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陷阱

更新时间:2016-09-23 22:49:24 作者:源子夫 字数:3401

此时此刻,众人一阵唏嘘,一个随从竟然有如此的实力,那么他的主人将会恐怖到什么程度,“剑已买走,为何无故杀人。”

  随从声音阴沉之际,眼中凶光吐露,看去好像下一秒就会挥剑直接解决眼前的男子。

  “杀人越货也要看何剑何人!”中年男子一副身正不怕影子斜的模样,随即他起身拍掉自己衣服上的灰尘。

  “你是真不怕死?”随从一脸严肃,不过他的眼中开始有些异样,很显然他已经开始有些动摇了。

  “怕死?谁都怕!但是要看怎么个死法。”男子身子一挺喝到,气势上男子已经开始占了上风。

  “对啊,你功夫都这么高,你家公子自是高手!”一个看客说道。

  “就是,他武功十个我觉得也不是对手!”又一个人看不过去了出口说道。

  随从眼珠一转,“话是这么说,不过你们倒是说说谁的嫌疑最大?”他随即话锋芒一转看向众人。

  眼角处的杀气点点凝聚,看的众人不免心寒,刚才言语的两位顿时默不作声,素来是不知道,二来是不敢再触碰苗头。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你家公子死的不冤!”就在众人一时无言的时候,一声十分不和谐的声音传了出来。

  “你信不信,我让你现在就下地狱!”随从一脸的怒容,原本想要放下去的剑此时立马举了起来。

  众人不得不为长剑锋芒处的男子捏了一把汗,现在小命都被人捏在手中众人奇怪他到底是哪来的勇气。

  “我说的不是吗?”男子眉目间隐隐吐露出不凡的英气。

  “道理自然是这么说,为何这剑现在可是在你手中!”以为胆大的男子又露出头来。

  随从也是转过头来,很显然他也想知道男子怎么说,不过,男子的一句话顿时让众人都吃了一惊。

  “也许你家公子早就死了!”他用眼睛扫过那颗人头,“人头虽然依旧血淋淋的,但是很显然用绸缎隐住的脸已经有些干瘪,这自然就不难怕短死亡日期。”男子的话,似晴天霹雳顿时在人群中炸开,无数的目光聚集在人头之上。

  “还真是。”此时,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黑衣大汉用长枪挑起了那张绸缎,一张有些干瘪的人脸立时呈现在众人面前。

  黑衣大汉处事沉稳,其实他早就知道这件事的与众不同,之前死的那位宝物大汉同样也手拿一把金重。

  回头想想,现在看来很显然也是假的,因为旁边的焦炭和一把黑色的长剑,已经离真相不远了。。

  金重如果被烧成黑色也不会再叫金重,天下自然也不会把他奉为圭角,秦朗眼神中出现一抹疑惑但是更多的是惊诧。

  金重带来的“惊喜”接踵而至,已经让他措不及防,他与何晏交换了下神色然后又看向场上的两人。

  “我想绸缎的出现,恰恰也就是为了这一点吧!”男子眼中精芒一闪,眼前的长剑顿时落下。

  不得不说男子已经把他折服,毕竟随从自从来到夜市之后,就与自己的公子分开,离开时还特意交给他这把剑让他出手。

  但是没想到会闹到如今这副境况,向来沉着的随从才有了刚才的冲动,长剑落下但心中仍旧放不下是自家的公子。

  “公子!”随从眼神中带着失落,绝望从他的眉宇间慢慢透露出来,梓萱掩了掩眉说道:“他家公子对他一定很好吧。”

  秦朗眼睛死死的盯着这个人头,他总感觉不对劲但又说不上来,不觉间他止不住自己的步子来到人头前。

  他微微撩起衣袖,玉手自袍中伸出探向人头,“休要动我家公子!”随从本来暗淡无光的眼神顿时杀机大起。

  长剑长鸣一声径直冲了出来,剑锋所指秦朗的后心,千钧一发之际,一把金刀硬生生的挡住了长剑。

  “找死!”随从看有人阻挡,剑锋一转,身体随即来了个三百六十度大旋转,长剑挥舞出剑花向着金刀主人飞去。

  砰砰两声金刀横扫过去,一声娇喝传来,顿时点醒了还在沉醉中的秦朗,长缨的金刀闪出嗜血的光芒。

  何晏此时羽扇也挥舞过来,长剑自是与长缨纠缠哪里顾及后面的何晏,砰的一声,看似软绵绵的羽扇在他的手中却硬如钢铁。

  随从一口鲜血吐了出来,秦朗这才知道自己刚才命悬一线。不过他还是看向人头,人头给他的感觉很不一般。

  散流一地的脑浆,与鲜血交融散发着难闻的气味,现在场上长缨与何晏已经与随从交上了手。

  秦朗本无恶意,他也没有做进一步研究,盯了一会儿之后他一下子就闪开了身子,偃月刀拍手而出。

  当他看到长缨的时候吃了一惊,没想到守墓的长缨也来了,而且阴差阳错的救了自己一命。

  她很自然的看向人群,梓萱身后一个古灵精怪的男子在偷偷的望着自己,一个酒壶在腰间高高挂起,酒香在这里都能闻到。

  “兄台,我本无意冒犯,还请恕罪!”秦朗大吼一声,言语中的真诚显露无遗,但是随从很显然对此不买账。

  他的长剑,已经像是着了魔似的疯狂的乱砍,然而几招之后剑法就有些散乱。

  不过好在秦朗等人并不想伤他,一时间胜负自是难以分出。

  “无意冒犯,我看你就是杀我家公子的人!”男子有些失去理智,剑剑锋芒,杀气极重。

  “住手!”洪亮沉稳的声音在人群中响起,这一声音似晨钟清鸣一般回响在所有人耳畔。

  “看来,你们真是没有把我这位夜市之主放在眼里!”青衣老者徒步走了出来,面上的愤怒不言而喻。

  这一声音,顿时让场上的几人身体微震,声音中饱含的杀机锋芒毕露,就连已经陷入疯狂的随从都瞬间停手。

  “一把金重值得吗?”青衣老道胡须下的嘴巴默默吐出几个字,全然无视众人的惊讶。

  金重乃是帝王之器,拥有者可夺天下,谁人不想一睹芳容,但是老道此时的言语很显然是一副全然不顾的模样。

  秦朗身子向后移开,长缨与何晏也退了开来,梓萱与刘伶一步跃到他们身边,随从也止住了步伐。眼前人的气势,已经远远的超越了他。

  “金重有假,自然不足为奇!”青衣老道泰然自若的说道。

  一旁中年男子率先开口问道:“前辈,这是什么话!”他现在可是十分的关注此事,一听老道说完就迫不及待的问去。

  “因为金重早就已经有了买主。”青衣老道似有深意的说道,然后他的目光扫过场上的众人。

  所有人心中都泛起了嘀咕,老道的话在人群中炸裂开来。

  “有主!是谁!”秦朗剑眉虚张,也是十分想知道买主到底是何方神圣。

  “还请前辈告知一二!”边上的随从如梦初醒,扑通一声就跪在了地上,脸上露出一抹急切。

  不过众人一想也就释然了,毕竟现在公子的死肯定与金重的真正买主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其实随从早就已经怀疑那日与自己一同进入夜市的“公子”是不是真正的公子。

  青衣老者自然也知道随从的意思,他微微点了点头说道:“如果说出来,我这次出面阻止这次战斗也就失去了意义!”

  他的话十分有深度,众人一时难以体会。

  然而,在一旁的何晏却是身体一震,他的目光十分不友好的看向老道。

  此时,老道也是一脸深意的看向何晏,各种心思在心里翻滚。

  何晏自从与老道交手之后就一直处处提防,尤其是得知他是这夜市之主的时候更是加强了提防。

  “前辈,你是说……”随从没有把话说下去,他的眼神中带着无限的杀机与寒意。

  秦朗微微感觉到不对,何晏更是感受到了老道的阴险。

  “哪一个?”随从此时却淡定的问道。

  老道沧桑的手指微微抬起,此时他的手指一瞬间就指到了何晏身上。

  这一下子,引起了众人炸了锅般的议论,不得不说老道的心机十分的深,这祸水东引不仅引起了随从以及他身后的势力的猜忌,更是博得了大家的“好感”。

  但是何晏依旧一脸冷漠,他深知这个时候绝对不能够冲上去解释,唯一能做的就是想办法化解。

  但是,秦朗却是十分震惊的说道:“前辈,怎么会!”他本想一步走上前去,但是一只玉手紧紧的拉住了他的衣袖。

  “你不觉得现在再多言语,也是苍白吗?”何晏微微苦笑,眼神中包含着无限的智慧与魔力。

  “怎么回事?何阿苏!这个臭老道!”梓萱粉拳微微抬起,腮帮微微鼓起,俏脸微红很显然是生气了。

  长缨与刘伶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刚刚在人群中也是听说一些,不过以他们对何晏的了解自然也知道这是老道的一个陷阱。

  但何晏此时已经深深的陷入其中,毕竟老道的夜市之主的身份实打实的摆在那里,单单这一块招牌就足以让众人深信不疑。

  秦朗十分不友善的看着老道,老道自然察觉到他的意思。谁也不想到他却全然不顾,相反的似乎很享受自己做的这一切。

  事已至此,秦朗心里一沉,既然老道诬陷何晏自然有他的目的,而这个目的身为少主的他又怎会不知。

  老道既然能够找到秦朗,那么秦朗的一切自然也在他的掌控之中,当然何晏的身份也就像纸中之火很难不被发现。

  同为义子的两人,当然何晏当为首选。

  这么想来,老道的目的自然也就昭然若揭,祸水东引直接让天下人的目光聚集的曹操那边。

  虽然为一方霸主也是最有能力夺得天下的鬼雄之辈,但是当面对天下人的时候根本不足一提。

  更何况东南有刘备,西南有东吴,俩方犹如虎狼一般时时刻刻盯着曹操这块大的难以下咽的肥肉。

  所以在秦朗的心里,这次无论如何也不能让老道嫁祸成功。

  “义父不能输!”秦朗想着然后在心里默念。

  沉稳的何晏微微一笑,眸子间闪动着一抹流光,双唇微启道:“不知前辈自何而知晚辈身怀金重?”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