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品相关_第38章 无奈

 作者:翱翔 

来到二楼,在下人的指引下出现在了朱雅萱的房间门口,知道自己不适合敲门,还是抬起手要敲门,门也在这个时候自己开了。

  神色慌张憔悴的李香兰出现在房间那边,两人对视没有一丝触电的感觉,杨天看向朱雅萱,细声问:“朱小姐,她,没事吧?”

  李香兰走出来,关门时,流过泪的眼睛特意看了下躺在床上没有发现有谁来过的朱雅萱:“大事没什么大事,只是现在有点虚脱,有点害怕,刚刚要我给她拿好吃的,你看你要不要进去看看她?”

  “不用了,想要吃东西,就说明没事了。”知道吃东西,就说明吓的不是严重,调查人员又上来了,他们还是想要调查下朱雅萱,李香兰觉得现在应该没问题,觉得让他们进去的好,杨天却拦在门口,语气坚定:“对不起,我不能让你们进去打搅朱小姐,你们要录口供的事情,我会跟她说,等到她愿意的时候,我再通知你们。”

  他们知道这些人都是不简单的人,身为底层工作人员,他们只能说好。

  等彻底安静下来了,坐在客厅发呆的杨天听到外面传来了洗刷声,没过多久,一个女侍过来告诉杨天给他安排一个住处,杨天却说没事,他不用睡觉。

  房子里的人都呆在各自房间,有一两个走来走去的都是找家人,他就走出来,来到黑夜里的树林。

  他们显然就是朱昭武他们口中的那伙人,可是他们是不是有些傻?这里是赵家,比朱雅萱居住的别墅区的保镖都要多,他们怎么想到来这里绑架呢?这不正是超傻的想法吗?

  杨天想了很久,觉得那两个人那么做绝对不是傻,可是他没有跟任何一个人说出他心中的疑虑。他时常来到二楼站在朱雅萱门口,侧耳倾听门内的情况,没有任何消息他就又走了,整夜反反复复不知道走了多少趟。

  渐渐的来到了凌晨四点,杨天坐在二楼的小客厅里沙发上睡着了。

  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一张稚嫩雪白的脸蛋正在眼前,距离很近,险些吓的杨天叫出来,朱雅萱也明显被吓到了,杨天坐起来,慌里慌张的责备的口气:“你,你没事了?”

  “我能有什么事情啊?你又不是不知道。”昨晚受到惊吓,但在蹦极后,朱雅萱的心理素质好了很多,正如杨天猜测那样,在她对李香兰提出要吃东西的时候,就已经缓过来了。

  盯着杨天的那双水精灵的眼睛眨都不眨一下,双目像是在审问杨天,看的杨天周身不自在,朱雅萱疑神疑鬼的问:“你昨晚是不是很晚才睡?你谁在这里,是不是因为要保护我?”

  突然遭遇如此问题,对视朱雅萱的眸子立刻转移,看着地板:“也,也不完全是啦。”

  朱雅萱要的不是杨天嘴上给出的答案,因为杨天表面上已经给出了答案,他的卷缩,他的不自然,他的闪躲,一切都知道了佣人嘴里的一切,朱雅萱高兴的站起来,像是小时候获得了最高奖励一般,兴高采烈的回房了。

  仍旧身处雾中的杨天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看着朱雅萱一蹦一跳的回到房间,再注视下四周,现在还很早,可睡意早被朱雅萱驱逐干净,杨天没有睡觉,像以往那样起床做运动。

  刚跑没多久,发现前方身材线条一流的妹子正在跑步,来自潜意识的念头,杨天跑快了一点,追上去,还没处于同一平行线,前面美女回头看见是杨天,先跟杨天打声招呼:“你也有早起锻炼身体的习惯啊?”

  见是没有赵柔儿讨厌的李香兰,笑容也轻松多了:“啊,以前在山里的时候,每天还要打猎呢。”

  “啊!”李香兰像听见这里有野人的消息一样惊讶:“打猎?”

  “是啊,我师傅他喜欢吃野味,每天吃一只比较小的兔子之类的动物,每天我出去锻炼身体的时候,就顺带打一只回来。”因为在跑步,杨天说话的时候,没有太注意李香兰的表情。

  对于李香兰来说杨天从一个遭受自己鄙视的保镖升级成了自己的偶像,李香兰从小就有到处去冒险的想法,可因为父亲竭力反对,愿望一直没有实现,她一直幻想着自己一个人呆在深山野林,肚子饿了就打一只野生动物,烤着吃,像武装电视剧里面那样,李香兰不知道对那样的生活向往了多久。而在保镖界显得偏瘦的杨天那天和她打了一架,因为没有及时防住她的偷袭,她对杨天身为朱雅萱的保镖深感疑惑,和其他保镖一样,都不看好杨天,并且多多少少话里面都带着讽刺,昨晚亲身经历过后,才知道杨天的厉害。

  能在众人发慌的时候,他肚子一个人是清醒的,并且在所有人失魂落魄的时候,他成了赵家最高指挥官,并且成功营救了朱雅萱。以前看扁杨天的那些人看杨天的时候都带着敬意。

  跑累了,两人坐在石凳上休息,聊完了杨天的生活趣事,杨天转守为攻,问起了李香兰为什么喜欢运动,还会点功夫。

  “对了,你觉得我功夫怎么样?”兴致勃勃的李香兰,觉得杨天是一个专业的并且经验丰富的保镖,而且肯定懂功夫,让他评价是最准确的评价。

  在这点上,杨天觉得应该实话实说,要是说了假话,她一旦要是当真了,真的以为自己很了不起,出去路见不平拔刀相助,那就惨了,所以杨天毫不犹豫的选择了说真话:“跟专业的保镖来说,还是有非常大的距离的,你需要的不是练什么功夫,把功夫练的多厉害,这点我要说下我个人的观点,就是打架讲究的就是招数,只要能致胜,那就功夫,所以我觉得没必要去练什么功夫,多锻炼,多找人实际练习下,就可以了。”

  李香兰不知道杨天竟然会一点脸面都不留,说的她那么差,气嘟嘟的站起来闷声不响就走了。

  哼,我要让你看看我的功夫有多厉害,竟然敢小看本小姐,我要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吃早餐的时候朱雅萱说她要回家,杨天没有一句话,回到家中朱雅萱闯过四个姨的包围圈,像四个姨要抓她浸猪笼,一边跑一边大喊:“我没事,你们不要担心我,我现在要先洗澡。”

  待到朱雅萱上楼了,四个姨转身把目光聚焦在了杨天身上,杨天立刻感到阴森的死亡感觉逼近了,下意识的往后退,好像害怕四个中老年妇女垂怜他的美色一般。

  在四个姨阐明了她们的欲望之后,杨天把昨晚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跟四个姨说了,说完当口,朱昭武和朱晋腾两人开着一辆车出现在了朱雅萱家门口。

  朱晋腾大老板就是大老板,经历过一些风风雨雨,他脚上杨天跟着上了二楼,朱昭武一直跟在左右,仰天又再一次把昨晚的整个经过重复了一遍,说的他有些累了。

  躺在沙发里的朱晋腾陷入了沉思,喃喃:“按理常理说,进入赵家绑架萱萱是不可能的,只有脑子进水的人才会想出这样的办法。”

  杨天打量着朱晋腾全身上下的任何一点动作,身为大老板的朱晋腾表现的肯定会跟常人不一样,在杨天正在犹豫要不要把自己的猜测和疑惑告诉他时,身为杀神的直觉告诉他,不能跟任何人说。

  小梅跑到朱雅萱门口敲了敲,站在门口告诉她朱晋腾来了,没多久,朱雅萱穿着半透明的睡衣就跑出来了,还是不是很长的裙子,长到膝盖以下的卡通睡裙,展现了朱雅萱另一面的美丽,清纯中带着让人犯罪的冲动。

  朱雅萱见到父亲来了,兴高采烈的小步跑过来,坐在朱晋腾的大腿上,跟朱晋腾做出害怕的表情,两父女聊的很是开心,似乎昨晚根本就没有经历过惊心动魄的一幕,站在一旁的杨天看着眼前的父女,觉得他们两个人更像是干爹和干女儿的关系。

  这个父亲可真是有福气啊,有个这么漂亮的女儿。

  待到两父女聊够了,在朱雅萱离开朱晋腾大腿时,朱雅萱突然想起了什么:“爹地,谢谢你给我找了个那么厉害的保镖。”

  这算是什么?算对我的夸奖?还是对我的谢谢?

  站在落地窗边上的朱昭武有些责备的说:“我一早就跟你说了,杨兄弟很厉害的,你现在知道了,以后就不要再闹着赶杨兄弟走了。”

  朱雅萱做了个鬼脸,屁颠屁颠的上楼了。

  杨天微微低着头,像是笑了,又像是没笑。

  朱晋腾翘起二郎腿:“你是杀神的徒弟,你肯定看出了什么不妥,请你看出什么就告诉我好吗,我的女儿是我的性命。”

  本来不想说任何关于自己揣测的想法的,老板问起了,而且事关朱雅萱的性命,杨天最终还是说了,只是他的反应速度很快,没让朱晋腾察觉出什么异样:“他们绝对不是寻常人,他们不仅仅对朱小姐非常了解,还对赵家非常了解,不然,他们绝对不会冒然闯进赵家绑架小姐。”

  “嗯,他们竟然知道赵家保镖不是人人都佩戴枪的,而且库存枪非常少,看来他们是下了不少的功夫,你接着说,还发现什么了没有?”朱晋腾的解释,让一旁没有经历过这些事情的朱昭武诧异不已,对杨天愈发敬重。

  “他们好像很怕朱老板您。”杨天说完便没说,等着朱晋腾接话茬。

  朱晋腾出于本能问为什么,杨天才接着说:“他们在你上飞机后才动手,这说明朱老板你手上有着他们害怕的势力,或者东西,只有你在飞机上,你不能以外界联系,他们的生命才会得到保障,也就是说赵家和赵家的保镖对他们形成不了威胁,只有你和你的电话才能做到。”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