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神秘老七

更新时间:2016-09-19 10:55:47 作者:源子夫 字数:1759

秦朗和长缨联手一用力,“轰”的一声,墓穴轰然洞开!

  这个墓穴的入口竟然是圆形的,看上去像是一个横放的井口,与周围的岩石土块相契合,颜色纹理相同,如果不是被打开了,秦朗也不会发现。

  秦朗站在入口向里看去,只能看到一条很长很长的甬道,但却并不是笔直向前的那种,甬道的尽头是一个转折,隐隐透着亮光。

  “应该有人抢先我们一步进去了,很可能就是抓了老七的那伙黑衣人,我打头,何晏断后。”秦朗爬进入口,扭头对众人说。

  入口很小,但是甬道却有一人多高显得很宽敞,像这样的入口甬道,一般都有一些机关陷阱,四人小心翼翼地前进。

  走了一会儿,秦朗闻到一股刺鼻的焦味,俯下身来一看,地上布满了黑色甲壳类虫烧焦的尸体。

  “有人为我们探过路了,加快速度。”秦朗扭过头说。

  四人加快了速度,不一会儿就来到了转折的地方。

  出现在秦朗眼前的是另外一条倾斜向下的甬道,只不过这条甬道有着一层层的阶梯,内部灯火通明,两旁的墙壁上挂着一盏盏青铜油灯。

  那青铜油灯的亮度比一般的油灯要亮的多,而且极为柔和清冷。

  秦朗发现青铜油灯的灯座是一种奇怪生物的形象,上半身是人,下半身是鱼,表情狰狞可怕,竟然有八条手臂,这八条手臂全部高高举起,正托着台灯。

  而人鱼形象的人头是仰着头的,一条灯芯从灯台中穿入人头开的口中,灯火形状椭圆像极了舌头,看上去莫名的诡异。

  梓萱一动不动地看着灯光,那暖黄色的火焰美丽极了,她双眼迷离有种陶醉的样子。

  何晏马上喊了梓萱一声,让她不要再看灯光,小心被催眠。

  何晏说:“传说古时候海中有一种人形的生物叫做鲛人,鲛人的眼泪能化成价值连城的明珠,而鲛人的脂肪炼成油脂来点灯,可以万年不灭。但这灯火似乎被人下了咒术,有一种催眠的作用,专门迷惑人的心智,虽然梓萱是半仙之体,但心智历练太少不够坚定,很容易被迷惑。”

  听到何晏的话,梓萱身体微微一震,小脸微红,瞬间清醒过来。

  她不再看灯火而把目光转向何晏,何晏清秀俊白博闻强识,让她心里产生了异样的情愫。

  “我们还是快点离开这里吧。”秦朗开始顺着这条甬道的阶梯走下去,另外两人跟上。秦朗看见脚下的台阶通向一个平台,但那平台上没有鲛人灯台,显得忽明忽暗。

  四人来到平台之上。平台不是很大,透过隐隐的亮光,秦朗四下望去才发现平台是孤悬在半空中的,连接着三条索桥,延伸至三个黑暗的空间。

  秦朗从身上摸出四枚铜钱分别打向四个方向,索桥底下的深渊,和三个索桥延伸的方向,其中两个铜钱像是被什么吞没了一般,听不到任何回音。

  打下深渊的那枚铜钱的回声很小,说明深渊不是很深,秦朗根据声音判断大概有三十米的高度。

  然而,打向左手边的那枚铜钱,却传来清脆的金属撞击的声音,铜钱跟木材金属或者岩石撞击的声音都是不一样的。

  秦朗立马做出选择,走了左边的那道索桥。

  四人走在索桥之上,秦朗举着随身携带的火炬,橘黄色的火光四散开来,秦朗发现这黑黝黝的索桥竟然不是金属制造而成的,而是一条条粗大的树藤编织而成。

  一般的树藤毕竟是木材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慢慢腐烂,而这些树藤却粗壮径直,仿佛活的一样。

  秦朗的火炬拉近一看,发现树藤上还生长着繁茂的枝叶,原来这哪里是索桥,这分明就是一颗生长的巨大的树木,树木的藤蔓横向铺展才形成了这座索桥。

  秦朗觉得不可思议,第一次见到这样的情景。

  庞大而黑暗的空间里显得异常静谧,秦朗四人举着灯柱小心翼翼地前行着,远远看去就像是一艘飘扬在无尽黑暗的海域里点着灯光的小船。

  “快跑。”何晏忽然大吼一声。“这树是活的。”

  只见索桥慢慢地抖动起来,绿色针状的叶子,如同密密麻麻的箭矢般朝着四人飞来。

  秦朗、何晏、长缨三人把梓萱维护在中间,三人不断挥舞着手中的武器抵挡着箭矢。无数的针叶在他们身边纷纷而落,如同折断的钢针一般。

  秦朗倒吸了几口凉气,手中的剑不断旋转在梓萱周围形成一道透明的剑气层,然后一道绵绵的掌力拍出,梓萱朝前方飞出。他替何晏抵挡住一部分针箭,一边让何晏和长缨分出身保护梓萱先走。

  秦朗的声音不容置疑,又是绵绵的一掌拍出,何晏随着梓萱飞了过去。

  他们是最好的朋友,虽然先前有过矛盾,但这一刻消散的无影无踪。

  秦朗继续一边抵挡着针雨,一边前进,他的衣服上透着鲜艳的血迹,很显然被剑雨所刺伤了,而锋利的针叶却没有停下的意思。

  他呼吸越来越粗重,身上已经受伤,体力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这时前方的黑暗中突然射来一根鲜活的藤蔓,何晏的声音随着藤蔓传来,“快抓住。”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