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贾诩怀疑

更新时间:2016-09-20 19:16:06 作者:源子夫 字数:2914

“龙游之气!秦皇后裔!”

  贾诩在心中不禁惊呼出来,他将龙游之气结合星象注意推演,结果让其大吃一惊。

  不过他并没有表露出来,脸上依旧古井无波,剑眉锁定在已经有些反应的秦朗身上。

  月亮慢慢褪去血红色,冰寒的银辉让漂浮在整座曹军大营内。

  一些军士陆陆续续的回到了军帐,虽是异动,不过天下间的反常之事何其多,哪一个又能用常理来解释,所以他们都把这件事深深地埋在了心里。

  何晏和梓萱都端坐在秦朗边上,他们的眼睛死死地盯住秦朗,异动带来的赤红色光芒依然星星点点在他身旁环绕。

  赤色光芒粒子一收一放的环绕,何晏的心也随之跟着来回颤动。

  夜晚的野外散发着潮气,阴湿的风杂着丛林的草香。

  约莫半晌,秦朗噗的一声身体跟着一颤,一丝鲜血从他的嘴角滑出,微闭的双眼裂开了一道缝隙。

  “阿苏。”梓萱柔弱的声音剥落何晏最后一抹担忧,他起身扶住秦朗说道:“阿苏!这是为何?”

  秦朗本来就处在一种朦朦胧胧的状态,好像是过了奈何桥的鬼魂,对于刚才发生的一切脑海里有些印象却终究没能记起。

  “为何?我也不知道。”秦朗用拳头砸了砸自己的脑壳,然后一脸无奈的说道,他远视前方,目光随着夜风游走过整片军帐。

  破碎的帆布早已吹的漫天飞扬,之前军帐内整齐的摆设也已经凌乱不堪,他用自己的手用力地揉着太阳穴,一副似醒非醒的模样。

  “阿苏!怎么样了,没事吧。”梓萱拉着他的臂膀左瞧右看生怕落下什么伤根。

  “没。”他摸了摸梓萱的头,撇出一抹微笑。

  秦朗看着被梓萱拉起的手臂一阵惊诧:“这是!”他看着自己的手心一片血红,仿佛是一道印记,他又仔细瞅了瞅。

  “啊……”秦朗眼睛刚凑近掌心,一道道好像是符咒的东西狠狠地砸进了他的眉心,消失的记忆好像要撑爆他的大脑。

  “我不是在做梦。”他蹭的一声从床上窜起来,着实吓了何晏和梓萱一跳,恰巧这时贾诩的身影正好映入秦朗的眼帘。

  “别驾!”秦朗急忙行了一礼,显然脸色很是难看。“秦朗,刚才你这是?”贾诩长眉微动眼睛里吐露着一层幽芒。

  “别驾!我也不知,只感觉在梦中被人追赶,醒来就成了眼前这副光景!”秦朗深知贾诩的为人,所以打了个马虎眼。

  即便他心中却是清楚的知道玉龙之事,就算是死也不能说出。

  “被人追赶?”贾诩默念之后,笑呵呵的说道:“秦校尉神游之中竟能产生如此异动,前途不可小量啊!”

  贾诩显然不信秦朗的说辞,这正好更印证了他的推演,能够得到摸金玉符中龙气承认的人,世间唯有秦皇后裔。

  只是这种人全都是万中无一的异才,甚至真正得到神龙承认的后裔还能逆天修命,一跃成尊。

  但是贾诩转念一想,龙气承认的人虽然不多但是也绝对不少,浩浩天地之间他自己都不过是一根鸿毛,自然也懒得再费精力去管这些孰是孰非。

  “别驾抬爱!朗不才,愧不敢当!”秦朗又再次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礼,何晏此时走上前来说道:“别驾如果无事,那我们先行告退!”

  梓萱好像也感觉到了什么,她疾步走了过来,行了一礼就要搀着秦朗回摸金大帐,“告退!”何晏转过身对着秦朗眨巴眨巴眼睛。

  秦朗怎会不知何晏的意思,当下里也就向后退去。

  “慢着!”贾诩的声音犹如无箭之弓,闷声撩起了三人的心弦。

  夜风泛起吹乱了众人的心湖,贾诩眼神中吐露着精芒说道:“秦校尉伤势未定,不如进我帐内也好细细观察!”

  几人的脚步腾的一声止住,秦朗当即转过身说道:“别驾好意,朗当承受!”

  随即秦朗一人退开,旁边的何晏与梓萱径直向着贾诩走去。梓萱不太明白缘由,不过何晏却是心知肚明。

  如是此番前去,秦朗露出什么蛛丝马迹这罪过可就大了。

  龙游之气能够轻易的认主秦朗,这绝对不是什么好兆头,至少对于现在处境的秦朗来说绝对不是。

  “别驾请!”秦朗当即做出一个请的姿势,目光扫过贾诩微微一笑。

  看着秦朗自然的目光,贾诩内心也是十分赞赏。

  到底是出自巨门名满天下的公子,行事作风沉稳而果敢,这一点让贾诩都有些自愧不如,“呵呵!”

  贾诩摸着胡须阔步向前走去,秦朗一甩长袍只留下一个背影。

  留下梓萱何晏两人相互对砍,他们顿时无话。

  帐内,贾诩点起一盏油灯,微凉的月色让秦朗打了个喷嚏。

  “来!秦朗你有伤在身,我就不推让了。”说完,他一伸手就把一个酒壶放在秦朗面前。

  随后,从帐外急匆匆走进来一个人,他手提一只大铁笼子,眼中满是忧愁。

  “别驾!熊血仅剩一杯,可是笼子里的猎豹幼崽都嗷嗷待哺!”这个下人用颤颤巍巍的口气说道。

  “义父的猎豹?”秦朗古井无波的心中泛起了阵阵涟漪,“三只幼崽自幼饮熊血而生,如今都城远在天边,别驾这可如何是好!”

  下人急的满头大汗,要知道曹操可是异常喜欢这偶然打猎获取的梅花豹,所以这次出征也特意带上了它的幼崽。

  “三只猎豹,一桶熊血,朗意如何?”贾诩神色从容,他看着一旁刚刚斟上小酒的秦朗。

  “朗不才,可否均分!”秦朗连忙起身答道,“均分?”贾诩目光透过铁笼,三只梅花豹目露凶光。

  “朗此言差矣,弱肉强食岂有均分之理。”贾诩淡淡的说道,随即话锋一转:“要我就杀掉其中两只,保全其一。”

  “杀之!别驾不可,同为兄弟相煎何急?”秦朗连忙说道,好像真怕贾诩一挥手就杀掉其中的两只。

  “弱肉强食自是亘古不变,但手足之情更当记于心!”秦朗目如秋水侃侃而谈,“再说人熊相通。朗愿放血养之!”

  贾诩当即笑道:“朗,自是不必担心,丞相已败,这几日我们就班师回朝,熊血之事就不劳你费心了。”

  贾诩挥了挥手,脸上顿时舒缓了不少,不过他心里更是轻松许多,他与秦朗的目光相接彼此之间的阴霾挥之而去。

  “义父兵败,天下不知还要散乱多久。雄才大略,如义父一般的人物都难以平定天下,苍生有难啊!”秦朗行了一礼,然后摇晃着身子慢悠悠的品着小酒。

  秦朗自然心里想着这些,然而贾诩却是想着刚才的种种,“襟怀丰神如秋水,气韵晴明似长天。”他在心中默念道,不一会儿他又摇了摇头:“非得天下之人!也罢!也罢!”

  “依丞相的性子,还是不知道为好。”贾诩打心底很喜欢秦朗这个青年摸金校尉,遇事果敢有为,冷静如古井微澜,此子既然是龙种,来日必定是将才。

  外面天空逐渐亮了起来,秦朗又寒暄了几句之后,找了个理由就离开了。

  帐内帐外,秦朗的表情个天壤之别,额头上的汗水如雨水般流了下来,目光中少了几分沉稳。

  忽然,一只手在身后拍了拍秦朗的肩膀。

  “谁!”秦朗一把抓住那纤瘦的手臂用力一拧,“哎呦!”何晏的声音传了过来。

  “阿苏!”何晏哀嚎道,没想到打个招呼就竟能让他这么紧张,“别驾说了什么?”在秦朗收手后直接切入正题。

  “没,我也不知他的言外之意!”随后秦朗就把刚才的事情娓娓道来便回军帐。

  何晏耐着性子听完,嘴角留下一弯弧度说道:“老狐狸!”

  昨天为了等秦朗,何晏他可是在这里硬生生的坐了一夜,即便疲倦迎头,他也不得不转头跟上秦朗回军帐。

  谁知,秦朗准备进入大帐内,他突然转身过来说道:“对了老二,别驾说金重出现在小焦山附近。”

  秦朗的声音犹如晨鸣的洪钟,铛的一声撞破了何晏的疲倦。

  “金重,那不是光武帝的配剑?”何晏差点惊呼出来。

  “事情是有些古怪。难道光武帝墓已经?”秦朗自个也不敢在猜下去,毕竟摸金九曜的任务就是夺取墓穴,如今出现这种事心里不免害怕。

  事情云里雾里,何晏更不敢乱下定论。

  “不过,别驾只是三分肯定。老二莫急!事情或许不是这样的。”说完,秦朗没做停留直接进入了大帐内。

  何晏低眉思索片刻,然后他摇了摇头自言自语:“金重?难道真的是传说中的金重吗?”

  他双眼迷离,幽幽地看着远方。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