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吴下阿蒙

更新时间:2016-09-20 19:17:13 作者:源子夫 字数:3087

秦朗的神念,当即被老者这一句话捏了回来。

  今晚,老者给予他的震惊实在是太大了,他的脑子一阵短路。

  “始皇大业,那岂不是要与义父抢夺天下。”他目光如炬直勾勾的盯着眼前的老者。

  “天下本就是我们秦家,他曹操算什么!”老者面色一凛说道。

  “不!我秦朗何德何能,天下非义父之才不可得也!”他的声音很是干净,没有掺杂一丝一缕的私心。

  听他如此推脱,青衣老者一副恨铁不成钢的叹息道,“曹操的天下,少主!”

  在他心中,秦皇后裔永远都是高贵的人上人,然而眼前的秦朗这番风骨,让他着实有些不知所措。

  “少主!你要知道你是秦皇后人,天命所致!”青衣老者渴望少主有一丝回心转意。

  只见,秦朗长袖一挥,冷冷地说道:“如果前辈仅仅要跟朗说这些的话,那就可以免谈了!”

  他目光中带着沉着与冷静,可以看出这不是他已是草率所做出来的决定。

  “也罢!也罢!”青衣老者极度失望甚至有些绝望,沧桑的眸子变的更加暗淡无光。

  “少主无心天下,那老奴也不便强求!”青衣老者随即转身。

  白僵眼中一股波动,一阵风似的来到老者面前。

  秦朗慢慢的移动到大刀一侧,脚掌微微一动,大刀瞬间就被秦朗抓在手中,自刀锋流向刀身的寒意侵占了整片空地。

  “少主,保重!”青衣老者倒也干脆利落闪身,接着消失不见,连带着白僵也消失在秦朗的视野之中。

  寂静的黑夜中,只留下一丛丛野草在清冷的寒风中层层摇摆,秦朗看着手中的偃月刀微微松了口气。

  他还以为老者劝说不成便要杀人灭口,估计那到时候自己可就插翅难逃,现在回头想想,看来情况显然不是自己所想的那样。

  秦朗愣愣的在夜风中伫立了许久,青衣老者的话给了他太多太多的震撼,什么龙游之气,什么秦皇后裔。

  这一切都来得太突然了。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秦朗微微一笑,身体好像卸掉了千斤重担。

  这时夜色正明,秦朗急忙打了个手诀与何晏取得了联系。

  随即,他径自冲出了密林,在一处小山丘下独自坐了下来。

  此处离夜市不远,微微可以感应到也是残留的一丝灯火,秦朗整了整衣袖目光如炬盯着不远处的密林。

  片刻之后,一匹骏马就从密林中冲了出来,随后又是一声长嘶,梓萱紧随其后。

  路途奔波,何晏已是疲惫不堪,脸色明显很是苍白。

  “老二。”秦朗率先迎了上去。‘’

  何晏看到他安然无事,僵硬的表情终于舒缓了一下,“阿苏。”

  “阿苏!”梓萱从后面跑了过来,三个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有一种重逢的喜悦。

  “阿苏!你……”梓萱欲言又止。

  “一个奇怪的老道,不提也罢!”秦朗想想老道说的那些乌七八糟的东西就一阵头大,索性敷衍了过去。

  何晏与秦朗多少年的兄弟怎会不知道其所想,说道:“阿苏回来就好!走,先去夜市!”何晏率先上马。

  梓萱看向身后,此时草丛间一匹白马一跃而起冲了出来。

  “好马!”秦朗当即笑道。

  “它虽受了伤,但已无大碍!”梓萱摸着马头说道,一行人随即留下一道长长的烟尘,弯弯曲曲的古道远处接着一缕光明。

  “夜市乃是借助天象琼楼玉宇而成,逢夜必出,可谓人间一仙境!”何晏羽扇从眉间扫过自是多了一份淡定与从容。

  梓萱显然不懂,疑惑道:“天象琼楼玉宇?”

  “也就是幻境,却又不同于寻常幻境。”秦朗看着前面充满神秘的夜市说道。

  “平日为山,入夜化市!”何晏说道,“刚刚匆匆一过也未细看,这回就让你们好好见识一下这人间幻境!”

  何晏留下这一句话之后,卷起一阵烟尘,梓萱和秦朗无奈的对视一笑,其中包含了太多的深意。

  正直午夜时分,此时天空中不断的闪烁着几粒星星点点,他们一行人行走在大街之上。

  行人来往匆匆,街道上叫卖之声不绝于耳。

  这里的繁华盛事,绝对不亚于洛阳城,五步一楼阁,十步一亭台。

  梓萱心里才深深的体会到这里的美,“虽是幻境!但是却真是让人流连忘返!”

  “走开,走开!”一声冷冷的话,不适时宜的撞进了三人的耳中。

  秦朗当即循声望去,此刻一名高大威猛的身着白甲的将军正四平八稳的向他们走过来。

  “东吴吕蒙。”何晏的声音不高也不低,刚好三人听到。

  “吕蒙,他来做什么!”秦朗止不住话语中的震惊急忙说道。

  “且观察观察。”何晏沉稳的说道。

  三人急忙向一旁退开,此时一个个身穿白色战袍的军士将一张张告示贴到墙上。

  秦朗三人低着头凑了过去,由于十分拥挤,他们倒也不怕被吕蒙看到。

  但是,当他们凑过去看到告示的时候,却吃了一惊。

  调查余孽?

  他们三人对视一眼,心里犹如明镜,三人身份谁人不知谁人不晓,尤其是秦朗与何晏都是曹操名义上的义子。

  这要是被吕蒙捉到那还能有活路?

  当即三人脚下生风,急忙向着前面走去。岂料,这时前面也来了一队人马。

  为首的也是一身白袍的小将,腰胯一虎头宝剑,黑色长发无风自动,身后一队人马也在做着同样的动作。

  “前狼后虎,阿苏。”梓萱低声说道,现在的三人直接被夹到了一段集市之间。

  “跟我来!”秦朗额头的汗水啪嗒一声掉落。

  三人的身影慢悠悠的向旁边移开,随意的动作倒是没有引起他人注意,白布铺开秦朗立即席地而坐。

  何晏当即明白了秦朗的意思,伸进胸口的手直接摸出三张画符和几枚草药,其中还有刘伶的那些迷人双眼的粉末。

  梓萱乖巧的坐在两人身后,她故意将衣服在地上蹭了蹭,洁白的脸蛋胡乱的抓了两把抹上了几点泥尘。

  秦朗首先叫卖起来,地上那个的几件东西个个自然都非凡品,不觉间就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

  “这个怎么卖。”一个青衣大汉走上前来,他提起一张玉符说道,此人一身的蛮荒之气一看就不是中原人士。

  秦朗很自然地伸一个巴掌。

  大汉摇了摇头说道:“年轻人,你开的价位有些高吧!”但是看到秦朗一脸平静,,他还是默默摸出几把钱币。

  何晏连忙伸出手来,瞧他那一脸的赔笑,眼冒精光,一副见钱眼开的模样。

  只见秦朗沉稳提上物品,低沉地说道,“您收好!”

  青衣大汉微微撇了撇嘴,巨大的身躯不一会儿就埋没在人流之中。

  “年轻人,这几样东西都非凡品啊!”沉沉的一道声音,如同霹雳直接砸到了在场的几人身上。

  秦朗身躯微微一震,进入眼前的是一位白衣将军。

  “吕蒙!”何晏在心里暗叫不好,只不过他的脸上还是一脸的从容不迫,秦朗也展现出一丝微笑。

  “将军,随便拿!”秦朗微笑中透露出几分恐惧,他的手在不自觉之间头在发抖。

  何晏看在眼里,急在心里。

  梓萱则是紧紧低着头,一副副没见过世面的害怕样子。

  吕蒙微微蹲下,秦朗与何晏他们两也跟着急忙蹲了起来。

  要是他看到吕蒙走过来,还是那样一副四平八稳的模样,那才是不要命了。

  “赵地人?”吕蒙询问道,他的声音吐露出几分沧桑。

  秦朗顿时感觉到一股无名的压迫,这样的压迫让他和何晏都感觉到死亡仿佛就在眼前。

  “赵地游侠,将军!”秦朗陪笑道。

  吕蒙的眉毛微微一挑,然后看似开玩笑说道:“赵地游侠!千里迢迢来这里做生意?”

  他的话中明显掺杂着一些别的意思,当下秦朗只能装傻,现在他就是赵地游侠,赵地游侠就是秦朗。

  “战乱,避难啊!”何晏好像是提到了一番不敢回首的往事一般感叹道。

  秦朗微微看着何晏,颇大有一种往事不要再提的意味。

  “战乱?恩,这个借口不错。”吕蒙此话一出秦朗的心瞬间提到了嗓子眼,何晏眼中也是杀机毕现。

  “将军何出此言?”秦朗连忙装作疑惑问道。

  吕蒙拍了拍手说道:“你们几个人……”

  谁料话刚说到一半,只见他飞身而起。

  他腰上的弯刀随即出鞘,扑哧一声鲜血就喷了出来,一个年轻男子瞬间就被斩断一条腿。

  血淋淋的残肢咔哒一声就掉在了路面上,肌肉组织还在不断的扑哧扑哧的冒着泡,远远一看让人甚是恶心。

  但是秦朗眼中却是掩饰不住的震惊,吕蒙刚才的刀法之快,他根本就没有捕捉到一招一式,只听见一阵长刀出鞘,紧接着就是鲜血洒满了长空。

  “带走!”吕蒙低声喝道,身后两个军士急忙冲上前来将整个人拖走。

  “看到没有,这就是细作!而这也是他们的下场!”吕蒙大有一副杀鸡儆猴的态势,不过他到底是怎么发现此人是曹军细作的呢?

  吕蒙的眼神又压迫过去,秦朗只能平静呼吸,止住了刚才的惊恐,演得惟妙惟肖。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