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夜市之主

更新时间:2016-09-20 19:17:25 作者:源子夫 字数:3164

显然,这又不同于表演,因为一个不留神那丢的就是三人的性命。

  何晏四处张望着招揽客人,他察觉到吕蒙在这里,几乎没人敢过来一看,甚至问一下的人都很少。

  “你打搅我们做生意了!”梓萱不失时宜的突然说道,天真的面孔上挂着一抹厌恶,纯真的表露,让人很难想象此女是否会有城府。

  “哦?”吕蒙倒是饶有兴趣的看向自始至终都默默无闻的梓萱。

  “小妹!这是将军!”秦朗一拉梓萱,眼神中吐露出责备与担忧。

  与此同时,何晏更是呵斥道:“住嘴!”

  梓萱嘟着小嘴说道:“将军,又怎样!将军没有一个好东西。”她此语一出,秦朗与何晏额头的汗珠一滴滴的滴落下去,仿佛都可以听到落在地上的声音。

  “哈哈,说得妙!将军坏人家园,毁人国土实为恶类!”吕蒙像是说给别人听,又好像是自嘲一般。

  梓萱喜上眉梢,不服气地说道:“看了吧!他自己都承认了!”

  “小妹!住嘴!”秦朗气的发起抖来。

  “我……”梓萱还想说什么,已经看到秦朗冷的能够杀人的眼神还是硬生生的咽了下去。

  “无妨,无妨!”吕蒙微微一笑准备起身,但是他的眉间突然闪过一丝精芒,秦朗与何晏一同往下看去。

  然而,原本两人刚刚沉下去的心一下子,又被揪了出来。“枯草丹?”吕蒙声音很轻但是可以知道他在思考。

  本来秦朗眼中还带有一线希望,可是听到吕蒙直接叫出丹药名字之时眼神直接一凛,他腰间的大刀发出微微清鸣,随时准备着战斗。

  “你不是赵地人!如错我猜的不错的话,这枯草丹是皇家御赐的吧!”吕蒙常在孙权身边,长年累月御赐的皇室物品也知道个七七八八。

  “御赐之物!将军莫要玩笑。”秦朗急忙伸手去拿那枚枯草丹,但是为时已晚一柄散发着森然寒意的弯刀一下子就扎在丹药之前。

  秦朗自是一躲,他眼中闪过寒光,直接起身说道:“将军,这是何意!”此时此刻,他不得不爆发出强烈的气势。

  何晏更是一脸的苦涩,随手摆下的几件物品没想到有义父赐予的枯草丹,他懊悔地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带走!”吕蒙转过身子,身后的几位军士瞬间就涌了上来,秦朗自然知道被带走意味着什么。

  当即大刀一阵咆哮直接出鞘,长刀裹带着长长的气流狠狠地砸向几个军士,砰砰两声几个军士躲闪不及直接倒飞出去。

  身下的两三个白衣军士横扫长戟,气势如虹,可他们面对的不是普通人。秦朗的刀法哪里是这几个军卒能够抵挡,偃月刀仿佛吸取了月光之力重重一砸。

  “啊!啊!”几声惨叫,瞬息之间,军士被打得落花流水。

  吕蒙嘴角上扬,颇为笑意地说出:“看来捉你们是捉对了!”他腰间的长枪嗡的一声破空袭出,枪尖似星一点苍穹。

  秦朗谨慎应对,偃月刀砰的一声就打到枪尖之上。

  但是这一枪凝聚了足够大的力道,秦朗微颤,不得不移动身子险险躲过。

  “吾枪既出,势必饮血!”吕蒙吆喝,气势明显的盖过了秦朗。

  瞬间,周围的人将他们围成了一个大圈,何晏与梓萱慢慢退开,他们不能动手。

  毕竟,吕蒙身边高手如云,现在动手自然给了别人一个群殴的机会。

  单挑就是单挑,就像是两军对垒,那个不是主将单挑之后在大规模作战,吕蒙这个一军之将也是这个脾气。

  秦朗踏地跃起,偃月刀在空中打了一个转,带着呼呼的风声砍了下来,吕蒙不做闪躲,长枪就这样死死地横在胸前,气势陡然又增加数倍。

  现在的吕蒙就像是一位从远古战场走出来的战神,威猛无比。

  “这才是真正的从血与火中淬炼出来的将军!”秦朗怀有一丝震惊,当然手上的长刀依然不落丝毫气势。

  “砰”的一声,吕蒙猛地向后退开,他完全靠着自己的臂力挡住了这惊天一击。

  秦朗震惊之余,一条长枪已经指向眉心。

  “住手!”一声爆喝从人群之中传来,一席青色长袍,佝偻的身子让人难以猜出他的年龄。

  “前辈!”秦朗一愣,没想到刚分别不久在这里竟然遇到了他,当即吕蒙的长枪猛地一收。

  凌厉的气势刹那间消散,“传闻夜市之主难得一见。今日倒是给我吕蒙面子!”吕蒙弹了弹白色铠甲上的灰尘说道。

  “吕将军,有失远迎!”老者缓缓走上前去行了一礼。

  “他就是夜市之主!”

  “怎么会是他!”

  “他是?”

  身后人们,像砸开锅的蚂蚁开始细细碎碎的议论起来。

  往往更多的是不敢相信与不可思议,毕竟堂堂夜市之主的形象,在众人脑海之中怎么也是高大威猛的力量型。

  而眼前出现的老者,给他们带来的心理落差使他们一时间难以接受。

  “你不会是想包庇这小子吧!”吕蒙不怒自威,上位者的气势毫无保留的散发出来。

  对于他的压迫直接无视,老者款款而谈:“包庇不敢,不过有些规矩还是要遵守的!”

  秦朗看了看何晏,此时的何晏闪在一边打出几个手势。随后,他冲秦朗点了点头,不过是在一瞬间的事,众人没有察觉。

  “规矩。我吕子明就是这里的规矩!”吕蒙大声说道,他一把将长枪重重的插在地上,吐露出重重的杀机。

  “将军,未免太嚣张了吧!”老者却完全不给吕蒙半分面子。

  众人一阵唏嘘,“人家做生意本就是天经地义,肯定会受到这里的保护!受到夜市之主的保护。”

  吕蒙圆目一蹬,气愤说道:“那是没得谈了是吗?”火药味逐渐上升,场上已经开始有人离去。

  吕蒙是何人,东吴大将军,要是一怒之下雄师压境,自己等人还不成了炮灰,现在选择离去无异于是最明智的选择。

  “我本无意得罪将军,但是江湖就要有个江湖的规矩。”老者固执的看着吕蒙,他才不怕他会大军压境。

  夜市乃是天香琼楼所化幻境,夜晚出现时伴随着百鬼夜哭之象,雄师压境恐怕是有来无回。

  有些事情就是这么诡异,吕蒙自然也深知其中道理,要不是这样,照着他性子早就一枪把眼前的糟老头子捅上十八个窟窿了。

  正当场面僵持的时候,一名身穿白色的小将急匆匆的冲了过来,“报告将军!”

  “嗯?”吕蒙看向这位小将。

  此时,他拿出了一封白色的信条,“将军!”说着他就送到了吕蒙的手里。

  “这是?”吕蒙微微一惊,字条上分明写着:“放过眼前人!”

  这五个大字,他原本将要发怒,一看落款又是吃了一惊。

  “长缨!”他嘴角微微上扬。随即,他看了看秦朗,又扫了扫何晏,最后目光落到了老者身上,语气突变:“我今天就卖你一个面子!不过你这规矩真要改改了,有些人你惹不起!”他狂傲的声音,随着他的人和队伍缓缓消散在人来人往的集市中。

  老者额头终究还是滚落一滴汗珠,说刚才不紧张那是假的,试想谁想去得罪一个统军百万的将军,那不是嫌命短吗。

  退一万步来说,眼前这位少主可是寄托着秦皇大业的人中之龙,倘若他出些问题,自己也就没脸面见先皇了。

  “多谢前辈!”秦朗微微鞠躬。

  老者挥了挥手说道:“公子,好自为之!”随后徒步消失在人流之中。

  夜市依旧喧闹,来来往往车马如龙,叫卖声一浪高过一浪,不一会儿几点烟火腾空而起,美的让人陶醉。

  “阿苏!这次……”何晏依旧一副高冷的表情,但分明多了几分愧疚。

  “别说了。”秦朗微微一笑,双手搭在何晏的肩膀上。

  十几年的兄弟之情连接着两人内心,生死相依亦不过如此,“快,擦擦脸。”秦朗笑着对梓萱说。

  当下梓萱哪里还有半分大小姐的模样,扑哧一身梓萱笑了出来,刚刚紧张的氛围随之冲淡,三人又恢复了往日的随和。

  与此同时,夜市之外,吕蒙端坐在地上,他手里紧紧攥住长缨的信条,一抹疑惑跃上眉间。

  突然他双目暴增,但是又很快黯淡下去。他摇晃着脑袋像是自言自语:“怎么会呐,不可能的!”

  清凉如水的夜色铺满了整片山坡,森然的寒意让吕蒙想到了秦朗的大刀,“没想到天下间竟有如此后辈!”

  他回想着秦朗的一招一试,每一个动作都仿佛牵动着他的记忆,一个魁梧的超级硬汉慢慢浮现在他的面前。

  “关云长!”他一字一句的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一样,他在心里回忆着秦朗的一招一式,眼前像过电影那样闪现着他的招式。

  “如若再遇,必杀之!”他对着寒月幽幽的说道,他手里的字条瞬间就被揉搓成粉末。

  不一会儿,夜市之中人流开始有序移动,几人对视一眼随即走了上去。

  三人成一队,顺着人流缓缓移动,然而此时秦朗心里揣满了疑惑,转眼之间就看到一栋别致的花楼伫立在众人面前。

  他们一行人心灵相通顺着楼台望去,一面招牌立时被打了出来。

  “交易大会!”三人心中默念。

  心中难免震惊,天下云集宝物聚散离合,也不过经过这交易大会之手。

  “说不定金重就在这其中!”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