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二章:滴血的人头

更新时间:2016-09-23 22:48:43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34

战斗已经快进入白热化,几番争斗之后俩方的人都带上了一些伤痕。

  “住手!”秦朗的话刚刚绕上舌尖还没有出口,一道声音直接炸裂在众人耳畔。

  “金重!没想到是个假货!”一道中年男子的声音传了出来,他一身青色劲装,腰系白玉环,眉清目秀。

  但是,此时他的脸上明显挂上了几分怒容,“百里,你给老子滚出来!”他目光如炬巡视着四周企图找到那个叫白里的人。

  一瞬间现场鸦雀无声,本来有些嘈杂的议论之声也顿时消失,每一个人都感受到了中年男子身上散发的寒意。

  那仿佛是来自九幽的魔主,森然的吐露出杀机,买来假金重让他十分生气甚至有些崩溃。

  自中年人来之后,秦朗就死死的盯着这把假的金重,听到这样的话,他急忙回头看着那边对峙的两个人,尤其是看了看宝物大汉手中的那把剑。

  几丝疑惑萦绕心头,能够联系起来却又毫无头绪,“看来不止一把金重啊!”何晏似有深意的将目光收回。

  “真真假假!这金重的主人是个对手!”何晏摇晃羽扇,一双不染世俗的双眼向着扫视着大厅仿佛洞穿一切。

  砰的一声,中年男子将假的金重重重的扔到地上,一把鎏金长剑赫然出现在众人面前,不过剑身明显带着缺口。

  很显然这把剑并没有出炉多久,“百里!你个混蛋!”中年男子直接冲进人群,大手用力地拨开众人。

  他有些发狂,毕竟自己花了大价钱得来的金重没想到竟然是个假货,自己赔了不说更是白欢喜一场。

  试问,这种被人耍的滋味放到谁身上都不好受。

  “你们快看!”一个物体此时从一处阁楼慢慢的落了下来。

  对,就是慢慢的落下来,一股浓重的血腥味道直接喷发出来,众人看到此物的时候眼神中藏不住万分惊恐。

  “公子如画,白衣袈裟!”一旁在阁楼上的青衣老者嘴里默念着,然后眼皮微微一抬邪邪的笑了两声,带着白僵一同消失在身后的黑夜。

  中年显然很不爽地问:“这是!”他的眼中带着一抹流光射向那颗带血的人头

  森然的寒意,让在场的每一个人都惊恐的向一旁退开,人头滴滴鲜血直接洒在了下面对峙的两名大汉身上。

  “啊!”一个大汉直接被鲜血砸中,一声惨叫之后他的皮肤开始溃烂,黑衣大汉瞧见这种情况直接闪开。

  随着人头的缓缓沉下,一张白色的丝绸从上空飘落下来,啪嗒一声人头滚落于地,白色绸缎正好盖在这颗头颅之上。

  头颅上的鲜血染红了整片绸缎,周围惊呼四七,众人再也不能平复自己内心,浓重的血腥让人难以靠近。

  “好诡异!”秦朗低声说着,眼神之中满是不可思议。

  “西域术法!”何晏一字一句的吐出这几个字。

  “此术需要灌注施术者少许鲜血,只需一柱香的时间就可成功,纵使置身百里也可轻易操控所想之物!”何晏不容置疑的话,在秦朗的心中还是惊起微澜。

  梓萱脸上刹红刹白,显然被吓到不轻。

  秦朗默默低语:“西域术法!当真如此诡异?”

  “西域不仅有道术,而且蛊术更是一绝,”何晏摇着头说道。

  话音刚落宝物大汉身体疯狂的燃烧起来,熊熊的火焰顿时照亮了这方天地,周围的人瞬间闪出大片空地,诡异的现象惊得众人一时间说不出话。

  “血有问题!”秦朗分析道,随后宝物大汉在众人眼睁睁之下此人化为了一抹灰烬。

  “怎么回事!”

  “太可怕了!”

  “这是怎么办到的!”

  身后的人开始叽叽喳喳的议论起来,不过大多都没有什么结果。

  “主人!”一个身影从人群之中瞬间冲了出来。

  他一身布衣,青灰色的长袍沾满灰尘,此时他满脸泪痕的望着眼前的人头,眼神中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你小子!终于找到你了!”中年男子看到仇人似的冲了上去,腰间的大刀嗡嗡的发着声响,大有要让他血溅当场派头。

  这个下人模样的男子反应十分灵敏,他急忙擦掉眼角的泪水,飞身跳开。

  只听到“砰”巨响,大刀深深的砸进地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此时秦朗饶有兴趣的打量着这位随从。

  很显然他也是一个练家子,由内及外都吐露出不同于寻常下人随从的气势,“你去死!”随从大怒。

  如果说刚刚是因为害怕不敢出来,那么现在就是愤怒在激发着他的潜能,“无理取闹!剑以买走莫不是还想杀人灭口!”

  随从几刀下去逼的中年男子连连后退,他佩刀挽成一朵花的形状从四面八方袭来。

  这回轮到中年男子吃惊了,他自认为自己武功了得,没想到在这个其貌不扬的随从面前竟然无力还击。

  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中年男子气急败坏的跺着脚,一撮小胡子微微翘起,眼神中流露出凶狠。

  两人又是几个回合的战斗,秦朗欣赏的看着眼前的随从,虽是一副痴痴呆呆的摸样,可一身功夫可谓是实打实的。

  “额!”秦朗眉目发光之时突然闷哼一声,他的右手紧紧的捂住胸口,一股似曾相识的霸道气势仿佛从心底要窜出来一样。

  突然地闷哼,让一旁的何晏眉头一皱说道:“阿苏!”

  闻声寻来,牵动了梓萱的目光,她将忙用玉手扶住了秦朗。

  “阿苏!怎么了!”梓萱急忙问道,“没事,总感觉心里一闷!”秦朗挥了挥手,目光转移到那颗人头上。

  刚才人头的出现时候,就感觉心里微微一震,但是终究没有太在意,毕竟此颗人头从天而降,每一个人都会更在意缘由。

  “真没事?”何晏试探性的问道。

  秦朗勉强挤出一丝笑容,何晏稍微放下了心,羽扇一摇又将信将疑的看着场上的两人。

  气浪所带来的冲击,就像是一汪平静湖水下的的阵阵涟漪一次次的冲撞着秦朗的内腑,这种感觉似曾相识却又实在是想不起它的来由。

  秦朗的目光始终定格在血色人头之上,莫名的悸动随着心跳在自己的内腑闪动。

  “到底是什么!”秦朗在心里怒吼,他的目光突然扫过那把假金重,鎏金的外表虽然没有吐露出帝王的霸气,不过却让秦朗的眼前一亮。

  “帝王!龙游!”秦朗焕然大悟,这种在自己心中穿梭的气息正是那日异象之后在自己内腑中残留的赤色光芒。

  很显然这赤色光芒就是龙游之气,但是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悸动?秦朗心中摆满了疑惑。

  秦朗紧紧的盯着这个带血的人头,丝丝寒意铺着月亮的银辉向着秦朗走了过来,他微微的向着何晏靠近,但是此时悸动更加的明显。

  “给我定!”秦朗在心中爆喝,然后聚集了一股气向着内府中的龙游之气缓缓压去,现在秦朗微微感觉到久违的平静。

  自然他的神色也好了许多,不过脸色依旧惨白了些,身旁的何晏与梓萱不时地看着秦朗,都闹不懂到底发生了上面。

  场面上的两个人算是真正的进入了白热化,一刀一剑都是实打实的力道十足,秦朗的手指随着随从的长剑飞舞。

  几乎一招一试他都是详详细细的印在心中,但是莫名的龙游之气还是不断的冲击的他的内腑。

  仿若是春雨过后的竹笋,泥土在褪去最后一丝保护膜之后它终于破土而出,剥开了一层层的外衣寻到了自己天空,现在的龙游之气就好像是找到了自己的天空。

  几个剑花飞舞,秦朗眉头凝成了一股绳,他凌空舞动的手指瞬间滑落,深深的无力感袭来。

  但是就在秦朗的身体要倒下去的时候,何晏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他眼中带着一抹神秘的说道:“阿苏,是不是有什么事?”

  “对啊!阿苏!”梓萱一脸担忧。

  “没事!”秦朗还是微微抬起手掌。

  “还说没事!”梓萱鼓起小脸十分的生气。

  “龙游之气!”秦朗知道藏不住还是说了出来。

  “龙游之气!”何晏也在心里默念,不过他的脸上却十分的平静。

  “这个时候出现龙游之气,我感觉金重就在附近!”秦朗又补充道:“不过这个人头着实又有些奇怪!”

  何晏也随着他的目光看向人头,此时鲜血依旧慢慢的涌出,不过已经出现了一些不是鲜血的颜色,可能就是脑浆。

  砰砰砰三声巨响,中年男子向后倒飞过去,现在秦朗清楚的听到,“是不是你杀了我家公子!”

  中年男子本来在处于下风,战斗本就就十分的吃力,现在更是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他的目光露出一抹恐惧,不过依然一副趾高气昂的模样。

  “要杀要剐悉听尊便!只不过这话可不能乱说!不能够乱冤枉人。”这男子也是硬汉,虽然战败,但还是一身骨气硬朗朗的蹲在那里。

  近在咫尺的宝剑锋芒毕露,点点寒光洒在男子的脸上,一刀深深的刀疤显得异常恐怖。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