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002章 挖坑埋了吧

更新时间:2016-10-31 13:36:21 作者:焰森 字数:3349

直到程风进入盛满药液的木桶,素衣才离开房间。

  对于公主争储君,程风大感好奇,前世上下五千年历史,只出了一个武则天,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史料记载武则天不但心计过人,更是仗着美貌,睡了一对父子才登上皇位的。

  不知道那位野心勃勃的公主,到底长得如何?

  ……

  这桶药液和前几次的刺鼻难闻不同,隐隐还有一股淡淡的清香。程风也没有多少抗拒,在灵药的气息熏染下,开始默念已经很熟悉的口诀。

  时间并未过去多久,他突然感觉皮肤一阵麻痒,就像蚂蚁在攀爬,心中大喜。

  这感觉就是师姐说的:气感。

  修行第一步就是找到气感,然后才是炼气。

  炼气期分九层境界,九层圆满后算是入门,之后进入炼精期,炼精期分初、中、后三阶,再是炼神期,同样分初、中、后三个层次。

  气、精、神完全圆满之后,进入三花聚顶境界,这才算步入高手行列,不但拥有移山填海飞天遁地的能力,还能活到五百岁。

  至于更高级的五气朝元境,都是一些寿元上千年的老怪物,一般不会出世。

  程风使心境平和,继续运转功法。

  片刻之后,木桶中药液因灵气注入而沸腾起来,那种麻痒感觉由手臂开始向全身蔓延。

  程风所在的区域,全被灵气笼罩,他开始尝试‘引气入体’。

  只见他双手掌心朝上举于头顶,一缕淡白如雾的灵气,随着法诀的召唤聚于头顶。

  程风顿觉身心空明,进入一种玄之又玄的状态,一股清凉之意沿着额头向下,一直流到小腹位置盘旋。

  神清气爽,耳聪目明,怎一个‘爽’字了得。

  直到一个大周天结束,他才睁开眼睛,目光清亮,看向数十步之外的木门,其上纹络清晰可见。

  程风起身,捏了捏稚嫩的拳头,那种充满力量的感觉和先前肉胎凡体相比,就好像少年和成年人的差别。

  而那一桶清香的药液,变得漆黑如墨,还散发出阵阵恶臭,就好像被人搅动的粪坑。

  程风这才发现,未被药液淹没的上半身黏着一层黑乎乎的物质,有的甚至都变成块状,欺近鼻尖,果然就是这个味儿。

  对于有轻微洁癖的程风而言,这股恶臭带来的烦恼,几乎抵消了引气入体的喜悦。

  立马将木桶拖出屋外倒掉,没有片刻拖延,纵身跳进院内的池塘,惊得其中悠闲的锦鲤跃出水面。

  无论前世或今生,程风都是一个很注意个人卫生的人。

  换了一身干净的衣衫来到大堂,本想给师姐一个惊喜,却发现这个正该用餐的时间,大厅里竟然空落落的一个顾客也没有,而大门口却挤满了吵嚷的人群。

  咦!难道有人来砸场子?

  “天欣楼的酒毒死了我兄弟,今天不给个交代,老子砸了这破酒楼!”有人扯着嗓子大喊大叫。

  “这位壮士,有话好说,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胖掌柜名叫庞三,挺着肥胖的身躯,不断给那气势汹汹的络腮胡大汉拱手解释。

  谁知大汉一把抓住庞三的胸口,直接将他肥胖的身躯拎离地面,瞪眼怒视:“胖子!你是说本大爷没事找事了?”

  “放下他!”

  一直在屋内冷眼观看的素衣,见对方动起手来,清斥一声走了出来,周围空气瞬间冰寒下来。

  “哇!素衣仙子!”

  “真没想到,今天会见到传说中的素衣仙子!”

  “不愧是岳国三美之一啊,比画册上的课漂亮多了。”

  ……

  那壮汉浑身一哆嗦,将庞三丢到地上,看向素衣,目露精光。

  “素衣仙子,在下……。”

  “滚!”素衣根本没兴趣只晓对方姓名,厌恶的吐出一个字。

  素衣正要出手之际,人群后传来一道声音。

  “素衣仙子这是不打算讲道理了?当我飞鹰堂好欺么?”声音不大,却在这嘈杂的环境里,清晰传进每个人的耳中。

  飞鹰堂之名,让嘈杂的人群瞬间安静下来。

  素衣听到这个声音,秀眉微皱,也没有继续动手。

  飞鹰堂是皇城中两大佣兵团之一,招募了很多常年在万断山脉冒险的修行者,堂主铁飞鹰有三花聚顶境界修为,是皇城十大高手之一,据说更有皇子势力暗中扶持。

  人群散开一条通道,一袭白衣,风度翩翩走过来的,是铁飞鹰的小儿子铁中棠。

  素衣看了一眼铁中棠,道:“你的人无理取闹。”

  铁中棠朝素衣微微拱手一笑,扭头看向旁边的络腮胡大汉,责问:“不是让你们好说嘛,怎么能如此唐突,真是没有规矩。”

  “公子,不是我们不讲理,是她……”大汉本想说是素衣要先动手,却被铁中棠止住。

  “你们当真确定他是喝了天欣楼的酒才死的?”铁中棠没有纠结谁先动手,指着地上的尸体,把话扯入主题。

  “不敢欺瞒公子,的确是昨天才从天欣楼买的,小的以脑袋担保。”

  铁中棠和那大汉一唱一和,素衣冷眼看着二人的拙劣表演。

  “素衣仙子,你看出了这档子事儿,是不是也该给飞鹰堂个交代啊?”铁中棠逼视素衣。

  “你想怎样?”素衣气势陡升,她本就少言寡语,知道对方是无理取闹,根本不屑多费口舌。别人惧怕飞鹰堂,她可不怕。

  铁中棠只有炼精初期修为,哪里承受得住素衣炼精后期的气势逼迫,只见他后退几步稳住身形,有些尴尬的看着素衣。

  “那你起码应该交出下毒之人,否则我飞鹰堂一定不会善罢甘休!”铁中棠虽然知道不是素衣的对手,但他拉出飞鹰堂这块招牌,他不相信素衣还这么嚣张。

  程风将外面的闹剧看得清楚,这些人明显就是来找茬儿的,若是凭武力强行把对方赶走,那不正中圈套,坐实下毒之名?

  看到师姐要发飙,程风大喊一声:“等一下!”走向铁中棠。

  素衣一脸疑惑,但见程风自信的神色,她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暗中提高警惕。

  铁中棠高出程风半个头,不屑的看了他一眼:“不相干的人滚开!”

  程风指了指素衣,看着铁中棠,道:“我替我师姐来给你个交代可好?”

  “什么?”铁中棠不解的看了一眼素衣,有看着眼前的程风,他根本不相信,这个炼气期都没进入的家伙会是素衣的师弟。

  “他是我师弟。”素衣淡淡说了一句。

  素衣这话一出,别说铁中棠觉得不可思议,就连围观众人也不禁对程风露出羡慕之色。不说素衣年纪轻轻已是炼精后期水准,其师承定然不简单;就说每天能和岳国三美之一共同修行,那也足够让这帮人妒忌得想死。

  铁中棠短暂震惊过后,突然笑了起来,指着程风摇头道:“你毫无修为,此时站出来,莫非那酒中之毒是你所下?”

  这句话是陷阱,不管回答‘是’或‘不是’,都相当于承认天欣楼的酒里有毒。

  不过程风前世作为一名业务员界的老油条,除了每天衣着要求光鲜之外,见得最多的就是这种话里有话的谈判技巧,怎么可能上当?

  程风根本就没有回答铁中棠的问题,而是指着地上的尸体,看着络腮胡大汉问道:“他喝毒酒死的?什么时候?”

  “半个时辰不到!”大汉下意识的点点头,不知道眼前这小子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答了。

  “什么毒?”

  “碧鸠散!”

  “非常清楚,不过既然知道是毒酒还喝?你们确定他脑子没坏吧?”程风不解。

  “因为……”大汉感觉被绕得脑子发胀,看到程风似笑非笑的神情,警惕的住口,没有把后面的说出来。

  铁中棠摇摇头,道:“那酒壶中尚有许多酒液,银针一探便知。”

  “是吗?正好我这里也有一种毒,那麻烦你用你那神奇的银针辨识一下它叫什么毒?”程风拿出一个水壶,递到铁中棠面前。

  银针探毒会发黑不假,但要以此看出是什么毒,估计华佗转世也很难。

  “可以帮我看看这是什么毒吗?”程风笑着问道。

  “我未曾带银针过来。”

  “好吧!我相信你的诚实。”程风给对方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回到之前的话题:“也就是说,你们也是刚刚才知道那酒里有毒的?”

  “刚才这位仁兄说酒是昨天买回去的,今天才被毒死,我就奇怪了,这中间有一天一夜时间啊,你们咋就那么肯定这毒是天欣楼所放?”

  “胖子,天欣楼昨天卖了多少酒?”程风莫名其妙的问了一句庞三。

  “啊?……昨天?卖了十坛。”庞三不知道程风是什么意思,得到素衣肯定的暗示后,还是如实回答。

  程风点点头道:“天欣楼昨天卖了十坛酒啊,就他一个人中毒?难道其他人把酒买回去浇花儿了?”

  “还有,银针也能探出酒中之毒为碧……碧什么?”

  “碧鸠散!”大汉很配合。

  “半个时辰不到,你们不但把中毒身亡者送到这里,还闹了一场,更是清楚知道所中之毒为碧鸠散,还信誓旦旦指定为天欣楼所下,你们能掐会算还是怎么滴?”

  程风一席话问完,现场一片寂静,除了飞鹰堂的人对他怒目而视,围观群众哪里还不明白谁是谁非?

  素衣暗暗点头,自从几天前师傅把程风带来,这家伙就没有消停过,各种抗拒修行,搞得她很恼火,现在对他的印象却有了些改观。

  庞三更是搓着肥厚的手掌,一脸崇拜的看着那瘦小的身影。

  啪嗒!

  两块碎银掉在大汉脚边,打破了着短暂的寂静,搞得大汉一脸懵逼,啥意思啊?

  “死者入土为安,这算是我送点香蜡纸钱,拉回去挖个坑埋了吧!”程风也不理会铁中棠和大汉,率先走进天欣楼。

  就算再笨的人也明白,飞鹰堂是故意找茬儿的。

  铁中棠一脸铁青,精心准备的手段,被那小子破坏了,手指隐蔽的一弹,一股阴柔暗劲冲程风而去。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