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墓地陶俑?

更新时间:2016-09-19 10:52:51 作者:源子夫 字数:2295

“这沙尘中仍旧带有一丝湿气,说明来人不会太久,最多不过三个时辰。”何宴判断道,谈话间,掏出手绢,轻轻将手上残留的沙尘抹去。

  秦朗点点头,问道:“可是,这石门该如何开启?”

  墓穴之中不能丝毫大意,即便是再小的机关,都可能带动最强大的杀器!

  何宴负手而立,在大门四周走遍,不时蹲下身子检查一番,秦朗也没有闲着,亦是收了大刀,在大门外摸寻开门的方法。

  半饷后,何宴终于是在一处隐秘之地找到了开门之法,那是一个只有拳头大的长洞,何宴伸手进入,修长的手指发挥作用,在数道机关上拨弄着,不过是百息时间,便已经是全部拨好。

  咔嚓,只听见大门处传来一声机关运转的声音,大门徐徐开启,一个更大的大厅在三人面前开始显露!

  “还是阿苏厉害!”梓萱一脸崇拜的说着,简直就像是自己开的一般,秦朗摇了摇头,独自先进入了大厅之中。

  何宴没有理梓萱,也是一步跨入。

  刚在外面看这大厅的时候,是空无一物,而迈步进来,眼前的景象即便是心性如秦朗何宴二人也都是不禁倒吸口冷气。

  眼前数之不尽的兵马俑在眼前排列成对,仿佛万千阴兵,从冥府而来。

  过了数息,秦朗缓过神来,横刀在前,怕有埋伏。

  何宴心性何等之强,在秦朗恢复前早已无事,锐利的眸子在兵马俑扫过,妄求得到些许可用的线索。

  他迈步上前,仔细观察这些兵马俑,此后跟随而来的梓萱没有觉得不对,死死的跟在何宴身后,也观察着周边的兵马俑。

  秦朗提刀也慢慢的在搜寻着些线索。

  可惜的是,三人搜了近刻钟,依旧没有任何线索。

  “这里的兵马俑数量太多,线索应该不可能藏在兵马俑身上,”何宴判断道。秦朗眺望了下四周,回答道,“可是这座大厅根本就没有其它的路口,至少证明,只有将这里机关打通,才有机会进入下一道墓穴。”

  何宴点点头,道:“确实如此。”

  就在这时,突然一道道泥浆从不知何处向三人袭来,泥浆旋转,宛若一个个龙卷,快速逼近三人。

  “你保护梓萱!泥浆我挡住!”秦朗对何宴长喝,提刀朝泥浆而去。

  何宴点点头,将身后的梓萱笼罩在修长的身体之后,同时一道道手诀掐出,镇守四方。

  秦朗他师承武圣,一身功夫了得,大刀飞快地挥舞着,不管泥浆何其强大,皆是不能近他身前一步。

  因为关羽做客曹营之际,秦朗借机随关羽学了几招,虽然关羽不认秦朗这个徒弟,可是秦朗这手刀法却是一点没给关羽丢脸。

  近一刻钟后,在秦朗巨力将尽之时,泥浆终于退去,秦朗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喘气不断。

  “这泥浆应该被施展了控术,会对外来者进行攻击,”何宴道,接着,他将目光投向了四周的兵马俑,突然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这兵马俑,很可能就是泥浆攻击人凝固后形成的!

  有了这个猜测,何宴立马起身走到兵马俑前,掏出一个筷子状的东西,轻轻在兵马俑上敲打着。

  咚咚,竟然有些空!

  这兵马俑里面可能葬下了不少盗墓者,想到这里,何宴不禁起了一身冷汗,好可怕的机关!

  “怎么了?”经过一番调息后,秦朗已经没事了,见何宴似乎发现了什么,问道。

  “这兵马俑,里面应该是一个个真人!”何宴缓声道,眸子一转,心里倒是猜到了先来者的去向!

  “什么!”秦朗也是惊呼了一把,将手搭在兵马俑之上,注入一些真气,竟然开始有些被吸收!

  “真的是真人!那么……”

  “对!那先行者显然不是专业盗墓者,从上处大门有些破坏的痕迹就可以看出,而这里连接别处的机关并没有被开启的痕迹,也没有任何一丝人为痕迹,所以,很有可能,那几人被这些泥浆所吞噬,变成了兵马俑!”何宴缓缓地道,心中却是不禁泛起了一丝傲气。

  “那我们要怎么样才能在这么多兵马俑中,找出哪几个是先来者所化的兵马俑呢?”这时梓萱问道。

  “我们只要找出哪几个兵马俑身下留有泥浆便可,”何宴答道,未干的泥浆总是会因为不够凝固而掉落,而泥浆经过了太久的时间又容易风干成灰,逐渐随风而去,所以,这种办法显然实用。

  有了思路和解决方案,不出半个时辰,在三人兵分三路的搜寻下,找到了三道兵马俑,而且身上泥浆还有些未干。

  “阿苏,交给你了。”何宴道。

  “嗯。”秦朗点点头,注入巨力到手掌上,在三座泥浆上拍击。

  砰砰砰,三下,在巨力的震动下,三人身上的泥浆开始全部掉落,露出了真容。

  见到秦朗三人,露出惊讶之色,便要逃离,只见秦朗长刀一挥,贴着三人的面门斩过,三人惊出一身冷汗,连忙跪倒在地。

  “大爷饶命,大爷饶命,小的三人只是小小的盗墓贼而已,平日里就做点盗墓之事,但是从未做过什么伤天害理之事!”

  三人不敢起来,跪倒在地参拜。

  “抬起头来。”何宴扇了扇周围的泥浆味道。

  见他三人未曾抬头,秦朗长刀指向三人面前冷喝一声,这三人头纷纷抬起来。

  三人颤抖不已,嘴里连连叫着饶命。

  “放心,只要你们如实回答,我等不会取你三人性命。”何宴道,这才让这三人微微放下心来,恭敬道:“小的必当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何宴点点头,问道:“你三人来自何处,是何人?”

  那名年纪稍微大些的男子道:“我三人皆是赵地游侠,听闻此处有墓,为了赚些银两,就来此盗墓,未曾想墓中没有得到一丝宝贝,倒差点将自己搭进去了。”

  何宴冷冽高傲的目光如同长剑般在三人身上扫过,惊得三人一阵寒颤,不由的往后一躺,险些倒在了地上。

  “若是有一句假话,莫怪我斩杀于你!”秦朗挥刀在三人身旁。

  那位带头之人道:“不敢不敢,若有半句欺骗大爷的,小的愿遭天打雷劈。”

  何宴摆摆手,意思是斩了,带着些累赘探入可能在关建时刻出问题。

  “还是带上吧,这三人应该是没有什么问题了。”秦朗心软道。

  “阿苏,现在时局不是你发善心的时刻,这乱世中,不想死,就得踩在别人的骨头上!”何宴摇头道,对于别人劝说他还真不一定放在眼里。

  可是,这是他唯一的兄弟,是怀有一份特殊感情存在的。

  “这三人既然能来到这,或许对我们几人后续探险会有些许帮助的。”秦朗继续道。

  “好吧好吧,随你!出了娄子我可不管。”何宴挥了挥袖袍道。
( ←快捷键 首页 上一章 返回目录页 尾页 快捷键→ )