自然会降低几层危险性。”

  “就这样,他们就趋之若鹜,这些冒险者要求可真不高啊!”程风想了想,道:“难道我们这边没有这种队伍?”

  “我们这边不养闲人。”素衣话虽如此,但其中的无奈,程风听得真切。

  “目前师姐忧心的,可是这酒楼的生意?”

  素衣点点头道,没有说话。

  其实她心里明白,若酒楼生意断了,无法给师傅交待不说,还根本拿不出钱去给程风采购锻体灵药。

  随着程风修行渐涨,灵药的消耗量也越来越大,而她自程风到来之后,更是一直都没有用过灵药锻体,修为也一直没有长进。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