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守墓人的血阵

更新时间:2016-09-19 10:56:18 作者:源子夫 字数:2223

秦朗嘴角微微上扬,使出全身的气力打出一道宽阔的剑气将针雨隔开,顺势抓住了藤蔓,才保住一命。

  前方不远就是索道的尽头,这里是一个四四方方的好像厅堂一样的空间,正对着索道的是两扇极大的青铜门。

  秦朗拿出自己的大刀,刀锋闪亮散发着几丝渗人的寒光。

  手拿长刀的秦朗着实有几分睥睨天下的霸气,长缨金刀在手,两人目光相遇,一同点了点头。

  何晏几个健步跨到梓萱的身边,他们脸上带着几分担忧,两人目光一同聚焦在场上的两个人身上。

  秦朗的大刀在空中打了一个转,随即猛地朝着墓门砍去,偃月刀就犹如九天之中的巨龙滑翔而下,带着凌厉与霸气。

  另外一边老七的金刀虎视眈眈的向着墓门疾驰过去,一刹那仿佛听到猛虎咆哮。

  此时在一旁的梓萱动了,她手中的长绫砰的飞出去,朝着墓门奔袭而去,出去的还有梓萱身体中的力量。

  何晏手中瞬间就出现了几把长镖随着长陵一同飞奔过去,嗤嗤的发出破空之声。

  众人的联手一击换来的是一阵巨大的声响,紧接着刚刚落为尘埃的土层再次飘飞。

  不过洞口却是真真实实的出现在众人面前,幽深的洞口,就好像是一头百年巨兽,散发着令人毛骨悚然的气息。

  不过最令人难受的还是那股子千年尸气,沉闷而腐臭,让人难吸入半分。

  梓萱本来身受重伤现在这股子气息奔袭过来。她腰肢微颤,何晏急忙拉住她的手。

  梓萱脸颊瞬一片绯红,不过众人的注意力都在这黑暗的洞穴之中,没有察觉到这些细节。

  何晏眉头微皱:“梓萱,要不要休息下!”秦朗闻声回头看去,两行担忧又挂在了脸上。

  老七顺势拿出了自己的手帕递给梓萱道:“捂住鼻口!”她的声音很清脆不带一丝杂质。

  “小心!”老七大喊出来,瞬间金刀闪耀,一刀鲜红的血迹顺着金刀流了下来。

  “血蝠!”秦朗这才反应过来,刚才真是吓出了一身冷汗,不由得感激的看着老七。

  老七没有多言,径直向着墓穴深处走去,哧的一声,一抹火光出现在众人的眼中。

  “大家小心!”秦朗提醒道,他将火把递给了何晏,握着自己的偃月刀随时准备出鞘。

  幽暗深邃的洞穴滴滴答答的回响着水声,寂静和黑暗将众人团团包围,幽蓝的眼珠在黑暗中转动。

  墓穴中有活物就表明这处木洞必然有其他入口,不过寻常人却只能从墓门进来。

  “守墓人应该不会这么容易让咱们进来吧!”老七在一旁漫不经心地说道。

  金刀不时的在一旁的石头上刻上划痕,长缨双眼凝视,目光如炬,洞穴的黑暗好像完全阻挡不了她的视线。

  秦朗手持偃月刀一直在前面探路,两只耳朵洞悉四周一切微小声响。

  梓萱用手帕捂住嘴巴说道:“大家小心吧!我感觉有些不对劲!”

  “既然都进来了!就羊入虎口一次吧!”何晏幽幽的声音混杂在黑暗中散播在众人的耳朵里。

  幽深的洞穴散发着古老与神秘,秦朗的借着火把的余光窥视着墓穴的石壁。

  各种古怪的花纹与石刻,不乏一些三头六臂的妖魔鬼怪,给这阴森森的墓穴加了几分恐怖气息。

  众人依旧在不停的向前,寂静的黑夜之中,只剩下几人的脚步声和浓重的呼吸声。

  “他们看来是进来了!”更深处的洞穴之中几个人影闪动。

  “进来又怎么样!就是多几具尸体罢了!”另外一个沧桑的声音传了出来。

  这几个人都隐藏在黑暗之中,不过都是佝偻着身子,一看就是久经岁月洗礼的守墓人。

  守墓人向着台上的一个巨大的青铜棺木行了一礼,然后这几个人分别朝着东西南北四个方位散开。

  圆形的洞穴四个方位分别有四个缺口,像是为这几个老者量身定做般的。

  不一会这几个老者口中不知道在默念什么,随即奇异的现象出现了,几处方位分别出现了几道血线。

  血线绵长带着远古的血性统统汇聚到了圆顶墓穴的中央,互相交融光芒大作。

  几个老者的嘴角都不约而同的散发出一抹诡笑,阴沉而又诡异。

  台上的棺木在不断的颤动,犹如千年僵尸苏醒。

  随即散发出几道幽蓝的光直接射进了血球之中。

  不过这一切在外面的秦朗一行人丝毫没有察觉,黑暗依旧在火把下生存着,众人的脚步依旧没有丝毫停歇。

  梓萱跟在众人后面,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又是一个微颤,险些摔倒。

  “梓萱!”何晏的声音让众人都回过头来。

  “我感觉到了!”梓萱的眼神带着一抹恐惧,秦朗怎会不知梓萱说的是什么,不过现在并没有什么异样。

  “要不要先停下看看!”老七在一旁说道,她的金刀蹭的一声插到了石壁上。

  “不用等了!现在就来了。”何晏看着金刀的方向,老七回头吓了一跳。

  金刀插的石壁上竟然有鲜血流了下来,这鲜血散发着腐臭的味道,刹那间扑鼻而来。

  秦朗率先长刀在手中挥动将众人保护在自己身后,老七一阵惊讶之后将金刀紧紧握在了手中。

  现在的情况大家都明白,这墓穴本来就不是什么死物之地!根本就是有人在操控。

  不过众人回头已经来不及了,何晏看了看后面的墙壁已经开始愈合,现在冲出去只有被夹死的份。

  秦朗目光如炬,盯着前面的黑暗,梓萱手中的火把已不足以照亮这片空间。

  黑压压的死气憋的众人都喘不过气来,蹭蹭两声秦朗大刀直接破开了前面突然飞出来的几把剑。

  剑上带着血光让人看着毛骨悚然,这座墓穴的机关显然已经被守墓人完全控制。

  “血阵!”何晏的声音有些微微吃惊,本来他在看到血迹留下来的时候已经有所察觉,现在看到这几道血光就更加肯定了自己的想法。

  这血阵的恐怖程度已经超乎的何晏的想象,所谓血阵就是依靠鲜血来维持,鲜血越多威力越大。

  同时这鲜血还有另外一个功效那就是能够摄人心魄,尚未破阵就已经被破了心智。

  何晏的眼中带着忧虑,“怎么会碰上这种阵法!”秦朗大喝一声一刀向着虚空劈去。

  紧接着又是几处火星交崩,老七的身影也在不断闪动,她在寻找着出口。

  “顺着长剑出来的方向前进!”何晏大喝一身然后扶着梓萱向前走去,另外两人也疾步向前跑去。

  血色的洞中杀机毕现,众人的心都已经提到了嗓子眼。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