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沉尸之地

更新时间:2016-09-20 19:16:45 作者:源子夫 字数:3510

几人按照原路疾驰,不过秦朗心里总是兜着一个大大的问号,看到何晏眉眼凝重,知道事情不是这么简单,索性也没有多问。

  “看……”冲在最前面的梓萱望着刚刚驻足的地方,秦朗和何晏纷纷望去,一汪血水赫然展现在三人面前。

  “早应该想到的。”何晏当即没有多做停留,骏马一跃而起率先冲向前去。

  “跟上!”黑暗中只留下何晏的两个字。

  “走吧。”秦朗看着梓萱先冲出去之后,他两腿一用力,骏马长嘶疾驰而去。

  不过,没走两步马儿就惨叫一声跪趴在地上。

  秦朗一个措不及防直接摔倒在地,不过他的反应是何其之快,仅仅一个呼吸之间就已经从马背上一跃而起。

  大刀带着一阵龙吟拔地而出,森然的刀锋在清凉的月光下散发着阵阵寒意,秦朗目光如炬身影游荡在沉尸血水的四周。

  “何人!”秦朗暴喝一声,大刀紧紧的掩护着自己的周身,这一变故让他心里打起了几分警惕。

  沉尸之地素来平整,骏马就算是闭眼疾驰也不会有绊倒一说,今日如此定是有人故意为之。

  显而易见,能够在这沉尸之地设下埋伏的人也绝对不是什么善类,秦朗简略的分析,暗暗掐动法诀一缕,信息就被传送出去。

  宝马千里,虽然一前一后,但是碍于这沉尸之地浓重的尸气,除此之外这股尸气居然有着天然的隔音功效。

  刚刚的何晏与梓萱自然没有察觉,秦朗法诀掐送完毕,他目光如剑在密林周围一圈一圈的巡视渴望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这位可是巨门秦朗秦公子!”一个道骨仙风的声音从四面八方传了出来。

  秦朗稍微松了口气,试探问道:“你是何人?可否现身?”

  虽说,双方在沉尸之地相遇,然而秦朗依稀能感觉到这位老者不像是妖邪之辈。

  对方的声音中倒也夹杂着几分浩然之气,这种气息秦朗很是熟悉,不过就是记不起它的来源。

  “哪来的鼠辈!”还没有看见何晏,他的声音就率先传了出来。

  “阿苏!”梓萱带着几分担忧往秦朗的身旁靠近。

  “你的朋友来了。可是,我还是将要带你走。”神秘人的声音夹在密林中央。

  仿佛每一片叶子都是神秘人所化,三个人背靠背面朝密林,他们都把自己的后背交给了对方。

  突然,从四面八方冲出来好几只白色的僵尸,他们都面无表情,脸上森然的寒意混杂着黑色的尸气让这些白僵变得有些模糊。

  这些白僵的出现直接引来了浓重尸气,强烈的腐臭气息向三人侵散过去,秦朗几人急忙向后退开。

  无奈,白僵好像到处都是,青面獠牙简直让人毛骨悚然。

  “这是白僵,恐非尸体所化!”何晏见多识广当即道出了此物的姓名。

  “小伙子见多识广!”一位青衣道人从黑色的密林中走了出来,白色的拂尘给了黑夜不一样的颜色。

  “妖道!”秦朗暴喝一声,他从身后抽出自己的宝剑剑眉虚张,“梓萱,一会儿小心!”他还是不放心的说了一句。

  话说,这种白僵好像很怕梓萱身上的清冷的光辉,梓萱说道:“我道是为何刚才身体有反应,没想到是你这妖道!”

  她黛眉微蹙,一抹凝重跟随着秦朗的大刀向着白僵杀去。

  白僵根本没有躲闪的意思,他们都是硬生生的扛着秦朗的每一次攻击。

  强大的气浪在秦朗的大刀锋之上凝聚,他猛地一踏地面,然后飞身而起,刀锋带着滚滚气势又是凌厉一击。

  砰!

  一声刀锋与白僵的身体来了个亲密对撞,猛然不可思议的情况出现,秦朗的刀锋竟然完完全全的被白僵用手死死地夹住。

  对!

  就是用带血的手掌夹住,巨大的力道让秦朗动弹不得,随之而来他的身体也被定格在了上空。

  这一下完全震撼住了秦朗,他的大脑嗡的一声,脑中好像有火焰在燃烧着……

  应接不暇,又一只白僵飞扑过来。

  虽然他身体沉重而又僵硬,但是白僵却依然轻盈似箭疾驰而来,他立时陷入被动的局面,偃月刀乃是护身之物,倘若现在松手,下一阶段的战斗必然被动。

  下一秒,他转念一想,如若不松手白僵这一击可不是假把式。

  在秦朗左右无可奈何之际,“唰”的一声,在空中的白僵忽然瞬间被踢飞,他眼前掠过何晏的身影。

  “拔刀!”何宴没有多言指尖,倏忽间出现几个黑色弹丸。

  砰砰砰三声炸响,一个白僵顿时灰飞烟灭。

  一阵恶心的腐臭弥漫开来,四周遍地都是碎肉,墨绿色的血液洒满了整片沉尸之地。只不过这些血液入土即散,短短几秒就化为虚无。

  秦朗当即扭转刀锋,利用自己身体的重力缠绵于刀锋,当机立断就把白僵整个尸体完全的甩了出去。

  瞬间,大刀就像重见光明的宝物贪婪的吸收着月光寒息,秦朗当即长刀出手向白僵横扫过去。

  白僵一个躲闪不及就被击飞,秦朗刚想上前乘胜追击,一道身影似流星一般砸了过来。

  砰的一声,他的身子速度地迈进枯草。

  “老二。”秦朗惊呼,他飞身跳过去,然后直接把何晏从沉尸之土里拔了出来。

  只不过还是有些晚,何晏的长袍已经开始被侵蚀。

  万幸,还好有摸金校尉服在里面,鎏金长袍逐渐显现出来。

  “摸金校尉,真是让老夫开了眼界啊。”那个青衣长袍老者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变。

  此时又是几只白僵围了上来,秦朗神色焦急,旁边的梓萱也慌了起来,她疾步冲过来,长陵在袖间呼啸而出。

  砰砰砰三声,这三只白僵出人意料的被打飞,而且他们胸口处都开始冒着白烟,一道道白色的乳液流了出来。

  “半仙之体!”青衣老者惊呼,此刻他也不得不提起了几分警惕。

  半仙之体可是所有奇门怪术的克星,白僵自然也不例外。

  老者飞速的在手中打了几个法诀,然后从怀中摸出几张玉符贴到这几只白僵的胸口。

  只见,白色的乳液顿时一阵回流。

  “恐怖的手段。”秦朗不由地自言自语道,将偃月刀紧紧握在手中。

  何晏猛地咳嗦两声,他从怀中拿出了几只玄铁飞镖。

  天空中的一轮残月逐渐被血色吞噬,几片乌云随风而至,阴湿的尸气充斥着密林。

  “去!”青衣老者打出一道手印,几只白僵顿时站了起来,他们双手前摆,身子猛地扑了过来。

  六只白僵顿时扑来,何晏急忙使出一支飞镖。

  “砰”一声,飞镖直勾勾的插入一只白僵的尸体。

  可是,玄铁飞镖仅仅只有破坏力,并没有驱魔辟邪之功效,故而白僵也只是微微一顿,僵硬的身子还是如铁板重重砸了下来。

  砰的一声,何晏突然向后退去,白僵双脚重重的砸进了沉尸之土。

  而另外一边,有俩只白僵开始攻击梓萱,这两只白僵显然有青衣老道亲自控制,灵活的身躯让长陵无处攻击。

  “啊,去死!”秦朗这边最为激烈,三只白僵在秦朗的刀锋前不断游走,唰唰的声音传入耳膜,却毫无用处。

  僵硬冰冷的尸体早就已经刀剑不入,噗噗噗三声沉击,白僵围成一个圈将秦朗围在中间,长长的指甲滴着墨绿的物质。

  秦朗随即摸出一张摸金玉符点在自己的手心,“唰”,只见他的身影就如同鬼魅幻变般闪到一只白僵近前。

  玉符一闪就已经贴到了一只白僵胸口,一声巨响“砰”,白僵刹那间步了前面白僵的后尘。

  巨大的爆裂声让青衣老者一阵咬牙切齿,两只白僵顿时化作一抹流光,速度快的难以捕捉。“砰”巨响,两只白僵直接撞到了秦朗的身上。

  虽然,有偃月刀在胸口抵挡住攻击,但是身体还是斜斜的飞了出去,秦朗落地但知觉还没有丧失,刚要起身两只白僵就已经来到近前抓住了秦朗。

  巨大的力道,加之紧紧地捆绑,让秦朗不能动弹分毫。

  “随老夫走吧!”青衣老者撂下这一句话之后,带着僵尸就已经消失不见。

  当然,秦朗也跟着消失在这片空地。

  “阿苏!”

  “阿苏!”何晏与梓萱几乎是同一时间意识到秦朗的消失。

  “何阿苏!怎么办?”梓萱带着哭腔的声音落到何晏耳边。

  何宴无奈地摇着头,盯着神秘的黑暗默默不语。

  且说另外一边,秦朗自被束缚之后就一直赶路的途中,白僵的速度十分快,只能听到周围唰唰的叶落飘离之声。

  秦朗迷迷糊糊的之时,就被重重的扔在了一块绿草连天的空地之上,四周散发着阵阵扑鼻而来的花草香气。

  此时,秦朗可以确定现在已经远离了沉尸之地,他微微抬起了头,却发现自己的手脚已经可以自由的活动。

  他立时站起来,偃月刀就在不远处,他飞速的冲过去打算拿刀,但一个青衣老者出现在他面前。

  “你想怎样!”秦朗自知没有武器的他不是老道的对手。

  “少主!”老道扑通一声直接跪在地上,他的双眼有些迷离,他眼中好像有亮晶晶的东西在闪动。

  秦朗立时被老者这举动着实吓了一跳,“你这是为何?”

  刚刚还大打出手现在却又跪在自己面前,这位老者的葫芦里到底是买的什么药,秦朗一时也没弄明白。

  老者没有起身,而是直接说道:“少主,你是我们大秦的少主!”

  他语气急迫,好像真怕秦朗不承认似的。

  “大秦少主?我是姓秦没错,可是却不是什么大秦少主!”秦朗听得一头雾水,但是他还是把老者搀扶起来。

  老者已经做到这地步了,秦朗自然猜到他对自己并没有恶意,也就大胆的将他拉起来。

  “少主!你确实是我们的少主!”老者有些激动双唇开始微微颤动。

  随后,老者又补上一句:“你已经被龙游之气承认,不是少主是何人。”

  秦朗先是一怔,随后他震惊的看着老道,“你怎么知道我有龙游之气!”

  他自知自己的龙游之气,除了何宴梓萱还有贾诩可能知道外,这世间再也没有其他人知道这个秘密。

  那么眼前这个老者又是怎么知道的呢,秦朗怀着心中的疑惑看向这位佝偻的老道。

  “少主,您昨夜的星象已经开始异动,龙游之气成金龙咆哮,您确实是始皇之后!”老者此语一出,更加重了秦朗内心的恐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