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老四归来

更新时间:2016-09-19 11:01:33 作者:源子夫 字数:1998

血阵之后,本是昏暗的场所已被一股血色的雾气所代替。

  “那是什么?”梓萱看向了何晏。

  “这是一个血阵,看来他是要把我们往死里逼啊。”何晏这时的脸庞也是换上了狰狞之色。如果他们逃了出去,那是万幸,如果他们死在了这里,怕没有人会记得他们。

  “你们三人快来助我破阵。”何晏大喊着,只看到此时的何晏已经取出了他珍藏的麒麟骨,看来这次的血阵是真的激怒何晏了。

  秦朗看到何晏居然取出了麒麟骨,心中一颤。

  当年何晏拉着他去泰山之巅寻找麒麟骨时,差点丢了性命,所以,当时虽然只得了半截麒麟骨,但这半截麒麟骨一直都是何晏的命根子,没想到,此时,何晏居然把它给取了出来,这时,秦朗意识到了情况的严重性。

  矮胖老者冷冷一哼:“哼,真以为拿出一根破骨头就能够怎样了,笑话!”

  说着矮胖老者转过身去,直接与其他的几个老者掌印相连!只见一个诡异的图案逐渐变大,最后直接包围了秦朗等人。

  秦朗心中一个思量,若是此刻拿出摸金符定然可以打开一个漏洞而走出去,但是只怕即便是有着摸金符,也不可能让四个人都安然无恙的走出去。

  所以,秦朗摸了摸摸金符后,竟悄然把摸金符往里面推了推!

  摸金九曜,兄弟姐妹间,感情深厚,秦朗又怎会愿意撇下何晏三人独自逃生?

  空中的血雾逐渐散开而随之代替的是一个诡异的法阵图案,梓萱身上的压力更大了。

  这时,只看到梓萱的额头的汗水如水般的滴下,看得秦朗心疼不已。不过,此刻,秦朗自己也好不到哪去,再加上几个老者逼迫的紧,他根本腾不出手来帮助梓萱。

  看到兄弟们一个个艰难的神情,何晏有些心惊。

  “好强大的血阵”何晏心中有些不敢相信,不过转而似乎想到了什么,“到底是光武大帝的护卫墓!如此看来,我还是看错了,这应该是血涂之阵吧!”

  就在这时,阵外传来了一阵掌声!不得不说,能够知道此等阵法的人,着实很少,而年轻人,更少!

  “没错,这就是传说中已经失传的血涂之阵哦!年轻人,见识不错!”老者阴沉的笑着。那阴险的脸庞展现出来一种恶心的丑陋感。

  “那又如何?”秦朗冷冷一哼,只看到秦朗抓起大刀,对着血阵就是一砍!

  “那便试试?”矮胖老者一个不屑。

  秦朗手持大刀不停的砍着血阵的薄弱点。

  “铛~铛~”

  大刀和血阵阵壁对击产生的轰鸣之音,与血阵的血气相互应和!

  “啊……”血阵与大刀夹杂的冲击,使得秦朗的手臂上划出了一道重重的伤口,流淌着赤红色的鲜血。

  “没事吧!”长缨手中的金刀还在不停地挥舞区敢着来势汹汹的火焰。

  “没事,我还行。”秦朗再次站立了起来继续保持着四人的阵型。

  四人背靠着背,行成了一个很好的防御攻势至少自己的背部有了一个很好的保障,但是这样也相当于把自己的命交给了自己的兄弟。

  “啊……”又是一个被火焰击中,秦朗没有选择倒下他再次站立了起来,而老七看过去他却只给出了一个坚定的眼神随后重重的点了下头。

  矮胖老者冷冷一笑,便不再理会秦朗四人了,在他的眼中,似乎秦朗几人已经成为了死人了!

  “挡住,会没事的。”秦朗的嗓门大喊着,四人也只有拼命防御。而一旁的老者似乎没有听到一般,而在继续的掐着什么法诀!

  “确实,会没事的!”就在这时,一个清脆可人的声音自老者之中传来。

  光是听这个声音,守墓人就知道,此人决定不可能是自己这边的一员。所以几乎一个瞬间,数个老者都是瞪大了眼睛。

  “是谁?”矮胖老者阴沉的看着对面的数个老头,似乎想要确定到底是哪一个。

  不过对方却穿着和他们一样的服饰!所幸,数个老者之间也算是相互知根知底,几乎一个瞬间就锁定了声音的来源。

  若是这男子不出声也便罢了,还不至于让人细细查看,而男子一出声,他们基本就能确定声音来源。

  黑色长袍之中,可以看出此人身材瘦小,而再联系其声音,几乎可以断定,此人年纪不大,乃至很有可能是个孩子!

  只是因为此人带着面巾,所以具体如何还不能断定。毕竟江湖上变音的技能也不在少数,对方在耍他们也不一定。

  “是你爷爷我。”瘦小的男子有些傲气的说着。似乎已经断定此刻几个老者根本动弹不得了。

  这时,只看到这穿着黑袍的身材瘦小的男子,缓缓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被困在阵中的四人脸上一喜!难道是小四?

  “你到底是谁?”看到男子如此嚣张,一位老者怒了,冷冷地问着这身材瘦小的男子。

  男子似乎根本没有听到他们的话,而是缓缓的走到他们身后,之后直接蹲了下来。

  “啪啪啪!!”

  只听到三声,紧接着三个黑袍人倒在了地上。

  这时,只剩下了那个矮胖的老者以及另外一个老者还在坚持着,不过可以看得出,他们因为承受不住阵法的力量,而被反噬了。

  看到这两个老头还在坚持,瘦小的男子直接就对着两个盘坐坚持的老者一人一脚,最后两人直接倒下。

  那瘦小男子的两脚,好比是最后一根致命稻草,直接使得两个老者吐血倒了下来。

  阵法没有了几个老者来维持,直接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秦朗从始至终都在一直注视着眼前这位男子,虽然已经猜出了男子的身份,但还是试探着问了起来:“老四禄存?”

  男子直接摘下了面具,而后哈哈的大笑了出来,笑声很是干净,也很是自豪。

  “不是我还能是谁?”就在这时,一张稚嫩可人的脸露了出来。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