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赤金散

更新时间:2016-09-23 22:49:52 作者:源子夫 字数:2813

看着一脸平静的何晏老道十分欣赏,不过他的脸上依然随和与高深莫测,“难道还用我说吗?粉郎!”

  这细声“粉郎”直接让众人炸开了锅,粉郎是谁,“翩翩浊世佳公子,谈玄论道小京房!这位莫不是佳公子何晏!”一位书生模样的人惊呼道。

  一旁许多人刹那间就将目光洒在了何晏身上,巨大的“热情”让他有些尴尬,不过表面上羽扇微摇还是一副云淡风轻的模样。

  “那这位俊朗可是丰润第一公子秦朗!”另外一位大汉眼冒精光,这两人是何人,曹操义子,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身份。

  如此两人硬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这些人自然止不住内心的激动,况且撇开曹操不论,两人都是九州月旦榜上有名的人物。

  “还有话说吗?”随从沉默片刻后满含威势的说道,他的目光全是愤怒。

  “什么都可以被轻易迷惑,但是这里很难!”何晏说完用力戳了戳自己的心空随后补充道:“你问问你的心相,信我是杀人凶手吗?”他的声调又提高了不少。

  随从脸上闪过一抹惊诧,何晏随后又大声问了几句,随从却已经开始有些颤抖,其实自始至终他就被这些人兜着圈子在耍。

  只见,随从慢慢低下头。

  他思绪混乱,刚刚出现的一丝丝苗头又被掐掉,已经分不清孰真孰假,似乎冥冥之中有人在操控着一切。

  “小辈,话可不能乱说!”老道捋了捋胡须幽幽说道。现在众人目光又齐聚何晏,大家都想要一个解释。

  “对,话不能乱说!”何晏羽扇下的嘴角微微扬起,一抹孤傲跃然脸上。

  “只要小辈你敢与我将此粉末滴于手上,孰真孰假自见分明!”老道微微一笑,他的手上瞬间出现一瓶粉末。

  “赤金散!”刘伶率先在人群中低声说道。

  “小兄弟,你是说这就是传说中的赤金散!”人群中一位公子抬头问道。

  “正是!”刘伶心中不免捏了一把汗。

  老道心思缜密,众人的目光就是一副不可拒绝的邀请,何晏眼中闪过一丝阴霾,雅布轻移带着一阵清香走了过去。

  老道诡异的一笑,然后将赤金散撒到了何晏的玉手上,且说这赤金散是何物,这还要追溯到光武帝时期。

  光武大帝刘秀登基之前曾梦游仙境,一老道曾送赤金一块,醒后便锻造为金重,剩余部分便长存于皇宫。

  东汉末年董卓火烧帝都,无数珍宝尽数失散,赤金散就是其中一样,这可是和金重同种材料的异宝,它的价值自然为众人所皆知。

  刘伶此语一出,众人又是被惊讶到,不过,现在众人的目光更多的是集中在了何晏的手间。

  梓萱早就屏住了呼吸,“你看!”人群中眼尖的人率先惊呼出来,哧的一声,赤金散在何晏的手上散发出一阵光亮。

  赤金散瞬间就有些许凝固,何晏急忙一甩手毁掉赤金散。

  只可惜还是来不及众人却是真真实实的看到了赤金散的反应。

  赤金之所以神奇,就是因为他们拥有着非常强力的凝聚力,哪怕是一点都会凝结成点点赤金,坚硬如钢铁一般。

  现在赤金起了反应那么众人自然知道原因,何晏心中也是十分吃惊,“我的手上怎么会!”

  “难道现在还用我再解释吗?”老道微眯的眼睛看向一旁的何晏。

  “没想到金重剑真的在他的手上!”

  “看来有好戏看了!”

  “我才他们今天走不出这夜市!”

  一些人叽叽喳喳的议论道,秦朗听的眉头紧皱。

  “走!”秦朗闪身拉住何晏,梓萱与刘伶还有长缨紧跟着刹那间就消失在人群之中。

  “还我家公子命来!”随从有些疯狂的追着秦朗等人。

  就在秦朗等人刚刚离开原地,身后的黑衣大汉与中年男子也慢慢消失在人群之中。

  不过大多数人还是抱着一种试试看的态度,毕竟众人还是没有能力去博得这一国之重器。

  除非是有着深厚的实力背景做依靠,而且还有着足够的能力涿鹿中原。

  夜市的上空依然充满着黑暗元素,这里的每一处都散发着诡异,本来就神秘的天象琼楼玉宇更加蒙上了一层让人猜不透的面纱。

  “我要知道他做这件事的目的是什么?”秦朗坐在月光下的草丛里,何晏站在后面,眸子里充满了疑惑。

  “我们的一切好像都在他的掌控之中。”梓萱担心的说道。

  秦朗点了点头说道:“就连老二手上的赤金散,不知不觉都被他做了手脚!”

  长缨把玩着手中的金刀,目光巡视着众人说道:“何二哥,你怎么看!”

  金刀在月光中,散发着神秘的寒光。

  “很难说!”秦朗率先说道,他可能不知道吗,他只不过是不想让老道暴露,毕竟一口一个少主的喊着,他的初心也是为了自家的大秦。

  “如今义父的势力横贯整个北方地区,那些虎视眈眈的势力还少吗?”何晏没有直接回答而是反问道。

  “你是说反曹势力!”刘伶奶声奶气的说道,他双手托住下巴微微思考:“祸水东引,义父变成了众矢之的!”

  秦朗瞳孔张大,何晏的才智秦朗自然知道,只怕下一步就是对付老道,进而直接覆灭这股势力。

  “金重出世!那我就给他一个金重!”何晏似有深意的说道,他的眼睛随即暴露出寒光。

  一条计策浮现在他的脑海之中,“相信吕蒙吕将军不介意搭手相助吧!”何晏看向长缨。

  金刀在手中打了个转,长缨一个潇洒的转身就消失在夜幕之中,雷厉风行的作风也是她这个队长在众人心中十分有威信的原因。

  夜幕悄悄散去,远方的一点光亮逐渐消失,月亮余晖慢慢褪去,眼前发生的都仿佛是万物复苏一般充满了生机。

  “热死了!”刘伶端着自己的酒壶倒在草丛中,一只只蚊子呼啦啦的闪动着。

  秦朗自然知道何晏的想法,故而自从昨晚到现在他一直在做着艰难的思想挣扎。

  一边是自己的义父与他的兄弟,另外一边是大秦与口口声声喊着自己少主的老奴。

  “砰”一声秦朗一拳重重砸在了草窝里,梓萱默默守在何晏的一旁。

  似乎每一个人都在沉默,似乎每一个人都各有自己的心思。

  白日的时光总是那么缓慢,夜市华灯初上的时刻秦朗率先睁开了眼睛。

  “我先去探下,你们等着长缨!”秦朗率先站了起来,此时在众人的目光下他径自走向了夜市。

  秦朗自言自语的看着近在咫尺的夜市说道:“义父,孩儿对不起你!”随后他的身子就消失在了夜市。

  他当即披上一件黑色披风,同时他目光循着紫金宝殿看去,希望可以寻找到老道的身影。

  不过令他失望的是并没有什么结果,宝殿依然珠光宝气,来来往往的商客络绎不绝。

  各种奇珍异宝琳琅满目,一处处的看台之下围着各种腰缠万贯的富贵之人。

  “不知少主前来!有失远迎!”老道似乎是在刻意等待秦朗一般从后台徒步走了出来。

  他慈眉善目,一缕胡须随着充满智慧的眼睛而忽忽闪动。

  “可以告诉我一个理由吗?”秦朗的声音很是冰冷。

  老道在一开始诬陷何晏的时候就已经触碰了秦朗的底线,倘若不是顾及自己的这层身份秦朗自是不会前来。

  “如果少主只为此事前来,那可以请回了!”老道微微笑道,一抹流光在他的眼眶中转动。

  “千古兴亡,朝代更替自是天理,你为何非要逆改天命!”秦朗剑眉虚张,他的眼睛散发着一股帝王之威。秦朗也不知道为何自他出生就有着这股子天地霸气。

  老道心里微微一惊,内心却异常的激动,当下里他更加坚定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逆改天命,我们大秦就是天命!”老道声音之中充满了威严与坚定。

  “天命!那你可要好好保护这股天命!”秦朗转过身淡淡瞥向老道,他微微攥起的拳头显示出他内心的抉择依旧不变。

  “如果不想让被歼灭!你还是出去避一避!”秦朗说的每一个字几乎都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

  微转背对着老道打算离开,刚刚迈出一步就听到老道的声音:“少主,留步!”

  秦朗迟疑一下之后回过头来,但是下一刻眼前的一切让他想死的心都有了。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