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玉龙

更新时间:2016-09-20 19:15:30 作者:源子夫 字数:2820

“走吧。”秦朗看着在坑洞边摸摸这摸摸那的何晏说道。

  何晏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不过看着众人有些失落的眼神还是把话留在了嗓子里。

  “来!”梓萱慢慢走到坑洞面前然后默念几句之后秀手一挥就出现了一根红色的蜡烛,“长明烛火,散君怨息!”

  梓萱一边默念,一边把红色长明烛摆放到了破碎的石板上,美目一转,动若流萤,一个呼吸间就已经不见了人影。

  但是仅仅又过了半个呼吸,一群黑压压的血蝠从黑色坑洞里冲了出来,长命烛火霎那间就被吹灭,阵阵邪风好像是鬼王的咆哮。

  好在这些摸金九曜是看不到了,贾诩走了几步又折了回来,“别驾,何事?”秦朗脸上带着淡淡的愧疚说道。

  “吾随你们同行!”贾诩说完跟到了队伍之中,何晏极度嫌弃的看了看他,随后朝地上吐了一口唾沫。

  贾诩的心思几人怎会不知,要是按他的脾气早就直接回大帐了,现如今折回来还不是心疼他那几件宝贝。

  梓萱天生半仙之体走在最前方,淡淡的香气飘向远方,周围那些带刺的长藤枯蔓就好像人的手臂一般慢慢缩了回去。

  埋骨之地的土壤由黑变黄,一行人不费吹灰之力就走出了埋骨之地,刘伶叼着一根芦草转过了头。

  “此地甚是神秘!”顺着刘伶的目光众人看到埋骨之地的草丛慢慢愈合,几人的脚印直接就被风抚平,一切都恢复了原样,要不是几人刚刚出来还真以为此地真的无人问津。

  “小小树林竟然暗藏如此玄机。这世间有趣,有趣!”何晏摇了摇头将梓萱扶上骏马,随后和秦朗抄小路直接返回了曹营。

  大帐内,贾诩神色肃然的看着眼前的星象图,阵阵涟漪随着星象闪动,他的眼神时而迷离时而闪烁着光芒,让人着实猜不透。

  秦朗看了看何晏,何晏却是摇了摇头,这等高深的星象图就连现在的贾诩都未能弄懂何况何宴。

  火珠一阵闪动,贾诩抬起头说道:“只有这一处了!也只有这一次机会了!”

  他话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要不是黑衣人破坏,我们怎么会无功而返!”秦朗一拳砸在了桌子上。

  贾诩跪坐下来,双手一挥,星象画卷顿时消失不见,“并非全然没有收获。毕竟,我们知道了黑衣人也在打那处洞穴的主意!”

  “可这又能说明什么呢?”秦朗眉头凝成了一股绳,淡淡的细眉成刀状衬出俊美的容颜。

  秦朗不愧清雅如山,就连生气都散发出一股无穷的魅力,杯酒入喉一股辛辣在愁肠中百转千回,搅得秦朗很不自在。

  不过没有办法,现在秦朗只能借酒消愁,“这足以说明一切。”何晏的声音顿时让秦朗的酒醒了七八分。

  “老二,何出此言?”秦朗撂下酒壶微带醉意的看着何晏,不过他的眼神却清澈如水。

  “黑衣人为何这么大费周章的阻碍我们?”何晏抬眼问道。

  秦朗不假思索的说道:“帝王古墓!”

  “那为何前些年我们追查他们那么久却丝毫没有什么动向?”何晏紧跟着问道。

  “藏得好呗!”秦朗幽幽的说道。

  贾诩一听直接一拍桌子说:“秦朗,你醉了!”

  “别驾,你说!”何晏目光稍稍平移。

  贾诩摸着自己的胡须说道:“我们都有着一个共同的目的,他们的沉寂之后的再度出现只能说明一个问题!”

  “我们的思路是正确的。”秦朗微微一笑,带着半分醉意晃晃悠悠的走出了大帐。

  贾诩挥了挥手说道:“这个秦朗,不像是醉酒中人啊。把一切看的还是那么透!”

  何晏此时嘴角微微勾起了一抹弧度,“别驾,那下一步您心中应该有打算了吧!”

  他没有捅破这一层尊卑,毕竟再目中无人也是大家弟子,尊卑礼数还是知道要遵守。

  “呵呵!”贾诩似有深意的看着何晏,他怎会不知道何晏的意思,这道命令还是要他亲自下的。

  “那就长缨和刘伶了!”贾诩没有思索半分,随后一声长笑走到了大帐后面,何晏独自端起了酒杯悠悠的独自饮了起来。

  半晌何晏起身然后走出帐外,“老四,老七!”他昂首阔步的走进了摸金大帐。

  何晏环视一周不过秦朗却不在帐内,“二哥,何事?”刘伶起身顶着大脑袋说道,他手中的捣药锤砰砰的响着并溅起绿色的药汁。

  “别驾有命!严守墓穴,谨防黑衣人!”何晏说完掏出一块黑色令牌说道。

  刘伶放下捣药锤,看着一旁还在擦拭金刀的长缨说:“老七!走吧!”

  唰的一声一个漂亮的收刀,长缨长发飘舞微微一笑道:“领命!”

  一阵寒暄之后,何晏送离了两人。

  看着渐行渐远的两人,何晏又陷入了深深的思索。不知何时梓萱走了过来说道:“二哥,他们会不会……”

  没等梓萱说完,何晏直接转过身说道:“莫要胡说!”

  梓萱急忙堵住了嘴,就像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

  不过从她的目光中依然能够窥探得出几分担忧,何晏又何尝不是呢。

  好在他转念一想,长缨身边有黑衣护卫,担忧也落了大半。

  两人的身影渐渐淡去,一阵风把大帐的曹字大旗刮的呼呼作响,秦朗却安然的倒在床上,一脸醉意,酒已经麻醉了他七八分。

  外面夜色渐渐来袭,梓萱和何晏来了几趟又退去,夜幕将月亮挂在了星空,一弯月轮独冷长空。

  秦朗一副俊美的容颜渐渐模糊,周围的一切都在扭曲,他的身影慢慢浮现在一处空灵的梦境。

  他晃晃悠悠的走着,眼前全都是朦朦胧胧,他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更不知道自己要走向何方。

  不妙,突然他的眼前一亮,刺眼的光芒扎得秦朗向后退去,“啊!”

  秦朗惨叫一声倒在地上。

  强烈的光芒笼罩着他的全身,在他身上生疼的翻滚,他已经分不清是灼热还是清凉。此时的他,体会到难以言语的难受。

  光芒散去一条玉龙赫然出现在秦朗面前,秦朗瞳孔猛然放大,玉龙可是传说中的神兽,没想到在此遇见。

  金色的龙角散发着普耀万世的光辉,一身通透龙鳞,几根龙须有人腰那么粗,龙爪和龙尾浑然天成,一股君临天下的霸气从龙眼中爆射出来。

  “嗷!”一声龙啸甚至可以刺破整个空间,秦朗定睛一看玉龙却是在张牙舞爪的痛吟,啸声震天,秦朗被这股气流冲击,险些站不稳。

  然而,他确实在这条巨龙身上感觉到了一股亲切感,好像天生血肉相连,。

  此时玉龙的痛苦,让秦朗自己的内心也感到不安。

  他不自觉的就走了上去,修长的手指慢慢随着脚步探过去。

  玉龙依然咆哮,意外的是它看到秦朗的时候竟安静了不少。

  秦朗大喜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只是等到他继续前进的时候,玉龙又再一次的咆哮起来,龙身携带着滚滚气浪仿佛撕裂空间。

  他感觉自己就要被捻成了粉末,不过他还是挺了过来,玉龙的气势实在强盛,他的每一步都要使出全身的力气。

  秦朗每走一步,都感觉到自己的心多了一份压迫感。

  “啊!”秦朗大吼一声,身子猛地向前探去,手掌瞬间就摸到了玉龙。

  “额!”秦朗感觉手心一阵冰凉,脑组织在疯狂的逆转,屋内的摆设此时也变得端正,一切又都变得慢慢清晰起来。

  秦朗的醉意也醒了大半,他的手就这样停立在身体上方,不过他发现自己的手触碰到了什么。

  猛地睁开双眼,秦朗赫然看到一个青面獠牙的黑衣人盯着自己,他的眼睛散发一抹赤红整个人给人的印象就是一只怪物。

  秦朗大惊失色急忙向后退开。

  这个时候,獠牙怪也一口咬了过来,本来柔软的枕头顿时被开了一个大口子。

  獠牙怪没有武器,很显然他的獠牙就是最锋利的武器。

  只见又是一个猛扑,他的身子就像是离弦的箭刹那间就冲了过来。

  秦朗酒意全然消失,他一个跳跃就窜到了地下,獠牙怪砰的一声踩到木床之上,嘎吱一声木床被他的脚直接踩穿。

  他还想要继续攻击,无奈脚被困在洞里一时间无法自拔。

  秦朗瞅准时机跑到一边,摸金长袍顿时披在身上,衬着夜色,一把长刀明晃晃的散发着嗜血的寒光。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