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算计

更新时间:2016-09-19 11:18:39 作者:源子夫 字数:3351

看着梓萱一脸焦急的神色,刘伶当即拍了拍胸脯说道:“我禄存刘伶可是华老前辈。”

  刘伶还没有说完秦朗就一把堵住了他的嘴,后面几声吱吱唔唔惹得长缨和梓萱黛眉微启。

  “唯一的线索,还是断了!”何晏从地上起身看着众人。

  一抹凝重浮现在他的脸上,刚才毕竟危险万分以至于现在的何晏的心还在砰砰的跳着,“老七!下次那种粉末记得给我点!”

  刘伶知道何晏的性子,只是点了点头没有言语,黑夜慢慢侵蚀着微弱的烛光,一阵风好似从洞口吹拂而来,撩拨起暗夜的叹息。

  秦朗拍了拍何宴的肩膀说道:“老二,你怎么看?”

  毕竟何晏是九曜中的智囊,秦朗行事前总是不由自主地请教。

  何晏首先默不作声,他修长的手指在黑衣人身上摸索,不过令他失望仅仅的是只有几个飞镖,他顺手放进了自己的怀中。

  秦朗早就已经习惯了他的一身架子,只见他又在墓穴四周转了几圈,手指在还带有鲜血的墙壁上摸索,他的眉间时而舒展时而紧锁。

  紧接着,他闪到梓萱旁边看着她说道:“好些了吗?”

  梓萱用力地点了点头,生怕秦朗再因为自己而做出什么愚蠢的举动,上次的水墓已经是个教训,现在的隐墓不得不谨慎对待。

  秦朗怎会不知梓萱的用意,苍白的脸色,逆转的呼吸怎么可能会没有事,只不过他终究是把话卡到了嗓子眼里。

  不一会儿,何晏抬起头走了过来,他的眼中带着一抹让人猜不透的精明,“黑衣人绝对不仅仅这两个人!”

  何晏的声音一下子敲进了他们几个人的心中,“你是说……”秦朗刚说到一半,何晏就做了个虚的手势,他的目光向着一边飘去。

  精明的秦朗怎会不知道何晏的意思,他转过头说道:“吾等九曜现在已经到了五个!我感觉已经有实力一探究竟。”

  秦朗话中的含义不言而语,众人起身准备进一步的探索,刘伶径直跑到那几个老者的身旁然后撒下不少不知名的粉末。

  随后他一脸诡笑的回到了队伍中,秦朗自然不会去在意这些,他的目光紧紧的盯着墓穴的深处。

  几点鬼火依然在黑暗中幽幽的闪动,血蝙蝠乌黑的蝠衣被刘伶的火把照得发红,好像能够渗出血一般。

  墙面上的功绩图昭示着这座墓穴的主人生前的辉煌,各类妖魔鬼怪各种浓墨重彩,都在黑夜与火把的交迸之中彰显无遗。

  刘伶本来就有些孩子气,看到这些不由自主的伸手打算去触碰着绝美的杰作,不过他的手刚到半空中就被何晏一巴掌给打落。

  刘伶一阵郁闷,看到何晏这副臭脸,摇了摇头。

  长缨的金刀在火把的映射下熠熠生辉,这把刀有驱魔辟邪之功效,乃是东吴之主御赐的宝贝。

  暂且不说,如果东吴大帝孙权若知道,御赐自己弟妹的宝贝被用来盗墓会不会气得疯掉。话又说回来,武曲长缨这泼辣的性格,就算是东吴之主又能把她怎么样呢?

  “两个入口!那边?”秦朗看着近前的两个洞口止住了脚步,每一个洞口都是被黑暗所包围,散发出深不可测的神秘气息。

  “左边!”何晏修长的手指在洞口处摸了摸没有思索直接说道,“好!”秦朗的大刀没有任何怀疑就冲着左边的洞口探去。

  对于何晏和秦朗两人毫不怀疑,十几年的兄弟相互需要包容,更多的还是彼此心照不宣的信任。

  “阿苏!为何是此路?”梓萱紧紧的拉住何晏的胳膊,她的身上不断散发出一股股寒冰之气,亮晶晶的瞳孔让人着实以为梓萱就是来自九天的仙女纤尘不染。

  众人的目光都投了过来,毕竟大家也都是资深的摸金高手,走过的墓穴不计其数,每选择一条路必然会有一道合理的解释。

  “我敢说黑衣人定在暗中跟踪我们!”何晏高傲的声音在几人的耳畔巡回,“既然不想被利用不如将计就计!”

  何晏一两句话,仿佛就像是明灯一般顿时让众人豁然开朗,不过几人也都明白既然想要拔掉神秘黑衣人这颗牙不得不以身犯险。

  “此路潮气逼人。如果我猜得不错的话定是死路一条!”何晏在一旁低声推断道,众人一阵唏嘘。

  “死路一条!看来这一次要来个困兽犹斗了!”刘伶充满稚气的声音传过来。

  众人一回头,他不知什么时候换上了那副鬼面,和这墙壁上的神魔之图相衬有些渗人。

  忽然秦朗大刀的绿龙之眼闪过一道精芒,秦朗急忙喝到:“贴墙!”声音刚刚传出,中间就了无一人。

  瞬间,几道威力巨大的飞镖哨箭裹一阵巨风席卷而去,气浪让秦朗都难以睁开眼睛,这样的力道就算是十个秦朗也难以抵挡。

  “这估计可以一箭就射到圆顶墓穴了吧!”刘伶的震惊毫无保留的附加在他的语言上,他一把摘掉了鬼脸,惊出了一头冷汗。

  何晏没有言语,她用力的闻了闻周围的空气说道:“哨箭带来的腐朽的尸气十分浓重,大家要小心了!”

  何晏一边扶着梓萱,一边提醒着众人,刘伶慢慢走到了队伍的前面,火光的亮度在这黑暗潮湿的洞穴中照亮的范围不足五米。

  几人的脚步越来越快,秦朗经历了刚才的突然一击也变的更加谨慎,偃月刀随时准备迎面而来的攻击。

  一行人就这样不断前进,但是此时他们却不知道,相隔百米之外的洞口分叉处,一伙神秘人正在细细碎碎的讨论着什么。

  但是忽然气势一变,此时周围的气浪忽地向旁边散开,一声巨响直接从黑暗中呼啸而来。

  这几个黑衣神秘人没有想到此处竟然还会潜藏危机。

  哨箭的速度快得惊人,一个黑衣人因躲闪不及时,被哨箭生生钉在了对面的古壁上。

  鲜血洒满了墙壁,留下一阵血蒙蒙的红色血性味道在空中飘散,另外几个人早在哨箭来之前就已经躲开。

  不过被钉在墙壁上的黑衣人就悲催了,他甚至一身惨叫都没有就被死神收走了在阳间的最后一缕呼吸。

  这几个人掩饰不住内心的恐惧,他们相互交流了几句,然后分成了两队消失在黑暗之中。

  此时画壁上的黑衣人的尸体依然在不停的流着鲜血,被鲜血浸泡过的画壁此时显得更加的神秘,古朴的岩石突然出现道道细纹,不一会儿就把鲜血吸了进去。

  这个黑衣人没过几个呼吸,就成了一具干尸。

  要是何晏在此定会再次震惊,岩壁饮血,尸人重生!

  可是这一切注定留给了黑暗,此时的秦朗一行人依旧不停地向前移动,长缨的金刀已经不知道在石壁上刻下了多少划痕。

  不过只是轻轻的划痕,毕竟摸金九曜传下来的规矩要遵守,虽是寻找宝物但是对待古墓依然是丝毫不敢不恭。

  这古墓也是有脾气的,就好像是一个小孩子,你要是安心对他好他就说不定引导你寻找到宝物,要是遇到发丘门人这样的人说不定就会死无葬身之地。

  所谓发丘门牌也是和摸金一样的盗墓组织,相对而言,摸金门人对待墓穴与生前主人还是比较敬重,只盗宝不破墓。

  而发丘就不一样了,为人心狠手辣专门破人墓穴毁人尸身,可谓令人发指。

  刘伶的火把噼里啪啦的送着光与热。

  众人摒住呼吸静静聆听者黑暗的低语,忽然秦朗感觉到耳膜一震,巨大的轰响带来的滚滚气浪让众人都一个踉跄。

  秦朗疾步向后而听,仿佛要一探究竟,不过这声轰响之后就再没了动静,但是岩壁上出现了几道明显的裂纹。

  “这样的力度!恐怕是!”何晏没有说下去,很显然他的意思大家都明白。

  “一群心狠手辣之辈!”长缨说话的声音都在颤抖,金刀砰的一声硬生生的插进了一处巨大的缝隙之中。

  “这下可好,诸位请吧!”刘伶做出一个幽默的鞠躬,现在后路已绝剩下的只有这气势吞人的前方。

  幽幽的黑暗吐露着远古的尸气,腐臭和沉闷像一块块巨石死死的压在众人的胸膛。

  刘伶拿着火把随着秦朗的大刀继续向前,大家彼此没有过多的交流,摸金九曜往往只需一个眼神就已经了解了彼此的心意。

  哧的一声,一处暗火从墙壁喷了出来。

  刘伶瞬间闪开,狭长的通道瞬间就被照得火亮,一批批的血蝠忽闪着翅膀。

  梓萱莲步轻移在前护住了众人,那些血蝠好像看到天地一般成片成片的贴着上壁径直的飞走。

  “没想到还有暗火!”何晏一脸的吃惊,暗火也是修墓人的机关之一,不过这处暗火显然经过这么长的岁月磨练,早就已经喷薄不出当年的威力了。

  但是,暗火的出现已经证明此处定会有着难得一遇的机遇,所谓机遇与挑战并存或许就是这个道理吧。

  “走吧,前方说不定会让我们大开眼界!”何晏清凉的声音就像是一记提神药,让本来死气沉沉的众人顿时抓住了一丝希望,清醒了半分。

  何晏上前扶住梓萱,然后又跟了上去,不过现在众人的情绪和刚才的低迷根本不是一个状态。

  秦朗一路披荆斩棘,身上早就已经湿透。

  这可不是汗水,是千年墓洞中久聚成水的尸气,这种东西沾染多了恐怕也会神智不清。

  可想而知,摸金九曜的摸金服装是不一般的,每一个件都是用特制的材料精工调制而成,可以说每一道丝绸针线都蕴含着百毒不侵之功效。

  梓萱不断擦着自己额头的汗珠,然后捂在嘴边和鼻孔处,天生的半仙之体使她的汗水也混杂了天然的功用。

  不一会儿梓萱的神色就恢复了不少,面色开始红润起来,不过这些变化众人是不会知晓的。

  漆黑的通道会通往何处,那里又潜藏着什么样的危机,又会有着什么机遇在等待着一行人。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