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缘分

更新时间:2016-09-23 22:48:11 作者:源子夫 字数:3792

秦朗一怔,看着这人群,心里暗暗叫苦,显然这些人都是为金重而来,天下之人有野心的居多,你不想要有的是人抢着要。

  秦朗环视四周,不一会儿人流开始涌进这座交易所,红灯开路,烟火盛开,虽是夜晚但是却更添了几分光亮。

  “诸位请入座!”高台上以为白袍须眉的老者向众人挥了挥手,众人眼前一阵灯火。

  大殿之内,灯火通明,一排排座位赫然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众人然后一一入座,会场时不时低声窃语。

  没多久,之前的老者走上台来,他容光焕发,一帘须眉垂在眼前,一副道骨仙风的摸样。

  “众位安静!”老者的声音似来自遥远的天边,他长袖一挥大殿之内瞬间就暗了下去。

  本来刚刚安静下去的众人一阵唏嘘,乌黑的大殿之内转眼之间就出现几点灯光,此时灯光之下是一件件大放异彩的宝物。

  引起众人瞩目的并非这一件件宝物,而是这忽闪忽闪的灯光,它们就好像是深夜之间的鬼火,让人感觉无时不在却又瞬间消失。

  但是终究是为了宝物而来,显然琳琅满目的各种奇珍异宝就充盈了众人的眼眶,不少人眼睛放光显然找到了自己理想的宝贝。

  “大家安静!”一阵喧嚣之后,老者再次挥了挥手说道:“这次的交易大会为期五个时辰,天明即止!”

  老者说完就慢悠悠的踱着步子走下台去。

  此时众人早就已经坐不住,一些性子急的直接冲到自己中意的宝物面前询问价格。

  当然有高兴的,自然也有失落的。与他们相对比,秦朗几人这些东西还真没看在眼里,毕竟打小就生活在丞相府里,什么奇珍异宝没有见过。

  这些东西在三人的眼前微微掠过,秦朗目光微微一斜,看向旁上的何晏。见他也是摇摇头,显然没有什么能够进入他的眼睛。

  三人随后默契地散开,怎么说这次是为了金重而来,为了扩大寻找范围和缩短时间,三人也就直接各自为战。

  不说大殿还真的是宽敞无比,整整一个内殿足足容纳千人自由活动,恐怕就是那洛阳皇宫也不过如此吧。

  与其说这里摆满了奇珍异宝,倒不如说整座大殿就是一座巨型宝藏,秦朗边摇头边巡视着一排排的宝物。

  然而,令他失望的是没有看到一个是长剑,“难道金重不是宝剑?”秦朗自言自语道,于是,他慢慢的向一旁踱着步子。

  另外一边,何晏依旧频频摇晃着脑袋,剑眉虚张,眼睛微微扫过。宝物尽数收录眼底,虽是不凡,但对于何晏来说也不过如此。

  “哦?”何晏扫过最后一件宝物之时,突然眼前一亮。

  恰恰此时,另外一道目光也随之扎了过来,他不免微微一惊。

  他抬起眼皮看着眼前的一个俊美青年。阅人无数的他,心中多少有数。

  此青年一双眸子吐露着一抹精芒,他昂首阔步俨然一副贵族公子的模样。

  “客官,看上了?”俊美青年问道。

  何晏微微摇头说道:“看上!不敢说!”

  他并没有表露心意,目光微微一瞥看向这位青年,如果说刚刚是看中这件玉符,现在何晏更看重的却是此人。

  他的目光就像是灌了一层银纱,迷离而又充满韵味。

  “价格?”他饶有兴趣的打量着眼前的俊美青年,眉毛微微一挑。

  “阁下与它有缘,不如送给阁下!”俊美青年手指掠过这道玉符,嘴角划过一丝微笑。

  但是,何晏却直接摇了摇头说道:“缘分,非也!”

  俊美青年眼中闪过一抹疑,惑说道:“怎么?”

  何晏手指指着玉符说道:“我仅仅一商客,玉符的图案只是感觉有些奇怪罢了,至于怎么用在下都不知!更别说是缘分了。”

  话落,他身子微微一弯,羽扇轻摇径自走到一旁的一朵金玉灯盏前静静的观赏起来。

  俊美青年就在何晏转身的一刹那,脸色立时添了一抹浓重。

  “不是吗?他们难道真的不是?”青年说完独自摇了摇头,然后他手中拿出一只白色的玉符直接碾碎,而嘴唇似乎在颤动。

  人流嘈杂,这一举动自然没有多少人注意,但是在一旁的何晏却清清楚楚的看在了眼里。

  其实何宴早就认出俊美青年,只不过换了一身衣服,但他身上军人独有的那股子气质是怎么也掩盖不了。

  何晏回想起,他们之前为了躲避吕蒙而碰见的青年小将,虽然少了那身白色亮银甲,但是何晏依旧能够确定两人实属一人。

  他这边摸摸那边看看,所摸过的东西全都是一些黄金饰品,直到身影慢慢脱离俊美青年的视线。

  此时,秦朗依旧一无所获,他踱步逛着每一处,生怕金重就在某个角落而被他大意忽略掉,忽然在他视线前方一扇门吱呀一声打开。

  突然,此刻里面也传来嘈嘈杂杂的声音,从外面看里面的空间不是很大,这引起了秦朗的注意。

  外面已经差不多转遍依然没有寻到金重的身影,如果别驾的情报是真的,那么金重自然就很有可能在这里面。

  秦朗眼皮微启,他轻轻的移步走到门旁,一个黑衣壮士眼疾手快一把拦住了秦朗。

  “阁下,这里你不能进!”黑衣壮士面无表情,一看就不是那种可以轻易通行的人。

  秦朗自然也不多言,仅仅只是留恋的看了几眼。

  与此同时,他的眼珠却是飞速地转动,忽然他眼中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形。

  何晏也走了过来,他也是没有一点头绪。

  秦朗没有像平常一样说话,而是一转反态,直接拽住他的衣领说道:“把我踹进那个屋子!”他的声音不大,仅仅只有两人能够听到。

  “嗯?”何晏有些疑惑,即便如此,他还是一脚就踹过去。

  砰的一声,秦朗就像个炮弹一般被打了出去。

  “哎呦!”秦朗瞬间就从黑衣壮汉眼前掠过,黑衣壮士都没来得及反应他就飞了进去。

  “我真是受够你了!还钱!”何晏对着秦朗飞过的方向暴怒的吼道。

  周围一片片的目光整齐的扫过何宴,大家都是一脸困惑,尤其是梓萱更是不知道两人在搞什么鬼。

  且说这边的秦朗飞进屋内好几米,黑衣人反应也是灵敏,疾步就冲到秦朗近前。

  屋内同样依旧在进行着交易,不过自这些人的穿着非富即贵,而摆在看台上的宝物,更是大放异彩远非外面那些可以比拟。

  秦朗留神的看了几眼,眼前的黑衣人显然十分生气,但是还未发火,他知趣的就先溜了出来。

  刚走到门口秦朗就微微摇了摇头,何晏眼中闪过一丝落寞,随即目光向着另外一边寻去。

  人声依旧嘈杂,不知不觉间就已经过了三个时辰,但是金重依然没有半分消息,秦朗都开始已经怀疑是不是已经被买走。

  珍贵的鹿皮长裘,来自西域的宝马玉石,大漠的各种法器琳琅满目,各自的买主寻找着各自中意的物品。

  多有财大气粗者直接花大价钱买一些无用之物,至少秦朗看来是无用的。

  “敢骗老子!给我出来!”一阵极不协调的声音从人群中响了起来,大殿虽不小,可回音效果依然很不错。

  这一声爆喝,让众人吃了一惊。

  不少买主都停下了手中的买卖循声望去,一名壮汉手里提着一件宝物在破口大骂。

  秦朗刚想走上前去一探,青衣老道竟然走到秦朗旁边,“少主,莫不想看我大秦的辉煌?”他的声音低得很。

  而且此时众人都涌到了壮汉那边根本无心顾及老道说了什么,但是秦朗却露出几点恼怒。

  “我说过的我不会改!”秦朗态度更加强硬,老者看着秦朗多了几分落寞,说道:“得到金重为的是为谁家争天下?”

  青衣老道摇着头叹了口气,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斑白的两鬓计算着岁月流逝的痕迹。

  秦朗走到人群之中,此时大汉已然和另外一伙人直接凑到一边,他们互相推推搡搡,不一会儿就都抽出了刀剑。

  一时间,场面明显有些控制不住,一些看戏的人直接就退开了,他们仅仅是凑个热闹要是真祸及自己找谁说理去。

  但是,不少胆大好奇心更强一些的人依然站在旁边看好戏,秦朗与何晏自然就是这样的人。

  不过秦朗却一把把梓萱拉到了身后,梓萱微微一笑两颗虎牙尖尖亮亮十分可爱。

  秦朗点了点头随即看这两伙人,蹭蹭两声带头的两个大汉也把兵器都亮了出来。

  森然的寒意从刀尖溜进了在场的每一个人心里,现在的秦朗也握了握自己的偃月刀,只要一有情况刀即出鞘。

  何晏轻摇羽扇,白衣长袍倒是自然。

  “找死!”拿着宝物的人抽出宝剑砍了上去。这一剑径自劈头盖脸的向着对面大汉砍下去。

  对面黑衣大汉自然也不是吃素之辈,手中的长枪轻轻一点就破开这凌厉一击,但是这显然不是宝物男子的全部攻击。

  随之而来的攻击点点砸了下来,这一下黑衣大汉急忙向后退开,砰砰砰三声巨响,原本黑衣大汉站立的地方顷刻间闪开了几个大洞。

  黑色的焦气一下子就从坑洞里冒了出来,不仅仅是黑衣大汉周围的所有人都是一愣,没想到这一刀竟然如此力道。

  显然问题也随之而来,黑色焦炭带着一股异味着实让秦朗有些猜不透。

  “焦油!”何晏用羽扇挡住了自己的鼻息,眉间平添了几分凝重。

  “焦油,没想到我们倒是同行!”秦朗豁然开朗,经何晏微微一点他自然也猜出七八分。

  “死吧!”这位宝物壮汉紧跟着杀上去,他根本就不想给黑衣大汉任何机会,上来便是暴雨梨花般的攻击。

  黑衣大汉哪里吃的消,连连闪躲显得异常狼狈,不过从他的步伐显然可以看出大汉步步平稳。

  不一会儿,两方势力就完全对抗了起来,一瞬间刀光剑影血雨飞溅,场面顷刻间混乱起来,秦朗等人也慢慢向后退开。

  “死!”宝物大汉身子一晃弯刀随风舞动,那位黑衣大汉步步后退终于找到了准确的借力点,腾腾两声黑衣大汉飞身而起。

  此时他的长枪就好像是出水蛟龙,枪尖借着月光仿佛寻找到了自己的净土,噗噗的声音在宝物大汉身后响起。

  然后,就是一声声惨叫,当他转过身来时,身后的的几个随从早就被捅出好几个血窟窿,鲜血扑哧扑哧的流着。

  一次冲突就闹出了人命,周围的人都是一阵唏嘘,大家都指指点点,不过场面上的两个人却全然无知。

  既然梁子已经结下了,两人今天必定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了。

  青衣老者默默地在一处阁楼之上,身边一只白僵直直的伫立在身旁,白色长眉静静的搭拉着。

  长长的拂尘印在胸口,借着月色望去宛若仙人一般,他好像在思考什么。

  短短几秒之后,诡异的笑容在他的脸上绽放开来。

  “阿苏!”梓萱向后拉着秦朗的衣带,秦朗转过身给了她一个安定的眼神说道:“没事的!”

  秦朗其实也不想站得这么靠近,但他感觉这两人十分特殊,尤其是宝物大汉另外一只手中的包袱。

  虽然是用黑布包起来,但是依旧藏不住阵阵寒意。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