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_第58章 分手了吗

 作者:翱翔 

这是多么深的仇恨,杨天也是一愣,回头想劝解,朱雅萱知道杨天想说什么,没给他机会:“你不把他们废了,我们就分手!你这辈子都别想见我!”

  当时杨天不知道朱雅萱为什么对这样的行为表现的恨之入骨,可面对萱萱的死命令,杨天叹口气,怜悯跪在地上的三个人:“对不起了,我顶头上司让我废了你们,好让你们别再做这些坏事,上次我也跟你们说过,你们竟然死性不改,我觉得我顶头上司说的也很有必要。”

  杨天的话说完,四个人哭倒在地,拼命的磕头,比拜自己祖宗还卖力:“求求你,不要啊,你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放过我们吧,我保证,我一定改,我剁掉我的手指,行了吧,我保证,我一定该,以后不再做坏事了……”

  杨天根本没心听这些死到临头才说的话,杨天再度在他们面前表现出冷酷,杨天的冷酷里具备了杀气,一个杀手与生俱来的杀气,对他们的求饶跪拜,好不动情,走过去,那人想要反抗,想在最后关头搏一把,从背后掏出的刀,还没刺下,就飞的远远的,然后那只脚又踢到了他的脑袋,整个人倒在地上,还没反应过来,下身传来了死亡的痛苦。

  几声惨绝人寰的凄惨叫声让人生畏,刚刚被欺负的女孩子听到他们的惨叫声,全身发抖,见到杨天和两个少男回来了,可歇斯底里的惨叫声仍然在继续,萱萱抱着那少女的双肩:“好了,没事了,回去吧,以后他们不会再欺负你了。”

  惊魂未定的少女抬起头,大家这才看清楚她的年纪,农村的花季少女,她撩起头发弯下腰但说不出谢谢,给杨天他们连续鞠躬,没人数数,最后那女孩一声不吭走了。

  等女孩子走远了,武德龙唉声叹气:“现在的社会啊,女孩子们个个都是菜市场卖肉的,农村的女孩子也穿成这样,能不让人犯罪吗?”

  下一秒,武德龙的头再次挨了一下痛击,惨叫不已。

  “你没听说过一句话吗?妹可以骚,你不能扰!是他们没素质,人品差,臭流氓!”同样身为女性同胞的赵柔儿也站出来帮助姐妹。

  这次杨天说话了:“好啦,都别吵了,我要是早看到那个女孩子,我就不会救她了。”背起行囊要走的杨天被朱雅萱拦住了。

  “你刚刚说什么?”似如雷声在头顶响起,朱雅萱那双眼睛从刚刚开始就仇视着这个世界。

  杨天击出微笑,和颜悦色的说:“你们可能看不出来,那个女孩子不是什么真经人,这个地方的民风还是比较淳朴的,像她这样穿的女孩子几乎没有,刚刚从她走路来看,她早就不知道和多少……”说到这里杨天瞄了下朱雅萱,话锋一转:“不过话说回来,一个穿成那样的女孩子独自从没有人的地方经过,无论遇到哪个男的都会发这样的错误的。”

  “是吗,那怎么我们深海市没有啊?”气头上的朱雅萱死死咬住杨天,誓不罢休的势头。

  “农村和城市哪里一样啊,再所深海市的临到那么有能力,管理的那么好,这里地域辽阔,又没有人管,发生事故的频率当然高啦。”被朱雅萱缠的有些不耐烦的杨天最后大声喊,根本不给朱雅萱反击的机会:“好啦,好啦,好啦,出发啦,等下公交车就会来了,我们等下就……”

  正吵着公交车真的来了。

  上了车,大家也终于安静下来,不再争吵,加上车里安静,大家纷纷入睡,看着大家都睡着了,杨天却不敢睡着,这样的荒郊野林,指不定会发生什么事情,杨天眯着眼睛,没有完全闭上。上车时,杨天和三个女生坐在最后一排,而三个男生则坐在倒数第二排,这是为了对女生们保护,杨天则坐在外面,把朱雅萱和她的姐妹分隔开。

  车子停了一下,上来了四五个年轻人,大声说着去县城哪里玩,要玩什么,这时他们注意到了坐在最后一排的三个比村里女生不知道漂亮多少倍的女生,其中一个人的口水几乎都要留下来了,那人走向杨天和李香兰中间的位置。

  刚刚入眠的李香兰还在烦恼着那天在萱女湖里的尴尬表现,而杨天就和自己差一个位子,她想总是时不时的有意无意的侧目看望杨天,而杨天却和朱雅萱卿卿我我,甜蜜的样子让她的心有些不舒服,她不承认自己喜欢杨天,但在深山里哪几天她确实对杨天有了更全面的认识,一开始没有什么坏印像,现在倒全是好印像了。

  那个哥们坐下的时候不够斯文,惊醒了刚睡着的李香兰,李香兰侧头看了眼身边对自己笑的很斯文的男孩,再看看前面,发现前面还有三个男孩看着她身边的男孩,而且他们身边还有空位,李香兰就知道发生什么事情了,语气很嚣张,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吃她豆腐的:“这位同学,前面还有座位,麻烦你坐到前面去可以吗?”

  “可以啊,不过你跟我一起坐过去的话,那我就坐那边去。”张嘴就是流氓像。

  李香兰很不耐烦的摇摇头,突然脑袋一转,露出笑容:“行啊,那走吧。”那人以为李香兰是那种风骚的女生,对前面的兄弟打着颜色,像是在显摆,等他站起来往前走了两步,身后却没听到脚步声,那人回头发现李香兰没有表情的看着车外。

  火气说来就来,那人顾不得和李香兰一样穿着的其他人,过去就怒火冲天的说:“小妞子,跟大爷过来,不然我让你好看。”

  “不要说我这人很冷血,我劝你立马滚下去,不然等下你的腿废了,可别怪我。”那人一定是在当地飞扬跋扈惯了,听不进李香兰的忠告。

  那人呵呵笑了笑,又坐在李香兰身边,身体还往李香兰那里挤,这么一挤,彻底激怒了李香兰,那人笑着说:“妹子,我可告诉你,别太嚣张了,这是我的地盘,你看看整辆车的人他们敢对我怎么样,个个都低着头不敢出声,你,呵呵,你一个小妮子还是乖乖听话,不然……”

  坐在另一边的杨天拍拍那人的肩膀,打断了那人说话,杨天完全不把他当作存在,探出头看着对面的李香兰:“你刚刚说要断掉他的一条腿?”

  似乎经历过大风大浪的李香兰表现的很平淡,面对眼前凶神恶煞的流氓毫无畏惧:“这位同学,我是这样说的哦。”

  那人彻底火了,竟然被两个小屁孩耍,正要发火,怒容却变成了痛苦的狰狞,一声震耳欲聋的叫声冲出了汽车,连车外的行人都听见了,而一旁的杨天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汽车上所有乘客都回头看着那人的狰狞面孔,和那人一伙的四个人立即站起来,就在这时,汽车突然刹车,站起来的人对此毫无防备,撞在了椅子上,都摔倒在地,整辆车的人都叫了声好。

  乘客们发现杨天只是右手放在那人的膝盖处,而且杨天的表情自然,不像是在出力,那人依旧悲惨的叫着,咬着牙齿看着杨天:“你……”明显那人还不认输,杨天和那人面对面看着,杨天叹了口气,摇了摇:“我本来很仁慈的,看着整辆车的人的反应,看来不废了你的腿,我对不起我师傅。”

  话音刚落,杨天的脸部肌肉凝固在一起,下面一声叫的更加凄惨,更加悲凉,因为疼痛时间长,那人差点叫晕了过去,而在第二声惨叫声前,汽车里响起了一声骨头“咔嚓”的响亮声音。

  没错,杨天一只右手拧碎了那人左腿膝盖骨头。

  杨天把使劲抽泣却没有声音发出来的人推了下去,那人头先着地,他的三个兄弟见自己的兄弟竟然被一个人用一只手决解掉,他们都爬了,赶紧让司机停车,三个人扛起昏迷过去的兄弟走到车门口。

  司机停车的时候回头笑着说:“刚刚刹车真是不好意思哦。”

  等到四个流氓下车了,气愤到极点的朱雅萱说:“怎么这里有那么多这种人啊?”

  等那伙地痞流氓慌慌张张下了车,车里的议论声也响起。

  后面一路上都没有别的事情,到县城后,欧阳所长亲自迎接了他们,见到走在前头的赵柔儿恭恭敬敬的,好像古代的家奴,见到后面的杨天欧阳所长更加热情,屈天霸也来了,他们两人的关系显然好转了。

  他们在小县城没做停留,火车很快就来了,一行人恋恋不舍的上了火车,时隔十天半个月,坐在火车上的心情,又是另一番道不完的滋味,没了来时的兴奋和期待,失去了征服一切的劲头,每个人找到自己的位置坐下,静静的把目光投向窗外,火车里有人吵架有人喧哗,唯独他们身处的这段很安静。

  第一天谁都没有说话,就是吃饭好像也因为浓烈的离别而索然无味,杨天知道大家是累了。

  第二天在杨天怀里醒过来的朱雅萱继续躺在杨天怀里,幸福笑容迎来了灿烂的夏日晨阳,杨天睁开眼睛,看见朱雅萱仍然斜躺在他的怀里,一双水灵灵的眼睛在笑,杨天吻了朱雅萱的额头,发现伙伴们还在睡梦中,火车还很安静,幸福的两人享受着住属于他们的安逸时刻。

  “你为什么喜欢我啊?”朱雅萱安静的像只温驯的小猫,杨天的手在她头发上抚摸。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