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晋安先生

更新时间:2016-09-19 11:03:25 作者:源子夫 字数:2894

秦朗看到露出面容的禄存刘伶心里不由一阵欢喜,当下说道:“老四!你是不是又去偷酒了?怎么这么晚!”

  他的声音有些埋怨不过依然掩饰不住内心的喜悦,刘伶小脸一红挠着头支支吾吾半天也没有憋出一句话。

  秦朗看了看一旁的何晏,他们两人交换了个眼色。瞬间,秦朗的大刀伴随着何晏的飞刀硬生生的砍到了血阵的阵眼。

  只听砰的一声,血阵一阵抖动,红色的血光慢慢消退,不过由于血阵太过强大再加之结阵的人仅仅被打晕,血阵还残存不少力量。

  秦朗长舒了一口气蹲坐在地上,何晏扶着梓萱,目光却在血阵之外游走,长缨抹了抹额头的汗珠看来有些疲惫。

  不过秦朗更多的目光还是留在了梓萱身上,她虽是半仙之体,但重伤之后就一直没有好好休养,现在又碰见这种情况着实让秦朗有些担心。

  刘伶一脚踢到一个老者身上,昏迷中的守墓老者就像是一头死猪,“这些人着实可恶!不过还好有我刘伶在!”

  他依旧是一副到处吹嘘的模样,好在九曜中的其他人早就习以为常了。

  血色薄膜依然不快不慢的消退着,此时看着就像一阵风就能吹破,然而秦朗几人着实不敢碰一下。

  消退中的薄膜也是最薄弱的时刻,强攻的话就会引爆血涂之眼,这样直接就万劫不复了。

  刘伶古灵精怪的在木洞之中转悠,不时嘴里还哼着小曲,晋安先生的药理他学了不少,小曲儿更是他的拿手绝活。

  空荡荡的墓穴只剩下几盏蜡烛送上的一丝光明,几个入口都是黑漆漆的一片,秦朗呆呆望着一旁的梓萱,不过顾及何晏倒是没说什么。

  长缨的金刀在蜡烛之下散发着点点金光,映在周围的墙壁上,恍若仙境一般,刘伶思索间耳朵突然一动。

  就在这时黑夜中吐出两个黑影,他们速度非常的快,眨眼之间就已经奔到了刘伶的近前。

  秦朗心里一沉,其实随着薄膜的慢慢褪去,他就已经逐渐感觉到一股别样的力量隐藏在周围。

  很显然由于血阵的存在,他一直不敢确定这股力量是不是真的,再加上梓萱的伤势牵动秦朗的心弦因此也就没有道出。

  但是此时看到洞口处冲出来的黑衣人,秦朗立时一怔,这突然的袭击让大家不知所措。

  毕竟这黑衣人的动作实在是太快了,如风一样而来,没有带来一丝杀气破坏这平静的气氛。

  刘伶依旧沉浸在敲掉这几个老者的喜悦之中,没想到危险就这样紧紧跟随了上来。

  秦朗的大刀紧紧握在手中,大刀就像是一条咆哮的巨龙随时准备给予对手致命的一击。

  不过现在这可恶的薄膜限制住了秦朗的步伐,纵然长刀所想,但是他也要为自己和自己的兄弟考虑。

  这些思量仅仅在这一瞬间全都涌上了秦朗的心头,黑夜依旧在沉寂,无声是暴风雨的前奏。

  哧的一声,一个神秘黑衣人冲到了刘伶近前,但是刘伶却全然不知,他依旧一脸随和的微笑。

  孩子气的脸上带着一抹童真,不过他的耳朵却在不停地闪动,颤动的频率和周围的气流相互呼应。

  蹭的一声黑衣人的长剑已经杀到他的面门,好在刘伶好像是早就准备好了,只见他脸上带着一抹微笑似乎在等待着这一切的发生。

  黑衣人长剑刺破黑夜席卷而来,此时黑衣人已经暴露在了所有人的眼皮底下。

  不过这都是在一个呼吸之间完成的动作,根本就没有人没有时间叫喊提醒。

  刘伶古灵精怪的脸上闪过一抹杀机,只见他的手上已经出现了一把不知名的粉末,因为他穿着的是比较宽松的长袍,故而没有人发觉手中之物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长剑仿佛与冰冷的黑衣融合了一般带着森然的寒意,只见白光一闪剑身直接映亮了刘伶的眼睛。

  唰的一声刘伶转身一撒,漫天的白色粉末已经铺天盖地在这无尽的黑暗中飘散开,一席白衣恍若仙人的刘伶的这一天女散花,让众人始料未及。

  黑衣人一剑未得逞刚打算横剑扫荡过去,不料这白色的粉末就像是跗骨之蚁一般贴到了他的面门。

  刘伶一击得手,上去就是一拳然后转身一个侧踢就把这个黑衣人按倒在地。

  黑衣人就好像是中了什么魔咒似的变得异样,他的脸上顿时红通通,然后他狂叫着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双眼,长剑当啷一声就掉在了地上。

  刘伶眼疾手快急忙抓住了长剑,一脚就把还在地上翻滚的黑衣人踢到了墙角处,要说这黑衣人武功也算是武功极高之辈,怎么也不会想到会栽倒刘伶这个只有几下三脚猫功夫的小辈手里呢?

  秦朗面沉如水地四下打量了一番。只见刘伶手脚灵敏的一个摔倒,落在了洞穴一角之外。

  这个洞穴形状颇类似圆形,而且这出洞穴有好几个入口,整个洞府连起来就好像是一处巨型迷宫四通八达,一个不小心就会迷失在这里。

  且说刘伶早就已经察觉到了危机,不过他却一直在装傻,刚刚一脚把守墓老者踢到一边就是为了给自己的移动创造一个完美的背景。

  果不其然,这个黑衣人已经上当,长剑奔袭而来时刘伶已做好闪躲的准备,一切都来的是那么的顺其自然。

  黑衣人出剑的位置就已经决定了他的命运,刘伶的侧身和散出手中的粉末几乎是同一个时间完成。

  黑衣人本来向后退,然而已经太晚了。后面的一堵墙直接封杀了他的后路,他更像是一只待宰的羔羊。

  “老四!没想到啊!”长缨率先开口说道。目光却向四周散开,提防着随时可能出现的危险。

  “本公子长智如妖,机敏异常,岂是你们可以想想的。这不过是小伎俩罢了!”刘伶清了清嗓子一本正经的说道。

  长缨摇了摇头笑道:“你这顽劣的性子何时能改一改!”她说完美目一转,一双眸子动若流光仿佛黑夜中的蓝宝石。

  “你是何人!”秦朗硬气的声音立时就过黑衣人,何晏也是一脸冷漠的看着还在地上打滚的黑衣人。

  这个黑衣人哪里顾及的上秦朗的发问,一直在地上哭天抹泪的打着滚,惨叫不绝于耳。

  “老七!快!”一直微开口的梓萱终究是女儿心,一脸急迫地看着刘伶,刘伶顽皮地眨巴眨巴着眼,然后一瓶红色粉末凭空出现在他手里。

  刘伶刚想蹲下为他解毒,一旁的何晏顿时大吼道:“老七,莫要管他!”

  他的声音在这出洞穴中散播得很远。

  刘伶听得真真切切,身子定格在半空中,脸上的童真全然消失,变得老道和谨慎。

  他二话没说就冲到血阵一旁,然而就在他的后脚紧随前脚离开的时候,一只毒镖吻着黑夜疾驰而来。

  这一瞬间,我们都为刘伶捏了把汗,尤其是秦朗,有一番破阵而出的气势,好在老四拉住了他的衣袖。

  秦朗本是挺精明的一个巨门之子,一遇到兄弟男女之情脑袋就缺根弦。

  何晏看到刘伶及时反应,舒缓的吐了口气。

  此时血阵的薄膜越来越弱,现在就剩下蝉翼一般厚度,但是依然没人敢触碰。

  只见刘伶身子甫一落地,便有一片味道刺鼻的白色粉末以他本人为中心升腾而起。

  转瞬之间,便已密不透风的铺满了整个地面。

  由于变生忽然,黑衣人中一人一时不慎瞬间已一脚踩入刘伶布下粉阵之中。刘伶抬起头,脸上满是促狭的笑容。

  哧的一声一阵火光惊飞了几只吊顶的血蝙蝠,神秘黑衣人猛地跳开,他想也没想的一镖扎进了还在地上扭曲的黑衣人的胸口。

  一身惨叫那名黑衣人归了西,此时的血阵一阵抖动,秦朗率先冲了出来,大刀带着排山倒海的气势向着神秘黑衣人压去。

  只是,黑衣人却是丝毫没有对战的意思,只看到黑衣人取出数只飞镖断后,人影一下子就消失在众人视野。

  长缨和何晏还有梓萱也相继出来,看着黑衣人离去的方向秦朗叹了口气,他一脚踹到了还在昏迷的老者身上。

  “要不是他们困住,我们怎会发生这些事情?”想着想着秦朗就想上去补上几脚,万事不要涉及秦朗的兄弟,否则他真的会拼命。

  长缨扭动着腰肢对着刘伶就是一阵瞅,“晋安先生到底是高人!单单这一点就表露的淋漓尽致!”

  长缨美目打了个弯,倒是刘伶有些不好意思弄了一个大红脸,梓萱上下打量着刘伶关切的问道:“老四!没事吧!”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