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公子有后

更新时间:2016-09-20 19:15:51 作者:源子夫 字数:4314

唰唰两声,秦朗的影子转眼间跑到獠牙怪面前,大刀似发出一声龙吟,猛然就将獠牙怪锁定在床边。

  “死吧!”秦朗大吼一声直接劈了上去。

  砰的一声,长刀立时与獠牙怪的黑色皮肤来了个亲密对撞。

  不过,下一秒秦朗吓的向后连退数步,獠牙怪黑色的长袍下露出了黑色肌肤,偃月刀只破开了他的衣服,他的肌肤甚至连一丝伤痕都没有。

  恐怖!

  秦朗现在心里只有这一个词在游荡。

  从业十几年他从没有遇到这种情况,就算是青铜巨人被偃月刀来一下也会留下几道刀印。

  没想到这个獠牙怪竟然毫发无伤,秦朗提刀再次冲了上去,砰砰又是两刀,獠牙怪直接伸手将偃月打飞。

  此时,他的双脚已然从床洞里提了出来,“啊!”獠牙怪发出鬼怪般的嚎叫,他似野兽一般向秦朗猛扑过来。

  “去死!”秦朗伸出长刀横扫千军,偃月刀在空中就像碰到一块纹丝不动的巨石,巨大的反震让偃月刀在他手中脱落。

  秦朗瞳孔中的獠牙怪飞速变大,弯弯的獠牙配着血红色的眼珠在黑夜中给予秦朗不小的震撼。

  他一下子竟然呆在了原处。

  砰,下一刻他感觉自己和大帐做了个亲密接触,好在大帐材质不错一下子就兜住了秦朗。

  显而易见,獠牙怪怎会给秦朗喘息的机会,一双獠牙刹那间亲吻上来,仓促之间他感觉自己腰间一阵发烫。

  这股烫热形成了一条暖流,游走在秦朗全身。

  “这股气息!”秦朗暗暗在心中感叹,滚滚的气流在自己的经脉中忽明忽暗。

  秦朗周围气浪滚滚,獠牙怪立时就被打飞,要知道刚才可是偃月刀一刀之威都没有击退他,没想到这股气浪竟然硬生生的把他打飞。

  秦朗飞速的摸出了那块石头,一向黯淡无光的玉石此时散发着赤红色的光芒,他有种血肉相连般的感觉。

  自己体内的那股红色气流,从他自己的内腑慢慢流出贯通全身经脉,起初如滚滚巨浪,而后又化成一缕缕涓涓细流从他修长的指尖流出。

  红色气流和赤色玉石光芒相遇,顿时红光大作,这股气势直接映红了整个军帐,獠牙怪满含杀机的眼球顿时血芒大作。

  他不顾一切的冲上来企图阻断发生着的一切,只是为时已晚,红色的光芒已经流遍了秦朗全身,寂静的黑夜被红色的光芒刺破。

  獠牙怪锋利的爪子发疯似地划了下来,唰的一道血线迸飞出来,墨绿色的鲜血顿时给血色红光增添了几分异彩。

  然而,獠牙怪只是闷哼几声然后慢慢退开,依旧一副面无表情,黑色的长袍下一双血色双眼不停的流着鲜血。

  只是獠牙怪驻足的地方,不出三个呼吸就会流出许多红绿相间的物质,散发着浓浓的腥臭味,像是一具暴尸荒野的尸臭味。

  秦朗依旧被困在一角,赤色的光芒好像是有意在保护他一般,森然地向外卷起滚滚气浪,古井无波的地面也被气浪搅得颤颤巍巍起来。

  獠牙怪慢慢向后退开,一双血眸中闪动着一个小人,他身着秦时官服,一顶方巾下是一双充满远古气息的双眼。

  他面前是无数的尸身,残垣断肢细细碎碎的散了一地,几处大的血池扑哧扑哧的冒着气泡,浓重的血腥味仿佛要填满整个空间。

  突然此人睁大双眼,但是竟然没有瞳孔,他含血的嘴角微微掠起,身上散发着浓重的尸气。

  “有点意思。”此人的声音就好像是来自遥远的九幽,久久的回荡在死气沉沉的山洞中。

  “啊!”秦朗暴怒,他的长发在空中飞舞,剑眉虚张,俊美的容颜此时被强烈的赤光挤的有些扭曲。

  獠牙怪又要展开攻击,没想到他没走两步,他目光突然望向了月亮。

  “嗷!”一声并非来自人类声音,从它的獠牙之间窜出来。

  月亮阴晴不断,獠牙怪的脸色也是时而痛苦时而平静,然而等到秦朗再次抬起眼皮的时候,这个獠牙怪就不见了踪影。

  空荡荡的军帐聚集着四周的气浪,遥远天边的一处夜市内,一名老者手拿美酒,两目微闭,赫然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

  嗞的一声美酒入喉,老者摇了摇头煞是享受,“美酒对月,此乐何极?快哉,快哉!”

  “美酒啊,美!”他的声音戛然而止,微闭的双目猛然发出森然的寒光,他的双唇微微的颤动起来。

  眼中的寒光慢慢退去,几根斑驳的手指凌空几点划出几道流光,“公子有后,公子有后!”他高兴的险些惊呼出来。

  一杯美酒砰的摔倒地上,喜悦就像是窜天的烟火在老者头顶绽放。

  “公子有后!”抑制不住的狂喜,让老者一掌拍在了桌面上。

  小二急忙迎了过来,老者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端正自己的仪态大声说道:“二斤美酒!”

  “得嘞。”小二以为出了什么事情,不过老者此话一出脸上的担忧瞬间就被一抹喜悦取代。

  曹军大帐内,秦朗依然被红光笼罩,他不明白这股红光为什么还不消退,他已经筋疲力尽。

  此时,这里的异动早就惊动了周围的大帐,摸金九曜心连心。

  何晏率先冲到秦朗大帐前,眼前的景象着实让他大吃一惊。

  “阿苏,这是为何!”何晏充满担忧的声音直接被红光所屏蔽,秦朗仅仅只看到他嘴唇相互碰转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几滴汗珠在秦朗的额头滚落,红光气势有增无减,巨浪滚滚席卷了整个军帐,周围聚集了好多人,他们都是满脸的惊异。

  秦朗的异动简直是惊为天人,就算是何晏也从来没有见过这种情况。

  “秦校尉,这是怎么了?”一个军士在边上说道。

  “是啊,什么情况?”另外一个军士也跟着问道。

  何晏慢慢的走上前去,不过也只有他一个人慢慢的靠近。

  周围的军士都聚集在一处,毕竟这股气浪简直是十分强大,赤色的气浪甚至勾起了天边的几处阴云。

  天空忽明忽暗,闪动着不属于这片夜空的异彩,秦朗依旧在红光之中伫立,他不敢放开玉石。

  冥冥之中,玉石已经让他产生了某股依恋。

  “阿苏!”梓萱在一旁飞速的冲了上去,速度越过了何晏。

  好在,眼疾手快的何晏一把抓住梓萱的手臂吼道:“你疯啦!想过后果没有!”

  梓萱也是心急一时冲动,何晏这声大吼叫让她清醒了不少,“何阿苏,这是怎么回事?”她的黛眉扭成了一股绳。

  “静观其变!”何晏轻轻的吐出几个字之后,他将目光送给了秦朗。

  赤光中的秦朗,突然感觉到眉目间一股炽热袭来。

  这股炙热之气仿佛要焚烧掉秦朗的头皮,剥皮破骨的痛楚席卷着秦朗全身,“啊!”他痛苦的嘶吼着。

  眉宇之间若隐若现奇怪的龙纹,虽然清晰度不足,如果何晏不仔细瞅的话,说实话根本就看不到。

  此时,秦朗白色摸金校尉服长带飘飘,脸上不由得又多了几分邪魅。

  “万星汇聚,金龙破空!”

  何晏在心里默念,天上的星斗顿时打乱了排列组合,一道道流星闪过,几颗较大的星群同时相聚在秦朗的头顶上方。

  他们好像是有意排列,每一个都像是战前排兵布阵般,分分聚聚,气流也随之散乱,星象的变化同时也引起了地面风向的异动。

  众位军士顿时被这股狂风卷裹着向后退开,何晏一伸手直接护住了一旁的梓萱,气浪混杂着风沙,刮的人脸生疼。

  “星象异动!”军帐内的贾诩疾步走了出来,他看着秦朗大帐的方向,目光中饱含不可思议。

  何晏微微抬起头,天上几颗较大的星辰逐渐组成了一图案,暗淡的星子顿时光芒大作,似一头咆哮的巨龙盘踞在一方天空。

  龙吟啸四方,星辰震八泱,秦朗这里的动静让贾诩瞳孔不断的放大,他的眼中尽是难以置信。

  秦朗的身体在星象之下不停地颤抖,砰的一声,他好像是一颗被打飞出去的炮弹,以发射的径直轨道冲进了一个大帐内。

  何晏一个箭步就冲上去,虽秦朗的安危牵动着众人的心弦,但是其中看的最重的还是何晏。

  向来高冷孤傲的何晏,再也按耐不住心中的担忧,他的目光在废墟之中飞速的寻找着秦朗的踪影。

  那些军士紧随其后一拥而上,毕竟秦朗平日在军中随和大度,自是获得了许多军士的爱戴。

  梓萱则是跑到贾诩的帐前吼道:“别驾,秦朗出事了!”她上气不接下气,苍白的脸色显露出内心的焦急与担忧。

  “何事?”贾诩早在梓萱来之前就进入了帐内,听到她的声音急忙冲了出来。

  听完她诉说后,他印证心中之前推测的可能性,不免让他顾虑担忧。

  “走!”贾诩大步流星,不一会儿就来到了废墟前。

  此时,何晏不停的往秦朗嘴里送着红色药丸。

  平日里的救命金丹,现在像糖豆一般不停往秦朗的嘴里扔,何晏这次是真的急了,眉目间早就没了往日的从容与镇定。

  “老七,你感觉到了吗?”刘伶坐在乌黑的墓洞口处,掐着手指说道,“九一!秦阿苏!”

  长缨立时站了起来,纤细腰带随着墓洞涌入的风不停摆动,飘飘长发拂过绝美的面容留下几分担忧的神色。

  “看那边星象!”刘伶孩提般的声音传了过来。

  “这是?”长缨一时也说不上名字,这种星象她好像似曾相识,不确定在哪里看见过。她快速思索还是摇了摇头,终究没有说出个所以然。

  刘伶马上解答:“这是异象!晋安先生曾经说过,异象者,天地也!”

  虽有些稚嫩,但是她的话还是让长缨娇躯一震。

  “异象者!天地也!”长缨在嘴中默念,脑中似乎有什么东西慢慢浮现,扑凌凌几声几只血色蝙蝠从上次逃亡的坑洞里冲了出来。

  长缨金刀在手直接飞跃而起,唰的一声斩断一个血蝠的翅膀,又来一个鲤鱼打挺金刀缠绕在腰间。

  唰唰两声,又是两只血蝠宣告生命的终结。

  然而当长缨打算再次酝酿攻击的时候,一把白色的粉末在空中弥漫开来。

  几只血蝠顿时啪啪啪的落到地上,黑色的血液慢慢流出,最后竟然化成了一汪血水。

  刘伶拍了拍手说道:“化尸散,威力甚是不小!”

  长缨看得一愣一愣的,别看是一小把粉末竟然有着这么大的功效。

  几只血蝠就这样被干掉,长缨的金刀砰的插在了一道石头缝上,洞穴依然散发出无尽的腥臭味,黑暗似乎要侵蚀掉周围。

  呼呼地风声从洞穴深处传来,看似那么平静表面下,蕴藏着胆战心惊的不安因素。

  夜幕慢慢退去,长缨平躺在一块巨石之上,望着南方的天空,好多事情又好像回到了眼前。

  刘伶闻着杯中美酒,一杯接着一杯的往嘴里送着,稚气的脸上始终带着一抹童真,但是他古灵精怪的眸子却并没有随着美酒沉醉。

  埋骨之地的腐烂之混着底下洞口处的血腥味道飘向远方,一轮银月随着几点星辰回到了曹军大营内。

  贾诩飞速的冲了过来,由于军士聚集在一处此时现场很是嘈杂,他并没有直接进去探明情况,而是转到了秦朗的大帐前静静的巡视着。

  随即,他的鼻息之中好像闻到了什么。只见他一会儿摇头一会儿点头,眼中时而充满着疑惑,时而充满着清明。

  最终贾诩还是捏紧了拳头退了开来,这时梓萱也跑来此,她一把拉住了贾诩,接着顺势把他拉到了秦朗身旁。

  其实,秦朗这时已经安然无恙,不过意识有些模糊不清。

  何晏看到贾诩走了进来,急忙把秦朗手中的摸金玉符塞在怀里。

  他知道这种事情绝对不能让贾诩知道,显而易见,贾诩也乐得装傻充愣,探下身子然后朝秦朗的身体点了点,随后掏出一枚金色丹药。

  而后,他咬了咬牙送到了秦朗嘴里,摸金九曜可是丞相钦点,这要是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折损一个,这罪过可不是自己能够承担的。

  况且这个秦朗还是巨门子弟,更不用说他丞相义子的身份,在丞相府也算占有一席之地,于情于理,都不是他贾诩可以得罪的起的。

  此时,贾诩的双眼死死的锁定着秦朗,他分明感受到一股龙游之气在秦朗的眉间窜动。

  虽已经褪去了光芒,但是龙气依然有着足够的威压,贾诩刚打算进一步确认,何晏就一把撩开了他的手说道:“别驾费心了,阿苏已无碍!我觉得你还是去研究下一步的计划吧!”

  贾诩虽然表面上没说什么,但是内心却已经风起云涌,他背负在后面的一双手不断的掐动。

  不一会儿,他眼中精芒闪现,“龙游之气!秦皇后裔!”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