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_第213章 树欲静而风不止

 作者:翱翔 

过了好长一段时间,赵老爷子才深深地吸了一口气,好像是要把自己的气息给平稳一下。几次三番之后,这才睁开了眼睛,就算是赵老爷子在极力的掩饰,但是观察细心的杨天,还是从他的眼角处看到了一丝晶莹的泪珠。

  唉,多年的感情啊!但是人终究还是会变的,时间就是一把杀猪的刀,会让一些坏人蜕变成为一个好人。也会让一个好人退变成为实足的坏蛋,这里面早就无从说起了。

  “安于享受,喜欢上了争名夺利。你说我们都成了老头子,还能有几年活头啊?争那些做什么啊?等我们老死的那一天,还不是一样,一把黄土就埋进了地里面,到哪里也找不到啊!”赵老爷子仿佛真的心里面非常的痛一般,说一会儿停一会儿。

  “对于这些,真的没有什么重要的。这些年国家也富强了,钱财对于我们来说根本就没有什么用处。他想要,只要不是多么的过份,我们也就全当都没有看到。可是最近这些年,他是越来越过份了,过着奢侈的生活不说,骄纵自己的子孙,为所欲为。”赵老爷子说到这里的时候,就有一点气愤了。

  或许他也不想看到自己暮年的战友再在这种老暮的一刻再犯什么错误吧,可是有些人就是不知道好歹,那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杨天一直在仔细地听着赵老爷子的话,而龙老呢好像是完全都沉入到了自己的回忆当中去了,闭着双眼。只是身体不经意间的晃动让杨天知道,龙老依然还在倾听着赵老爷子的话。杨天也知道一些人是抗不住糖衣炮弹的诱惑的,又有几个人愿意放弃自己安逸的生活呢?

  “这些真的倒也罢了,你可知道他现在想要做什么吗?”赵老爷子说到这里的时候,眼睛里面暴闪出精光来,语句十分的锐利,都把杨天给吓了一大跳。

  “什么?”杨天让赵老爷子给吓得不由自主地就接口问道。一脸的诧异看着赵老爷子,十分的不解。

  听到这里的时候,龙老的身体剧烈地颤抖了起来,好像是想要阻止赵老爷子再说下去,也好像是脑海里面在做着剧烈的斗争。到了最后索性就站了起来,往边上走了几步,停在了那里,看着院子里面没有被打扫干净的积雪,那是赵老爷子特意让警卫员给留下来的。

  还说如果没有积雪,那根本就不叫冬天!没有了雪,就没有了冬天的味道了。

  赵老爷子再一次停顿了半天,可想而知他心里面的正在做着怎么样的斗争啊?杨天心里面也替赵老爷子着急了起来,有些话如果不说出来,都藏在心里面的话,那还不得憋坏了啊?

  “唉!我们这么做到底是对不对啊?”赵老爷子忽然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坐在那里一动也不动。杨天也是手足无措了,面对着两个年长于自己好几倍的老人,杨天也不知道该如何去安慰他们啊!

  “老龙头,你说我们这样做好吗?”赵老爷子十分犹豫地回过头去看向了龙老,一副询问的口气。

  “唉,你这个老小子,这件事情不还是人提出来的吗?到现在你怎么还问我啊?”龙老也是一副拿不定主意的样子。

  赵老爷子和龙老两个人是什么人啊?都是华夏的顶尖领导人了,居然还有他们拿不定主意的地方,这如果要让外界的人知道了,那还了得啊?还真的以为是什么奇景了。可是再高的领导人,他们的身份不也一样是人吗?

  他们不一样有着喜怒哀乐,有着自己的高兴事,也同样有着自己的烦心事吗?

  “可是我真的怕以后再也见不到他了啊!”说到这里的时候,赵老爷子就像是一个小孩子一般,趴在桌子上面“呜呜”地哭了起来,毫不顾忌形像,号啕大哭,眼泪鼻涕都一把一把的。

  警卫员好像是听到了赵老爷子的哭声,想要过来看望一下,也让杨天伸手给阻止了。对于杨天这些熟悉的警卫员还是可以信任的,因为他们刚刚一起经历过了生死。

  正在楼上玩耍的朱雅萱和赵小柔同样也是听到了院子里面异样的声音,不由地就从楼上跑了下来,结果很出乎她们两个的意料。赵老爷子趴在桌子上面,根本就不顾忌自己老头子形像在哭起来了,而龙老则是闭着眼睛,混浊的泪水也不时的无声没落苍老的脸颊。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朱雅萱和赵小柔这才刚刚上去没有十分钟的时间,怎么两个老人就都哭了呢?朱雅萱和赵小柔没有过去安慰赵老爷子和龙老,而是同时把视线投向了杨天,希望从杨天那里得到一份答案。

  感受到朱雅萱和赵小柔的那种询问的眼神,杨天回过头来,冲着朱雅萱和赵小柔耸了耸肩,摇了摇头,示意自己也不太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

  的确,现在的杨天也只是知道了开头,至于龙老和赵老爷子为什么在这里哭泣,还真是搞不太懂呢!只能在这里安心等待,等着两个老头把自己心里面的苦闷和委屈都给哭出来之后再谈了。

  身居高位,看上去龙老和赵老爷子都是那么的光彩,耀武扬威,走到哪里都有人在屁股后面。可是又有谁知道高处不胜寒呢?又有几个人能体会到他们光辉后面的无奈呢?

  或许他们这一辈子要强,到了老来再也承受不住心里面的那一份压抑了吧,哭吧,哭出来或许会好一些。不都说了吗,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这一次哭出来,或许对于龙老和赵老爷子来说是一种解脱。

  一个号啕大哭,一个无声泪下,反正是两个都在宣泄着自己心里面的那一份苦闷,想要把这么多年来自己心里面的憋屈都给哭泣出来。

  直到最后赵老爷子哭得都有一点哽咽了,赵小柔这才轻轻地走到了自己爷爷的身后,轻轻地拍打着赵老爷子的后背,给他梳理一下体内的气息。慢慢地整个小院子都安静了下来,龙老也是擦去了脸上的泪水,使劲地眨动了几下眼睛,把眼眶里面的泪水给挤了出来。

  或许这是他们最后一次哭泣了吧?这一次的眼泪都已经流干了,从此之后心里面再也没有什么牵挂了。赵老爷子也慢慢地顺过气来了,从桌子上面抬起头来,桌子上面泪水口水都快流了半张桌子了。

  这要是放到平时,都不用杨天开口,赵小柔就会笑话起自己的爷爷来,可是现在气氛却是那么的怪异,根本就没有人一个人开口说话,也就没有人笑话赵老爷子了。

  平息了自己心里面的郁闷,龙老也重新回到了座位上面坐了下来,赵老爷子也是止住了自己的哭泣。而赵小柔却一直不耐其烦地在赵老爷子的身后轻轻地拍打着,这也是赵小柔第一次见到自己的爷爷居然这么的柔弱。

  让赵小柔心里面也生出一股无力感,她真的害怕有一天会失去自己的爷爷,也开始自责起来,怪自己以前都没有好好的照顾好爷爷,还跑到那么远的地方去。一年也回不了几次京城,就算是回来,也就是顶多来看爷爷几面就离开了。自己为什么这么不懂事呢?难道真的要等到爷爷走了之后才感觉到后悔吗?

  树欲静而风不止,子欲养而亲不待。

  这一次赵小柔也是暗暗地下了一个决定,一定要好好的陪陪自己的爷爷,让他享受一下天伦之乐,正好快要到春节了。自从自己长大了之后,还没有好好的陪自己的爷爷过上几个春节呢,这一次赵小柔也就决定了,也快要假期了,学校暂时也不回去了,反正是靠着朱雅萱的能力,考试之类的问题都能解决。自己就趁着这一段时间好好的陪爷爷一下。

  平日里自己的父母也不见得能回来几次,也不知道他们整天忙什么,自从自己出生之后,就把自己给扔到了家里面,唉,长这么大了见爷爷的次数都比见父母的次数多。这让赵小柔是情何以堪啊?

  “行了,别老了这么没出息,掉什么泪珠子,这么多小辈在这里看着呢,你也不怕丢人。”龙老听着赵老爷子还在轻声地呜咽,不由地冲着赵老爷子叫道。

  “你能比我好到哪里去,你看你眼角上还有眼泪呢,眼红的跟个兔子一样。”赵老爷子也不甘示弱,冲着龙老嚷嚷道。

  “最起码我没有像你那般大声的狼嚎,也不怕吓着孩子。”龙老也是尴尬地用手背把眼角的泪水给擦拭干净。

  “我就是不想放弃我们曾经的那一段光辉岁月啊!”赵老爷子还是有一点的唏嘘。

  “不是我们想放弃,是他把我们给放弃了。你现在还没有想明白吗?真的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这件事情还是你提出来的,如果你不愿意的话,我就走了。省得在这里听着你哭心烦。”龙老大有一甩袖子就走人的架势。、

  “你走吧,走吧,每一次都这样。你就舍得,你就放得下心。唉!”赵老爷子再一次叹了一口气。龙老也不说话了,但是可以看得出来,龙老很难做决定,但是只要是做了决定就一定不会再更改了。

  从这一次保护龙老的任务当中杨天也能感觉得出来。

  “好了,话还不有说完,还是继续说吧!”大约过了四五分钟的安静之后,赵老爷子终于再一次开口了。

  旁边的朱雅萱也是让杨天给轻轻地拉到了桌子旁边坐了下来,本来朱雅萱还想小院的,因为这里的一些事情不是自己可以知道的,他们讲的事情都是一些机密的事情。

  “行了,你们两个也都留下吧。也没有什么怕人的事情,只是希望你们几个以后都能好好的。”龙老看着朱雅萱和赵小柔的表现,出口阻止了想要离开的朱雅萱和赵小柔。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